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10章 初现端倪

作者:司马紫烟

高人凤说出林玄鹤的来龙去脉,望了九格格一眼,她脸上微红,仍是大方地道:“没关系,高先生说下去好了,在这种场合没什么顾忌的。”

高人凤笑道:“马容不知用什么手段粘上了这老家伙,用三百两银子,在青楼中买通了一个粉头,把老家伙哄得团团转,结果就替他出头了。”

晏四摇头道:“林玄鹤是成名的江湖人,大概不至于如此吧!”

高人凤道:“人可很难说,老家伙自己很有钱,可是到他这份年纪,金银也买不到佳人青睬,突然有那么个美貌少妇,自动投怀送抱,老家伙怎么会不上圈套呢?”

晏四道:“既使如此,林玄鹤也不见得肯自降身份呀!”

高人凤笑道:“对方的手法很高明,先叫那粉头装成良家少妇,等老家伙上钩后,又说她有个妹妹在龙府做使女,专门侍候谢小姐的,被谢小姐凌虐而死,央请老家伙出头报仇,老家伙还会不上当吗?”

晏四一拍腿道:“这手段太卑劣了,可是你怎么知道的呢?”

高人凤笑道:“小侄跟侍卫营的人打了几天交道,大把的银子输出去,多少总有点收获的!”

晏四道:“那玉茜又怎么会知道的?”

高人凤道:“昨天晚间,小侄冒了谢大哥的名,写了张字条,给谢小姐,请那位杜九老兄送去的,条子上就意说明这回事,叫她在今天对手时宣布出来!”

谢文龙一拍桌子道:“杜九这混帐,为什么不告诉我!”

高人凤笑笑道:“大哥可别怪他,杜老兄也以为是大哥的命令,而且他得到兄弟的指示,送完条子就躲了起来,当然这也是兄弟假传圣旨……”

谢文龙道:“难怪我一天都找不到他!可是兄弟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一声呢?”

高人凤道:“这件事必须在当时宣布才有用,如果大哥知道了,稍微沉不住气,被对方知道了一定会想法子加以设词弥缝,岂不是白白糟蹋了一条好消息!”

龙格格笑道:“高先生的确高明,难怪谢姊姊昨夜接到字条后,连我都不让看,说是要绝对保密,林老头子这下子一定会气昏了……”

晏四沉吟片刻才道:“高贤侄,你心计之工,老头子是甘拜下风,可是这件事你办差了!”

徐广梁也道:“林玄鹤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如果私下把情形告诉他,他不甘受骗,可能会找马容去算帐,现在当众揭穿这件事,为了身份面子,他至死也不肯认帐了!”

高人凤道:“一个成名的江湖前辈,总不能这样不顾羞耻吧?”

徐广梁叹道:“正因为他丢不起这个人,所以才必须硬撑下去,你看他不是出来了吗?”

果然林玄鹤又气冲冲地来到场中,谢玉茜笑问道:“你问清楚了吗?”

林立鹤脸色十分难看,沉声道:“问清楚了,你完全是一派胡言,赶快向老交道歉承认错误……”

谢玉茜道:“你要我认错?”

林玄鹤道:“不错!老夫念在你是官府千金,求胜心切,行事不择手段,可以原谅你,而且也不忍心为难你,这场比武老夫也可以认输!”

晏四道:“林玄鹤毕竟还是个江湖人,肯做到这样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完又高声叫道:“玉茜!你应该认错,林老英雄是前辈成名武师,能够不计较胜负,已经给你很大的面子了!”

谁知谢玉茜一昂头道:“我为什么要认错,我说的明明是事实,不信的话,可以把那个女的找来对质!”

林玄鹤阴沉地道:“好!你不认错,老夫自然也会交代个明白,等比武之后,我们去对质一下!”

说完朝仲裁席上一拱手道:“二位请下令开始!”

卜逸夫看出他眼中的杀机,迟疑地道:“林兄!你我都是一大把年纪了,身外浮名可以看得轻一点!”

林去鹤怒声道:“你们只是仲裁人,除了裁决胜负外,别的事少管!”

史云程默然片刻才道:“林兄当明白这不是江湖上的比武!”

谢玉茜道:“他当然明白,所以才想找机会下台,我偏不承这份情,要比就比,而且还得比彻底,生死不论,只计胜负!”

史云程急了道:“谢小姐可知道林兄的盛名?”

谢玉茜笑道:“知道!我师父晏四先生说过他的五云捧日钉出手就等于阎王令!”

卜逸夫忙道:“林兄对你尚不致如此。”

他的话中还是希望林立鹤能稍留余地,可是谢玉茜偏不领情,冷笑一声道:“不必!我怕你们为难,才说出生死不论的话,任何事都不要你们负责!”

卜逸夫还没有开口,林玄鹤已大声道:“卜兄!人家已经摆出话来了,当然有把握杀死我这士老头子,难道二位还打算替我向人家求情不成!我可不领这份情!”

卜逸夫见他已经把话点明了,长叹一声道:“好在双方都有见证人在场,万一有什么事,我们可不负责!”

谢玉茜道:“不要你们负责,我师父在江湖上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我不能给师父丢人,尤其是没错认错,无影神拳的弟子做不出这种丢人的事,知错而不认错,林老头今后在江湖上的名头还会叫得更响亮呢!”

晏四在帐中顿足长叹道:“这丫头,简直是找死,人家已经给了她天大的面子……”

高人凤笑道:“四叔,年轻人只知道是非,这是武人的骨气,谢小姐在您的教导下,实在值得敬佩!”

谢文龙既担心妹妹的安危,又不能说高人凤不知时务,紧锁双眉。高人凤仍是泰然笑道:“这场祸是小侄惹出来的,小侄当负全责!”

九格格吁了一口气道:“谢姊姊如果被人杀死了,你怎么负责?”

谢文龙忙道:“这不能怪高兄弟。”

晏四也一叹道:“的确不能怪人!高贤侄的安排已经使对方甘心认输,谁叫这妮子不知死活呢!”

高人凤笑道:“小侄说负责自然全盘负责,林玄鹤为老不尊,自甘下流到如此地步,就是死在谢小姐的剑下,也是罪有应得!”

晏四一怔道:“你说林立鹤会输?”

高人凤道:“应该是他输,如果象谢小姐这么有骨气的女子会死在他手中,那就是上天瞎了眼!”

说完泰然走过一边。徐广梁这时才咐声道:“你们不必担心了,我看这小伙子的预料不会错!”

晏四道:“徐兄!玉茜的功夫你应该很清楚,若说她能胜过林玄鹤,兄弟实在难以相信!”

徐广梁笑道:“高世兄算无遗策,他既然能安排下那等绝招,自然把林玄鹤的反应也预算在内,我相信他一定另有安排了!”

谢文龙道:“动手对阵完全是真功夫,哪能安排什么花巧呢?又如何安排呢?”

徐广梁道:“这个老朽可无法回答,你那个兄弟行事太莫测高深了,最好你问他自己去。”

高人凤负手远眺,状极悠闲,口中却有意无意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是急不来的,不过隔墙有耳,如果这些亲随老爷把我们着急的情形传达到对面去,侍卫营的人一定会高兴死了!”

谢文龙心中一动,果然看见那两名长随王伸了脖子注意听他们的谈情,遂会意不去问高人凤了。

九格格被高人凤一言提醒,回头看见那两名长随的样子,立刻沉下脸道:“混帐东西,你们不要命了,居然取在我面前来这一套!”

那两名长随吓得连忙跪下来,高人凤笑着过去,每人塞给他们一个小金元宝道:“工作辛苦了,马侍卫给工作的脚力钱绝不会有这么多,九格格光了火,要砍二位的脑袋时,他也救不了你们,二位是聪明的,就该明白了!”

那二人收下金锭后,叩了一个头道:“是!小的该死!小的受人差遣,也是身不由己,不过小的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高人凤一笑道:“免得二位两面为难,最好还是站到个听不见的地方,高某以后还会在京师多留一段时间,咱们交个朋友,高某从不亏待朋友的!”

那二人垂手起立,果然站得远远的。高人凤过来道:“大哥!兄弟斗胆考考您的眼力,如果您能瞧出林老头儿今天输在什么地方,兄弟就在万花楼输一台满汉全席!”

谢文龙对这位老弟开始另眼相看了,同时也为这句话放了心,倒是聚精会神,注意着场中的发展!

卜逸夫与史云程经过一番密商后,终于开口问道:“二位准备如何比试法?”

谢玉茜道:“自然是比暗器,我用剑对他的五云捧日钉,各距三十步开始动手,任何手法不拘,不看胜负不停,这不算我欺负他年老吧?”

卜逸夫听得目瞪口呆,因为三十步是暗器最得利的距离,过近则易为对方发觉,过远则不易取准,谢玉茜如果用长箭,她应该争取较远的距离才对,面对着一代高手名家,她居然提出这个条件,不是疯就是傻了!

林立鹤也大出意外,干笑一声道:“你别太叫自己吃亏了,还是挪到五十步吧,老夫还够得到那种距离!”

谢玉茜道:“不行!三十步,不能多也不能少,你够得到我够不到,因为我除了长箭之外,还打算用袖箭,我力气不足,只能发这么远,除非你怕我的袖剑……”

林玄鹤怒道:“笑话,老夫还会怕你!”

谢玉茜道:“你要拉长到五十步,分明是怕我用袖箭,何必还硬撑面子呢?”

林玄鹤气得跳脚叫道:“请仲裁划定距离!”

卜逸夫与史云程同时下台,两人十分慎重地量出三十步的距离,叫人用粉酒上线,林玄鹤叫道:“老夫就站在这条线上,如果脚离了线,老夫不但认输,还要脑袋放下来!”

谢玉茜更为大方,走到自己的白线中央,用脚顿定两个白点道:“我就站在这两点上,动动脚步就认输!”

林玄鹤一愕,其余各人也一愕,因为谢玉茜这一手太绝了,她不管使用长箭也好,袖箭也好,站在一个固定的地位都能出手,这是以攻而言,站在守方面来说,五云捧日钉虚实莫测,躲闪更加糟糕,倒不如站定一个地位,全力应付还好一点!

林玄鹤可呆了,他的五云捧日钉一发十支,有虚有实,必须来回移动,站在各种不同的角度上分手,限于一线还不受影响,定于一点,最多只能发出三四支。

以他的身份,如果不照谢玉茜那样,则老脸拉不下来,照样办一下,他倒不怕被对方的箭所中,只是胜不了这小姑娘,也只得抹脖子自杀了!

因此地呆了半天才怒道:“晏四这混蛋教得好徒弟,居然想出这么个绝主意!”

谢玉茜沉声道:“别骂我师父,他是个人人尊敬的大豪杰,绝不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这是我自己规定的方法,并没有要你也一样做!”

高人凤在另一端哈哈大笑道:“骂得好!林玄鹤,反正你今天老脸已经丢尽了,还是保全老命要紧,就在线上跑跑吧!在今天的场合下,你怎么也端不起身份!”

林玄鹤的脸已涨成猪肝色,憋了半天才道:“老夫从来不跟人比武,今天是第一次,不懂规矩就不懂规矩,反正老夫绝不会上当,被你限死在一点上!”谢玉茜一笑道:“如果你还够聪明,现在就该退身找真正骗你的人去算帐,以后收收心,别再自命风流了……”

林玄鹤气极怒吼道:“仲裁人!你们都成死人了,位子都站好了,为什么还不发令开始!”

卜逸夫知道他已失去了理性,忍耐地道:“二位尚未准备妥当,在下怎能发令!”

林玄鹤大声道:“我姓林的只要皮袋在身,就算是准备好了,你们也是老江湖了,怎么越变越娘娘腔!”

卜逸夫虽然与他是老朋友了,却也受不了他这种语气,神色一庄道:“这是正式比武,兄弟必须按照规矩行事,林兄虽然准备好了,谢小姐还没有准备好,以双方的比斗标准来说,谢小姐的箭扣上了弦,兄弟才能发令开始,林兄如果认为兄弟举止不当,兄弟可以退出仲裁!”

林立鹤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火了,乃歉然一笑道:“卜兄别生气,兄弟实在是气糊涂了,你我相交多年,一定知道兄弟有生以来,从未受过这种窝囊气,若不是在比武场上,照兄弟的脾气,早就送这小娘们儿上西夭了!”

高人凤在远处笑道:“如果不是在比武场上,你这种老土豆儿,连谢小姐的面都捞不着一见,别说动手比武了,你连良家妇女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初现端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