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27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不过幸好有此一问的无意发现,唐烈才知道自己来到北京,并没有瞒过曹铭,他已经知道了,却故意不联络。

显见得对自己也有了猜疑,以后倒是要十分小心了。

几个人掩护着向小楼进推,在窗口处看见里面灯光闪亮,而且还有来回走动的人影,但是很安静,显然没有被惊动。

杨可光低声道:“主任,是不是直接上去?”

唐烈想了一下道:“我想还是悄悄掩上去的好,因为我们的目的在救人,假如被他们发现得早,挟持住人质,我们依然无可奈何,而且这是外侨的私宅,我们的侵入毕竟是犯法的。”

杨可光道:“犯法也没关系,执法处的行事向有特权,可以在法律之外便利行事的。”

唐烈道:“可光,不能在这种想法,执法虚的任务是维护法纪,逼不得已时越权行事,但一定要有切实证据,否则还是站不住脚的。再说这是对内的特权,在外国人那儿行不通的,他们有治外法权。”

“但不能绑架我们的人呀!”

“所以我们必须先找到证据,确定梁绍光在这里,那才有理由可说。”

“那要如何证明呢?”

“我先上去探一探,你等在外面,必要时执行我最后一道指令,现在分散开来。”

这批人倒是受过训练的,杨可光一个手势,他们就分开行动了。

唐烈慢慢掩近了屋子,看准了一间有女人的屋子,沿着水管,矫捷地爬上去,轻悄无声地跳进了阳台。由缝中看见屋中只有一个女人在对镜梳,果然是一头金发,身材窈窕,他定了一定神,推开了落地窗,滚了进去。

他掏枪比住了那个女人的背影,喝道:“丹妮尔,把手举起来,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来。”

那个女人却没有理他,仍然维持着梳头的姿势,唐烈用枪一戳她的背部,就发现不对了因为他感觉那是一个硬梆梆的身体,不是一个真的人。

面目虽然酷肖逼真,却是扳不动,那是一具假人。

倒是有一个很甜的嗓音从一边响起来:“唐先生,请你小心一点,不要破坏了那尊蜡像,这是我在巴黎特地请人制造的。费用很贵在其次,最主要的是艺术匠心独运,因为塑造蜡像的技师已经死了,再也无人能造第二具了。”

唐烈看见一枝银色的枪管在壁橱迈上伸出来,握在一只洁白的手中,十分稳定,那证明了持枪者的水准。

唐烈很光棍地将手中的枪丢得远远的,然后极有风度地一鞠躬笑道:“我碰到一个强劲的对手了,丹妮尔,看样子你早知道我会来,而且在等着我了。”

丹妮尔美妙的身材从壁橱后转出来,她穿了一件丝质的长睡袍,腿侧开了高叉,露出一片雪白的长腿,无可否认的,这是一个尤物,难怪梁绍光那种凯子会上当了。

丹妮尔慢慢地走到一张沙发上生了下来,而且用枪指着远处的一张沙发道:“唐先生,请到那边坐下,规矩点,不要玩花样,我的枪是很准的。”

唐烈耸耸肩,依言坐了下去道:“在美女面前我一向是十分君子的,你不必用枪比住我。”

丹妮尔笑笑道:“我却不敢相信你的话,唐先生,你是很有名的传奇人物,尤其是你在枪口之前,还能如此从容,大概你以为我不会开枪,那就太冒险了。”

唐烈忙道:“下!我知道你的枪法很好,从你握枪的姿势就看出来了,所以我立刻放弃武器。”

丹妮尔一笑道。“听你的说话你也是个很懂得枪的人,乔布林实在死得很究枉,他居然把你当作那个花花公子了,否则他不会让你先发枪的。”

唐烈一笑道:“他死得不冤枉,因为他先要杀我,一次失手后,他就该躲起来,而他居然还敢公开活动。”

丹妮尔道:“那是他低估你的能力,以为你不会知道是他在背后主使的。”

唐烈笑道:“我们撇开死人不谈,我是为了活人而来的,那个梁绍光在你手上吧?”

“不错!不过不在此地,我绑架了他,设下陷阱,是为了请你前来的。”

“佩服!佩服!我唐某人叱咤风云,什么大风浪都闯了过来,却栽在一个女人手中,不过幸好你是一个美人。”

“那也有关系吗?”

“关系不大,但是栽在一个美女手中,使我心中好过一点,英雄难过美人关嘛!”

丹妮尔笑了起来,笑得全身都动,半躶的衣襟掩不住她胸前约两颗肉球,跳得唐烈的心神恍惚。

丹妮尔见他的眼睛盯在自己胸前,毫不在意她笑道:“唐先生,你别心急,如果我们谈得愉快,就会成为朋友,我会脱下衣服,让你欣赏个够的。”

唐烈忙道:“请千万不要,我喜欢含蓄的女人,就这么隐隐约约,才使我心动,你要是脱光了,我会很失望,因为我会发现你和别的女人并无太大的差别。”

“不!有差别的,我这女人手中有枝枪对着你。”

“枪前看美人,别具一种风情,但一个光屁股的美人拿枝枪,却是大煞风景的事,丹妮尔,我们别说废话了!你绑架梁绍光,无非是为了我,你要干什么呢?”

“我是应乔布林之邀,专程来杀死你的。”

唐烈不禁一怔:“你是专程夹杀我的?”

“是的,乔布林一心想除去你,第一次行动失手,他知道机会难再,特地商请我前来,他知道女人是你的弱点,漂亮的女人比较容易接近你。”

唐烈笑道:“那你该到上海去,没人知道我北上了。”

“不!我根据我的情报来源,知道你在北京,也猜到你的目的在对付乔布林,只可惜我迟到了一步。”

这番话使唐烈吃惊了。

唐烈之北上是绝对机密的,只有几个人知道,那都是唐烈最信任的人,他们不可能密的,除非这中间的一个有了问题,那就太严重了。

尽管内心充满震惊,但表面上,唐烈是是若无其事地含笑问道:“佩服!佩服!你能否告诉我是如何知道我到了北京吗?”

丹妮尔微笑道:“唐先生,你是执法处的主任,因此你一定知道,一个间谍的诫条就是不漏情报来源。”

唐烈叹了口气道:“对一个将要死去的人,还有什么保密的必要呢?我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

“不!要杀你的是乔布林,他既然已经死了,我的目的却不是杀死你,你死了,对我的工作并没有多大的帮助,而你活着合作,才是最重要的。”

“我看不出我能对你们有什么帮助,你是丹麦的伯爵,但你本籍又是英国人。”

“我不属于那个国家,目前是丹麦的皇家雇用我,所以找为丹麦皇室尽力。而威灵顿子爵将要成为丹麦的王夫而晋升为公爵,将来有可能成为丹麦国王,丹麦一直有意思在中国得到一块租借地和港口。”

“这些不是我的能力能解决的。”

“这些不用你帮忙,俄国政府会尽力帮忙的,他们的目的是让共产党在中国立足,这一点你可帮忙的,只要你的手下不跟他们捣蛋就行了。”

唐烈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并不想跟谁捣蛋,是那些共产党跟我过不去,他们的手伸进工会,侵占到我的利益和地盘了,我当然不能容许他们胡闹。”

“那是乔布林的错误,俄国布辛斯基大使一直不赞成他的做法,今后会采用和平的方法,慢慢在立足,慢慢地求发展,但必须要你的合作。”

唐烈笑道:“这是很聪明的做法,若是杀了我,那就更难以发展了。我的手下全是黑社会的亡命之徒,他们报复的手段十分激烈,会把共产党连根拔除掉的,我受伤之后,他们已经到厉害了。”

丹妮尔英笑道:“那是乔布林一意孤行,布辛斯基大使认为不可行,可是乔布林在国内有不少支持者,大使争不过他。现在他死了,大使也感到很欣慰,他希望和你衷诚地合作,但是他能给你的好处不多,所以请我来协调。”

“你又能给我什么好处呢?”

“我把自己给你,做你的情妇。”

唐烈哈哈一笑道:“丹妮尔,我是个有妻子的人。”

“我知道,我并不想做你的妻子,只做你的情妇,你知道情妇两个字的意思吗?你随时可以在我这儿取得女性的慰藉,而不要负任何家庭责任。”

“丹妮尔,你是个很美丽的女人,但是还不足以成为交换的条件。你要知道,我最容易取得的就是女人,尤其是在上海。只要我高兴,天天都可以换一个女人,各式各样,各个国家的女人都行。即使我得不到手的,我派人绑架也能弄了来。”

丹妮尔咬咬嘴厝,唐烈的话对她很侮辱。

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唐烈说是是事实。

上海滩上有着各式各样的女人,差不多的名女人,无不以接近唐烈为荣,一个电话,他能召到任何女人。

即使有不为他所动的,唐烈也能凭他的势力弄到手,虽然唐烈没干过这种事,但他确有此能力。

这样的一个男人,已不是女色可以诱惑了。

丹妮尔却没有放弃努力,笑笑道:“但不见得都能像我这样能使你愉快,我懂得做爱的技巧,使你能得到许多从所未有的享受,在欧洲时,许多有名的花花公子和大玩家们,都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呢!”

这个女人无耻得像条母狗。

但唐烈只现出一个色迷迷的微笑道:“我只对一个女人神魂颠倒,那就是我的妻子,那是心灵上的感情。丹妮尔,你不了解中国男人,他们不容易为女色而颠倒的,尤其是为你这样的女人,因为我们对女人的要求是贞节,除非是你今后一生都跟着我,只属于我一个人,那可能吗?”

丹妮尔笑道:“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我是个野心很大的女人,永不会只属于一个男人的,而且我也不会属于男人,我要男人属于我。”

“那是在说笑话了,我绝不可能成为你裙下的俘虏。”

丹妮尔道:“当然,那个男人不会是你,在你面前,我始终会是一个温柔的女人。”

“我已经有很多温柔的女人,倒不在乎多一个,可是若说这是能约束我的条件,你也不会相信吧!”

丹妮尔笑了:“唐烈,你很坦率,没有骗我而随口答应了下来。”

“我随口答应下来骗得了你吗?”

“骗不了,我自然还有约束你的条件的。”

“那又是什么?”

“梁绍光,那个花花公子。”

“他的生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唐!你说这话就不像个江湖人了,中国的江湖人讲道义,你使他牵入这个事件中,你对他、对他的父亲都有道义上的责任,否则他失踪了,你也不会动用这么多的人力来救他了。”

“你知道我动用多少人力吗?”

“至少有十几个人,全进了这所别墅,他们全在我的监视之下,我可以全部的消灭他们。”

唐烈心知遇上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但是笑笑道:“没这么容易,你会付出很高的代价。”

“唐!我只是告诉你事实而已,并不是威胁你,我他知道他们是你忠实的部下,为你不惜牺牲的,你不会在乎他们,我也不会在乎我的人,要是真的冲突起来,那不是很愉快的事。”

唐烈想了一下道:“你准备怎么样?”

“我会继续扣住梁绍光,派人通知他父亲,说他的安全由你负责,然后你好好跟我们合作。”

“这个时间要多久?”

“看情形,最长不超过三年,这段时间内,我们一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我也要离开了,我不习惯始终停在一个地方,又该开始新的冒险了。”

“这意思说,三年后我们的合作条约也解除了?”

“那是你跟俄国大使馆的事了,至少与我无关。”

“假如我不答应呢?”

“那也很简单,梁绍光已经把你冒名决斗的事全盘说了出来,那就等于是谋杀,我把你杀了。连同梁绍光一起交给俄国大使馆,他会连同各国使馆,向你们的政府交涉,然后运用各种的势力,解散你的龙虎帮。”

“没这么容易吧?”

“我们绝对做得到的,只要你一死,不必我们出多大的力气,你们中国的黑社会也会把龙虎帮给吞掉的。假如再得到我们暗中的支持,他们就更起劲了。唐烈,这几年你混得很成功,但结的仇也不少,想要你的命的人更多。”

唐烈这下子倒是真的束手无策了,想了一下道:“我可以考虑接受合作,但是梁绍光必须放回去,交给他老子。”

丹妮尔摇头道:“不行!这是唯一牵制你的力量,我对你的了解很深,知道你在黑社会圈子里很得人望,梁绍光的父亲是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