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02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儿是高级的风月场所,虽然很热闹,却没有虹口的日租界那样乱,往来的也都是些衣冠楚楚的人物。

他一迳走向一间屋子。

他才迈进门,娘姨已陉迎了土来,满脸堆笑道:“唐先生,这么快就回来了。”

“阿九在不在屋里,”“在,在,她大概也知道唐先生今天会回来,已绝推掉了两张条子,一心一意地等看唐先生呢”唐唐烈笑了笑道:“我这次回家太匆忙,也没有来得及给你们买些什么,你喜欢什么,自己去买吧,”他在布搭连里掏出了五块大洋,塞在娘姨的手里,换来了二连串的道谢,然后他就一脚上楼了。

桂花阿九果然一个人在屋里用骨牌过三关,看见他进末了,忙站了起来,含笑招呼看他。唐烈把布搭连往桌子上一放,笑看道:“老九二我又去搬了本钱来了,你替我再去凑几个搭子,这次我要好好的扳扳本,”唐烈把布褡裢一例,哗啦啦倒出了一堆洋钱和首饰。

阿九把桌上的洋钱和首饰整理了一下,笑笑道,“唐先生了你是来讨我回去的?”

因为这些首饰都是龙凤吉祥等花饰,分明是装扮新嫁娘的,所以她才开了这个玩笑。

但唐烈的脸上却是一红,搪塞看道:“阿九二你真要有心跟我,就替我到城隍庙去多烧几柱香,保佑我大赢一场,我就用花轿讨你回去,”阿九笑笑道:“唐先生了勿拿人寻开心了,伤我们这种女人,还配坐大花轿吗?倒是这批首饰,看来像是新娘子戴的头面,你怎么拿来了。”

唐烈吞吞吐吐地道:“这……这是我娘给我结亲用的,我回去筹钱,急切间筹不到多少,又不好意思讲上次的本钱都输掉了,只好骗我娘,我相准了一个姑娘家,需要一笔钱去讨回来,所以才着到了这些。”

阿九皱皱眉头道:“阿弥陀佛,唐先生,你怎么能骗老太太呢,尤其是扯这种谎,以后怎么办。”

唐烈双手一声道:“没办法|我带了一批钱出来做生意,总得有个交代,所以找一定要翻本回来,只要我能而回老本来。,我就讨你回去,凭你这付模样,我娘一定十分满意的,谈到人品,我们乡下更是找不到第二个。”

他在这儿自言自语,阿九却浇了他一盆冷水道:“唐先生,上次你带了二千元钱来,结果却输得精光,这次好不容易才搬到将近一千元,就想发财了。”

唐烈笑道:“不错,我这次绝对有把握,上次我只是来交交朋友,探探路子而已,不信你看看,人家都讲上海滩遍地黄金,凭我的本事,捞一票绝非难事,”阿九叹气,她知道一个人若是人了迷,是怎样也劝不醒的,她只好在旁敲侧击地道:“唐先生了我不知道你家里的情形如何,但是我可看出来,这笔钱已经是你能周转到的最后一笔,要是再输了,你又该如何?”

唐烈的脸上浮起二种下愉之色,但他却没。有馥脾气,只轻轻一叹道:“阿九!不瞒你,连这笔钱也是我从别的地方借来的。我家里是有几个钱,但是没有分家,鄱在我娘手里捏看,要是再输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在外面混看,混到我娘登天,再回去分家当,我算过了。家里的田地”起卖掉的话,我大概可以分到两万元。“”你倒是真会打算盘,老太太今年高寿?“”六十二,前年才做的大寿。“”才六十二,离百寿还有三十八年呢,“唐烈耸耸肩道、”不会等那么人的,世上的人真能活到一百岁约有几个,何况我娘身体不太好,一年有牛年是躺在床上,她能活到六十五岁生日就很好了。“阿九厌恶地道:“唐先生了像你这种做儿子的倒少有。”

唐烈笑道:“我讲的是事实,她得的是痨病,已经拖上将近有十年了,怎么好得了呢,我并不是咒她早死,但是也不能骗自己,讲她一定能长命百岁。”

“既是老太太身体不好,你就该在家多尽点孝道。”

“阿九,我就是为了尽孝心才会到上海来的:我要是在家,我娘活不到半年,就会被我活活给气死,”“怎么,你常常跟老太太呕气。”。

“我怎么会跟她呕气,一个月我跟她也碰不上两次面,只是有些讨厌的人,在我手里吃了亏,不敢找我啰嗦,却到她那儿告状去了,但她偏偏不相信我这个做儿子的,却去相信那些杀胚,总认为是我不对,自生一场闲气。”

阿九也了解到唐列在家里必然是个不安份的人,衍了他几句,却来到了隔壁的房里,一个中年人正在榻上抽鸦片,旁边有个浓抹的少妇在侍候看。

阿九进去坐在榻旁,顺手替他打泡,一面低声道:“四爷叔,你都听见了。”

“听见了,我也叫人从崇明去打听过,姓唐的在崇明底子不错,弟兄三个,就是他不务正业,整天打架闯祸,家里的人才赶他出来,免得他把老娘气死,他告诉你的都没错,只是他这次回去没弄到钱,反而跟他两个哥哥吵了一架,不知道他又从那儿弄到这笔钱的上”“四爷叔知道他的底子就好,请示要怎么办?”

“目前他身上虽然不到一千元,但是只要他老娘一例,家当分下来倒还有两三万,所以不妨在他身上狠狠地刮几票,帮他凑搭子好了,让他放开手赌,钱不够时,你带他到弄堂口阿发那里去,叫他写条子借好了。”

“阿发专放印子钱,可是要人担保才肯。”你担保,这个赤佬码子对女人倒是很礼贴的,他不会连累你,一定会想法子本利清偿的,只要不超过两万元,我们迟早会收到那笔帐的,“”我们?难道阿发也是四节叔的人了“”哈哈,阿九,你也不想想,阿发若不是龙虎帮的人,敢在会乐里放印子钱,借债容易讨债难,要不靠看龙虎帮撑腰,谁有本事去把那些债一文不少地讨回来?“”这些事我不管,反正四爷叔怎么吩咐我怎么做,只有一点,担保的事我不敢,还是四爷叔出面的好,你想,凭我的身份,三五十元的债务还担得起,超过两百元就没有人会相信我了,更别讲是上万了,债还不出来,担保人要负责的,我要是担当得起这笔数目,我也不干这一行了。“”嗯,嗯,有道理|这样好了,你先担保一笔小数目,等到胃口大时,你再领他来兄我,“阿九答应看走了。她回到隔壁,看见唐烈已经在她的床上睡看了,而且脱下的长衫上不但有破口,而且还有血迹,像是打过一场架,她倒是微微地一楞。这笔钱是上级交下来的,来源很清楚,唐烈身上的短挂上也有刀痕和血迹,证明他从刀伤、从流血的情形看,伤势并不严重。但以唐烈的身手,却不应该受伤的。发生了什么事,唐烈没有讲,她也不敢问,除非是等两个人上了床,关起房门来,才能躲被窝里讲悄悄话。否则,这屋里的娘姨、小丫头以及送茶水的听差伙计,都有可能是龙虎帮的耳目及眼线。她只拉过一床被子,刚想把他伤处盖上,免得被人发现,那知唐烈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一拉,她立不住,倒在床上,两个人滚成了一团。唐烈亲着她的耳根脖子,她却格格地娇笑不上。这是男女之间的打情骂俏,在长三堂子里,更是司空见惯了,守在外面厢房的娘姨还解事地替他们掩上门。他们在里面鬼混了一阵,阿九才脸红红地出来,伸手扣看颈下的扣子,然后间娘姨四爷叔走了没有?”

“还没有,他老规矩要到五点钟左右才离开,现在正在睡午觉,九老板要是找他,最好等一下”“等不及,只好吵他一下了:“她来到隔屋,那个中年人都没有睡。阿九笑看道:“四爷叔,你没有在睡觉?”

“怎么睡得看,你们在隔壁又笑又闹,又把床摇得像地震,我才闭上眼就被你们吵醒了。”

阿九红了脸道。:“活该,谁叫你自己不老实,要跑到此地来听壁却的。”

“好,好,是我自找的,你过来又有何事?”

阿九用手指看隔壁,放低声音道:“他今天来时到过虹口,好像是跟东洋赤佬打起来了,他还砍伤了几个人。”

“啊,虹口是东洋人的占领区,那边都是一批高丽的浪人在跑抬脚,他怎么会惹上的,有没有受伤?”

“听他讲是先找上了三只手帮的麻烦,追进了一家叫万芳馆的烟馆,结果打了起来,他伤了人家七八个,自己也受了一点轻伤,只在背上被拉了一条小口子。”

“啊|这个瘪三倒还真有本事,既惹上了三只手帮,又惹了东洋赤佬,不过他一个人能冲出万芳馆,跑出虹口,倒真有两下子,你告诉他,在此地没有关系,”“我可不敢告诉他大多,只讲这边是英租界,东洋人不敢过来生事,但他告诉我,他不能一天到晚窝在这里,为了行动方便,他托我买一根家伙,”中年人沉思片刻才道:“你去找阿发弄给他好了,这家伙身上还有两三万的油水,我们总要保护他一下。”

桂花阿九姐的香闺中又摆下了一某赌局,这次又吊进一个新的洋盘,是青岛来的一个皮货商人。

他除了开一家大皮货行外,还兼任德国洋行的买办,那就是时下所谓总代理兼业务经理的混合体,也是外国公司与本地人之间的掮客和联络人,他的名字叫鲁道夫。

姓鲁是不错,道夫是后来改的,为的是有德国味儿,而青岛则是德国人的势力范围。

这个山东佬钱多,好赌又好色,到了上海,自然是会乐星的常客。

唐烈的运气不错,因为有一只更大的肥羊,他由被宰的对象转变为操刀者,这一晚颇有斩获。

鲁道夫输了四千多,唐烈一个人赢了两千多,是最大的赢家。

因为他跟捕房里的英国帮办有点交情,龙虎帮的郎中不便参与,参加赌的人都是规矩的生意人。

钱被唐烈赢去了,龙虎帮很高兴也很放心,因为这些钱迟早都会流入龙虎帮手中来的。

鲁道夫第一天推的是牌九,输得很不甘心,约定第二天大大的赌一下,要赌洋玩意儿扑克。

唐烈对赌是样样皆通,一口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阿九又到了隔壁,跟那个叫四节叔的人荏低声谈话。

他沉重地告诉阿九姐道:“阿九,姓唐的没对你讲实话,他带来的这笔钱是用抢来的,而非借约二”“什么?抢来的?四节叔,你不是讲他是乡下的士财主吗?家里头很殷实,总不会去作强盗吧,”“一点不错,他回家是准备再筹钱的”可是一到家,他的老娘就病发了,他根本不敢开口,还是向他大嫂借了二十元钱回上海来,结果在渡船上,碰上一家绸缎行的帐房先生替东家的大小姐送嫁来……“阿九低呼了一声:“作孽上作孽,他就抢了人家的,今早报上讲那个帐房先生跳黄浦江自杀了,”四节叔摇摇头道。:“那倒不是他直接下手的,是三只手阿炳的手下兄弟下的手,他追到虹口,黑吃黑枞人家手里抢了过来。”

“三只手阿炳又是什么人?”

“是虹口一带的岳相人,手底下有三四十个小兄弟,大部份都是三只手跟外白渡桥头抛顶宫的小瘪三,木名叫黄炳山,根本不算号人物,不过最近他搭上了日本的线,有一批东洋赤佬做后台。唐烈还真有种,他一个人追造万芳馆,砍伤了阿炳和两个人,也打伤了几个高丽浪人,抢走了那笔钱。”

阿九嗯了一声道:“姓唐的倒还很有良心,他今天早上还叫人送了五百元钱到申报,托报馆转捐给那个帐房先生的家里,作为慰问金。”

四爷叔哼了一声道:“他是靠了那笔钱,昨天夜里捞了一笔,今天落得大方,人是他害死的!”

“四爷叔,这倒不能这么讲,钱是人家偷走的,那个帐房先生是在船靠码头时跳海的,他只是从另一批人手中把钱抢过来而已,那个帐房的死跟他没有关系。”

“好了,不去管他了,人是不是被他害跳海的跟我们没有关系,问题是阿炳他们打听到人落脚在我们这儿,由东洋人出面要我们把人交出去上”“啊,我昨天不是代他问四节叔买枝枪吗?四爷叔答应了,大概他自己心里有数,四爷叔怎么讲呢?”

“我们当然不在乎阿炳那帮人,可是东洋赤佬出来讲话很是讨厌,弄得我很伤脑筋。”

“有什么好伤脑筋的,赤佬只能管虹口一带,此地是英国租界,东洋人总不敢捞到这边来,再者,龙虎帮也不能向三只手低头,不理他们算了。”

四爷叔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又忙用茶送下肚去,不让有一丝烟雾逸出来。

他慢慢地又道:“我当然不怕他们,只不过为了一个人,跟日本人闹翻了很不合算,尤其是我们这边的白货来源,都是靠虹口那边供应,他们要是一断……”。

“四爷叔,要是把人从英国租界上交出去,龙虎帮可塌不起这个台,再者,这个姓唐的身上,还有两三万元大洋油水,放掉了太可惜。至于跟日木人的交易,谅他们也不敢断,我们这边是个大户头,他们舍不得放弃,真要敢不批货给我们,了不起多出一点木钱,搭进别的线,可是东洋赤佬,一个月就要少做几万元生意,他们肯吗?”

四爷叔连连点头,笑看道:“不错,不错,老九,真没想到你十个女人家,也能看得这广清楚,好,你告诉姓唐的一声,叫他放心留在此地好了,在龙虎帮保护之下。他可以笃定泰山,只是你要看牢点,别让他跑出去了”“这两天不会”有个凯子在这儿,他也舍不得走,四爷叔,那个鲁道夫倒是道好菜,可是你为什么不派个人下来呢?钱都叫别人捞去了。“”鲁道夫跟德国人的关系密切,跟巡捕房的几个高级督察帮办也有交情,我的人不能下去“否则他会通过英国人,叫我们把输的全赔出来,只有用规规矩矩的对手跟他赌。吸光他的血也没话好讲。”

“万一叫他捞回去了,又怎么办?”

“不会,你放心,那个姓唐的赌得很精,跟我手下那几个郎中比虽然不够,吃吃鲁道夫却够了,还有另外那些搭配的赌家,全在英国租界上做大生意,陪看输几个也输得起,赢了,我们也有把握再弄过来。”

“几个大老板当然没问题,我是怕那个姓唐的,捞足了拔腿就跑,我可拉不住他。”

没关系,他只要有意思想跨出英租界,我就会暗中通知虹口那没把他堵回来,叫他乖乖地留下,只要他留在此地,就不怕他赢得多,迟早都得吐出来的。“阿九微微一笑:“反正我只是传消息,听候四爷叔的命令做事,四爷叔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

四爷叔捏捏她的腿笑道:“老九!多给他上点洋劲,把他吊牢,只要他不脱出我们的掌握,不管他身上放出多少血,都准你分一成!”

阿九怔了怔道:“四节叔,你讲的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连他在鲁道夫身上捞来的都可以计算在内,只要不是我这里贴出去的,都有你的一成。”

阿九喜孜孜的扳看指头去算自己的应得数,而四爷叔的手却在她的大腿上摸索看,眼中闪看狡猾的光。

他许出一个极为优厚的条件,但心中却在暗笑看,可怜的女人,钱只是在她们那儿温一温热而已,迟早还是会流到龙虎帮的库里去的,在龙虎帮的控制下,人只有无条件地替他们实命、赚钱,从没有人能带钱走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