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04章

作者:司马紫烟

阿九忙到隔壁四爷叔那儿去报告了。

四爷叔听完了报告,沉下了脸道:“这姓唐的倒是有办法,这么快就把钱存了起来,这就跑得了吗,只要他住在这儿,我会叫他把每一元钱都吐出来的。老九你去准备好了,今天晚上能有几千元进帐也是好的。”

白米才两元钱一石,几千元并不是小数目,只不过晚上来吃花酒的人都不止五六个,而是十几个,都是些雄纠纠的彪形大汉,这使得四爷叔的计划又有了改变。

愿来,万匹爷是打算派一两个郎中来把这些凯子大杀一通的,那知道来人中居然也有几个是在上海滩上混的。

更苦的是这几个家伙本身不属于那一个帮派,完全是拼命的狠脚色了打了几扬狠架后,闯出了一点小名气,然后手底下居然也凑集了十几二十人。

跟一些大帮会比,他们的力量自然微不足道,但是那一家都不愿意去碰他们,因为他们并没有侵犯到谁的利润,平时仍然规规矩短的做生意,卖力气,只不过不肯照例交保护贵受剥削而已。

这虽然略损那些后台控制的帮会的威信,可是硬吃他们,代价太大,只要他们没有进一步圹展的趋势,大家也就眼开眼闭,听任他们了。

这批人自然是散布于许多行业中的,而今天所来的客人之中,居然是其中最大的三股份。许阿毛是拉黄包车的。

吴长荣是码头工人。

张广生是织布二人。

这三块料都在自己的圈子里是个小小的头目,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召集到十来个的弟兄们看了这些牛鬼蛇神,四爷叔眉头深皱,抽空把阿九找来问道:“老九,姓唐的把这些人找来干什么?”

“唐烈不认识他们,是马三保为他找约二听讲是拉拢一下感情,请他们照顾一下,因为唐烈怕三只手帮跟东洋赤佬会来找麻烦。”

“你没有告诉他,我们绝对负责他的安全。”

“讲过了,而且我还告诉过他,四爷叔已拍了胸膛担保了,他实在不必到处是找关系,可是他诸龙虎帮的势力虽大,只有在英租界里吃得开,像虹口那边是日本人的势力范围,还有一些地方是管不到的。”

“放屁,整个上海滩,没有我们力量到不了的|”“啊,四爷叔,这个我也不知道,龙虎帮能够吃定整个上海滩了?那真是了不起的一件大事。”

万四爷感到自己讲漏了嘴,只好再道:“我们虽然不能吃定整个上海,但是放句话出去,那里都要买点面子的,保护一个人还做得到。”

“原来是这个样子,这种话我也讲了,可是唐先生讲,那只是上面的八打个照面,下面的人未必会晓得,所以他还是多交几个朋友是好的。”

“交朋友也是要交个像样的,那几个瘪三能派什么用场。”

“唐先生讲过那三个人虽然不在帮会中,但是他们有十来个能拼命的兄弟,多少总有点用,而且他们没有地盘限制,不必讲面子,无论什么地方都敢去。”

这倒也是实话,万四爷也就没有再讲话了。

万四爷顿了顿,才道:“这几个小脚色虽不成气候,倒也很讨厌,为了放长线,今天不要叫通关手出场了,大家碰碰运气吧,”通关手叫袁通,是龙虎帮中的打手兼郎中,赌技很精,玩起手法来神乎其技,只是掩饰得很好,极少有入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今天,原是要他出来杀四力的,但万四爷临时改变了主意,想把他撤下来。

阿九却道:“这不大好吧,我已经向唐烈介绍过了,唐烈第一次来的时候,在袁先生手里输脱了底,他今天有讲过还要再与袁先生拚一下的,现在他们还在一起喝酒,回头袁先生不上场,反而会叫人疑心的。”

“那就关照他一声,叫他规矩一点,凭手气赌。”

“这个最好还是四爷叔跟他自己讲,袁先生的毛病一上了桌就忍不住了,以前也有一两次,我也是得了四爷叔的关照,向他连连做暗示,他装看没看见,结果……”

万匹爷点点头,那次是一个四川省督军的副官来赌,通关手大展神通,就对方杀得人了,最后亮出了家伙,翻开了脸,结果万四爷出来打圆场,赢了人家五千,却送了人家六千,倒赔上一千去。

那是因为龙虎帮跟那位督军另有密约,不便开罪这位副官。

本来万匹爷指示,只要维持赢上两三千,但是通关手一上了桌就忘形了,这五千元是督军小姐买外国化品的钱,有一半处头可以落人副官的私囊,那是对方输得起的,但是把对力的老本也吸了过来,对方就交不了差。

万匹爷略一沉思道:“好,回头叫他过来一趟。”

四爷叔是忙人,会乐里只是他管辖的一个地方,还有很多地方要去巡视的,所以袁通不敢怠慢,很快就来了。四爷叔向他作过交代后就走了。那边的花酒也告一段落,摆开桌子赌上了。一桌掷骰子,一某推牌九,除了唐烈的十几个朋友外,阿九又找来了几个搭子、玩得很热阑。骰子桌上胜负平平,不过玩个把钟头就收了。几个输家大概都输了一两百元,有的嫌没意思,转到牌九的桌上去押注了,也有几个宁可跟那些姑娘们打情骂俏。长三堂子的妓院不错,但会乐里却是高级的风月场所,这些短打的客人是难得一来的,就算来了,也是开个茶盘,聊几句闲话,姑娘们一声告罪就走了,不可能一直泡看陪他们,再者,他们也没有那个面子。这还不完全是钱的问题,在马路上的姑娘们分几等,马路上拉客的野鸡自然没有什么架子,只要化钱就能到小旅馆去亲热了。但是像这种花名上榜的红姑娘,轻易不作应酬陌生客人的。今天因为是唐烈的关系,再加上四爷叔的招呼,唐烈昨天大赢,捞进了几万元也不无关系,所以他叫了十几个红姑娘的局,还包下了全部的时间。唐烈很漂亮,每位姑娘一到就是一百元的封赏,先付,那是很大的出手了。生意差一点的,她们一个月也不过是这个收入,所以再大的委屈,她们也笑看脸接受了。何况这些短打的客人也不讨厌,他们尽管粗,对姑娘们都很客气,没有动手动脚,谈吐很风趣,引起那些姑娘们格格娇笑不上,相处得很愉快。尽管在一边的花厅里谈笑风生,但是在厅里的赌桌上却是杀气腾腾的,气氛越来越是紧张。通关手袁通推庄,玩的是一条庄四副牌的心牌九,两张牌一翻两瞪眼,同样点子庄吃,所以翻牌见胜负,没有和,很葩脆。也很刺激。袁通先前没有玩手法,不过是小胜而已,后来人参加得多了。赌注也大了,他的手气却开始转背,输下了将近一千多元,他就忍不住了,又开始施展手法了。但他很技巧,每次都是吃大注赔小注,或者是吃两家赔一家,因此每一牌他都会有进帐。慢慢的他越赢越多,已经倒赚进了一千多。唐烈道:“大家本来是小玩玩,别伤了和气,我们就玩这最后一副吧,有兴趣明天再来。”

大家也同意了,于是前面三副牌都过去了,庄家又吃进了八九百元,只剩下最后的一手牌了。

天地大牌都出过了,这条牌中只有一对梅花没开。

唐烈今晚手气平平,只输了一百元,所以他下了一百元,也有几个人跟看下。注子也不大,总共不过三百元上下。

但其他两门则是人输家,打老虎,拚最后一副,纷纷下了较大的注子,袁通看看桌上的注子,虽然有些钞票卷起来,但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千元。

在他而言,这个注子是大了一点,可是因为自己有把握将一对梅花派给自己,是稳吃的局面,所以也不管抬面有多少了,正准备挪出骰子,却有人叫他调动一下牌。:。

、袁通也不在乎,那人张牌他都记得,而且也有把握在骰子上将牌照看自己的意思派出去。

唐烈动手只将四副牌的顺序调了二下袁通掷了个八,将原来在底下被调到第二副的牌抓来。

那是一对梅花,必可通杀,所以他不急。

两家开牌了,一家八点,一家九点“都不小。唐烈轻轻地翻开了牌,一张梅花、一张四六,却是个蹩十,陪他押注的人一声轻叹,这一注是被吃定了。但是袁通却变了脸色,他记得很清楚。唐烈应该是一对四,牌九是三长四短之一,牌不小,但是输给长五梅花对。现在,唐烈翻出的是一张梅花、一张四六、虽然是蹩十,但袁通的牌也一定是蹩十了。吃了唐烈,却要赔两家。唐烈那一注只有二百,但是其他两门却是三四千”自己今夜赢的不够。还要贴上一,千多去,这真是偷鸡不看蚀把米了。

牌只有唐烈动过,但是只换了前后次序,一对梅花下会拆开的呀,怎么会分了家呢?

那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唐烈的手法太高,在他不知不觉间掉了牌。

一个是他自己失手弄错了。

袁通没有时间去考虑何种可能了,失神地翻开了牌,果然是梅花配四六,也是蹩十,文引起一声叹息。

袁通苍白看脸,将钱一一赔出去。

等他打开了那卷钞票,却又怔住了。

那是马阿根的,外面一张十元的,里面一卷,想来最多不过两百多二百元而已,那知打开后,却是斩新的百元大钞,足足是二十四张,因此他要赔出两千四百零十元整。

当时,他因为太有把握,没有点数就掷下骰子,而且还喊了一声:“统杀了”那就表示承认所有的注码,照吃照赔。

他知道自己跌进一个陷阱中了,一个高手所布下扮猪吃老虎的陷阱,。

不错,牌只有唐烈一个入动过,但是却无法讲出来,何况唐烈原有资格可以动牌的,只是他动的技术太高了,袁通根本没有看见,才栽了这个跟头。

袁通身上没有带这么多的现钞,只好写下了两千元的欠条,由阿九姐做保,才算了了这次风险。

袁通虽然是龙虎会的郎中,但是表面上却是一,家南货店的老板,在上海滩上,多少有点小名气。

尤其是在四马路会乐里,他是个很好的搭子,牌九、麻将、挖花、骰子。他每一门都来得两下,只要是右人想玩两手而缺一角,多半会找到他。

因为他赌技高、赌品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这两千元的人条,相信他不到两天就会续回去,否则他就无法在会乐里混了。

但是今天这一跤摔得也实在很惨,除了袁通之外,另外还有一个搭配的副手也输了一千多。

这是笔现款,由那个副手输出来,再由袁通嬴进去,既可掩人耳目,也没有损失,那知袁通最后一把老虎庄,整整砸下了将近四千元去。

这批豪客们赢了钱,。出手很大方,于是来应局的姑娘们以及茶水的娘姨丫头们,也个个笑咧了嘴,每人都发了一笔小财。

只有唐烈连呼手气不佳,因为他也输了几百元。

几百元并不是小数目,有些人辛苦一生给人帮,也不过了赚个十来元钱,一世辛劳才能存下几百元呢,然而,此刻的唐烈而言,却不算一回事。

所以他很潇洒的送走了客人,还跟马阿根他们咬了半天的耳朵,才看看他们上了出租汽车开走了。

他正想回到阿九的房里去,忽然有两个短打的汉子,拦住了弄堂口。

其中一个冷冷地道:“唐朋友,请借一步讲话。”

唐烈详了他们一眼后,冷冷地道:“二位眼生得很。”

“我们以前没有见过唐朋友,自然不会认得:今天也不是我们要见你,而是我们的大哥要见见你。”

“你们的大哥是谁?我认得吗?”

“我们是黄炳山黄大哥手下的兄弟,黄大哥在大前天跟唐朋友在虹口见过面,唐朋友应该还记得。”

唐烈哈哈笑道:“原来你们是三只手帮。”

那两个短打汉子的神色很难看,虽然是夜里,但是当扒手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何况现在还有几个好奇的行人在看看他们。

其中一个耐心地道:“唐朋友,各人有各人求生的方法,你挡了我们一笔财路,而且还到黄大哥的家门口去大阔一场,杀伤了我们一个弟兄,”唐烈哈哈一笑:“是吗?原来我做了那么多的好事,不是你们提起,我几乎都忘了,平心而论,你们也做得太过火了,是让受点教训,不过黄炳山亲自来道乱,倒是大可不必,天也晚了,叫他们回去吧,改天我做东请他吃饭。”

他居然装疯卖傻:搭足了架子,使那两个家伙啼笑皆非,万分的无奈,一个家伙道:“姓唐的,那天在虹口被你溜掉了,黄大哥是来找你算帐的,光棍一点,跟我们去一趟,这儿是万四爷叔的地盘,看在他的份上,不会对你怎么样,但你若要没种,赖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