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13章 凤钗之谜

作者:司马紫烟

谢文龙听高人凤说为了失落一只凤钗,使师母自尽,师父自焚,两位师妹浪迹风尘,心中一惊,忙问道:“凤钗找到了吗?”

高人凤道:“找到了,在龙琦君手里!”

谢文龙一愕道:“怎么会在她手里呢?”

高人凤道:“不会错的,那天在先农坛比武,她头上就带着那只凤钗,最后杀死莫振南的也是那只凤钗!”

谢文龙大感愕然道:“不会吧,莫振南是被三只银针刺中穴道毒发身死的,那是一种很歹毒的暗器!”

刘翩翩忙道:“就是这只凤钗那是先母的传家至宝,钗头凤口中可以射出银针作为暗器,出为凤钗失落在另一个姦徒手中,引起先父的误会,致使先母含冤莫白,吞金自尽,先父后来可能也知道错了,才负咎自焚,可是内情不白,我们总不能死心!”

刘真真含泪道:“为了洗刷先母的冤情,高师哥浪迹天涯,追索那个姦徒,我们姊妹在rǔ母的扶育下长大到十二岁,一面暗中练武,一面投身梨园习技,也是为了探索凤钗的下落,前年听说凤钗在京师出现,我们才北上鬻歌,想借各种机会找寻凤钗……”

谢文龙道:“用这个方法不是太渺茫了吗?”

刘真真道:“传言的人说凤钗曾经在一家大宅院的内眷头上出现过,他只记得一个样子,也弄不清是哪一家大宅院,我们既不能挨家挨户地出问,同时也怕打草惊蛇,泄露了身份,只好想出这个笨法子!”

谢文龙一叹道:“唱戏就能把凤钗的下落唱出来吗?”

刘真真道:“帮我们打听消息的是一个官府的门差,他就是在一场堂会中见过凤钗的下落,我们想不断的唱下去,那个戴凤钗的人可能还会出来看戏的!”

高人凤道:“这几年我跟你们失去了联络,否则绝不肯让你们这么抛头露面出来混的,我回到保定的家里去一瞧,人都走空了,急得我要命,幸好到了京师,听到了你们的芳名,才算又找着了你们……”

刘翩翩扁嘴道:“我们抛头露面,你也没走正经路呀,爹如果知道你这么不上进,他也会气死!”

高人凤低下头来道:“我是不得已,为了打听那人的下落,我必须住江湖圈子里钻,也幸亏一阵鬼混,练出这身武功,恩师教给我的那点本事,实在不够用的!”

刘氏姊妹脸上都流露出怨色,他连忙的解释道:“你们都明白的,恩师的功夫并不是不高,可是他老人家后来几年心情不好,没有认真教给我什么。然而我并不埋怨他老人家,这些年来,我不是一直为那件事忙着吗?”

刘翩翩这才淡淡的笑道:“我们也知道抛头露面,操此贱业不对,可最你这个做师哥的还挑我们干更体面的差使呢!今天……”

高人凤赶紧道:“如果不是事情有了着落,我说什么也不会叫你们客串这出戏的,凤钗在龙三小姐的头上出现了,然而她与咱们的事绝对没有关联,凤钗一定是那个罗继春送给她的,而罗继春作了飞贼,连犯巨案,躲了起来,不借重你们,说什么也找不到他!”

说完又朝谢文龙拱拱手道:“大哥,兄弟跟你结交,是存着一份私心,可是你拿贼归案,兄弟想从他身上追问当年的隐情,咱们的目的并不冲突!”

谢文龙摆摆手道:“那都没关系,兄弟你早说了,我也会答应你的!”

刘真真却道:“罗继春的下落已经知道了,我们是马上就去找他吗?”

高人凤道:“当然了,事不宜迟,那家伙是头狡猾的野狐,稍一走露风声,他又会溜掉了,不过这两个家伙也得想个法子先安置了才好!”

话才说完,门口有人接口道:“好小子!你背着老夫专打鬼主意,你以为老夫就不知道了吗?”

刘氏姊妹神色一变,谢文龙却笑道:“二位不必紧张,这是四叔!”

晏四含着烟杆儿,笑嘻嘻地进来了,首先用烟杆儿点着高人凤道:“好小子,你瞒得真紧,我越看你的身法越怪,倒没有想到你是‘彩虹剑客’的名下!”

高人凤一怔道:“四叔也认得先师?”

晏四一叹道:“彩虹剑客刘半云七个字在十几年前简直是红透半片天,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的师母段小霞更是有名的女罗刹,这一对神仙侠侣,突然销声息影,江湖上稍有年纪的人,还在念念不忘呢,谁知他们会弄成这么个局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妨说说看,或许我老头子还能知道一二!”

高人凤连忙道:“师母有一对凤……”

晏四道:“我知道,这对凤钗是她娘家的传家至宝,当年她一摸鬓角,就必有一个强梁恶徒丧命,人家都知道是那对凤钗作怪,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敢情那凤钗口中的银针才是致人死命的勾魂符!”

高人凤道:“是的,师母于归师父后,那对凤钗也就收起来不用了,他们成婚后,因为在江湖上结仇太多,不想再招人忌,就在保定的老家住了下未,外人很少得知,可是恩师最闲不住,每年总要出去溜一趟,问题就出在这里,有一年他回来,气冲冲地问师母要凤钗,师母打开饰盒,只剩了一只,另一只却不知去向!”

晏四愕然道:“那只凤钗是罗上春偷去的?”

高人凤道:“罗上春与师父母都认识,他们结缡之日,罗上春是唯一的贺客,送了一颗明珠为仪,师母也当着他的面将一对凤钗收起来,如果凤钗失了踪,罗上春是嫌疑最大的一个人!”

晏四道:“你师父不会怀疑罗上春与你师母有染吧!”

高人凤道:“那倒不会,罗上春的年纪比师母大得多,可是师父初在别人的身上看见了一只凤钗,那凤钗正最师母之物!”

晏四道:“是谁?”

高人凤道:“粉面郎君秦守经!”

晏四双眉一挑道:“这个婬贼!”

高人凤叹道:“正因为秦守经的名誉太坏,我师父才对师母生了误会!”

晏四摇摇手道:“你师母是有名的侠女,秦守经却是声名狼藉的婬徒,刘半云怀疑他们不是太糊涂了吗?”

高人凤一叹道:“四叔可能不知道,秦守经与师母是姑表姊弟,他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的,武功也出自一脉,后来因为秦守经人品不端,才绝了来往,可是师母念及亲谊,总是很客气地对待他,有几次秦守经被仇家围住了,师母还暗中管他解了围!”

晏四一叹道:“这种人死有余辜,救他干吗?”

高人凤道:“师母是秦家养育长大的,秦家又只剩那一条根苗,师母念及上一代的恩情,总是有点不忍心,为了这件事,师父与师母反目了好几次,最后总是师母流着眼泪解释过去了,我这一对师妹出生后周岁的那一天,秦守经又来了,说是得罪了几个厉害人物,追着他要杀他,请师父母帮忙,师父一顿臭骂将他赶跑了,从此就没有再见过他,谁知四年后,师父出外游历时,碰见他被几个人追击,就使用那只凤钗伤了来敌,师父是懂得解法的,把那几个人治好后,拿着取出来的银针来找师母……”

晏四道:“你师母既是与他有表亲,很可能把凤钗借给他防身!”

高人凤道:“不,师母与师父定情之夕,就把这一对凤钗送给了刘家作为定情的纪念物,如今有一只到了秦守经的手中,师母有口莫辩,她只说没有给秦守经,却无法解释那只凤钗的下落,我师父一怒离家,师母当夜就夺金自尽了,三个月后,师父回家,得知噩耗后,又外出找寻,他大概是想找罗上春问问清楚……”

晏四道:“那时罗立春已经死了!”

高人凤道:“可能是师父不知道这件事,回来后悔恨交并,终于在一个晚上举火自焚,那时师妹年纪还小,我把她们托给rǔ母扶育,只身流落江湖,一面探问秦守经的下落,一面打听罗上春的下落……”

晏四道:“人都死了,探听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高人凤道:“至少要证明师母清白无辜,才对得起他们在天之灵,可是一晃十几年,秦守经下落不明,罗上春也不知去向,那只凤钗更渺如黄鹤!”

晏四问道:“你师母说凤钗是罗上春偷去的吗?”

高人凤道:“师母说有此可能,然而出事的时候,罗上春已去了十年,师父自然不信!”

晏四道:“罗上春已经死了,他的后人突然出现,凤钗在龙琦君手中重现,自然是罗家的那个后人送给她的,可是这凤钗十几年前曾见于秦守经之手,怎么又会落到罗家后人手中去了呢?”

高人凤道:“这就是小侄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也是小侄要找到罗继春问问明白的!”

晏四又道:“秦守经所用的可能是别的凤钗吗?”

高人凤道:“不可能,这对凤钗是巧匠精制,剩下的一只一直由小侄带在身边,多少年来,小侄拿了原样,找过许多名匠,也无法再仿造一只,所以那只凤钗必是师母所失落的那一只!”

晏四默然片刻才道:“我与你师父师母都没见过面,可是对他们行侠除暴的行为却十分尊敬,事关一位武林侠女的名节,我也希望能弄个明白……”

谢文龙道:“那就很快点去找罗继春,至于这两个家伙,小怪想先捆上秘密送到提督府囚房里关起来再说!”

晏四笑道:“那不行,囚房里人多口杂,他们叫出来可不好,我老头子已经有了安排,尤三贵在楼下等着,叫他带回镖局里,让老徐去问问他们,他们跟罗继春从回疆一路来的,也许能刨出罗继春在回疆的根来!”

这个办法的确比较妥当,本家都不反对,高人凤笑道:“四叔,您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的?”

晏四笑道:“那是玉茜通的风,你偷溜了出来,她在后面跟着,见你把文龙拖到这儿来,她火大了,叫我来给你们一顿大耳刮子,我知道你们来这儿一定有花样,倒是没有鲁莽,先上四海镖局,拖了尤三贵作伴,在隔间也招了两个粉头儿,听这边的消息……”

高人凤道:“您在隔间,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晏四道:“我现在是九门提督的总监察,凭这块招牌,窑子里也得买帐,敢告诉你们吗?”

高人凤讪然一笑道:“幸亏是您老人家,如果换了别人,消息岂不走露出去了,这地方真是靠不住,我化了上千两银子,把地方全包了下来,他们还敢收留外客,明天非要他们退银子不可!”

晏四笑道:“你先别心疼银子,明儿见了玉茜,看你们哥儿俩如何交待,一对难兄难弟,跑到堂子里取乐来了,连累我老头子也跟着你们不正经!”

大家哈哈一笑,总算把紧张的气氛冲淡了,晏四从楼下把尤三贵叫上来,将贾行飞与贺志杰交给了他。

然后五个人踏着夜色,一直向西直门外行去,谢文龙道:“这一去可能又会有一场凶杀,二位刘小姐……”

刘翩翩一拍腰问道:“我们姊妹都带着兵器,谢大人无需为我们操心!”

谢文龙见她们身边很平贴,以为最多带着一柄匕首,皱眉道:“那贼子身手不凡,短家伙恐怕不管用!”

刘翩翩一按腰下,亮出一道寒光,足足有三尺多长。

那道寒光只闪了一闪,很快又收了回去,谢文龙只知道那是一支软形兵刃,见她一亮一收,动作快速,内心十分骇异,诧然赞道:“刘小姐的手法真够熟练的,这一手恐怕也得十年以上的苦练!”

高人凤笑道:“大哥被她唬住了,这一手人人都会,根本用不着下功夫!”

谢文龙道:“我知道那是一支软剑,外面并没有包鞘,眨眼之间,收发自如而不伤肌肤,这岂是容易的!”

晏四微笑道:“如果不了解内情的人,确实会被它唬一跳,这就是彩虹剑客的成名兵刃彩虹剑吧?”

刘翩翩道:“是的,家父去世后,这雌雄而支彩虹剑就由我们姊妹分别佩戴,只是家父的彩虹剑法,我们仅学会了六七成!”

高人凤笑道:“你们比我强多了,恩师的绝艺,我不过才学了三四成!”

晏四道:“这倒不能怪你师父不尽心,他的剑法是为着这对怪兵刃特别研练的,你学多了也没有用,你师父当年双手使剑,总是一先一后,倏然出手,少有人能抗挡过第三招去,多半也是使着这起手式太出人意外!”

高人凤一怔道:“四叔对恩师的情形很熟悉?”

晏四微笑道:“说起来你们跟文龙倒不算太疏远,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凤钗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