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一条中型的画舫,船上有三个男的,另外还有两名花枝招展的船妓,摇船的也是一个妙龄女郎。

船上带看酒菜,而且还有丝竹之声,一个中年人操着二胡,另一个则敲着檀板,一个女郎则在清唱。

唐烈问道:“那一个是荒木?”

“操琴的那一个,别看他斯斯文文,却是剑道高手,空手道的造诣也很不错!”

“那倒不足为虑,尤其是在湖上,不怕他飞上天去,必要时把他弄下水,我也能对付他,这家伙的二胡倒还真拉得不错,手法尤高。”

“他是真正的中国通,中国玩意儿会的不少,日本人对中国早具野心,很早就开始下功夫,所以这些中国通到了中国,一点都不现形迹。”

“我们政府也是太疏忽了,居然没注意到这一点。”

“但雷神总部却早已洞悉其姦,对这些人的行动早已做了密切注意,这个荒木本来已在狙杀的名单上,只是没交给你负责而已,所以我们这次的狙击,并不算是擅自行动。”

唐烈笑了笑,低声问道:“照计划行动?”

“不错!荒木一定要在今天得手,其他两个看情形,反正这一次是记在我的帐上,所以你要小心一点,别让人照了你的相去。”

“真到那个时候也没关系,我的身份也不怕牵扯,在稻田姐妹面前,也可以让她们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这时小船已慢慢靠近过去,船上三个男的都提高了警觉,停止了奏乐,歌声也停了下来。

杨君实站了起来,先行了个举手礼道:“先生!杨君实来向你报到了。”

三个人又是一惊,两个人已经伸手到怀里,准备要掏枪了。

但荒木较为冷静,哈哈一笑道:“杨君!原来是你,幸会!幸会!你怎么会找到此地来的?”

杨君实道:“先生召唤,学生不敢不来,至于如何找到先生,学生不是自夸,在学生的工作范围之内,找一个人太容易了,尤其是先生这样的大人物。”

“哈哈!——杨君!真了不起,看样子你是青出于蓝了,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快上船来。我们谈谈,你一个人?”

“是的!我就是想找先生谈谈,才一个人来拜访的,这条船是我租的。”

两条船靠在一起,由于唐烈披了一件衣,戴了斗笠,而且操舟十分熟练,大船上的人没有注意他。

大船要比小船高出两尺,杨君实要跨上去,另外两名男子都伸手出来拉他,一方面是帮助他,另一方面也是想控制他的双手。

唐烈却及时行动,举起长篙,对准荒木的背后猛插过去,荒木也全神贯注在杨君实身上,没想到袭击来自背后。

篙头有一段铁头,由后背透过前胸,整个人被挑在竹篙上,唐烈举起竹篙,连人一起捺向水中。

荒木还在挣扎着,可是唐烈的竹篙很技巧,一直控制看他的头部,始终不让他冒出水面来。

杨君实则同时脚下发力,反把那两个人拉了下来,跌倒在小船里,双脚齐来,踢向两人的头部,一人一脚,两个家伙就不动了。

杨君实下手也够狠,睢然两个对手已经昏倒不动,他却毫不容情,举起手掌,在每个人的喉间又是一掌刃切下去,只听得一声轻喀,那两个人的脖子立刻歪向一边,大概永远也不能醒过来了。

这时荒木也停止了挣动,杨君实提起那两个人也抛下湖里,然后纵身一跳,上了那条大船,船上几个女的都快吓昏了。

杨君实却和颜悦色地道:“你们别害怕,这三个都是东洋赤佬,已经害死了很多中国人,我的父母家人在东北全死在他们的手中,我杀了他们是为了国仇家恨,但我不会加害自己同胞的。”

有一个女的大着胆道:“可是我们该怎么办呢?”

杨君实笑道:“不怎么办,回去后照样做生意,就像没有任何事情,好在他们出来时,也没什么人看见,这个时候湖上也没什么人,谁也不会来问你们的。”

那个船娘却道:“先生上他们是湖滨饭店的客人,我的船是湖滨饭店代雇的,总不能说不知道吧!”

杨君实笑道:“你不用耽心,保证问不到你身上,你要是不相信我,不妨到别的地方躲几天看看。”

他从身边取出一卷钞票,数了几张给船娘,也数了几张给两个伴游女郎,使得她们一个个喜出望外。

因为杨君实给她们的钞票一年也赚不到那么多,更何况就是人家不给钱,她们也不敢多嘴,因为这是三条人命官司,牵扯上身,麻烦就大了。

于是,她们飞快地撑看船走了。

唐烈把荒木的体拉了过来,取出一段早就准备好的布条,上面用日文写看一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把布条系在荒木身上,再把体推进湖里,唐烈拍拍手笑道:“行了,要是他们被鱼吃掉了,就让他们永远失踪算了,假如浮了起来,这也算有了个交代。”

杨君实笑了笑,两个人再徐徐地摇船,一直划到河堤,阿根开了车子在那儿等着他们。

杨君实跳上了岸,唐烈拉开车门,要等他上车,杨君实却伸手与他一握道:“不!你们走吧,我不回上海了,京里的事情很多,我要回去了,小唐!荒木的事我会设法交代的,我倒不怕他们找我,因为我的行踪很保密,倒是你要小心,因为你在明处。”

“我也不怕,没人知道我到过杭州,而我在上海,却可以找到一大堆的人证明我没有离开过。”

“不是官方的找,这边还是我的势力范围之内,我向警方关照一下,可以做得无声无息,尤其死的是日本鬼子,他们连查问都无从问起,我是说日本军部对你起了杀机,这表示你的势力扩张太大,他们认为你这个人已经讨厌了,以后会再继续对付你的。”

“那只是日本军方的想法,黑龙会却没有这个意思,我跟稻田姐妹处得很好,她们会照料我的。”

“小唐!黑龙会也好,日本军部也好,他们都是东洋人,他们的目的也是相同的,只是行事的方法不同而已,你千万别以为那一方面会帮助你。”

“这个我明白,我也不会真心地以为他们把我当朋友的,只是稻田姐妹清楚我在上海滩的份量,没有我这个朋友,她们在上海滩就什么事都办不了的,为了要维持她们工作的成绩,她们也会极力保护我。”

“说的也是,军部与黑龙会之间,争夺权势的冲突日趋激烈,这对我们是一个有利的情势,你若能好好运用,对我们的工作进行会有好处的,你要什么协助,可以向我联系,透过陶大姐就行了。”

“她是你的人?”

“可以这么说,因为是我直接把她从死囚牢里救出来的,但她只是我的人,可不是我们的人,你明白吗?”

“明白!我会小心运用方式的。”

“你还要小心曹雪芬,她现在两头都落了空,很可能会另外找户头,这个女人很小心眼儿。”

“我不会给她另外找户头的机会。”

“小唐!你可不能动她,她是老曹的侄女儿,也是老曹在上海的代表。”

“谁说我要动她,我要把她从你那儿抢回来,以前是她对不起我,我只要原谅她的过去就行了。”

“你还准备跟她重修旧好。”

“有什么不可以呢!对外,她毕竟是龙虎帮的龙头呀!”

“我是耽心你重收覆水,在弟兄面前能交代吗?”

“那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我老婆。”

“那就最好了,割了你的靴腰子,我很抱歉,不过这个女人很厉害,也是翻脸无情的人,我告诉你,是她主动来找我,也是她提出要求宰掉你的。”

“我不在乎,何况她的确有要除去找的理由,她是拉我来替她控制龙虎帮的,结果龙虎帮到了我的手中,完全不受她控制了,她应该恨我的。”

“好!最后我转达一个雷神总部的命令,以后如非特别紧急需要,就由我和你联系吧,我这次暴露身份,为的就是跟你交通方便,旋风九号的工作虽然做得很好,究竟不太安全。”

“怎么?她出了什么破绽吗?”

“还没有,不过你们现在实力大了,开始受人注意了,各方面都会设法打进到身边来,被人发现了究竟不太好,我们之间交通就名正言顺了。”

唐烈点点头,最后才道:“小弟还有一件私人的请求,就是我表妹那边。”

杨君实笑道:“你放心,我立刻就办,软硬兼施,文武全来,必要时绑架了那个男的都行,绝不让她别嫁。”

唐烈一拱手道:“费心!费心!其实她真要肯嫁别人,我倒也安心了,只是我知道她用情极专,若是一味逼她,她会走上绝路的。”

“这是她慧眼独具,换了是我,我也不肯放弃你这个多情英俊、多才艺的表哥了。”

在大笑声中,他扬长而去,唐烈不禁有一种怅然之感,无可否认,杨君实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唐烈自视极高,不轻易许人。

上了汽车,连夜回到了上海,就已经接到消息,说稻田美子在龙虎帮总堂等他已经有两个钟头了。

这时才是早上十点钟,那个东洋姑娘八点就来了,是干吗?难道荒木的体已被发现了?

唐烈相信不会这么快,于是吩咐一迳开到总堂去。

这里原是四爷叔的别墅,四爷叔死后,唐烈才辟为帮中议事集会的场所,自然而然地成为总堂。美子在客厅里焦急地踱来踱去,看见了他,飞快地扑了过来,摇看他的手臂道:“唐样!你上那儿去了,我等了你这么久才来!”

唐烈微笑道:“打麻将,听到你找我时,只剩一圈了,我想打完了过来,那知道有一家连了七副庄,好容易才结束,我就赶来了,美子,有什么事?”

“我姐姐昨天就找到了荒木,递过了你的话,荒木承认发出了狙击的命令,推说是军部的意思。”

“我是一个小百姓,居然劳动贵国的军部发出狙杀令,这不是太看得起我了吗?”

“军部远在东京,怎么会知道上海的事呢?这根本就是他自己的意思。”

“他能够代表军部吗?”

“那当然不能,可是他是大使馆的高级武官,负责支那的情报收集及参谋作业,他向军部建议或申请,多半会得到支持。”

“这么说来,他是存心叫我活不下去了,我倒不信这个邪,看看是谁不放过谁。”

美子急道:“唐样!别乱来,他听了姐姐的转告后,十分生气,说他是日本堂堂的大佐军官,怎么可以向一个支那流氓头低头道歉。对不起,唐样,我只是转述他的话,并无意冒犯你。”

唐烈笑道:“没关系,流氓并不是一个丢人的名词,像贵国的黑龙会,也是寄身于黑社会的一个组织,头山满先生也是一个流氓头。”

美子红了脸,故意避开这个话头道:“他不但不肯接受道歉的要求,而且说他要立刻发出死神之帖。那是一种紧急的狙杀令,命令他手下的全部狙杀组成员,搏杀你和杨君两个人,这回你得要小心。”

“那有什么了不起?”

美子急道:“唐样!你别不当一回事,你知道他的狙杀组有多少成员吗?共有二十六名杀手。”

“二十五名,一个秋子已被处决了。”

“这二十多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最难捉摸的是他们的身份,他们都有良好的掩护,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令人防不胜防。”

唐烈心中也是暗暗地吃惊。

日木特务部的暗杀人员有一贯的传统,也是以前所谓的忍者。

他们不但经过严格的训练,而且在执行任务时,勇不畏死,这是一批狂人,一批狂热的死士,工作第一,任务第一。

若是有二十几个这样的死土来对付自己,那的的确确是一件十分头痛的事情。

但唐烈却不能有任何吃惊的表示。

他只淡淡地问道:“狙杀的命令发出了没有?”

“发出了,大佑当着我姐姐的面,又打了一通电话,下达了这个命令,我姐姐跟他弄得很不愉快。”

唐烈笑道:“令姐妹的盛情,我是非常感谢的,既是现在狙杀令已发,我今后小心一点就是了。不过,我姓唐的和杨君实并不是省油的灯,人家不惹我,我都不会安份,人家惹到我头上,他还有好日子过吗?美子,你如果以后听到了什么消息,应该能谅解我是出之不得已的!”

美子十分着急地道:“唐样!那是何苦呢?跟荒木大佐作对太不上算了,他是大使馆的一等武官,是正式的外交人员,又主持情报部的情报工作。”

“这些是你们对他的评价,在我们的眼中,他却是一头会伤人的毒蛇,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