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2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唐烈一直也没对这个人注意,直到雷神总部在克拉夫斯基的口中得到的情报,才知道这个人的危险性。

唐烈也决心要除掉这个人,不管是为了国家,为了自己,他都必须消灭这个可怕的敌人但是,对付乔布林却没有这么简单。

第一,他在北平使馆中,那是一个特区,也不能采取暗杀的手段,那会引起国际间的公愤,乔布林又是个人缘很好的人。

第二,在北平,唐烈的势力达不到,他这个执法主任在那儿没有班底。

第三,乔布林十分狡猾,他很少单独出来,行动时虽没有保镖,却必定邀约了一两个贵妇或名女人作伴,想弄成秘密失踪都不容易。

唐烈摒挡了一切事务,只带了两三个人,悄然地来到北平,此行绝对秘密,但他也束手无策。

唐烈没有去找曹铭,他知道若是透露了此行目的,准保吓破了曹氏兄弟的胆,也一定会死命阻拦他进行这件事。

曹氏兄弟不能找,但有个人却是能找的。

那是北洋直系军的代表方子超,跟唐烈的交情莫逆,目前在直系军的显要中正红得发紫直皖对垒,那是在别的地方,在北平,倒还是相安无事,总理衙门是皖系的天下,但是直系的许多将领们,照样在北平设立了驻京办事处,成了半正式半官方的机关,一样办公、做外交、跟外国人搭关系。

方子超少不得又是这个圈子里的要员。

唐烈找上门去,见方子超还真不容易,一路上寨小金锭子做意思意思,拜托那些门房替他把名片递进去。

方子超接到名片,原先还以为是有人冒名顶替,问明了相貌形态后,才知道是真的,连忙迎了出来,握住了唐烈的手道:“唐兄,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先着人知会一声,否则兄弟就摆出仪队来接你了。”

唐烈一笑道:“子超,我要是肯公开地来,还怕少了接的人,我只要一通电报给老曹,要他亲自来接,他有胆子不来,我就佩服他。”

方子超笑道:“那唐兄是秘密执法而来了,这次又是谁倒楣?不会是兄弟吧!”

唐烈道:“主要对象不是你,但你脱不了关系。”

方子超倒是吓了一大跳。

唐烈又笑笑道:“你放心,我要是真的对你不利,就不会来找你了。”

方子超这才吁了口气道:“兄弟也在奇怪,兄弟一直对唐兄情同莫逆,没有什么对不起唐兄的地方,唐兄怎么会找到兄弟头上来呢?究竟是谁得罪了唐兄呢?”

“我要干掉一个人,俄国一等秘书乔布林。”

“什么?是他?那个花花公子?唐兄别开笑了,他一直在北平,从没到过上海,不可能与唐兄发生冲突的。”

唐烈冷笑道:“你们的情报做得太差,才把他当花花公子看待,此人狡猾似狐,是个最具危险性的人物,暗中在你们直系北洋军中,不知埋了多少颠覆的种子。”

说着他把克拉夫斯基的口供给方子超看了,其中包括了乔布林在东北的计划与部署。

方子超看了冷汗直冒道:“东北是日本人闹得凶,他说组织什么中苏人民友好同盟,帮助我们抵制日本人。我想反正是他们外国人互相勾心斗角,对我们有益无害,所以才帮他一点忙,那知道他竟然包藏祸心。”

“子超,你实在太天真了,外国人都想在中国啃一块大腿肉,那一个是真心帮你忙的?这个乔布林已经把箭头指向我头上,为公为私我都不能放过他,所以才找你帮忙。”

方子超的眉头才皱。

唐烈已道:“老方,我可是凭着朋友交情来找你,找上你就不容你推托,否则你就是不交我这个朋友了!”

方子超忙把困难的话下肚去,他知道必须表明一下态度了,权衡之下,他既需要唐烈这个朋友,也惹不起唐烈这个敌人。

他慷慨地一拍胸膛道:“没问题,唐兄,你说要我如何效力吧!就算你要我拉上一营人开去进攻俄国攻使馆,我也豁上干了,要朋友是干什么的!”

明知道无可推托,干脆表现得漂亮些,方子超毕竟是个很上路的人,何况,他经手的几千万帐目,全在唐烈的掌握中。

唐烈要坑他一下,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唐烈笑笑一拍他的肩膀道:“好朋友,子超,你没叫我失望,不过你放心,我也不会叫你为难的,我更知道这件事不便敞开来干,否则就不会找你了,因为我晓得你跟他一起常逛八大胡同。”

方子超红了脸道:“那只是人情应酬而已。”

唐烈道:“我也知道他跟一个叫赛玉花的红姑娘打得火热,是你给拉的线。”

方子超苦笑道:“那是胡闹,赛玉花原是直系军方的一个督军姨太太,那个督军失势被枪毙了,她沦落进了八大胡同,跟我以前认识而已。”

“她的花名还是你起的,一家小报上特别报导过。”

方子起更不好意思道:“干我这份差事,手上不能没有几个名女人,那些北方大老粗来到北平,就喜欢找名女人,那差事就落在我头上。天知道,一些名门淑女,那里会把他们放在眼里,我没办法,只有制造一些名女人,而且是我调得动的,才能应付。好在那些大老粗不挑剔,他们只要名字照片常上报的名女人就满足,所以我必须要使这些女人常常见报,才能满足那些王八老爷的虚荣心。”

“别的不说了,赛玉花是否肯听你的话?”

“那当然,她靠我而走红,也靠我的推荐,才能粘上一些大老倌,她对我比她的老子还孝顺呢!乔布林看上她,是为了她的花名起得好,她跟八国联军时那位状元娘子赛金花赛二爷只有一字之差。乔布林是个不甘寂寞而又爱出锋头的人,他才要我介绍赛玉花,想成为八国联军的统帅瓦德西第二,过一下瘾。”

唐烈冷笑道:“我知道,他故意要造成他花花公子胸无城府的形象,好让大家对他放松戒备,他若真是这样一个人,又怎能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呢!”

方子超对讨论这些兴趣不高,他只是问道:“唐兄,你究竟打算如何?”

“目前什么也不打算、我要割他的靴腰子。”

方子超笑道:“我的老哥,你要用这个方法还不容易,不用我介绍,她也会拿你当祖宗的。”

“我可不像方老哥这么吃得开。”

“别的姑娘不敢说,这位赛三节可一定对你巴结十分,因为她的身家有二十多万,也是委托兄弟经手,托唐兄转存在上海,她还会不拿你当活祖宗吗?”

唐烈一动道:“有这层关系,那就太好了,还有我想知道的是,她对乔布林不会动真的吧?”

“怎么会呢?他们都是为了出名,谁都没顶真,否则就玩不起来了。赛三节历劫风尘,除了银子外,对谁都不会认真了。不过你老哥可难说,她对你不但是久仰大名,而且倾心不已,知道你去找她,她不乐疯了才怪!”

唐烈道:“还有,我必须换个模样,换个身份去,她的嘴靠得住吗?了风声,我这一趟就白跑了。”

“这个,唐兄请放心,这个女的是葫芦口。”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是说她下宽上窄,该喧扬的她不会放弃,该守密的她一个字儿也不会漏,何况她这一生积蓄,全在你老哥身上,那怕砍她一千刀,她也不会误你的事的。”

“好极了!我倒是迫不及待地想认识这娘们儿了。”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可以过去,不过,唐兄,你不是光为割乔布林的靴腰子而来吧!”

“我要割他的脑袋,而且必须在光明正大,众目暌暌之下,公开地割,这样才能给老毛子一个警惕,叫他们以后不敢找我的麻烦。”

“那你找赛玉花有什么用呢?她跟乔布林只是逢场作戏而已,谁都不当回事儿。”

“这是第一步,以后就看你的了,只要你老兄尽力配合得好,不怕他不上钓。”

他又低声说了他的计划,而且还作了必要的吩咐。

方子超流露出钦佩之色道:“唐兄,你这计划真高,以他的习惯和性情,是非上当不可的,只是唐兄,你得注意一点,他可不是省油的灯…”

“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有绝对的把握,否则我就不采取这个方法了。”

八大胡同中的翠华书寓,是第一名妓赛玉花寄榻的香巢,赛玉花是借用了前辈名妓赛金花的芳名,改了一个字。

赛金花是八国联军时的名女人,多亏她与联军统帅,德国的瓦德西将军的一段交情,才保全了这个文化古都,使得瓦德西下令,没让联军采取报复的手段而毁城,那是一个脍炙人口的韵事。

方子超是个天才,他起了这个赛玉花的花名,果然就把这个女人捧红了。

赛金花好作男装打扮,一般人戏称她为赛二节,赛玉花也跟进,照了几张俏皮玲珑的男装相。

方子超再找人凑热闹,喊她为赛三爷,果然越叫越红。

赛二爷有个瓦德西,赛三节也有个乔布林。

乔布林自然不能跟瓦德西比,且赛三爷比赛二节究竟也差上一截。

但因为现在不是兵荒马乱的八国联军时代,人们也有足够的闲暇去注意这些风花雪月的韵事。

所以赛三节的名气,不逊于赛二节。

早上十点钟,一般说来,这时候逛八大胡同嫌早,尤其是那些红姑娘,还没起床呢!去了准闭门羹。

但是方秘书的来头不同,他一敲门一喊,里面听到是他的声音,连忙打开了门。

还好,赛三爷也没懒得在床上睡觉,她已经梳妆好了,穿了一身骑装,正准备出门骑马去了。

方子超倒好,开门见山:“老三,我给你带了位稀客来、你再也想不到他是谁?”

赛玉花看见是一个英俊的青年,心中没来由通的一跳,随即笑着打招呼道:“这位先生好面熟,像是在那儿见过似的,可是我的脑子,就是不管用了。”

方子超笑道:“老三,你那客套别用了,我带来的这个客人你绝没见过,否则你怕不早疯了!”

赛玉花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有点不服气地道:“能叫我发疯的男人只有一个,他总不会是那位唐烈唐先生吧。”

说完之后,她又端详了一下这位客人,然后就像发疯似的跳了起来,上前紧紧地抓住了唐烈的手。

她激动地道:“您是唐先生,我在报上见过您的照片,到现在我还留着那份剪报呢!请问唐先生,您什么时候北上的?啊!您来看我,那怎么敢当呢!我真高兴死了!”

她抓住了唐烈的手,又叫又跳,真像个小孩子。

方子超笑道:“唐兄,我可没说假话吧!这妮子对您真的是着了魔似的疯狂呢!”

说得赛玉花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方先生,瞧您把我说的,我只是听说了唐先生的许多英雄事迹,心里对他着实尊敬。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北京的名媛淑女,加上这八大胡同的姑娘们,谁不是对唐先生着迷得发疯呢!我再说个笑话,财政部部长马财神家三小姐,靠着她老子的关系,弄到了一张唐先生的照片,当个宝似的,轻易不肯给人看,用框子装了放在案头,每天不瞧一下都睡不着觉。”

唐烈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想不到我在北京居然会如此出名。”

方子超笑道:“可不是吗?唐兄,别看上海的风气开放,但北京的女孩子疯得更够瞧的!老三,我把唐先生给你带来了,你怎么谢我呢!”

赛玉花握住了唐烈的手,兀自舍不得放开,喜孜孜地道:“随您说好了,我无不答应,我若是陪着唐先生,在北京城里转上一圈,不知道会羡煞多少人呢!唐先生,您可以待多久,不会马上就走吧?”

方子超道:“有几天耽搁,而且他不想打扰别人,我就交给你招待了,你可得把别的应酬都推了。”

赛玉花道:“没问题,能招待唐先生在我这儿玩几天,我那怕从此不应酬都行。”

方子超笑道:“那倒不必,老三,唐光生在你这儿作客几天,你可能要牺牲一点,而且会得罪一些别的客人,但是值得的。等唐先生走了之后,你就会声名大噪,红得发紫,超过那位赛二爷了。”

赛玉花睁大了眼睛。

唐烈道:“我这次来是为了私务,但对我却十分重要,请三爷帮忙的。”

安玉花道:“唐先生,赛三爷是别人瞎起哄叫着玩的,在您面前,我可不敢太放肆,您还是叫我玉花吧!”

唐烈道:“好!玉花,子超说他跟你是老朋友了。”

奘玉花道:“唐先生,我的出身您想必知道了,方先生跟我有点渊源,是他在提拔我,我可不敢以老朋友自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