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到了快五点钟时,军部来了一个人,匆匆地跟武田政次见面秘商了一阵,最后由武田政次出来宣布——喜多川一的车子在军部开出来时,被一辆大货车拦腰撞落海中,小轿车中有三名乘客,包括喜多川一在内,全部都受伤溺水死亡,肇事的卡车司机则不知去向,可能是泅水逃逸了至于他要宣布的事情,则由于喜多川一死亡,无可奉告,军部对大家深深感到歉意,但发出了这样的不幸事件,相信可以取得大家谅解的。

出了这种事,大家自然不便再对喜多川一迟到失约的事作何责备了,但隐约地又感到事情不简单,必然有什么内情,这头问不出,又涌到唐烈那儿去采访了。

唐烈更妙,他这天约了几个知名闻人在家里打麻将,除了对喜多川一的事感到遗憾外,言下还约略地透露了说,他跟喜多州一为了谈一件事情,对方的态度很坏,对他极为不礼貌,他不吃这一套,当时丢下一句话,叫对方公开道歉,这是为了维持一个中国江湖人尊严。

过了一两天,对方果然公开登报道歉了,他也就算了,至于后来喜多川一为什么要召请开记者会,他不知道,也不愿猜测。

但他却又巧妙的补充说,倘是个江湖人,江湖义气朋友很多,也许有人认为喜多川一对他的不礼貌是侮辱了中国的江湖好汉,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也未可知!

他一再声明,这是私人的意见,只是姑妄言之而已,没有任何证明的。

但这番话仍然被刊了出来,更因为是跟日本人斗,舆论上对他很支持。

日本军部这下子真是吃了个大闷亏,但是一无办法,明知道这是唐烈下的手,却因为没有证据,闹了个灰头土脸不说,在东京,也被黑龙会的人着实的挖苦了一阵。

说他们昧于现势,一味蛮干,丢人现眼不说,差点还破坏了大局计划。不过,他们也有一致的看法,那就是唐烈这个人太厉害了,必须小心应付。

唐烈的谈话中实在语病很多,而且,谁也看得出其中的花样,若是认真地追究,唐烈是站不住脚的。

但是日本军方却不敢再要求追话了,也没有提出任何的控告,否则唐烈把他们私下贩卖军火给一些军阀的秘密托出,他们将更为狼狈了。

何况,整个事件是埋屈在日本军方,是他们首先向唐烈展开暗杀行动的。这只是唐烈的反击,怪不得谁的。

但可本军方是否肯就此罢休呢?

稻田美子忧心忡忡地约了唐列在兆花园见面,这是一次非常秘密的约会。

他们像是一对时髦的青年情侣,挽着手在花问小径上散步,喁喁情话。所以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

因为这一类的青年情侣很多,上海是一个风气先开的城市,但男女公然地挽手伺行,也只在公园中有之,到了别的地方。还是要避讳一点的。

他们谈的却不是情话。

美子忧虑地道:“唐烈,你这次闹了太过份了,给军部的打击很大!”

“那对你们也有好处的,证明了军方独断独行的错误,你们可以争取到很多事情的执行权,不让军部插手了!”

美子叹了一口气,“话是如此说,可是你给我们的打击太大,连头山满先生都认为你使我们太丢脸。”

“这位老前辈也太敌友不分了。”

“唐烈!也许我不该说这个话,但我是真心为你好,黑龙会和军方人员的意见不合,只是中低层人员的事,在高一层的人,目标、步调都是一致的,他们没有一个是你的朋友,也没有一个人能成为你的朋友的。”

唐烈把她的腰榄紧一点:“谢谢你,美子,我知道你这番话是多么深重的情意。”

唐烈很懂得去俘掳一个少女的心,尤其在那种情形下,轻轻一拥,远胜于任何的语言。

美子靠在唐烈的怀里,幽怨地道:“唐烈,由于你对军部的打击行为,军部自承错误,保证似后不干扰这方面的事务,完全交给我们处理。”

“那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吗?从此你们大权独揽了!”

“不是这么简单,军部也提出一个要求,认为你的态度太跋扈、太不像话,必须要予以杀除,黑龙会总部也同意了,唐烈,你说怎么办?”

唐烈只是哈哈一笑道:“原来只是这么一点小事,那早在我预料中。”

“什么?你早就知道了?”

唐烈笑道:“我不是知道,而是想到了,你们军部的人又小气又狂妄,吃了一个大亏,不会罢休的,他们一定会有报复的行动,我也准备着了。”

“你难道一点都不怕?”

“我怕什么,我住在英国租界,不怕他们派军队来对付我,最多是派人打我的暗枪,但上海滩是我的地盘,要想暗算我可没有这么容易!”

“唐烈!你别太大意了,军部派出的杀手是饭桶,但是黑龙会派出的杀手却不简单。”

“美子,到底是军部要对付我,还是你们黑龙会?”

“军部请求我们黑龙会执行,头山满先生也答应了。”

唐烈微微一笑道:“那我的处境是不太妙了,你们姐妹俩要对付我,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头山满先生正是要我们就近执行,你说怎么办?”

唐烈的态度略转凝重了:“这是很糟糕的事情,你姐妹准备如何对付我呢?”

“唐烈!你别没有良心了,我们姐妹是不会对你下手的,姐姐知道你和那位杨君是好朋友,她对杨君十分倾心,假如对你下了手,杨君绝不会原谅她的。”

唐烈笑了起来道:“原来她爱上扬君实了。”

“这有什么不对,姐姐说杨君实是个真正的男人,她很倾慕他,她还看不上你呢!”

唐烈哈哈一笑道:“她其实也很喜欢我的,只不过我跟你比较接近,她不好意思横刀夺爱,才转到杨君实身上,没问题,我可以负责成全他们!”

“唐烈!现在是商量正经事情,你别开玩笑好不好?”

“我说的是最正经的话,而且我的确有成全他们的本事,杨君实不在上海,此地的一切我全权可以处理。如果我不点头,杨君实对你姐姐绝没有发生好感的可能,再说他那个人事业心很重,感情上淡薄得很。你看他对曹二就知道了,老实说,目前他对你姐姐,也不过不讨厌而已,要他对你姐姐产生好感,自然要我大力帮忙!”

“那是以后的事,目前迫切的是你的问题。”

“我的问题?总部的命令下来了,你们能违抗吗?”

“正是为这个烦恼,头山满先生的指令是必须要遵行的,不过他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姐姐准备自己回东京去一趟向他报告我们在上海的合作关系,请他收回成命。”

“这有用吗?”

“不知道,但值得一试,实在不行,我们姐妹就只有请求调回东京,让他另外派人来执行。所以姐姐要我来对你说,请你无论如何在这段时间内,不要再跟军部作对,等我姐姐从东京回来再说。”

“你们调回东京,不是放弃这边的成绩吗?”

“是的!这是件很惋惜的事,这边的收入很高,也比东京有发展,但人不可以忘本,若不是你拚掉清水,也轮不到我们来此,我们不能与你生死相拚。”

唐烈很感动地抱她更紧一点,然后道:“美子,不必这样,那会使我感到欠你们太多了,我告诉你一个办法,你们可以向总部报告,说上次有了秋子和喜多川一的事件后,我对你们姐妹已经有了戒备之意,而且我这个人很机警,也不容易得手。”

“这本来也是事实,姐姐准备说,目前还能维持关系很不容易,如果一旦反目,贩卖军火的生意必须停顿下来,另外辟路线,而且因此也将得罪杨君,在皖系军方那边所作的努力完全白费,还要准备你们的反击,实在得不偿失,这也是请总部收回成命的最有力说词。”

“这番说词很好,只是你们不必表示自己的意见,免得影响你们的立场,你们说你们必须跟我维持良好的关系,以免影响到贸易的进行,请总会另外派人来执行,这样在事后,你们也可推托嫌疑,继续交易。”

“这样子说法当然好,可是你知道总会派来的杀手有多厉害,他们可不像军部的那些饭桶。”

“我知道,但你不知道我有多少实力,而且我还有杨君实为我刺探消息,当然,你能透一点消息,我会非常感激,不过我更了解你的立场,因此你不说,我也不会怪你。”

美子下了最大的决心道:“我若知道了,一定会告诉你的,唐烈,我不要你死,为了你,我可以背叛一切!”

唐烈很感动,搂紧了她的腰,长长地吻着她,吻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了,但她显然十分满足。旁边有两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好奇地望看他们,有一个小女孩还伸出手指,在脸上羞他们,唐烈做了个鬼脸,朝她露齿一笑,两个小孩子吓跑了。

他们两个人却开心地大笑起来。

两天以后,美子又是一通电话。

告诉他一个消息,说总会接受了她们的意见,另外派人进行对他们的狙击行动,有两个枪手从朝鲜调来。

这两个人还没有到上海,在津浦铁路的浦口站上,被侦缉队抓了去,因为他们身上带着枪械,立刻以土匪的罪名,就地枪决了。

毫无疑问,这是杨君实搅得鬼。

日本使馆人员怒冲冲地找杨君实理论,他坦白地承认了人是他下令抓的,也是他下令处决。

他也知道那两个家伙是日本人身份,可是他们却冒充了中国人,带着中国的良民证,他就有权对他们处决,因为他们身怀凶器,有不轨企图。

使馆人员辨说不是对付他。

杨君实说得更好,荒木大佐既然已经下过狙杀令,他当然要怀戒心,凡是枪手,犯到他手中是必杀无疑。

除非军部对他公开道歉,提出确实保证,否则他绝不中止此等捕杀行动。

使馆没办法,转对曹锟下压力,要求撤销杨君实的职务。

老曹这次居然硬起腰,断然拒绝,说日本人动辄以暗杀为手段,使人寒心,杨君实是他安全的保障,不能撤换,而且日本人也无权干涉他的内政。

这件事不了了之。

美子来了第二通电话,说总会又派遣两名超级枪手,搭乘大亚丸轮船,在上海外滩码头下船。

美子要求唐列在他们抵达后,展开行动时再下手,免得她们姐妹密的事暴露!

唐烈满口答应了。

果然一星期后,大亚丸靠岸,久米子和美子两姐妹亲自到码头上接人,招待在万芳馆中饮宿。

那两个人年纪鄱在三十左右,一脸骠悍之色,但是唯一的缺点是不会说中国话,他们也不认识唐烈,完全要靠稻田姐妹协助指引。

稻田久米子邀请唐烈到万芳馆来小酌,庆贺她三十岁的生日,这是很平常的事,因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而且还有着生意上的密切合作。

但这次意义不同,因为那两名枪手要照一照相,认清楚唐烈的面目。

他们没有即时动手,这是稻田姐妹一再要求的——绝对不在万芳馆中下手而使她们涉嫌。

何况这次唐烈前来,也慎重多了,带了十几二十名枪手,分布在别馆的左右,假如有人企图对唐烈不利,这十几名枪手势必作拚死的报复。

美子在隔壁的一间小屋中,陪着他们观察着唐烈,这间屋中并不能直接观察到大厅,是利用镜子将大厅中的情形反射映照过去。

这是在他们来到前刚装设的,目的就是供他们使用,能够看见唐烈,却避免他们突然拔枪狙击。

稻田姐妹表现得非常合作,完全看不出她们会心生异向的,所以这两名杀手在打回东京的电报,对稻田姐妹的口碑极佳。

然后稻田姐妹开始派人盯住唐烈的行踪,以便决定一个有利的时机,机会终于来了。

有一批生意要交给龙虎帮转手,是日本另一个黑社会组合运来的一批毒品——十公斤海洛英和一百箱鸦片。

这是笔大生意,由稻田姐妹介绍给了唐烈。

双方议定在虹口公园交易,当面银货两讫。

虹口公园在日本的辖区内,但这种货色究竟不是可以公开买卖的,所以官方只是默许而已,交易的活动也必须在暗中进行。

交易时间在晚上九点钟,地点是最大的一座凉亭。

双方各派三个人代表在亭子里交易。

但划定了南北为界限,每边各由一方负责警戒。

所谓负责,就是划定了势力范围,部署武装实力,以防对方临时起意,想吞并财物。

这笔交易的数字很大,双方即便有合作的诚意,却也不得不小心防范。

久米子认为这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