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12章 脂粉陷阱

作者:司马紫烟

谢文龙听说假飞贼莫振南,原是半月前通州府越狱的逃犯,势难顶飞贱之名销案,不由一急愕然道:“那该怎么办呢?”

高人凤道:“所以兄弟才赶紧找大哥商量,请大哥转求龙大人把首级取下来,连同尸体交给公人销案,然后再设法在这边弥缝!”

谢文龙摇头道:“这不行,我的工作是维护法制的尊严,前一次伪报飞贼的死亡,我已经很不得已,在私心下我已发誓绝不中止飞贼的搜捕,现在叫我玩弄手段去破坏法制,那是我绝办不到的事!”

高人凤笑了一笑道:“通权达变才是处世之明道,大哥主要为的是报恩,才不得已为之设法弥缝,如果事情闹开来,大哥难道要告诉龙大人说莫振南是她女儿杀的?”

谢文龙痛苦地道:“我就是为了这一点才硬着头皮去承冒功绩,尽量把事情揽到自己头上……”

高人凤道:“大哥的意思想怎么样呢?”

谢文龙想想道:“现在只有叫通州府投文进去,我再去见龙大人承认杀贼的错误,好在莫振南的尸体经你化装了一下后,与飞减很相似,大概也可以交待得过去!”

高人凤道:“龙大人对外又如何交待呢?”

谢文龙道:“那是他的事,不过我想龙大人生性耿直,一定也会跟我的想法差不多!”

高人凤笑道:“大哥想法错了,龙大人也许会在冲动车下自承过失,但是以和亲王为首的那些同僚一定会尽量压制他这么做,为了他们的私利和家声,飞贼的真伪并无关系,最主要的是飞贼的死亡证实,使他们能直起腰来!”

谢文龙一叹道:“事情的确是如此,因此我必须拿到真正的飞贼,将他置之于死地,对人对己才有个交待!”

高人凤问道:“大哥是否有线索了呢?”

谢文龙道:“有一点了,莫振南的头颅下,每天都发现一份祭礼,都是半夜无人时摆上的,我已经秘密叫人守候了,那很可能是飞贼自己为了求心安而去摆上的,我想粘住那家伙,必然能找到飞贼!”

高人凤笑笑道:“这条线索役有多大用,我已经找到那个人了,那是龙琦君身边的那个蛮妇!”

谢文龙一怔道:“怎么会是她呢?”

高人凤笑道:“兄弟也不糊涂,对这件事注意了很久,一定不会弄错的!”

谢文龙呆住了,更非常失望,苦笑道:“她为什么要偷偷上供呢?”

高人凤道:“自然是龙琦君的嘱咐,她杀死莫振南时,也把他当作真正的飞贼,心中自然不安……”

谢文龙道:“这可不能乱猜,那天我们只看见车帘中伸出一只手来发射暗器,并不一定是龙琦君,也许是那个仆妇呢!你该记得她跟飞贼……”

高人凤笑道:“小弟掌握了确实的证据!”

说着在身边取出一张被烧的纸,那只是一截纸边,大部分都被火烧毁了,只剩下模糊可辩的几个字“xx年xx月xx日……妹龙琦君泣血奠告于……之灵……”

谢大龙看看一怔道:“这是什么?”

高人凤道:“这是龙琦君祭飞贼的祭文,只可惜大部分被烧掉了,只剩这点痕迹!”

谢文龙道:“你从哪儿摸来的?”

高人凤笑道:“说来大哥可能大吃一惊,这是从通州府派来的那两个公人身边模来的!”

谢文龙愕然道:“怎么会在他们身边呢?”

高人凤道:“他们来投文时,兄弟刚好接住了,听见这个情形后,心里很着急,当时就代表大哥向他们谈判……”

谢文龙急道:“兄弟,你不能这么做!”

高人凤一笑道:“大哥别急,兄弟还有下文,兄弟提出谈判后,那两个公人坚持不答应,经兄弟陈说利害后,他们才答应考虑一下,却坚持要与大哥面谈,兄弟以为他们要敲诈大哥一笔银子,只得将他们送到柳叶朗同的书寓去款待……”

谢文龙道:“你根本不该如此做,我不会接受的!”

高人凤笑道:“兄弟倒不在乎银子,可是最瞧不起这种贪赃枉法的恶吏,更不甘心接受他们的敲诈,只是想惩他们一下,在半路上施展手法把他们的公文偷到了手,看他们失落了公文,如何交代的,谁知兄弟一看公文后,又改变了主意,偷偷把公文还给他们了,因为这公文没什么作用……”

谢文龙问道:“为什么,难道公文是假的?”

高人凤道:“公文倒不假,是真正的大印,可是这两个人的身份有问题,因为我在公文袋里又偷到了这个!”

谢文龙拈着那张字条端详了半天才道:“这张字条在公人们的身边固然值得怀疑,但是想开了也不算什么,这一定是第一次他们前来窥探时,刚好碰上那仆如在祭墓,趁她离去时在纸灰中抢到这张字条,然后当作奇货可居,想再敲诈龙府一笔钱而已!”

高人凤笑道:“大哥是老公事了,这张字条的字迹已经烧去了很多,连名字都不完全,何况这不能证明就是龙小姐的亲笔,即使证明是她,又没有受祭人的姓名,更不能证明是从莫振南首级悬竿捡来的,可以说毫无利用价值,凭他们的身份,敢用这张字条来敲诈正堂大人吗?”

谢文龙连连点头道:“有道理,那么这张纸条在他们身边出现有什么别的解释吗?”

高人凤道:“照小弟的看法这两个公人与飞贼是有勾结的,这张字条证明莫振南是死于龙琦君之手,表示龙琦君与飞贼已存心断绝来往,不惜下杀手以对之,飞贼也怀恨在心,唆使那两个公人前来揭我们的底!”

谢文龙想了一下道:“这只是有可能而已,却不能证实一定有关系!”

高人凤道:“所以兄弟才要请大哥去跟他们谈谈!”

谢文龙皱眉道:“为什么要我去呢?为什么又要上那种地方去呢?柳叶胡同根本就是私娼寮,我出入该地很不方便!”

高人凤笑道:“大哥以前没去过吗?”

谢文龙道:“没有,我从不涉足花丛,这并不是我道学,而是我不忍心去欺凌那些可怜虫!”

高人凤摇摇头道:“她们并不可怜,出卖色相的代价很高,一夕缠头十数金,足抵穷人半年粮,这是最容易的求生方式,如果每个人都象大哥一样,断绝了她们的生计才可怜呢!而且以大哥的现职出入秦楼楚馆也没有什么不便的,借此为体验一下人生……”

谢文龙皱起眉头,高人凤忙道:“兄弟也许言不入耳,可是大哥今天非去不可,兄弟已经试探过了,那两个家伙的口风很紧,风花雪月,什么都内行,就是谈不到一点正经事,看来只有大哥出面,他们才肯放出斤两来!”

谢文龙道:“我可以跟他们谈一下,但不必在那种地方,你把他们约出来好了!”

高人凤道:“只有在那个地方才能叫他们说出真话,大哥访无论如何随兄弟去一次!”

谢文龙知道这位老弟又在捣鬼了,可是高人凤不让他多问,拖着他一径走了。

柳叶胡同是半公开的私娼集中区,可是在门面上多半是挂着书寓的招牌,自然每一家也拥有那么一两个能弹善唱的清倌人做做样子,然而大部分还是一些以色相为本钱的流莺,上这儿来的顾客多半是商人富贾,一身铜臭,装点风雅,张调顾曲敷衍过场面后,色才是他们真正的需要。因此这儿完全迎合他们的口味。

不过柳叶胡同是有名的销金窟,缠头费订得高,流莺们的姿色也是上上之选,谢文龙以前也曾来过两次,都没有登堂入室,今天被高人凤硬拖了来,虽说是另有公干,脸上也禁不住直发热!

幸好他有了六七分酒意,遮盖了他的困窘,显得稍微自然一点,到达了最大的一家含芳书寓门口,毛伙已瞧见了,老远就迎上来拉开嗓子要叫,高人凤已塞了一块碎银,瞪着眼睛低声道:“别囔了,谢大人是来看朋友的!”

谢文龙见他说话时又充满了自信,而且还带着几分神秘的笑意,知道这位老兄弟又在捣鬼,妓院的毛伙都是十分玲珑的家伙,自然会意了,立刻打了一恭笑道:“谢爷的赏,二位是在哪间屋里坐?”

高人凤问道:“我先陪来的两个朋友呢?”

毛伙一笑道:“在翠喜翠红姑娘的屋里,又吃又喝的乐着呢,您放心,爷的朋友在这儿绝不会受委屈!”

高人凤道:“这就行了,咱们也上那边去,只是你们这儿的姑娘还不能叫人满意,你得给我们出条子叫去!”

毛伙微有失望地道:“高爷,谢大人是贵宾,敝寓的姑娘自然够不上侍候,可是数遍整条胡同也找不出更好的了,您叫小的上哪儿再去叫堂差呢?”

高人凤道:“宝华班有两个唱花旦的姊妹,不是住在胡们底吗,叫她们姊妹儿俩来!”

毛伙脸有难色道:“高爷,您是风月场中的老手,那姊儿俩您总知道?”

高人凤笑道:“我当然知道,她们俩只唱戏不应酬,可是我已经关照过了,你们只管派轿子接人去,送来的时候不许声张,就说是你们这儿的!”

说着又递了一张银票过去,谢文龙瞧上面的数目是五十两,刚觉得太浪费,那毛伙却推了回来道:“高爷,这差使小的可于不了,怕给人家轰了出来!”

高人凤笑道:“这是给你的,买你一个守口如瓶,凭刘家姐儿俩的身价,五万两也未必请得动,我哪能叫你去干这种冒失事!”

毛价这才眉开颜笑地接了下来笑道:“我说呢!原来高爷已经先谈妥了,您许了她们多少?”

高人凤一瞪眼道:“你问这干吗?”

毛伙赔笑道:“小的只是问问,前次有个皮货客人也瞧上她们姊儿,出足三千两,挨了一顿臭骂,小的知道她们要多少行情!”

高人凤沉声道:“你别打歪主意,人家没有行情,高某请得动是交情,没花一个子儿,今天的事你若是贸然说了一句,坏了人家名声,我就敲掉你满口牙齿!”

毛伙见他生气了,连忙赔罪道:“是,小的该死,以后就是我老子娘面前我也不能漏一个字!”

高人凤冷笑道:“你老子娘如果管得了你,你也不会在这儿拉皮条了,快去吧,别费话了!”

那毛伙只尴尬地笑了一笑,缩着肩走了,高人凤拖着谢文龙直往里闯,谢文龙低声道:“兄弟,你在捣什么鬼,那刘家的俩姊妹我也知道,人家可是真正的规矩人,你怎么把话这儿送,糟蹋人家名节!”

高人凤笑道:“没有的事,我不是打点好了,只要她们来串场戏,坏不了她们的名节,要不是这一对人世中的绝品名珠,显不出您大哥的身份……”

谢文龙皱眉头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我的身份不算什么,人家以后怎么做人!”

高人凤道:“您放心好了,那姊儿俩是火中红莲,真金不怕火烧,完全是应我的情来客串一下,所以一舍此她们来了之后,您也得装个样子,别叫她们一头儿热,这场假戏的作用很大,您到时候就明白了!”

谢文龙怔然道:“那不行,我根本不会这一套!”

高人凤笑道:“您不会没关系,她们会,一定能把您侍候得如登仙界,不过您千万得把持一点,如果假戏真做,真对她们有了意思,那可是兄弟害了您!”

谢文龙愠然道:“兄弟,你简直是侮辱我!”

高人凤笑道:“兄弟不敢,那对姊妹是风尘奇女,人间尤物,正因为大哥是铁铮铮的汉子,兄弟才担心你们会合了脾胃,如果大哥也是风月浪子,兄弟就不担心了,就算您死心巴结,她们也瞧不上眼呢!”

谢文龙道:“这姊儿俩我倒是有点风闻,她们色艺俱佳,经常参加大宅院的堂会,劝她们歪脑筋的人很多,其中颇有些权贵子弟,全都碰了一鼻子灰,我不明白她们是靠着什么本事在这复杂的环境中立足的!”

高人凤一笑道:“自古佳人多颖悟,从来侠女出风尘,她们总会有自己的办法,咱们到了,进去吧!”

说着在一所华屋前掀开帘子直往里闯,里面立刻传出一阵粗声喝骂道:“不长眼的棍球,掀你妈的魂,这屋子里有客人了,你懂规矩不懂!”

原来一般堂子都有规矩,如果姑娘们的门帘垂了下来,那表示她有客人,谁都不能往里闯,高人凤一声不响闯帘而入,自然会引起人家辱骂,可是高人凤含笑抱拳道:“二位得了乐子,连大媒也不认识了!”

谢文龙也跟着到了门口,只见里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脂粉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