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01章 京华烟云

作者:司马紫烟

天色微曙,春寒料峭,广安门外芦沟桥畔的一座小四合院前驰来了一骑快马,直越进爬满牵牛花的竹篱围,马上下来一个汉子,疯狂地敲着厚厚的木门,吵醒了三个人的好梦!

起来开门的是一个二十上下的大姑娘,一面用手梳理着蓬蓬的乱发,一面打量着门外气喘喘的汉子诧声问道:“杜九!又出事了?”

被称为杜九的汉子惶急地点点头,然后又匆促地道:“快请谢大哥出来,这次又不知道闹到哪一家……”

少女还来不及追问详情,西屋里走出一个三十刚出头的精壮汉子,一面用手扣着外衣的纽子,一面沉着地问道:“杜九!是不是跟从前一样?”

杜九抱抱拳打了个招呼,然后拧紧双眉道:“是的!只是更下作了一点,两个人赤条条地被捆在一起,吊在西直门外的大柳树上,幸好兄弟们发现得早,只有几个卖菜的乡下人看见,已经关照地们不许声张……”

壮汉点点头,然后问道:“你怎么处理的?”

杜九应声道:“那里刚好靠近刘得泰的家,小的把他们解下来,借了条棉被裹着,放在炕上,等您去处理!”

少女在旁不禁出声叱道:“该死!你为什么不把他们分开,还让他们放在一起?”

杜九苦着脸道:“大姑娘!你不知道,小的可再不敢随便动手了,上次糊里糊涂的想动手救人,解错了穴道,把谈侍郎家的五小姐弄成了残废,幸亏人家为了怕声张出去丢人,没有追究,否则小的有十个脑袋都保不住……”

这时壮汉已扣好衣襟,沉重地一叹道:“这是第四起了,真不知是哪路人物跟我过不去,玩出这一手坑人的把戏,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摸不着。茜妹!回头你再求求四叔,请他老人家帮帮忙吧!”

东屋里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别求我,我早就声明过绝不管你的事!”

壮汉苦着脸道:“四叔!您老人家不肯出头,侄儿这块招牌就砸定了,往后还怎么混下去!”

苍老的声音咳了一声,吐出一口疾,然后淡淡地道:“文龙!我早就劝过你,报恩的方法很多,不一定要在六扇门里混,这是最容易得罪江湖朋友的地方!”

壮汉依然低声下气地道:“四叔!您明白小侄的苦衷,并不是小侄喜欢揽这份差事,完全是先父的遗命,谁会想到龙大人征西归来,会自告奋勇地请任九门提督呢?而且还硬把总捕头的派令送上门来,现在只希望您看在死去的先父份上,帮小侄一个忙……”

屋中的老人好象生气了,大声喝道:“若不是念在跟你老子的一段交情,我连你们家都不愿意住下去,别再说了,你既然有兴趣接受这个差使,自然也该有本事去担起责任,除非有一天你被人杀了,我老头子一定出面替你报仇,否则我绝不插手管你的事!”

壮汉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朝少女使使眼色,意思是请她再帮忙求求屋中的老人,然后就匆匆出门去了。

杜九还是骑着他自己的马,壮汉却到后院率出他的大青骡,两人急急忙忙地向城中驰去。

壮汉名叫谢文龙,是武林名宿追风铁骑谢万里的独子。谢万里在二十年前,曾经以一手穿云梅花警,三十六路铁骨掌,以及一柄九环金刀,饮誉武林,创下赫赫盛名,却因为嫉恶如仇,结下不少仇家。

结果为黑道中的仇家所诬陷,硬咬一口,说他是打劫军饷的大窝家,被官中行文通缉,幸而征西将军龙锦涛明白事理,知道他是个血性汉子,不会做出这种事,甘冒大不韪替他奏本洗脱,一肩担承他的清白!

谢万里才得以脱身囹圄,骑着他那头追风铁骑大青骡,四下探访,终于找出了诬陷他的仇家,经过一场浴血苦斗后,虽然把仇家都杀死了,带着两名活口送官,洗清了本身的冤枉,却也因为受伤大重,变成了残废,回家息隐了五年,一病不起!

念及龙大将军的知遇之恩,才遗命独子谢文龙舍身以报,可是谢万里死的时候,谢文龙才十六岁,正在练武的紧要关头,无法抽身往报,等到龙锦涛西征凯旋归来后,谢文龙虽然学成了,却又无从效力!

五年前龙锦涛自动请命为京师九门提督,才下了一封聘书,叫谢文龙出任为提督衙门的总捕头,这是个很麻烦的差使,因为九门提督职掌京畿的治安,什么事都得管,尤其是京城的王府家将,显宦子弟,没有一个不好事的,聚众殴斗,争风闹气是家常便饭,后台又硬,不管有亏职守,管了容易得罪人,更难的是许多大宅府护院教师,多半为江湖知名之士,争胜斗很,层出不穷,惹上他们更麻烦!谢文龙由于父命难违,勉强地接受了下来。

幸好龙锦涛颇得帝心,在朝红得发紫,谢文龙家学渊源,身手不凡,得罪了江湖朋友,他自己顶得住,得罪了显宦门第,龙大提督抗得起,所以五年来总算还很愉快,把京畿治理得太平无事。

当然大家不是真怕他,尤其是一些江湖成名的武师,怎肯在一个后生小辈的手里认输,可是他们都忌惮着另一个难惹的人物,不得不忍气吞声,那就是住在谢家的老头儿——“无影神拳”晏四。

晏四是与谢万里齐名的江湖奇人,一手无影神拳打遍天下未遇敌手,脾气古怪,却偏偏与谢万里投了缘,结成莫逆至交,谢万里弃世时,晏四千里奔丧,一面督导谢文龙勤练先人绝学,一面帮着教导故人的唯一爱女谢玉茜。

晏四虽不满谢文龙投身公门,可是住在谢家,一般江湖人对这个老怪物相当头痛,不得不对谢文龙也留些分寸!

谢文龙仗着先人的武学,加上家里的二块硬招牌作靠山,居然名动京畿,赢得“铁面神捕”的封号。

那是因为他享承了谢万里嫉恶如仇的性格,人又比较聪明机警,办起事来铁面无私,才得来的绰号!

对武林世家子弟来说,这个外号近乎侮辱,因为六扇门乃是非之地,虽掌执法之重任,却为侠义道所不齿!

可是谢文龙没有闯过江湖,一出道就干了这份差事,也无法不承认这个外号。只得红着脸硬认了下来,所幸龙太人知道他并非为贪图那份薪银才干这个差使,对他相当器重,私下把他当作亲近的子侄,当着人也是亲匿地称呼他的名字,使他不好意思辞职。

平静地过了五年,上一个月却发生了几件令他十分扎手的怪事,首先是天桥的先农坛上黑夜被人放了一男一女,捆上了手脚,并头躺在一起,结果查出来女的是京兆尹方大人的千金,男的是方府的书童。

方小姐平素就跟这个书童有点不干不净,两个人大概是相约私奔,被人逮着了,双双捆放在先农坛上,人发现后送到提督衙门,龙锦涛附了一封便函将人送回方府,严斥方大人注重家教,京兆罗惹不起九门提督,虽然后来问清了不是那回事,但却也不放声张!

第二次事件发生在十天前,在猫儿胡同的燕子窝里多了一个妓女,陪着一个镖行伙计睡在床上,那个镖伙头那天晚上包了一个叫做月月娇的流莺,醒来时发现身畔换了人,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大妞儿,认为艳福天来,正想再享受一下,幸而扫地的老妈子发现月月娇睡在大门口,叫唤起来,才打破了他的春梦。结果查出女的是御史王大人的千金小姐,被人用闷香迷住了,不知怎么移到此地来了!

同时月月娇如何被人由床上移到大门口的也无人知情,谢文龙知道事情有点不对劲了,王御史家教极严,门中的女儿绝不会做出那种勾当,更不会偷跑到那种地方去!这一定是有着江湖人在中间弄鬼,同时王御史居官方正,朝中同寅开罪了很多,推断可能是有人主使其事以泄私榆,只好偷偷地把王小姐送回去,而且假造了一篇话,说是有江洋大盗夜入王府偷盗小姐,被提督衙门缉往送返,同时不还在死囚牢中处死一名待决的囚犯作为证据。

王御史为着门风,非常感谢他们隐瞒住这件事,而且王小姐被迷昏之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算不了了之,然而龙锦涛已经很注意这件事,叫谢文龙细心查访。

王家的事还没有弄明白,三天前又发生一件怪事,清早,谈待郎在上朝时偷偷告诉龙将军说家中丢了一个女人。

而提督衙门的捕快杜九却在巡夜时,在关帝庙后的广场上发现了一对男女相拥,男的是关帝庙的火工道人,女的却遍体罗衣,不知姓名,杜九喝间半天,二人仍是相拥不放,等地扯开时,才发现两人都被点了穴道。

杜九心切救人,连忙用推拿法解穴,可是那两人被点的穴道手法十分怪异,推拿的结果,男的变成了哑巴,女的成了瘫痪,同时因为解救不得法,把原有的制穴之处也弄乱了,查不出来龙去脉!

谈侍郎前来认人,顿时脸色大变,只说是家中的一个丫头,把人带了回去,没有继续追究,可是龙锦涛却认得是谈家的第五个女儿,相互为了脸面攸关,大家都装作了不知道,事情没闹大,龙锦涛却担了心!

一连串的事故都出在官府的闺女身上,有一个人不怕丢脸闹了出来,九门提督的担子就不轻!

谢文龙也知道情形越来越严重,更因为谈小姐是为点穴手法所制,绝非寻常江湖人所能为之,可是又摸不出一点头绪,只有回家请晏四出头探访一下,因为晏四是个老江湖,也许能摸出一点门径。

想不出晏四一口拒绝了,而且还说这是他得罪江湖朋友太多,人家是故意前来找麻烦,劝他急流勇退。

旧案未清,谢文龙怎么样也不好意思打退堂鼓,一面吩咐下人加意寻访,一面祈祷别再出事,想不到今天又发生了第四件案子!

他的大青骡是父亲的坐骑传下来的异种,脚程与耐力尤胜于骏马,谢万里的追风铁骑之名就是因此而得,放辔疾驰,把杜九远远地丢在后面,没有多大工夫,已经赶到了西直门外!

外班捕手刘得泰正焦急地位候在他的矮平房门口,见到谢文龙后,立刻赶上来,接住他的经绳道:“头儿!您可来了!这次闹得更不象活了!”

谢文龙急急地推门进屋问道:“人怎么样?”

刘得泰压低嗓子道:“绳子解开了,人还在一起,兄弟不取轻动,不过看情形不太对,好象有血……”

谢文龙不禁一怔,刘得泰用更低的声音道:“血是在他们下体流出来的,多半是那个男的,看来好象是断了气似助,以前还没有出过人命,这次……”

谢文龙急躁地道:“别费活了,人在哪里?”

刘得泰用手一指边屋道:“在里面!”

谢文龙正想掀开门帘进去,忽然又止步问道:“左邻右舍知道这件事吗?”

刘得泰笑着哈哈腰道:“头儿,咱们都是老公事了,还能这么不解事吗,清早时杜九哥来一叫门,兄弟知道就又有文章了,连兄弟的女人都没敢让她知道,就赶她到西城雇车去了,兄弟想不管死活,总得拖走的……”

谢文龙这才点点头道:“干得好!龙大人已经交代下来了,若是把这件事办出个眉目,每个人加发半年的薪俸,看在银子的份上,大家多留点心!”

刘得泰苦笑一声道:“头儿!这几年兄弟们跟着您,不知道沾了多少光,要是换在别人手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提督大人的顶子保不住,咱们的板子也挨不完,因此兄弟们倒不想贪图赏金,只希望您能早点找到线索,把这案子破了,免得大家老是提心吊胆的就够了!”

谢文龙一皱眉头道:“老刘!你的话太奇怪了,怎么是沾了我的光呢?”

刘得泰笑道:“头儿!您不知道,这提督衙门的差事,真不是人干的,京都地大人杂,出了事儿不管不行,管了又惹不起那些主儿,要不是您在外面的字号叫得开,弟兄们哪能如此太平,尤其是一月前出了方大人的那件事后,接二连三地发生这怪事,幸亏您处理得当,才没让事情闹开来,否则提督大人在皇上面前再红,只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难怪大人对您这么器重……”

谢文龙一肚子烦恼,实在懒橹听这些废话,乃一挥手道:“别混说了,在外面好好地守着!”

刘得泰哈腰答应,他才掀开帘子进了屋子。这是刘得泰夫妇俩的卧室,收拾得倒还齐整,大砖炕上用棉被盖着两个拥成一堆的人,露出了一绺乌黑的长发。

谢文龙将棉被揭开,眉头又是一皱。他今年三十一了,因为练武功的关系,还守着童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京华烟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