《大雷神》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雷大鹏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身子仰天倒下,一动也没再动。

他额上那个红色小洞表示有一颗枪弹钻了进去,打进了大脑,任何人挨了这一枪,也无法再活了。

他带来的六名手下,倒是久经训练的老手,一见雷大鹏遭人狙杀,立即就四下分散,窜入了花园中,准备夺围而出。

唐烈忙站了起来道:“这些人不能放过一个。”

方子超早已吓白了脸,嗫嗫地道:“这。唐先生,雷大鹏已经死了,其他的人已不生作用,放过他们算了。”

唐烈道:“你不知道,他们还有将近四十来个好手,都是雷大鹏的心腹,我计划是收拾了雷大鹏之后,再去对付他们的,若这批家伙跑走了一个,赶去通风报信,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稻田久米子笑道:“唐样!你放心好了,只要进了我们这园子,就不怕他们跑掉,我们有人对付他们的。”

“那些都是受过训练的好手,身手便捷、反应迅速,到了园子里,有了掩护,制服他们很不容易。”

美子笑道:“我们埋伏在园中的人员,也都是受过忍术锻的好手,一定可以完成任务的。”

突地,只听见园中远远地传来了惨呼地声音。

没有多久,一个全身黑衣,连脸上都戴看焦色面罩的人,像燕子般由厅外楼阁上的花窗翻进来“飘然落地,寂然无声,而且落地生根,连身体都没歪一下。那花窗离下面的地有五六丈高,踏在垫子上,不发声还不出奇,不动身形就十分难得了,可知对方的轻功的确是十分卓越的。他落地之后,面对看美子,屈下一条腿,跪在地上,品中叫出一串语言,唐烈是听得憧日语的,但他无法解他讲的是什么,那是一种虾夷族的土话。美子居然也能讲这种话,跟他对答了一阵后,那人取下身边的一个黑衣包袱,里面是一堆血淋淋的红球。唐烈仔细地看了一遍,才知道那居然是一堆眼珠。方子超吓得直抖,顿声道:“这。是什么?”

美子笑道:“是眼珠,他们有个习惯,在杀死敌人后,挖出眼珠作为证据的,这儿一共十二枚,证明出去的六个人,一个也没漏网。”

唐烈也感到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表面上却还要从容地道:“他们的动作好快,不过才抽一支烟的功夫,六个人都解决了。”

美子笑道:“我国的忍者是传统的间谍,他们所学的就是探索机密、暗袭杀人,而且采用最简捷的手法。”

“你把他们安排在园中,好像早有准备了。”

“这不是你的请求吗?是你要我们帮忙对付雷大鹏的。”

唐烈无法否认,但是他知道美子她们的帮助太周密了,简直是布下了天罗地网,一定要把雷大鹏置于死地。有什么理由?她们要如此的热心呢?

唐烈也立刻有了解答——

她们是为了日本人的利益。

军阀割据是中国统一的最大妨碍,但也是那些野心的外国最乐见的事,所以日本人才会以低价,把这些精良的武器卖给那些军阀。

雷大鹏在皖系中的重要性,日本人比中国还要清楚,他促成一些军人团结,成为一股势力,固然是统一之瘤,但对日本人也没好处,因为那些人的势力大了,就不会对日本人买帐了。

除去了雷大鹏,使得皖系的势力分散,有些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与势力,必须更求助于外来的力量,而东洋人也可以拉得更多的控制了。

唐烈发觉自己做了一件大错事,就是计划除去雷大鹏,而且还找稻田组的人帮忙,那正合她们的心意。

他要打入龙虎帮,铲除那些祸国殃民的汉姦,拔除外国人的爪牙,这个计划前半部是十分成功的,但现在问题日趋复杂,他要开始跟日本人正面的接触了。

以后,将要如何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呢?

唐烈不敢再自作主张了,有些事是他无法深入了解的,他必须迅速地向大雷神作深一层的请示。

于是,他急急地告辞便出来,方子超跟他在一起,他们还得赶快去看看曹雪芬缴另一批人的结果如何。

那是雷大鹏召来的手下,有四十来个,是雷大鹏私人精选的班底,但训练这批人的费用,却是曹家拿出来的,所以曹雪芬想缴了他们的械后,重加收编利用。

幸好的是曹雪芬缴那批人的械还很顺利,没有遭到很顽强的抵抗。

一来是出其不意,二来是她那些手下很善于偷袭突击,三来是人人都认识她是曹总长的侄女儿,虽然不相隶属,但毕竟每个人都领的是曹总长的薪饷。

所以没有遭遇到多大的抵抗,就把四十来个人全部缴械,羁留在一所空的仓房里。

唐烈跟徐荣发两个人乘了一辆轿车,驾车的是许阿根来到门口时,首先看见了待命埋伏支援的小山东,做了个一切顺利的暗号,唐烈才放了心。

于是他上前敲门,陶大姐在隐处把风,看见是他,毫无阻拦地放他进去。

曹雪芬像阵风似的卷了过来,急急地问道:“小唐!你那边怎么样了,雷大鹏呢?”

唐烈道:“在我车上的行李箱里,我把他带来了!”

人放在行李箱中,当然是非死即伤。

曹雪芬放心地吁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了,我这里倒是没有什么麻烦,只是那些人对于我奉命处决雷大鹏的事还不相信。”

“是不相信这回事,还是不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处置得了雷大鹏?”

“两者都有!我找过几个人问话,他们都讲我伯父绝对不会下令处置雷大鹏的。”

“你有总长的密电,可以给他们看啊!”

“我是给他们看了,但是他们仍然不相信,以为中间发生了什么误会,然后又讲:雷大鹏身边还有十个人,全是精选的高手,没有人能奈何他,讲得我心里惶惶的,现在好了,可以封住他们的嘴了。”

“雷大鹏的确是个难惹的角色,不过他还是拚不过东洋人,这次多半是稻田姐妹出的手,雪芬!我倒要认真地问问总长真有指示要处决雷大鹏?”

“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起来了?”

“不是我不相信,是雷大鹏讲了一些话。”

他把雷大鹏所分析的情势讲了一遍。

曹雪芬听了道“小唐!你以为呢?”

唐烈几乎要让出自己的看法了,但立刻惊觉道:“我怎么会知道呢!对这些事我本来是毫不关心的,最近因为你的原故,我才略微注意一点,但也不可能知道那些机密呀!因为雷大鹏那样讲,我才要问你一声。”

曹雪芬笑道:“那么我答覆你好了,富大鹏讲的都不错,但我伯父处决他的指令也是真的。”

“这是为什么?没有了他,总长不是没有实力了吗?”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真是他想的那个样子,但是我伯父岂又是个简单的人。皖系的将领们各自为政,人人都以为自己能作主,不听指挥,是我伯父故意造成的情势。实际上上他老人家是有绝对控制权的,那一个将领太嚣张了,我伯父一声令下,可以在五分钟内制裁他。”

“有这么快吗?那是不可能的!”

“绝对可能,我伯父采取的方式不是调大军去镇压,而是秘密处决,在每一个人身边,都安排有几个不为他们注意的人,在必要时,一声令下,两颗子弹就解决了,然后再派人去接替职务,这不是省力得多。”

“高明!高明!总长这一手实在高明,但是他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方式呢?”

“这种方式有很多好处。第一、别人以为他只是个没有实力的傀儡,不去注意他。第二让那些人自以为能自立作主,他们对整个体系都会尽心得多,因为人都是不甘屈居人下的,在这边能排第一,谁也没本事把他们拉过去的。”

唐烈笑了笑道:“这么讲来,雷大鹏死得一点都不冤枉,他还以为是他在支撑着你的伯父了。”

“不错!这才是他真正该死的原因,他不但是自以为如此,还让别人以为真是如此了,因此有些事他就自行作主,连告诉我伯父一声都免了,这种情况绝不能再继续下去。”

唐烈表面上跟曹雪芬一起笑得开心,暗地里却实在是笑不出来。

因为他发觉他自己做了一件很笨的事,就是除掉了雷大鹏,这个人的存在,对军阀体系的实力,对强邻外邦企固控制我国,都有着相当程度的阻碍。

所以自己一提出除去的计划后,日本入肯大力支持,曹雪芬也舍得把秘藏的人力提了出来,这对他们双方的好处都太大了。

相反地,对正在锐意求进的南方革命政府,倒是得不偿失了。

曹雪芬见唐烈的神色沮丧,不禁奇怪地问道:“小唐!你怎么不高兴呢!”

唐烈道:“不错!因为我发现我做了一次大傻瓜,杀掉雷大鹏我出力最多,却是为你们忙,于我全无好处。”

曹雪芬道:“小唐!你跟我还分得这么清楚啊!”

唐烈道:“我跟你可以不分,跟你伯父却不能不分,因为我不可能加入到那个圈子里去。”

“谁讲不能,只要我开口,弄个军长或督军做做都没有问题,我伯父最需要的就是靠得住的自己人。”

“算了吧!雪芬,那会比我现在愉快吗?假如那里很好,雷大鹏也不会到上海滩来求发展了。”

“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人,雷大鹏留下的这些人。”

“你要这些人干什么?”

“照样子做生意,原来我为雷大鹏设计下的路子,我还是照样干,只是由我一手把持而已。”

“那怎么行,你们运军火给直系军方,那不是跟我伯父作对。”

“雪芬!你别傻,卖军火的是日本人,你我都无法阻止这笔交易的,我们不干,还是有别人要干,与其弄一批人来跟我们拼命作对,倒不如由我们一手统抓了。还有,我劝你也放聪明一点,你伯父那边,也不是真正靠得住不倒的,为自己打算一下才是真的。”

曹雪芬还要讲话,唐烈又道:“雷大鹏并不是吹牛,他的确有能力联络住一半实力,但他照样有心另求发展,正因为他看准了那边没太大作为,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可是对我伯父,我怎么交代呢?”

“你根本不必交代,除掉了雷大鹏,你已经对得起他了,其馀的事由我来做,你只要不直接插手就行了。”

曹雪芬对大局还是很清楚的,想了一下才道:“那些人只被我缴了械,可不见得会听我的。”

“你带了你的人离开,把人交给我就行了,我相信我有办法叫他们听我的话。”

唐烈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但他的确有办法。

那四十来个人在他的一番劝解之后,都留在上海滩了,而且成立了一家新的运轮公司,承揽了运输业务。

公司的负责人是唐烈,别人也挑不起这个担子。

因为这家公司,承运了两批的军火给直系的军方,平平安安的,没有出一点点的问题来这使方子超对唐烈的能力大加佩服,甚至于连代表日本方面的稻田姐妹也觉得很了不起以武器支援中国的军阀,使地方的势力壮大,以期达到破坏中国统一,而后再慢慢地蚕食。

这是日本人侵华计划的一部份,但是只能偷偷地实行,遗憾的是这些物资必须要经由海运交过来。

而只有上海这个国际港,有日本人自己的势力范围,可以不受阻挠的卸货,以前被皖系控制的龙虎帮一手包办了转运,但也只能供应到院系单方面,日本人的侵华计划是全面性的,自然不以此为满足。

而唐烈总算把这个双线管道打通了。

不过,皖直两系的最高军事头巨都感到很恼火,他们花钱买来的这批军火并没有为他们增添多少实力,相反地还造成了他们相当的损失。

有时,是放在军火库中,被革命军的地下工作人员,偷偷地放火烧毁爆炸掉了。

有时,枪械弹葯发下部队去,指望他们能好好地打一仗的,那知道这些部队在装备充实之后,居然整个营或整个连的开小差,投向了南方政府的北伐军。

但这些都与唐烈没有关系,他手下的两批人,分别承运两方面的军火,却都很顺利,没有出过毛病。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麻烦,有时也会遇到一两次拦截的。

但是唐烈足智多谋,实力也相当可观,他运送的计划十分周密,每一趟生意,都派有人在暗中支援保护,所以都能把拦截者击退。

这使唐烈的声名如日丽中天,更加不可一世。

曹雪芬现在支使他不动了,相反地还要看他的脸色。

因为龙虎帮的控制权已全部掌握在唐烈的手中了,何况除了龙虎帮之外,唐烈还掌握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