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21章

作者:司马紫烟

萧秘书但觉喉间一凉,双腿一屈,身子就往地下歪去,地上着厚厚的地毯,倒是没摔着他。

可是他看见了自己的喉间有鲜血滴下,以为自己完蛋了,人立刻昏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昏了有多久,但是他却在另一阵剧痛之下被刺激醒过来的,神智略清时,才知道有两个人,一个抓住了他的头发,另一个人则在掴他的耳光。

见他睁开了眼,掌掴的人止手道:“报告主任,这只猪罗已经醒过来了,请示要如何处置?”

萧秘书这才知道自己又回到了现实而又痛苦的人间,刚才那一刀并没有要了自己的命!

唐烈的手中还在玩看那柄刀,刀柄的末端有个环,环中又穿了一条细的铜,是那条子在重要关头,把刀子拉住了,未能深入,只刺破了一点外皮而已。

说险,可以算是捡到十分,但是人家控制的手法也把握到恰到好处,只要子多放一点,他不就完了吗?

萧秘书的命是捡回来了,但他实在后悔重回人间,因为那只皮包已经放在唐烈的面前,里面不但放着大量的钞票和金条,而且还有几只盒子,放看极其名贵的钻石首饰,是不久前那两个外国人提来送给他的。

当然这是托由他转送的,主权不属于他,但如果出了问题,却真能要了他的命。

唐烈又拿起了刀,露出了可怕的笑容:“萧克宽,你不要说不认识我了,前几天我结婚,你还代表你们刘军长前来送礼行人情,而且跟曹总长坐在一桌。”

“是!是!唐主任,先前我不知道是你召见,因为我在上海寡于交游,不认识什么人,所以才想不起。”

“萧秘书,我相信你的话,姓唐的人很多,而且主任也有很多种,你可以不认识别的唐主任,但我这个唐主任你却必须认识不可。”

“那当然!那当然!唐主任是我的长官。”

“萧秘书,别客气,我这个主任有多大,我自己也不知道,因此除了我自己部门中的人员外,我对别的同僚都不敢认为是他的长官。不过我的业务范围倒是不小,只是在范围之内权力也不大,只能管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像这个,就是其中之一,我必须弄清楚,那两个外国人,干嘛要送你这么许多现款和金条珠宝?”

“这不是送给我的,是要我转交给别人的。”

“我想也是如此,你的地位还不够重要到那个程度,那一定是送给刘军长了?”

“不!不是送给刘军长,东西是刘军长的,一直存放在银行的保险箱里,现往要提出来,因为东西价值太高,我怕遗失,所以才要他们帮我取出来。”

唐烈冷笑道:“萧秘书,你是在给自己找麻烦,还是讥笑我是白相人出身,没到过银行,也没租用过保险箱。告诉你,上海滩六家最大的银行,我都有两只以上的保险箱,你居然来给我玩这一套花样,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拿我当傻瓜,来人呀!”

门口应了一声,立刻进来先前两个汉子。

唐烈道:“萧秘书还不够清醒,你们帮助他一下。”

两个汉子又应了一声,仍是一人抓住头发,一人挥掌,劈劈啪啪,接连打了十几个巴掌后,萧克宽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唐烈挥手叫停后道:“萧秘书,进了我这个地方,只有一种人可以受到优待,那就是我的朋友,朋友相交以诚,你现在是否愿意作我的朋友了?”

潇克宽还有什么好选择的,他是一个忠心的人,只是忠心有个限度,当他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他的忠心就难以兼顾了。

于是唐烈取得一份完整的口供,包括刘军长以前的种种一切劣迹和证据,每一种都可以使他枪毙十次的。

但刘军长偏偏是个非常重要的人,也是个不能枪毙的人,因为他的那支军队,几乎是他的子弟兵。

他有一个弟弟,两个姨太太的大舅子,都是他的师长,四个儿子和三名小舅子都是在担任团长。

这些人几乎是他部队中百分之七十的高级干部,其他的百分之三十也是他最忠心的拥护者。

因为那些人都靠着他的提拔而得到今天的地位,自然也不能见他垮掉,因此只要刘军长一死,他那一师就会立刻散掉,不是反戈,就是侧向敌对的阵营中。

唐烈把证据提示了曹铭。

曹铭歉然地向他陈述了碍难之处后,又加以补充道:“唐主任,总长也知道这个人不好,但是他的影响力太大了,他驻防的地区,占了江苏安徽两省,那也是最重要的区域。”

唐烈笑道:“正因为他的地位太重要,才必须撤换他,因为这个人已经对总长不忠,跟外国人接触,有意思独当一面,取代总长的地位了。”

“那也只是他们计划而已,一时怕不易实现吧!”

“凭刘军长,他自然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有外国人插手就难说,何况这次是两个外国人联合插手。凭英国与法国的势力,捧出一个傀儡不难,而他们两国的武官亲自出马,正表示了他们对这件事的重视性。”

曹铭也皱起眉头道:“可是怎么动他呢?至少要调两个军长,才能压住他,那样一来,总理的阵营中,势必要阵脚大乱,失去控制的优势了。”

唐烈笑道:“其实十分简单,除掉他,不但不会影响总长的控制,反而更能壮大总长的实力。”

“那怎么可能呢?”

“可能的,同时动手,把刘x的班底彻底换掉,予以根除,遗缺除军长外,全部由旧部中擢升。当然要选择可靠的人,这一来那些人感恩图报,真正地效忠总长了,远比现在的阳奉阴违强。”

曹铭听了吓了一跳道:“这行得通吗?”

“怎么行不通,我都调查过了,他的班底个个都是混蛋,吃空缺,克扣粮饷,弄得天怒人怨,死了都不冤。”

曹铭想了一下道:“唐主任,目前还是以慎重为佳,刘军长的兵力不弱,而且他本人又十分警觉,出入住所,都有重重的警卫,恐怕不容易制住他,总长也不想过份地刺激他。”

唐烈一听已经明白了,笑了一笑道:“我知道,我也只是私人去对付他,若是被他得知了,也怪不到总长去,等成功了,才宣布他的罪状。”

曹铭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一笑道:“总长的处境十分困难,希望唐主任能谅解。”

“我绝对谅解,我只是先向处长报个备,知道我不是在无理取闹就行了,其馀的我都会自行处理的。”

能有如此明白解事的部属,曹铭还有什么好挑剔的,他满意地走了。

唐烈也展开肃姦的部署。

刘军长的驻地包括很广,跨越江苏浙江和安徽三个省境。

他自已经常到每个地方巡视,而且在上海也有个小公馆,养着一个略有名气的戏子,唱青衣兼花旦的小艳红。

此公有个毛病,喜欢听戏,而且偏爱古典美人。

所以刘军长每隔两个月,总要到上海来住个把月。

他一来,小红就得三天换一次戏码,西施、昭君出塞、贵妃醉酒、霸王别姬、武松杀嫂、翠屏山等等。

刘军长每次来听完戏,不准下装,就把小艳红带走了。

因此,他也过足了瘾。

历史上有名的四大美人、几大婬妇,甚至于王宝钏、柳迎春、一丈青扈三娘等,都陪伴在他身旁,使他乐不可支。

算算时间,又该他来了。

小红这次贴出的戏码则是全本潘金莲,刘军长老早就到了,潘金莲在台上使尽风怆要引诱武松时,刘军长乐得直拍手叫好。

他带了有四个枪兵前来看戏的。

在上海,穿了制服没有什么好神气的,所以那四个枪兵都穿了便衣,但腰里别着驳亮枪,威风凛凛,一副吓煞人的形状。

所以,纵然他的行为惹人反感,也没人敢去管他。

只是今天却不知是他倒了楣,还是走了背时运,居然有人触他的楣头,当他叫得起劲时,有人站起来,一只茶杯飞到他的包厢里。

同时有人喝骂道:“触那,迭间戏院又勿是侬屋里厢的,侬哇里哇拉叫只卵。”

居然有人敢捋虎须,刘军长的火大了,在座中拍着桌子叫道:“他奶奶的,居然敢骂起老子来了,给我毙了!”

他拿出了老粗脾气,枪兵也掏出了枪。

但台上的潘金莲却认出了生事者是谁?飞身从台上跳下,挡住了枪,叫道:“不能开枪!不能开枪!”

小艳红的叫声引起了整个戏园子的惊叫,台上的戏子中止了演出,跑到台下来,更是罕有的事。

而那个跟刘军长吵架的人也发了脾气,拍着桌子叫骂道:“他妈的,你姓刘的不过是个臭军阀而已。仗着手中有几个兵,就神气活现了,上海滩上可没有你逞威风的地方,大爷今天不叫你跪下磕三个留头,绝不放你过门。”

他的手一挥,周围居然有十馀条汉子,都亮出了家伙,这一来刘军长也怔住了,他倒不是怕十几枝枪。

而是目前却处在极为不利的局面下,有藉发脾气来掩饰自己的胆怯,一连声的叫开枪毙人!

他手下的那四个枪兵自然是奉命行事,军长叫开枪,他们毫不犹豫地就开了枪。

这一开枪,问题可大了,他们根本认不出谁是对方,只知道见人就放枪,打伤了一大片,都是无辜的。

对方立刻加以还击,可就厉害了,个个都枪发如神,一阵乱枪下,四个枪兵像蜂窝似的,身上满是弹孔。

刘军长在枪战起时,就钻在椅子下面,既不神气,也不威风了,手中还拖着小艳红问道:“他奶奶的,那个王八蛋是什么人,这么厉害?”

小艳红胆战心惊地埋怨道:“我叫你别开枪,你偏不听,现在你看怎么了结?对方是徐先生,徐荣发先生,龙虎帮的阿发哥,你惹得起吗?”

刘军长一听龙虎帮就有点发毛,那是因为唐烈的缘故,唐烈的大名闻之久矣,这是一个他惹不起的人。

但他又不愿在小红面前示弱,连忙道:“他奶奶的,你早说龙虎帮不就结了吗?大家都是自己人!”

接着他伸直双手,跑出去乱摇道:“别打!别打!你们的唐先生是我的好朋友。”

才叫完这一句,腿弯上就挨了一脚,身不由主地跪了下来,然后是两根枪管比在他的脑袋上。

徐荣发冷冷地道:“他妈的,王八蛋,你开枪的时候,就不记得唐先生是你的好朋友了,现在你部下死光了,你才记得朋友!”

看到对方凶神恶煞般的脸,以及额上枪管那股冰冷的杀意,刘军长的神气都不知上那儿去了。

他可怜兮兮地道:“那个时候我不知道。”

徐荣发伸手就给了他两个巴掌,打得很重,恶狠狠地道:“你不知道就随便叫人乱开枪,你看看打伤了这摩多无辜的老百姓,你说怎么办?”

“赔!赔!医葯费、疗养费,我都负责赔。”

“赔?你倒说得好听,要是有人死了呢?”

“我也认赔,多少钱我都负责。”

刘军长这时求脱身,什么条件都答应了。

徐荣发冷笑道:“空口说白话没有用的,你认赔,拿钱出来呀!”

“我身上没带多少钱,不过我的银行里有存款,我去提出来就可以赔了。”

“刘军长,今天银行已经关门了,到了明天,你又不认帐了,我们上那儿去找你,这可不行,你必须现在作个明白交代,否则我们只有先把你押起来,等明天再说。”

刘军长此时可怜得像个待宰的囚犯,连忙道:“我的存摺都在小红家里的公事包里面,图章也在,我叫小红回去拿了来,先把支票开给你们,这总行了吧!”

“那还差不多,筱老板,就麻烦你一下了。”

小艳红战战兢兢地答应了。

刘军长把小艳红叫到了一边,又低声吩咐了一套话。

小艳红出来上了汽车,却发现有两个人先坐在车子里,一个是唐烈,一个是萧秘书,不由怔住了。

唐烈笑道:“筱老板,你别害怕,这跟你没关系,你想必也知道,我现在是执法处的主任?”

小艳红抖索着点点头。

唐烈又道:“刘军长和外国人勾结,出卖国家,经萧秘书检举在案,我的责任就是要对付这些人,不但要抓他们伏罪,还要他们吐出那些作孽钱,所以我希望你也合作。”

小艳红在上海滩上混,自然知道唐烈的势力,何况刘军长已经落在他手中,那还不注定完蛋。

唱戏的人心眼儿最活,自然十分热心地合作了。

刘军长果然并不是心甘情愿地拿钱出来,他带了一排兵过来,有三十个人左右,由一位副官带着,也住在小红家里。

房子是刘军长买的,整整占了一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