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阿九忙道:“唐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

唐烈笑道:“很快、也许明天,也许后天,老九二我讲过要接你出来的,你放心了我一定不骗你。”

他这边走了,徐荣发忙叫人去把昏倒的人都找齐了,再把受了伤的人送到医院急救。

这次事件太大,他自己掮不起责任,急急地要找看四爷叔报告请示。

而四爷叔也没等天亮下就赶到了会乐里,在阿九的房中,脸色很沉重,一筒又一筒的猛抽鸦片烟。

阿九在一旁给他打烟泡,也是小心翼翼地不开口。

徐荣发知道四爷叔是在思考事情的时候,绝下能受打扰的,所以他也只好在一旁静静地等看。

四爷叔已经不是在过瘾了,他把烟枪放士油灯,只是轻轻地小吸一口,听任大都份的泡子化成青烟,处耗在空气中,便满屋子都弥漫看一股醉人的气味。

那一排肃立的短打汉子也有几个有瘾的,被逗引得全身上下不舒服,可是他们不敢离开过疵去,只有拼命的伸长脖子,把空气中的青烟吸进去。

好容易等四爷叔放了烟枪,端起递来的心茶壶喝了一口,在嘴里咕噜噜的漱看。

在平常这口茶是必须下肚的,因为它融化了在口腔中的烟油+也揉合了剩于的精华,吸进的鸦片只能抵八分的痒,非等这口茶下去。才能达到十分满足的境界。

可是四爷叔呼地一张口,全部吐了出来,轻咳了两害,徐荣发赶紧站直了一点,准备作长篇的叙述了。

跟四爷叔报告事情一点也不能马虎的,他听得很仔细,一点点的疏忽都不能有。

但是,今天四爷叔只问了一句最简单的问题:“受伤的人怎么样?”

“都还好”,四个断手的也保住了性命。“”动手时都是启烈的人?我们的人确实没参加?“”没有!唐烈那边共是四个人、两把斧头。“四爷叔皱皱眉道:“把受伤的人也交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开车子回去。我们不沾一点手。”

“医院讲他们流血很多,要输血,恐怕不肯放。”

“不管|把人抬出来,放上汽车,要诊治到虹口的日本医院去,死了也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四爷叔,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四爷叔显得很烦躁地道:“不放他们走,难道还要留下来当祖宗供奉?那笔医葯费谁来负担?”

“四爷叔了话不能这么讲,对方跑到我们地段生事,等于掴了我们一记耳光,要是全无表示,以后我们的事情就难办了。”

“烦啊,难道我不晓得,但这是上头的交代,昨天那个直田村夫找到我们上头,要我们把人交出去。”

“大先生对东洋赤佬太让步了。”

四爷叔哼了一声道:“你懂只卵,操那,你不要看现在又是英租界、又是法租界,这些外国人全都靠不住的,将来的上海滩,全是东洋人的势力。我们想在上海滩混下去,就不能得罪东洋人。”

徐荣发显得不服气,但不敢再开口了。

四爷叔又道:“那个姓唐的很不简单,昨天居然把袁通给吃了。”

阿九道:“四爷叔:袁通恐怕是自己错了手脚,唐列在调牌时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他根本没动手踟,而且第一趟来,他带了二一千多元,输得脱底。”

“这恐怕是他故意放水,扮猪吃老虎。”

徐荣发道:“不会吧,第二趟他虽然大捞进一笔,那只是运气,尤其是他本钱的来源,大家都清楚,要不是刚好碰上三只手帮在码头那件事,他连翻本的底子都没有了,假如他真是个郎中,不会在第一次输光的。”

四爷叔皱起了眉头儿道:“是啊,我也这么想,可是袁通坚持讲他是个此中的高手。匚阿九道:“那是袁通自己在瞎三话四,他赌了一夜,手气一直很顺,最后一副注子大了他使想玩手法:忙中有错。把牌叠错了,所以才轮了一票。”

四爷叔想了一下道:“好了|不去管他了,反正再来的时候,一定要吃牢他,把他手头的血都放出来。”

“我们的场面恐怕没那么大。”

四爷叔道:“赌大一点,猛杀猛砍,不输光不放他走,要是他敢耍横就做掉他。大先生对这个家伙很注意。”

“怎么?他的底子不是已经掏清楚了吗?”

“不错,在昆山,他是个出名的败家子,不过这小子也很不简单。交游广涧,三教九流的朋友都有。”

“他是个很会交朋友的人。”

“这种人最危险,也最会作怪,我们目前虽然只有一部份的地盘,但不久的将来,整个上海滩都会是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不能让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扰局、”讲完,他起来便走了。

徐荣发跟阿九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办法,他们不贵成四爷叔的做法。但他们却无力反抗,而且他们知道四爷叔自己也不赞成。

四爷叔是个自相人,而对付唐烈的方法太不光棍了,但这个决定是上面的。

四爷叔上面还有三个人,那才是龙虎帮最高的决策者。

但是这三个人都很神秘,每个人都知道有大先生、二先生、三先生,但是这三个人姓什么、叫什么、什么来历?谁也没有见过,似乎只有四爷叔一个人知道。

唐列有三天没到会乐里来,阿九愁眉苦脸,似乎连做生意都没有心情了,连老客人登门,她都以生病为藉口推开了。

在会乐里再红的姑娘也不作兴这样搭架子的,但是她的身份特殊,四爷叔也特别关照过,所以也没有人能去干涉她。

只是她房里的娘姨阿兴嫂跟那个小丫头最不开心,因为不做生意,她们就没有了外实的收入。

但她们也没有作什么表示。

因为唐烈在这见住了几天,两场豪赌,她们每个人都得到了四五十元的外赏,别的房间里,五六个月才能捞进这么多呢,所以她们也跟阿九姐一样,期盼看唐烈再登门。

但唐烈就像失了踪一般,半点消息也没有。

有人上祥生车行去打听,马三保和马阿根两个人也没有去上工,他们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回家乡探亲去了。

龙虎帮在我唐烈,三只手帮也在我,虹口的日本浪人集团也在找,却都没有结果。

因为上海的地方太大,人口又多,唐烈又不是什么很有名的人,认识他的人不多,即便他走在马路上,也不容易很快的就辨认出来的。

何况,这是黑社会找人,不是官方警方公开地缉捕,那也困难一点的。

唐烈却在第三天的黄昏,自动地出现在会乐里,他进门时把呢帽压得低低地,所以没引人注意。

当他上到二层楼,撩开了门进门,小丫头看见了惊喜道:“唐先生了你可来了,差点没把我家姑娘想死了。”

桂花阿九也急急地从房间出来,连忙上前捧住了他。

“你看你,讲去去就来,谁知道一去就是三天,害人家为你就足了心,差一点没生病躺下来。”

“老九了凭良心讲,我敢来吗?龙虎帮为了讨好东洋人,准备把我送出去做人情,我这一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阿九的眼中流露出称许的神色,但口中却急忙地否认道:“没有的事,那天四爷叔回来知道了发生的事,大大的发了一顿脾气,因为你们毫无损伤,他才把人送还给虹口,还狠狠地去教训他们一顿,还讲过要亲自向你道罪。”唐烈哈哈大笑道:“四爷叔是开家立门的爷叔辈,牙齿可以当阶沿石,义气绝对是可敬的,只可惜家门的事,不能完全由他作主,他也要听人家的,所以对他的盛情,我十分感激,却只有心领了,我是看见他出门了我才进来的,就是为了彼此见了面不好看。”

阿九还要开口,唐烈已沉声道:“老九二我们认识一场,多少还有点变分情意吧,我相信你不会存心害我?”

阿九眼睛一红,无限委屈地哽咽道:“唐先生,你这话真叫人寒心,我怎么会那样做呢……”

唐烈微微一笑,莫测高深地道:“我知道你还不至于如此黑心:可是你也别把自己不知道的事乱做推荐,你留我是一片情意,但是如果我因此被四爷叔送到东洋人手中做了人情,你心里能安吗?”

阿九低下了头道、“真要有这种事,我会拚上这条命,也会向四爷叔要一份公道的。”

唐烈笑了笑道:“那你只有白送一条命,讨不到公道的,老九二拼命也要有拼命的身价,若是不够份量;人家只当死了一探狗猫。”

话是不错,但是却太直率了,使得阿九无法为继,只好付之沉默了。

唐烈却又道:“老九,我今天是来拿那些首饰的,然我折价押给了你,但我现在想赠回来。”

阿九连忙道:“不行……”

唐烈脸色一沉道:“老九,我们没有土字据,全是凭一句话,你要是不认帐,我可以不要了。”

阿九眼眶一红,哽咽看道:“唐先生了你应该听完话再接腔的,。我并不想吞没你的东西,只是现在没法子交给你,这里人进人出太乱了,我把东西寄存在四爷叔那里,现在他不在这儿!你要东西,改天我给你送去。”

唐烈笑道:“原来是这个样子,你没有讲明原因,只冒出不行两个字,我当然要误会了,东西当然不急,等安顿好了,再派车子来接你去玩,那时再带给我好了。”

于是他取出一个封套道:“这是一千元,五百元取回首饰,五百元作为我住在这儿的开销。”

这表示他以后不会再来了。

阿九颇为愕然。

唐烈却笑看道:“老九!我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只不过此后我不到此地来找你,相信你能原谅的,你可以找我去。”

“无头无脑的,我上那里找你去?”

“我正在筹划,等安顿好了。我会通知你。”

于是他使走了。

虽然四爷叔有吩咐过,无论如何,一定要留下他来,但是唐烈已经摆下了话,除了用强留下他,没有别的办法,但逞强硬留,连徐荣发都拉不下脸,何况也不一定有把握。

因为在唐烈来的同时,会乐里中来了几个陌生的客人,在阿九周围的几间房子里打茶围出手很豪华,人也很客气,总数却有十数个之多,腰里硬蹦蹦,好像都带看家伙,使得徐荣发也不便硬动了。

四爷叔得知唐烈来了又走了的消息,倒是没怪谁。

他只是在沉思看,片刻后才道:“也好,这小子并没有离开上海,只不过转来转去,控制不了他的行踪而已,而且,他也展开了反击行动,三只手帮的人,已经有七八个被人当场抓住,砍掉一只手,黄炳山手下本来有二十多个小扒手,已经去掉了一半,吓得他整天躲在东洋人那里,一动也下敢动。”

徐荣发道:“是谁下的手?”

“不知道,那些小赤佬出来活动,莫名其妙地就被人盯上了,才一伸手,立刻就有人,横里插出来,当场捉个正看了狠狠地打了一顿,然后就是一斧头砍下来。照这情形看,多半是那天晚上动手的一批人。可是那些人都不属于那一帮派,看样子们想自成一股势力。”

四爷叔歪在榻上抽看鸦片,另一只手还住替他打泡的阿金的屁股上捏看,那是他心情分开朗的时候,才会不避形迹地调情,否则他正眼也不看这些女人一眼,君子不重则不咸。

四爷叔是很有威严的人。

他笑看又道:“假如唐烈他们能够在虹口搞起一股势力,倒是件好事”那可以触触东洋人的楣头,所以,我们要打听清楚一点,他们真有这个准备,我们不妨暗中帮他们一点忙:……

“唐烈终于公开露面了,他在法租界福熙路上顶下了一间门面,出租黄包车。这是一种很原始的交通工具,但是也是上海很普通的交通工具。上海虽然有电车和无轨电车,但是只行驶于几条大马路上,路线架设不到的街道小巷,完全靠这种人力车,两个车轮上架了车座。前面伸出两根。拖黄包车的多半是江北人和山东人,他们在家乡由于受到江淮和黄河的水患,外出谋生,上海就成了他们主要的集中地之一,只要有力气,谋生很容易。不过这种营生也要受到黑社会的剥削,他们必须要付出所谓的例费,才能在那个地方做生意。而且他们是光棍儿一个人来的,身无恒产,一辆车子也要几十元钱,他们买不起,只好向车行承租。车行也是黑社会把持的,租金很高,为了生活,这些苦力们只好咬看牙接受了。唐烈的车行有一百辆新车,租金很便宜,差不多只有别家车行的一半,还有提供了一项保证。租了唐烈公司的车子,不管是在那个地区做生意,都能得到保护,不受黑社会的欺凌与剥削勒索。这么优异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