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神》

第09章

作者:司马紫烟

唐烈转身便要走。

雷大鹏却笑道:“人各有志,唐先生不肯正面帮忙也没有关系,假如侧面提供一点消息,或不着痕迹地帮点忙总可以吧?”

唐烈道:“也不行!我不想去跟政府正面作对,目前我虽是在租界的夹缝间讨生活,但是我的家却不在租界里,假如我成了中央政府的黑名单上人物,弄得有家归不得,那可太不上算了。”

雷大鹏道:“唐兄!你现在干的这一行也是大雷神的对象,他们迟早会找上你的。”

唐烈笑笑道:“这个我倒不耽心,我只是个拿钱办事的伙计,不是真正的老板,找不到我最好,找上了我,我最多吩咐弟兄放弃抵抗,把东西由人拿走,反正损失也不是我的,我犯不上拼命去,更不会用鸡蛋去碰石头。”

讲完,他开门回头走了。

曹雪芬要叫住他,却被雷大鹏伸手拦住了。

一直等唐烈的身影走远了,他才关上门,笑嘻嘻地道:“这个小伙子倒真不错,头脑清楚、反应灵活,二小姐若能好好控制他,倒是个人才。”

“他是个不容易控制的人,你看他刚才的态度就知道了,我倒后悔把他拉进龙虎帮来了。”

“不必后悔,假如不拉他,他真有本事也把龙虎帮吃掉的,何况,二小姐以前也没能完全控制龙虎帮,倒是他进来后,渐渐可以上下一把抓了。”

“雷主任对他的一切都清楚吗?”

“自然清楚,我到上海也有个把月了,把一切的情况都摸清楚了,我本来还有点怀疑他是大雷神的部下。”

“这可能吗?”

“大雷神的成员都是些好手,而且有良好的掩护,这小伙子的一切都很突出,但是我刚才故意提出大雷神的消息,倒是对他放心了。他若是大雷神的成员,一定会热心地参加我们的讨论,采取进一步的消息,所以他的退出,倒是证明了这个人的可用。”

“可是他已经拒绝合作了。”

“二小姐!这小子自命为英雄,英雄难过美人关呀!”

雷大鹏邪气地大笑,曹雪芬的脸却红了。

唐烈实在很忙,他离开了玫瑰宫,立刻又一脚赶到了虹口,然后折进了那条以东洋艺妓而著名的花街,而且还直进了那家万芳馆的大门。

半年前他初来上海闯天下。就曾追踪一名三只手帮的小扒手而来到这里,跟那些保镖的朝鲜浪人们大打出手,伤了好几个人而建下了在上海滩的盛名。

其后,又在两次的遭遇战中,把日本人打得落花流水。

因为这些杰出的表现,才使得龙虎帮的后台老板看中了他的才华而将他拉进了龙虎帮,成了上海滩上白相人领域中一个最抢眼的传奇人物。

但是,万芳馆中的东洋浪人却被他整得很惨,十几名的好手被他弄成了残废。

万芳馆的主人村上大失颜面,将店面让给了别人,自己黯然地回国去了。

这是一般人所知道的理由和经过,实际上,差不多的人全知道,日本人在上海的黑社会是属于陆军情报部,兼负有特种任务的。

村上是因为失职被贬调回去的,来接替的人叫稻田久米子,是个二十出头,三十不到的东洋美人,风情万种。手段活络。

她接手后,使得万芳馆的生意更好。

万芳馆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开放营业,而且经常维持客满。

以前,这儿只有鸦片馆和酒馆,现在因为久米子常了一批娇滴滴的艺妓来,又增辟了茶道部和艺妲间,更有各种赌局,成了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只要是有钱,你可以在此地享受到一切的乐趣和刺激。

因此,这儿很快就成了个国际知名的消闲去处,客人中固然多东方人,但也有不少碧眼金发的西方人。

因为上海本就是个国际人种的汇集地,本身有英法租界,英国人带来了附庸的印度阿三,法国人则带来了越南人。

流浪的白俄,以及做生意的美国人、犹太人,这些各式人种都是万芳馆的顾客。

万芳馆的门面也扩充了两三倍。

唐烈还是半年中的第一次来到旧地重游,东张西望,感到十分有意思。

但那些保镖们却紧张万分,他们有些是吃过他的亏的,自然认识他,却因为唐烈此刻身份的不同,不敢再鲁莽地对付他,又耽心这个煞星不知要捣什么蛋。

所以,他们只有成群结队,远远地跟看他。

唐列在烟馆中转了一个圈,出来到纯日本式建的花园中时,后面已经跟了有二十来个人了。

因为花园中其他的游客不多,他们干脆将长刀出了鞘。

唐烈却像是没看见,信步慢慢地逛看。

当他踱上一道圆拱的小石桥时,一名打手忍不住了。

那个打手以前曾在唐烈手下吃过苦头,被割断了一根脚筋,走路一跳一跳地,因此他心中对唐烈的恨意比谁都烈。

那座小石桥宽仅两尺,长不过一丈,通向小水池中的一座石砌假山,那只合于作观赏用,并不是供人渡水的。

这名武土因为见唐烈已走到绝路了,认为机会难得,而唐烈又是背对看他。

这是一个强烈地诱惑。

因为那座假山也只是几块大石堆砌,周围方不及丈,肿了不少花草。根本无立捉之地了,所以他一声不响,双手握刀,对准唐烈的背上冲杀过去,不打招呼,不发一声,既阴险又毒辣。

一个在花园中剪花的日本少女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她并不是有意要警告唐烈,只是出乎本能地反应。

但,就算她不出声,唐烈也不会受到暗袭的。

那个家伙虽然不声不响地暗算,可是他要从两丈多外冲过去,而且他的脚不良于行,等于是连跳带跑的,更糟的是他穿看日本传统的木履,声音很大。

唐烈早已有了防备,而且,这本来就是唐烈的预谋,是他等待的行动。

他不是为打架而来的,但是看了那些武士们对他的态度与神情,他知道必须要闹点事才能达成目的了。

唐烈不怕闹事,但孤身一人,面对着二十多名持看长刀利器的武士,人人都对他充满了敌意,硬拚是很不上算的事。

所以,这个池中的小桥与假山,是唐烈选择的地点。

虽然,这环境并不理想,行动并不方便,却有一个绝大的好处,就是对方失去了人多的优势,无法群殴。

唐烈的判断很准,一直到对方快要接近他时,他才突地向前纵起,一个倒翻跟斗,轻松地翻上了一丈多高的假山顶。

而那个偷袭的武士却因为一刀劈空,目标骤失,而唐烈原先是站在拱桥的中央顶端,他却一直冲下去,煞不住身形,因为他的一条腿是不太受控制的。

砰地一声!

他的头先撞上了多角的假山石,立刻开了花。

假山边缘只有尺来宽的一条小石径,自然无法停住他的身体,噗通一声,又跌进了水池中,而且立刻下沉。

倒是他手中的刀,插进了石缝中,还在晃晃地摇看。

变生突然,立刻引起那些武士们一阵喧哗。

有三个人挺了刀,从桥上冲过来。

唐列在假山上从容含笑。

当第一个人到达桥顶时,他突地脚底向前,斜飞出去,在他的胸膛上,把对方得向后跌飞,又撞倒了跟上的两个人,噗通地都跌入了池中。

这水池虽然不大,却很深,水没至胸,那些人狼狈不堪在水中扑腾,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却看见唐烈已经拔起插进假山上的长刀,威风凛凛地站在桥上。

这三个人是剑道上段的高手,他们既落了水,其他的人只是在鼓噪,却不敢再轻易地上前去。

有两个落水的家伙想慢慢地爬上假山去攻击,使唐烈腹背受敌。

唐烈故意没看见,等他的手指搭上了石块,举身慾赴时,唐烈飞快地过去,长刀落了下去。

那家伙怪叫着又落了水,而且举起一只血淋淋的手掌直甩,上面已失去了四只手指,只剩一只秃掌了。

唐烈收回了长刀,抱在胸前、慢慢地向前逼去,那些浪人们却恐惧地退后。

他们从唐烈落刀的迅速俐落上,看出唐列在剑道上的造诣很高,再加上他的赫赫盛名,把大批的浪人们都镇住了。

唐烈向前逼了几步,忽地一转身,掷出了手中的长刀,刀直飞向树后,一名汉子痛叫看跌出来。

那人是个枪手,手已掏向怀中,枪也拔了出来,却被唐烈一刀钉在胸前,唐烈快步过去,轻松地拔出了刀,左手取过了他的枪。

唐烈再加上一脚。把他蹬得远远地。

唐烈不管他胸前血流如注,愤怒又深沉地道:“你想躲在树后打冷枪,实在太卑鄙了,我最痛恨你这种没人格的人,留下你的命已经客气了,滚!”

那个家伙忙用手捣住了伤口,飞快地逃出去,才跑了五六步,忽然背后砰地一声枪响,他觉得腿弯处一热,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那是唐烈开的枪。

其他的人一看唐烈居然会射击一个受伤的人,而且还在背后发枪,一声叫喊,纷纷都逃了。

这批家伙平时虽然神气万分,但也最怕死。

唐烈手中有刀,他们不敢上前拼命,还围在四周装装样子,唐烈抢到了枪,他们已经色变了。

但他们总以为唐烈不会对他们开枪。等唐烈连受伤的人都不放过时,他们才领教到唐烈的狠,没有人再想送死,都溜之大吉了。

唐烈哈哈大笑,丢掉了手中的枪与刀,掏了块手帕,擦擦手,像是把手上的血腥擦掉,然后从容地向前踱去,走进了一所东洋式的建。

那是原有的艺妲间。只是现在更为漂亮了,他倒是颇为守规矩,还脱了皮鞋才踏上玄关。

里面出来了一个穿和服的女人,很漂亮。

她看见唐烈已经上来了,立刻在门口跪了下来,伏身行礼,然后以柔和的声音道:“是唐样吗?小名叫稻田久米子,欢迎光临指教。”

唐烈笑看也弯腰回礼道:“稻田女士,对不起!敝人来得太鲁莽了。”

这时那批打手又哼哈着来到门口,装腔作势地要杀进来。

稻田久米子沉喝道:“滚出去,谁叫你们过来的,唐样是我的贵宾,你们也敢胡闹得罪!”

一个打手叫道:“社长!他上次就来捣蛋,这次又杀了我们两个人。”

久米子的脸沉了下来道:“我知道,美子在花园里看得很清楚,她都告诉我了,唐样是空手进来的,你们拿了武器对他攻击,他自然要自卫。”

“可是他杀了我们的人。”

“活该!他们技不如人,在决斗中被杀,只有自认倒楣,都给我滚出去,你们好大的胆子,我再三吩咐过,不准你们随便进入花园,你们居然吵到我的屋子里来了,是谁带的头的?”

“是我!社长!你太不公平,我们为了保护你,被敌人杀死了,你反而去帮助敌人讲话。”

久米子哼道:“三木!我知道一定是你,你一直以为我是个女流之辈,管束不了你们。所以拿我的话当耳边风,现在更好,想爬到我的头上来了,美子!”

后面出来一个女郎,正是先前在花园中剪花的那个。

她先向唐烈行了个礼,才问道:“姐姐!什么事?”

“三木不服从命令,桀傲抗上,立施惩戒,由你执行。”

美子答应了一声,又问道:“那一级惩戒?”

“那还要问,他犯的是最重的罪,自然是最严厉地那一种。”

美子答应着走出去了。

那个叫三木的打手似乎也横定了心,拖过一柄武士刀横在胸前道:“美子姑娘!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美子却不为所动,冷笑着道:“三木,你已经听见社长的命令了,乖乖地跪下自动受诫,我还可以对你手下留点情,若是你敢违抗,我就要下杀手了。”

三木举刀大喝一声道:“八格野鹿,我大日本堂堂男子汉,岂能受女子的侮辱,老子拚了。”

他举刀直劈,势子极为凌厉,但美子却轻轻一闪,已避过了正锋,跟看手掌一挥,那只洁白的手挥过喉头,三木一声闷哼,倒跌向一边,脑袋以一个奇怪的角度偏向了一边,显见他的头骨已被劈断了。

唐烈不禁一震,暗惊这个女孩子精纯的功夫,居然在这一探手之间,杀死了一名持刀的大汉。

那个三木的汉子是后来才到的,先前并没有参加花园中的攻击,假如他也在的话,唐烈估计自己未必能如此容易应付下来。

因为他出刀的手法稳健熟练,端的是名好手,否则态度也不敢如此的跋扈了。

谁知道这个叫美子的女孩子,居然轻易地就把他解决了,这一手也震住了其他的武士,一个都不敢动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雷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