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唐烈迅速地在心中盘算着,始终无法决定。

而杨君实却向他伸出了手,笑道:“唐兄!兄弟杨君实。”

尽管心中不愿意,但唐烈仍然是伸出了手与他握了一下。

杨君实的手很白、很细,像只女人的手似的。不过也相当地有力量,柔中带钢,使得唐烈的心中一震。由这只手。就证明了对方是个可怕的对手,他善用飞刀,那是必须经常练习的,一天都不能间断,毛指有力,这是一个飞刀者必备的条件。

可是他的手指柔软而不粗,这又证明了对方在夹刀时,用力很轻,完全是运用手腕或手臂的力量发刀。

这只有一个绝顶高手才有的现象。

杨君实放开了手,笑道:“兄弟是从总长那儿来的,雷大鹏死了之后,就是由兄弟来继任了。”

唐烈也只好笑了笑,道:“幸会!幸会!刚才听杨兄讲了一番话,好像杨兄的地位比雷大鹏还要高。”

杨君实道:“可以这么讲,兄弟在总长身边,是担任机要秘书的职务,这虽是文职,但是却是总长的私人代表,雷大鹏出了缺,一时找不到人接替,兄弟只好兼任了。”

“除掉了雷大鹏,一则是替总长效力,二则也是为了自保,因为他颇有意思挤掉兄弟的地盘,兄弟只好先下手了。”

“那倒是唐兄多虑,老雷那个人不会有这种胃口的,他想找个机会好好地捞一点外快倒是真的。”

“但兄弟却不晓得,看他来势汹汹,兄弟不能无虑,尤其他也讲过,情况很不妙,总长那边混不出名堂来了,必顺要找个退路。”

杨君实一笑道:“那是他的目光太过于浅近,而且也不够了解内情,总长的地位安定得很。”

“这么讲,总长一时间是不会垮台了?”

“怎么会呢,别讲总长手上还有这么多的支持者,就是手下人都跑了,总长也不会垮,他做人老成持重,不会光靠一部份实力的,这些话不谈。”

“不!兄弟却十分关心,因为龙虎帮的主要财源收入是靠总长那边支持的,总长的进退与我们有直接关系。”

杨君实笑道:“唐兄可以放心,总长的地位不会倒,何况唐兄现在连直系那边也搭上了线。”

“这个兄弟不否认,在商言商,我们总不能放过赚钱的机会,再者,我们不做,方子超一定会另外找人,那时我们还得去跟他们作对火拼,倒不如我们同时吃下来了,关于这一点,希望能够得到总长谅解。”

“总长本来很不开心,但是兄弟解释开了,这是阻止不了的,日本人卖货,他们买货,不在上海交易,他们也曾在别处做成生意,倒不如放在上海,至少我们知道他们把军火交给那里,而知所防备,所以总长已经不再对这件事生气了。”

“总长是个明白人,要想压倒直系,在这个地方用手段是不行的,最理想还是保持雄厚的实力,那才靠得住,再者,总长控制住江南几个富庶的省份,那也比北方穷地方要好得多了。”

“唐兄讲得是,看来唐兄肚子里也大有学问。”

“那倒不敢当,兄弟所幸上过几天学,认得几个字,看得懂报纸,对时下的局势,较为了解而已。”

“好极了!兄弟喜欢跟有知识的人打交道,这会使彼此间的谈话简单得多,不必多费言词去解释,唐兄是一个人前来的?”

“不错!兄弟只带了一个弟兄和一名司机,他们都等在门口,兄弟是来谈谈的。”

“自从六国饭店的事件之后,兄弟就一直等候唐兄大驾,但是唐兄来到,兄弟却一无知觉,这份神秘,仍然使兄弟十分的佩服。”

“那倒没什么,兄弟知道有人在四周放了哨,好在上次为了对付雷大鹏,那些暗楮的身份都明了,兄弟的人手多,拔掉他们并不费事。”

杨君实笑了一下,回头对曹雪芬道:“这是你第二个失着,那些人员配属给你,是绝大的机密,你却把他们完全暴露了出来,现在你知道利害了吧!”

曹雪芬的脸色苍白,似乎不相信。

杨君实又道:“你别不服气,我相信唐兄的话绝非夸张,否则他来到时,我们不会全无知觉,幸亏我没有完全要靠你的那些人。”

“我自然也想到了杨兄身边一定会有些人藏在屋中的,我也经过了一番调查,大概总有二十来个。”

“唐兄倒调查得很清楚。”

“他们虽然藏身屋中不出去,但是总要吃饭的,由买菜的仆妇所买的菜量上,也可以了解个大概。”

“原来唐兄早就在这儿安插了眼线。”

“岂敢!二小姐是龙虎帮对外的负责人,我们总要对她严密地保护。”

曹雪芬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唐烈!你没有告诉我。”

“雪芬!杨兄讲得好,相交以诚,大家才能长久,你一直把我当作一个呼之即来、挥之而去的手下人,我自然要注意一下你的行动,何况我还要耽心你什么时候对我腻了,也像对付屠老大一样的对付我。”

杨君实在旁哈哈大笑道:“高明!高明!二小姐,看来你跟屠老大的那一手也没有瞒过他。”

曹雪芬寒看脸道:“是谁告诉你的?”

唐烈耸耸肩道:“没有人告诉我,但我可以想像得到,屠老大手下的人,在这里神气活现,俨然像是主人了,若不是仗着他们主子在这儿有特殊地位,他们敢如此跋扈吗?再者,我在这儿,偶而还发现了一双大皮拖鞋,只有屠老大的那双大脚才合适,那还不明显吗?”

曹雪芬的脸色千变万化,也讲不上是什么表情。

杨君实冷笑道:“好了!别再掏毛坑了,那只会使你更臭,唐兄,兄弟此来,原是想把龙虎帮的控制权弄回来的,看了唐兄如此精明,兄弟觉得那很不容易,所以改变了主意,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合作下去。”

唐烈笑道:“恐怕没这么容易,六国饭店的三名命案,兄弟必须要对手下的弟兄们有个交代。”

“关于那三条命案,兄弟一定能使唐兄有个交代的,因为那三个人是兄弟的手下,由于他们的工作不力,兄弟执行制裁,对唐兄并无妨碍。”

唐烈一震道:“这不可能的!”

杨君实沉声道:“这是真的,兄弟再笨,也不必找这样一个藉口来推托,就算兄弟跟二小姐有什么,也只有唐兄能作干涉,他却带了人到六国饭店去找兄弟谈判,这不是太过热心了吗?再者,他平常不是这样的人。”

小山东的确不是这样的人,他对男女之间的关系看得很随便的。

杨君实又道:“他那天去是作工作简报的,但是他瞒下了很多的事情,兄弟认为这个人靠不住了。”

“那也不至于要杀死他呀!”

“这一点还罪不至死,可是兄弟还发现他跟日本入也有勾结,这就不可原谅了。”

“我不信,他最痛恨日本人。”

“这或许是他的掩护。”

杨君实道:“我绝不冤枉他,我握有证据的,这是他在银行中的存款记录,每月都有一家日本银行转入一笔款子。”

他在身上取出了一本小小的簿子,翻开一页,里面有一张纸,纸上面只是一些数字,以及一个签名。

唐烈一看,神色变了变道:“杨兄!能否将这一张记录交给兄弟,以便向一些弟兄作个交代。”

“当然可以,这只是一个副本而已。”

唐烈小心地收了起来,心情十分激动。

因为这不是什么存款记录,而是一封密码指令,尤其是那个签名,是雷神总部特有的标志。

唐烈早就在指令中得知,雷神总部将委派另一位同志来支援他的工作,因为他在龙虎帮的局面越撑越大,大到他一个人已无法照料的程度,所以才向上级请求支援,雷神总部也答应了,却一直迟迟地未见人来。

万没想到派来的人竟然是这个叫杨君实的家伙,唐烈也感到有点沮丧。

本来唐烈对自己的成就是相当自豪的,他等于单枪匹马,吃下了龙虎帮。

可是,人家比他的成就更值得骄傲,因为杨君实等于是控制了整个皖系的军政集团,使他又自惭形秽。

杨君实似乎了解到他的心意,笑笑道:“杨君实得蒙上宪多加赏识提拔,才混到今天的地位,完全是因人成事。而唐兄却是凭自己的本事,打下来了这片天下,实在令人佩服,日后远望唐兄不吝赐教,多加协助。”

这段话讲得很妙,别人听来,似乎是他对曹锟的提拔之恩不忘于怀,但唐烈听来,当然知道他讲的上宪是别有所指,这番话的意义也就不同了。

因而唐烈也大方地道:“杨兄太客气了,剪除掉叛徒,兄弟十分感激,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地方,杨兄尽管指示。”

杨君实道:“指示不敢当,现在唐兄独当一面,龙虎帮也非昔日可比,只求今后能多予合作。”

唐烈道:“那还有问题,兄弟是最重根本的人,能有今日,总长提拔之恩,唐某人是不敢忘记的。”

杨君实道:“那么有关北边的军火交易。”

唐烈道:“这个要请杨兄多原谅,兄弟在这方面并没有多少的影响力,出货的是日本人,兄弟即使不运送,他们也会另外找人的,此其一。兄弟与那边的交易并不止这一项,而且军火运送只是外快而已,主要的生意是别方面的,为全小而失大,算起来太不合算了,假如总长能贴补这方面的损失,兄弟倒是可以考虑的。”

“那一年大概是多少钱!”

“大约是六七十万之谱。”

曹雪芬跳起来叫道:“那有那么多,你别乱敲竹。”

唐烈冷笑道:“我已经是最保守的估计,实际上的收入还不止于此,你知道我经手的项目有多少吗?”

杨君实摆摆手,止住了曹雪芬的话,只是问道:“其中运送军火的收入约有多少?”

“十万元左右,这个数字并不大,但如果我们拒绝这一项,其他收入也泡了汤。”

“那难怪唐兄舍不得了,总长那边全部的军饷,每个月也不过五六十万,这个数目太大,总长负担不起,看来只好向总长疏通一下了。”

“兄弟感谢不尽。”

杨君实道:“单那一边就是六七十万了,再加上其他的收入,每年应该有近百万之谱了。”

“还可以出头一点,大约有一百二十万左右,只不过要养几千人,所以并不十分宽裕,只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的收入并不少,但都进了几个人的口袋,底下的弟兄只分到一点残馀而已。”

曹雪芬立刻道:“我可没沾到什么光,我每个月只收到你们送来的一千元。”

唐烈道:“那已经是最高的俸例了,我私人能支动的只不过五百元而已。”

曹雪芬道:“哼!百来万的巨款,在你手中一把抓,你想用多少就是多少。”

唐烈笑笑道:“我的确可以这个样子,因为有许多钱是我凭私人的关系赚来的,无须列入公帐,可是我没有那样做,屠老大和四爷叔就是摆明的两个例子,在一个组织中,那怕是居于领头地位,私心太重,总是站不久的。”

杨君实点头道:“二小姐!这才是待人之道,你都听见了,你若是不先顾着自己,上海滩何至于弄成这副局面?”

漕雪芬慾言又止。

杨君实又道:“唐兄!凭心而言,兄弟此来,原是想把龙虎帮重新抓回来的,但兄弟一看情形,知道是不可能的了。”

曹雪芬忍不住道:“除了唐烈,问题就解决了。”

唐烈哈哈一笑道:“二小姐!我不想浇你的冷水,但你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杀我一个人是不难,但是半分钟内,这所房子里将没有一个人活。”

“我不相信,你在吹牛。”

唐烈道:“我不想作辩解,也不能提出证明,阿发在门口,他可以告诉你,我是否在虚张声势。”

杨君实又瞪了曹雪芬一眼,道:“唐兄!现在争这些已经没有意思了,反正兄弟已经表示过合作的意愿了。以后这边的事,还是由二小姐跟你联络了,兄弟的事很多,不可能常驻上海,关于上海滩方面,还请唐兄多多费心。”

他把唐烈邀进了小客厅,两个男人展开了秘谈,反把曹雪芬关在门外了。

不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反正唐烈在离开时显得很高兴,而杨君实也很亲热地送他到大门口,那使陶大姐很诧然,但唐烈只含笑地向她摆摆手。

唐烈召集了帮中的重要人员,特别是小山东的弟兄,向他们揭示了小山东真正的死因,也提出确切的证据,使得那些人都愤怒无比。

于是,也有人提出了一些平时的蛛丝马迹,小山东和那两个弟兄的形迹确有可疑之处的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