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26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是一番鬼话,但关外人笃信关圣,长白帮的弟子每一个都供奉着关圣帝君,他曾被封为伏魔大帝。

而中国人一向将洋人视为西方的妖魔。

这番谈话,外国人听了自然难以相信,但决斗的经过是他们目睹的,梁少爷那种畏缩之状,居然能杀死了沙场老将乔布林,使他们不得不归之神意了。

这番话见诸报章后,造成相当的震动,居然有些好事的编缉老爷用了一条绝佳的标题——东方的神灵战胜了西方的上帝。

因为乔布林在决斗的那天早上,依例到教堂去礼拜祷告,祈求神佑。

其实,新兴的俄国是社会主义,讲究唯物至上,根本排斥宗教,否认上帝存在的,乔布林也不信上帝。

他之所以上教堂,完全是为了工作需要,决斗的这一天是星期天,许多使馆的眷属们都要上教堂去做礼拜。

他也装模做样地去祈求上帝保佑,请大家为他禧告,其实他的目的却是去接近那些女眷们。

梁少爷赢得这一场决斗有如神助,从义和团事件后,大家对洋人不无怀恨,所以这一则标题不但轰动,而且还发了国人们心中的隐恨。

几处关帝庙中香火立刻大盛起来,有些乡愚们居然抬了关帝神像在教堂前示威游行,居民们也凑热闹,大事燃放炮竹示威。

唐烈还没有走,他恢复了原来的身份。

梁少爷也开始活动了,对于决斗的那件事,他冒认了下来,使他成了个出尽锋头的名人,尤其他还得装模做样,到几处关帝庙中去焚香献牲还愿,那只有造成一番更大的轰动。

唐烈却深深引以为忧,对方子超道:“老方,这下子你自作聪明,胡说一通,搞出大麻烦了,再这样下去,会闹出第二次义和团事件的,你的罪过可大了。”

方子超苦着脸道:“梁绍光虽然不大上京里来,但他在关外也是个有名有姓的人,更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的那副德性你是明白的,别人也都知道,如果不牵强附会,弄上点神迹,怎么样也无法解释他会赢那场决斗。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谁知道那家报馆会来上这一手呢!”

许多外国使馆都提出了抗议,说决斗生死是常事,不能够涉及各人的信仰,他们不反对中国人捧关圣,但是不能侮辱到他们的上帝。

曹锟的总理衙门也慌了,他立刻下令镇压此事,命令百姓们不得再向教堂示威,不得语侵西方的上帝,只是曹锟不知道唐烈到了北京而已。

关圣与上帝之争,总算在总理衙门及有识之士的弹压下平息了,但麻烦却没有完。

就在唐烈准备南下的前一天晚上,梁绍光的保镖神色仓惶地来报告说,他们的少爷失踪了。

失踪的前两小时,他曾经接到一通电话,是个女的打来的,梁绍光接电话时十分高兴,连连答应了几个是字。

然后他就细心打扮了一阵,一声不响,不作交待,一个人偷偷地溜出门,十几个小时没一点消息。

梁绍光是花花大少,尤其见不得漂亮的女人。

也经常一个人伦溜出去幽会,但是几小时内,一定会有电话回来告诉他的行踪,因为他家里有钱,怕被人绑架勒索,这是一个必要的措施。

像这样一去十几小时没有消息,是从来未有的事,因此他的保镖们才着了慌,赶紧找方子超来报告。

方子超跟他老子梁子新是好朋友。

梁子新也曾经打电报来要方子超多加照料,梁绍光在关外是名人,到了北京却人生地不熟,也要方子超多加照应的。

方子超接到消息傻了眼,连夜赶到唐烈的住处,也就是赛玉花的香闺。

赛玉花现在也是个大名人,不再在八大胡同挂牌,她租了一幢花圉洋房,准备以后在这儿立起门户,以交际花的姿态出现。

但是唐烈没离开前,她却不肯公开活动,以全部的时间陪着唐烈,一解相思。

对她这份痴情,唐烈倒是不忍相拒,他知道赛玉花是个很上路的女人,最多就是这几日之缘。

以后不会有什么牵扯的,更何况这次李代桃僵,巧妙地歼除了乔布林,赛玉花帮了不少的忙。

为此,他才答应赛玉花多留一夜,想不到这一留,又把唐烈给耽误了下来。

对梁绍光的失踪,唐烈无法不理,因为是唐烈借用了他的身份,把他造成个名人,才导致他失踪的。

虽然情况未明,真相未必是如此,但是唐烈在道义上也不能不管的。

他很镇定,把那个保镖找了来,详细地问了经过,又问道:“那个打电话的女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少爷在交女朋友时,都不要我们在身边。”

唐烈点点头,然后又问道:“好!这两天他可曾交了什么新的女朋友?”

“那可太多了,昨天他参加了吴财神女公子的舞会,认识了许多小姐,少爷好乐,因为那些女的都对少爷十分热络,走到那儿,都是成群地陪着他。”

“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新交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少爷交女朋友向来不跟我们谈论的,一本帐全在他的肚子里。”

唐烈道:“好!我会再调查的,你们别声张,不能说出梁少爷失踪的事,若是他被人绑架了,一声张,事情闹大了人对方很可能会来个杀人灭口。若是他迷上了那个女人,窝在人家那儿,你们这一闹开,他不毙了你们才怪。”

保镖可怜兮兮地道:“唐先生,我们实在负不起责任。”

方子超怒骂道:“混帐东西,人是在你们手中丢的,你们负不起责任也得负,你们想报警,唐先生是现任执法处的主任。他出了头,不比警察机关差,唐先生怎么说,你们怎么听,若是因为你们声张而出了事,唐主任就能枪毙了你们。”

那个保镖吓得不敢出声。

唐烈道:“你们回去好了,有什么消息,立刻来报告,我要你们帮忙时,也会通知你们的,记住,一定要把消息压住。”

保镖答应着去了。

方子超苦着脸道:“唐兄,这下子倒真的麻烦了,若是小梁有了不测,对他老太爷,我可不好交代。”

唐烈想了一下道:“没关系的,梁绍光若真是你对我说的那副德性,没有人会去伤害他的,现在我们要研判一下,究竟是那一方面要绑架他。”

“那还用问,一定是他太出名了,有人想从他身上捞一票,我想他的性命是没问题的,但对方会狮子大开口。”

唐烈一叹道:“事情果能如此,倒也好办了,最多是花钱而已,这我可以负全责,不用他老子花一文钱。”

“那倒不必,他老子有钱,也花得起,何况这是他自己不小心出了事,不能要我们负责的。决斗事情过后,我已经告诉他,目前他太出名了,不适合公开活动,叫他最好是回去,要不也少出门,可是这小子昏了头,竟以为自己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了,天天忙着去出锋头。”

“现在不必谈这些了,把人找回来要紧。”

接连等了两天,还是等不到梁绍光的消息,绑架他的人也没一点消息,唐烈开始感到不对劲了。

假如是普通的绑匪,这时必然开出条件来了,默然无闻,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被人暗杀了,藏起了体。

另一个则是他被人有计划地绑架了去,要达成什么目的。

这两种可能的起因都可能是梁绍光本人的私人恩怨,也可能是唐烈顶了他的名义所造成的麻烦。

所以唐烈认为要重新研判这件事。

他把梁绍光的保镖找了来,那个保镖叫钱大有,一直是梁绍光的私人贴身亲信,对他的事情十分清楚。

首先研判第一个可能。

钱大有道:“少爷是个花花公子,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做人慷慨,出手大方,有点少爷脾气。但是心地很善良,经常大把的洋钱掏出来救济贫苦,有什么慈善活动,他也一定热烈支持。”

唐烈笑笑,这不是他真的乐善好施,而是钱来得太顺手,花起来不心疼,乐得大方乐以出锋头而已。

但是一个纨衿子弟能够如此,总比一毛不拔的守财奴强,这个人毕竟还是有点可取之处。

因此他一笑道:“这么说来,他不会有仇家了?”

钱大有道:“偶而跟人争执几句,发生些小冲突是有的,但不会有人恨得想要他的命,尤其是他初到北京,还没来得及跟人结怨呢!”

唐烈皱起了眉头,想到事情趋于复杂,没有私人的恩怨,就是那次决斗的后遗影响了。那必须要追溯他失踪前的行踪交往来判断。

于是他又叫钱大有覆述那天参加安妮的生日舞会状况,安妮就是那位财政总长三小姐的洋名。

钱大有却不清楚,因为他只是在门口,没有进入到舞厅中去。

但他知道少爷对一位金发美女十分倾心,舞会散了,他还在门口跟她谈了半天,然后才依依而别。

至于第二天打电话来的那个女人是谁,他却不知道了,因为对方开口找梁绍光,按照习惯上,女人打电话找少爷,他们是向来不多问的。

但唐烈却问道:“至少你可以听出那个女的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外国人说中国话,不管多纯熟,总有点腔调或字眼咬不准的。”

钱大有想了一下道:“中国话,那个女的说的是字正腔圆的京片子,一点杂音都没有。”

这下子使唐烈又陷入了迷团中,他的推想又被推翻了,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在方子超陪同下,去拜访安妮。

安妮是社交界闻人,家世显赫,她是留过洋,在外国读过五年书的留学生。在东交民巷,她是天之骄子,平常上午去拜会她的人很难见得到她。

但是唐烈的面子却不同,名片递进去,只坐了五分钟就被延请到她的小客厅中。一个亭亭玉立、修长身材的大美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待介绍,她已经把手伸给了唐烈,满脸堆笑道:“唐主任,我是久闻大名了,要不是因为俗务羁身,我真想到上海去拜访你!”

她大方而热情,唐烈倒是颇为欣赏她豪爽的个性,笑着道:“李小姐,我来得冒昧,但是有点小事想麻烦你。”

安妮笑道:“没问题,唐主任只管吩咐好了,对了!方先生,我们是老朋友,我不招呼你,你在这儿坐一下,桌上有几份外国寄来的画报,你看着消遣吧!唐主任,每天早上我有在花园散步的习惯,你看,我衣服都换好,正准备开始,我们就一面散步,一面谈好吗?还有你叫我的名字好了!”

她穿了哔叽长裤、衬衫和平底运动跑鞋,是最流行的运动装,更衬托出她明快爽朗的个性。

唐烈在十里洋场的上海混得有声有色,对这种作风倒不引以为怪。

因为小客厅中有着两个仆妇在侍候着,他要谈的事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这个邀请正在意下。

他于是笑笑道:“能够陪美人散步,这是任何一个男士祈求的荣幸。”

安妮笑着把手臂伸给他,由他挽看,向方子超点点头,就出门而去。

李财神的花园很大,他原是逊清一位王公的主管,花园也极尽其豪华之能事,花树楼阁之外,居然还有一片大荷花池,池上可以汤舟。

安妮笑道:“我每天要划半小时的船来锻体力,保持身材,平时都是我一个人,你是第一个被邀请上船的客人,你不怕弄湿衣服吗?”

唐烈笑道:“我的游泳技术很好,我很希望船在池心翻了,让我有机会能表演一次英雄救美。”

安妮格格娇笑道:“唐烈,你是出了名的英雄,我则不够资格被称为美人,听说你交往的都是些鼎鼎大名的美人,从东方到西方都有?”

唐烈笑道:“这倒不假,我喜欢跟美丽的女人交往,事实上那个男人不喜欢呢?不过你也别太谦虚,我交往过的女孩子虽多,却没有一个比你更美的,尤其是你这健美的身材,爽朗的个性,都是任何一个东方女性所欠缺的。”

“但是你的红粉知己中,颇不乏异国仕女。”

“不错!有几个,她们的身材够好,轮廓也佳,但是缺乏你这份细致,一身汗毛粗得惊人。”

安妮大声地笑起来,笑得船直晃,她笑着道:“你能看到一身汗毛,想必跟她们关系都很密切了?”

唐烈也笑着道:“对于女性胴体美的欣赏,应该是没有保留的,我不是圣人,只是一个男人而已。”

安妮笑了一声后,忽然道:“霹雳一声天下动,君是龙华第几人?”

唐烈猛地一震,这是雷神总部规定的联络暗语。

只有自己的同志才知道的,于是他正容地回答道:“春雷一发万物苏,扫荡妖氛镇乾坤。”

安妮却道:“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