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出来的时候,也十分的秘密,从来不与人预约时间,悄悄地离开,行动都有好几名白俄枪手保镖。

但上海毕竟是中国的地方,也是龙虎帮的天下,唐烈要对付他,总不愁没机会的。

这次,他必须运用龙虎帮的人手,避开执法处的关系,而且他本人也得避避嫌,把指挥的工作交给许荣发,他则退居策划的工作。

然后,他却借重了日本的特务机关的助力,协助一些技术性的工作。

日本人自从日俄战争之后,对俄国人一直抱着不友好的态度,最主要的是,两个国家在中国东北利益的冲突。

他们双方都想将中国的东北据为己有,利益上冲突造成了战争,结果俄国战败了,导致了沙皇政府的垮台。

但新起的共产政府,对日本并不感激,他们对东北仍末死心,有机会仍然向前一点点的蚕食。

日本虽曾尽力阻止,但是地广人远,有时难以顾及,以至纠纷时有发生。

两个国家的关系一直很坏,所以,他们很乐意帮唐烈的忙,何况还有稻田姐妹对唐烈的私人感情,办事自然更为卖力。

唐烈要求知道的是,巴洛夫将在什么时候,可能有活动,以及他的照片。

日本间谍的效率在某些地方是很惊人的,二十四小时之内,消息和照片就出来了。

后天下午两点钟,中国共产党知识青年党部成立,巴洛夫受邀前去讲演。

虽然还没有正式答覆,但预定他会去参加的,因为这一批所谓中国青年知识党员,是共产党在中国的主力人员。

那也是一批狂热的激进派,对共产主义的着迷像是疯了一般,对巴洛夫更是崇拜无比,所以已洛夫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而且他也较为感到安全。

唐烈也着手布置了,他的狙击和监视的路线很长,几乎从俄国领事馆不远的地方,一直伸展到会场。

这一条线上分为一百多个点,每个点配合有三个人,两名枪手,一名观察人员,狙击的行动开始于会后。

唐烈几乎出动了龙虎帮全部的好手。

但是这件事做得很秘密,知道的人不多,每一个小组也以为自己是唯一的一组,另外有些配合的人员。

他们事先也不知道要狙击什么人,直到他们到达了指定狙击地点后一小时,才由徐荣发的手中接到了照片,知道要狙击谁。

这么做是有用意的,唐烈唯恐狙击人员中,也有了共产党的成员,而把消息漏出去。

而且,也为了确定巴洛夫的行踪,这时候巴洛夫已经在讲演了,即使消息漏,也来不及通知他了。

巴洛夫在会场上讲演得十分成功,他痛斥世界上充满了统治者和剥削者,鼓吹全世界革命,描绘了一片无产阶级专政的乐园情况。

最后则是革命原则的指示,利用分化形成统一的矛盾,再利用组织的手段,达到统一的矛盾…

他受到了如雷的掌声,也回答了一些问题,还会见了一些所谓优秀同志后,才在枪手和保镖的簇拥下,离开了会场,一共有三辆车子。

离开会场后前面一辆大货车堵住了去路,车上堆满了东西,使巴洛夫很生气,吩咐司机超前面去。

而且还破口大骂那个卡车司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完全忘记了他在会场所讲的劳动神圣,工人是天之骄子的那番话了。

卡车司机不甘心受辱,居然也反口跟他们大骂起来,而且开足了油门,要追上他们打架。

因为车上只有一名司机和一名助手,巴洛夫不以为意,吩咐留下一辆车子来,要他们把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好好修理一顿。

这一辆子留下后,其馀的车子继续前进,那辆车子也已经停在货车之前,把货车逼停了。

可是过了没多久,他们居然看见货车又追了土来,而留下的那辆车子以及车上四名枪手一名司机却莫名其妙地夫踪了。

货车司机依然指着他们这两辆车破口大骂,巴浴夫才觉得事情不对劲了,这时已无心逞威,一心只想安全地赶快回到领事馆去。

司机也知道情况不对,连忙加足马力,想加速离去。

可是车子却歪向了一边,差点没翻了下来,连忙煞车停住一看,原来车胎上被一些特制的铁蒺藜刺破了。

想来是那辆大货车故意在前面慢吞吞地挡住去路时,撤在地上的,两个车胎都漏了气,只有一个备胎,看来是修不好了。

而且时间也不允许,因为那辆货车已经遥遥地追来了。

巴洛夫当机立断,跳上了第二辆车,但是很不幸,那辆车子的轮子也扁了下去,同样地受到了破坏。

巴洛夫毕竟是专搞行动,这些破坏行动很内行,他以前常用来对付别人,现在自然知道如何应付。

他叫两辆车前进,人都进入车中,却吩咐两个人出去打电话求救。

然后把枪手集中在周围,以车子做掩护,准备展开反击,争取时间,等候援救。

这已经是很聪明的办法。

但是唐烈的狙击策略是何等的周密,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首先是雨声枪响,他派出去打电话的两个人中枪倒地,显然是对方不给他求救的机会。

按着是那辆大货车开过来了,车上的司机换了个矮个子,那是许阿根,驾车的好手,唐烈手下的得力大将。

他的货车一直对两辆轿车撞过来,速度很快,这边的枪手,也纷纷的开枪了,枪法都很准。

但许阿根已经缩到了车身下面,枪弹伤不到他,只打碎了玻璃,快要接近之时,许阿根才迅速地跳车而出。

然后是轰然一声巨响,熊熊烈火地烧了起来。

巴洛夫在车子里来不及逃出来,因为那一撞已经将他撞得失去了知觉,被烧成了一块焦炭,一个阴谋专家就这么被解决了。

而且还被烧掉了一切谋杀的证据,检点体,连究竟死了多少人都不知道,因为卡车上载的又是易燃物品,很多人被烧得连骨头都散失了。

检点体虽然发现有十二个死亡的人,但是究竟两辆轿车中有几个人呢?谁也无法知道。

唐烈的安排很奇妙,先前有一辆轿车落单下来,原来想拦住卡车的,结果那辆轿车整个地失了踪,根本不知道上那儿去了。

俄国领事馆只能证明他们派出了三辆轿车,其中二辆失事燃烧,也证明了轿车中连巴洛夫在内共有十五个人。但是由于第三辆轿车整个地失踪不见了,而被烧毁的体却又无从辨认身份。

因此也无法知晓一共损失了多少人,以及失事的真正原因。

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是件大案子,国内外的报纸,都以大篇幅的标题,刊载着这桩事件,纷纷提出猜测。

自然也有人怀疑到唐烈,但没人敢去问他,因为找不到一点证据,大家只有以各种猜测去推想事实。

当然,指向唐烈的猜测不是没原因的,在上海滩,有他的龙虎帮有这个能力干下这么庞大的案子。

也只有他的冷静与周密的策划,才能干得这么漂亮。

唐烈自己对这件事也发表了谈话,他的谈话很妙。

他说他很感谢做下这件工作的人,替他做了一件想做而没有做的事,他也指责巴洛夫,是个俄国的大间谍。

到中国来推销革命,鼓励暴动,教唆叛乱,使他所颔导的工会,也受到影响,他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原已经准备要对付他了,没想到却有人先下了手,可见痛恨巴洛夫的人,还不止是一两个呢!

他也同时向那些工会中的共产党徒提出警告,说若是再有人盲从捣蛋,他就要不客气地采取行动了。

这番话撇清了他的嫌疑,而且那辆失踪的轿车也找到了,被砸得一塌糊涂,丢在虹口的乡下。

车窗上用俄文写了一个复仇的字样。

这证明了是俄国人干的。

俄国从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政府后,有许多贵族逃亡到外国,上海是一个较大的集中地,这些被称为罗宋瘪三的人,有的沦为乞丐、街头乐师、西餐馆的厨师或看门人等,女的则流为野鸡。

都过着很苦的生活,但是他们情愿流亡在外而不回国去,因为他们被视为帝俄时代的人,回去的日子更难过。

这批人对马克斯主义的政府没好感,对巴洛夫这样的人更是深恶痛绝,他们有很多组织,还希冀着恢复帝俄的时代。

他们都非常有可能干下这件案子的。

所以俄国领事馆也不再叫嚣了,这是他们本身的家务问题,也不好意思要外国人来负责了。

倒是唐烈,说到做到,工会中有几个闹得厉害的激进份子,一个个都莫名其妙地夫了踪过几天浮在黄埔江上,明知道这是谋杀,却没有人指证是谁干的。

而这批人在工会中和工厂中都很惹人讨厌的一群,他们死了,只有人叫好,却没人再敢出头追究了。

连那些附和的人,也都噤若寒蝉,老实多了。

唐烈这一件事办得十分漂亮,移花接木,不着痕迹,不但解决了一个头痛的人物,而且附带地也遏阻了国际共产党在中国的扩展。

雷神总部对唐烈只有一纸褒奖而已,这一个组织中没有升迁,没有所谓的上级,大家的地位都是平等的。

组织中的人员,只是负责策划与统一指挥的人员而已。

也没有薪给,完全是基于信念的一批志愿献身者,将来也不可能有所报酬,因为他们不是正式的机构。

而唐烈每个月还要提供一笔可观的经费给组织。

这是有傻瓜才肯干的工作,可是唐烈干得十分起劲,而且兴趣越来越浓厚。

当然,他在组织中的地位也越来越受重视,而交付给他的工作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困难了。

目前,就有一件很棘手的任务,交给了他来办,而这桩任务,也非他来担任不可。

有一批美国的技师,到中国来勘察,那是一个美国的财团做后盾,他们看中了中国的工资低廉,工人的工作能力强。

而且,工业原料如矿砂、煤等,都蕴藏丰富,有意要在中国设置炼钢厂,发展重工业。

美国是个资本主义国家,本身也是个新兴国家,工业发展较为进步,所关心的只是赚钱、开拓市场,却无意在中国扩充势力。

这是少数几个对中国没有野心的国家,虽然他们的出发点还是为了自己,但这个炼钢厂的计划却是互利的。

中国要进步,缺乏的是工业技术和设备,而钢铁更是工业之母,炼钢工业对中国而言是太需要了。

再者,这一个庞大的工业计划付诸实施的话,至少需要好几万的工人,可以给予很多人工作机会,而且更可以培养不少的技术人才。

这一消息使很多人振奋,于是那个财团派出了一个二十几人的考察团,最主要是考察选择适当的建厂地点。

炼钢厂的建厂条件并不是每处都适合的,它必须要有充分的水源,不虞匮乏,但也不会有淹水的威胁。

交通要便利,以利大量的矿砂输入和成品的输出,腹地要广大,几乎要占到一个小县城,当然,还不能离开上海太远。

这样的地方自然不容易找,但也不是没有。

有人想到了太湖之滨,领了这些外国人去看了,他们也十分满意,已经计划在寻觅适当的地点了。

由于对方是民间团体,他们也不希望政府打交道,所以中国方面,也是几位实业家做相对的代表。

而站在政府的立场,自然是尽量协助,乐见其成的。

中国的代表自然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实业家,也是春申市上的闻人富豪,他们很热心,亲自作陪,下去考察场地。

也就是这批大富翁同行坏了,他们早已是一些黑道入物眼红注意的对象,这下子成群的送上门来,正好一网下去逮个正着。

结果,二十几名美国工程师及技师、三位大富翁和他们的随员保镖等共计三十五个人,都被一批湖匪劫走了。

藏匿的地点不详,但开了个价格出来,赎金要四百万元银元和两百枝新式步枪、四万发子弹,否则说撕票。

时间开得很急,只有五天工夫,过一天,就杀掉一名肉票。

这是一件震惊世界的集体绑票案子。

匪徒的胆大妄为和开价之大,也相当惊人,尤其是公然勒索枪械,更是无法无天,但是他们看得很准。

这一票硬是捞定了,苦主方面非要付出赙金不可。

四百万银元虽不是小数目,但是三位大富翁也还拿得出来,困难的是两百枝步枪和四万发子弹,民间团体可找不到这么多的枪械。

于是有人找到了唐烈,请他帮忙。

唐烈对这件事的反应是十分的愤怒,因为人在太湖被绑票,那还是他的管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