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15章 追本溯源

作者:司马紫烟

晏四连忙问道:“你知道那张字条是你写的吗?”

周菊人道:“自然知道字条是师姊亲笔写的,也是写给秦守经的……”

晏四道:“那么她们的确有情?”

周菊人道:“谁说的,你听我说完了再开口行吗?字条是师姊替林上燕写的,林上燕是师姊的远房姨表妹,年轻时我们三个人都在一起的,那时我与师姊都看透了秦守经的为人,不齿交往,只有林上燕对他痴心迷恋,她看见师姊的凤钗铸工精美,仿制了一只,当然并没有其中的机括,也不能发射银针,所以师姊也不在意,后来她与秦守经偷期幽会,秦守经问她要这只凤钗为表记,她就央求师姊写了那张字条,包在凤钗外面送给秦守经……”

晏四忍不住插嘴问道:“这种定情的文字,怎能随便替人代写呢?”

周菊人一叹道:“你不知道,林上燕专心武功,对文字一窍不通,却又怕秦守经看不起她,所有的情书都是请师姊代笔的!”

晏四一叹道:“难怪事情弄得难以自明了,秦守经留着那张字条,倒是个有心人!”

周菊人道:“现在我才明白师姊为什么要自杀,她怕的不是这张宇条,而是那些代写的书信,如果秦守经都提了出来,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所以她只有一死了之,叫秦守经别再动歪脑筋来侮辱她!”

晏四道:“那时你也在她家,可以替她说明呀!”

周菊人道:“我虽然在,可是这些事我都不知道,连人凤藏起字条的事也不让我知道,这固然是他的一片好心,怕师姊真的有什么暧昧情事,辱及他师父的声名……”

晏四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不是今天凑巧碰上了老狐狸,这段公案永远也澄清不了!”

周菊人道:“我对刘半云自焚于火的事始终想不明白,今天才算想通了,那八成是秦守经干的好事,师姊的死,有三个人该负责,罗上春,林上燕跟秦守经,我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晏四道:“罗上春根本就不知情,而且也死了!”

周菊人怨声道:“盗钗的是他,他就难辞其咎,林上燕是存心陷害师姊的,更不可饶恕!”

晏四叹道:“林上燕只是想叫你师姊不去追究凤钗的下落,她自己也是受了人的骗……”

周菊人道:“不,这三个家伙,一个也不能饶恕!”

晏四笑笑道:“你执拗的脾气还是没改,而且越老越烈了!”

周菊人道:“如果我能改得了脾气,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一辈子都耽误了,现在改也迟了!”

晏四见周菊人态度十分固执,非找秦守经,林上燕,罗上春报仇不可,想了想劝道:“罗上春已死,尸骨早寒,林上燕也莫知所终,你要替彩虹剑夫妇报仇,只有一个秦守经可找了!”

周菊人沉声道:“秦守经是必杀无赦,另外两个人我找不到,他们的儿子还活着!”

晏四道:“这种事报复到后人身上就没意义了!”

周菊人怒道:“怎么没意义,我认定了他,否则我怎会叫翩翩和真真她们出去帮忙!”

晏四一笑道:“原来你叫她们出去还是有用意的?”

周菊人道:“当然了,我听说京师闹飞贼,而且用的是罗上春独家的逆穴手法,想到此人一定与罗上春有关,所以才让她的姊妹参加,否则我们又不吃官家的粮响,何必多这事!”

晏四不禁默然,他们早已到达了门外,因为话没有谈完,所以只站在门口,里面的刘翩翩听见他们的谈话告一段落,掀开门帘道:“四叔,奶娘,二位请进来吧!”

高人凤躺在床上,赤躶着上身,人已经清醒过来了,身上还不断地出汗,谢玉茜拿着纱布,不断地替他擦拭着。

周菊人进门后,伸手按按他的额角道:“能出汗是好事,毒性散发得快一点,晏小子,这几年你在外面混得很不错,内功的底子扎得很结实,我倒是替你白担了一会子心,看情形你明天就可以走动了!”

高人风虚弱地道:“奶娘,你跟四叔的谈话我都听见了,我很后悔以前没跟你商量一下,否则师母也许不会寻短见自尽的!”

周菊人一笑道:“那倒不能怪你,我躲到刘家来息养,就是想埋葬过去,所以你师父不告诉人,你不知道我的身份,自然也不该把那些话告诉我,而且你藏着那些证据,一个人在外面探听消息,足见你心里没忘记师父母的恩情,对你混入下流的事,我也不怪你了!”

刘真真抬起眼睛道:“奶娘,你也是的,一直不告诉我们你跟她是师姊妹!”

周菊人苦笑笑道:“告诉你们有什么用呢?我到你家之后,就把白菊花三个字埋进了坟墓,不想再翻旧帐,再说你们姊妹也没有把我这个奶娘当作下人……”

刘翩翩连忙道:“那怎么敢,我们始终把你当作亲娘一样看待,我想娘就是在世,也不会比你更疼我们!”

谢玉茜屈膝跪下道:“菊姑,谢谢你救了我!”

周菊人一把拉她起来,指着高人风道:“别谢我,他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多报答他一点吧!”

谢玉茜红着脸道:“高大哥救命之德,小妹永铭心田!”

晏四哈哈大笑道:“没什么,你要感谢他,以后就少训他几句,这小子被你训怕了,连面都不敢见你……”

谢玉茜脸上一红,刘翩翩却问道:“谢姊姊,你怎么会到庙里去的,又怎么会受伤的?”

谢玉茜脸上一红,晏四笑道:“自然是跟着我们去的,她见到哥儿俩进了窑子,差点没气得发疯,把我老头子赶进去抓他们出来,她自己还是不放心……”

谢玉茜红着脸道:“我以为您也堕进风流阵里,乐而忘返了!”

晏四笑道:“这还成话吗?你把四叔看得这么没出息!”

(原书此处有缺)

正人家请的是你,我去年去都不打紧……”

谢文龙皱皱眉头,龙锦涛笑道:“你尽管去好了,飞贼的案子破了,他们的女儿就安心了,吃他们一顿也是应该的,我上了年纪,连日的应酬实在受不了……”

谢文龙什么也不能说,只得道:“大人也应该保重一点,连夜下棋实在大伤精神了!”

龙锦涛笑道:“本来我并没有打算下通宵的,昨天喝多了酒,不敢马上睡,叫琦君来下下棋,原是准备醒醒酒再睡的,谁知道这妮子的棋艺大进,居然杀得我全军皆墨,越输越不服气,一直下到天亮,虽然赢了一盘,但我看得出是她故意让的,我的棋在朝中是数一数二,却败在我女儿的手里,那可实在丢人,今天我想找个老夫子研究一下她的棋路,再跟她较量一下……”

谢文龙对下棋没兴趣,对龙琦君的动静却十分注意,连忙问道:“三小姐整夜都跟大人在下棋?”

龙锦涛微愕道:“是啊,有什么事?”

谢文龙道:“没什么,舍妹刚来不久,到后院找三小姐去了,既是她一夜没休息……”

龙锦涛笑笑道:“我听说了,棋局刚散,后面有人来找她,说是你妹妹来了,她们女孩子家,总有那些琐碎,别去管她们!”

谢文龙想想道:“四叔叫我找舍妹有几句话交代。”

龙锦涛笑道:“这位老先生也怪,我想找他老人家道谢的,就一直没见到他,既是你有话告诉令妹,就自己过去好了,我内人跟令妹认了亲,你也不能算外人……”

谢文龙虽然穿户入室不便,但实在想听听谢玉茜与龙琦君的谈话,所以也告了罪,往后院走去,刚走了几步,龙锦涛又在后面叫住他道:“文龙,昨天有件事忘了告诉你,神武将军的儿子冯国材你知道吗?”

谢文龙道:“知道,是个翩翩的佳子弟,很有出息,人也很上进,听说正在学武。”

龙锦涛笑道:“他原来是娄子匡的学生,跟娄子匡练剑,令妹那一场比武出走了风,他也是在场参观的,事后对令妹钦佩万分,昨天老冯向我求亲。”

谢文龙一怔,龙锦涛笑道:“你的意思怎么样?”

谢文龙忙道:“齐大非偶,属下是江湖出身,怎能与世家匹配!”

龙锦涛笑道:“老冯知道得很清楚,这老家伙最势力,他说今妹虽然老江湖人,可是跟内人联了亲,由我出头主婚就没关系了,而且令妹与九格格还是干姐妹,他还怕巴结不上和亲王的门路呢!”

谢文龙道:“这事情要舍妹自己做主,不过我想她不会同意的!”

龙锦涛笑道:“老冯的为人我也瞧着讨厌,不过小冯的确不错,你不妨问问令妹。”

谢文龙忙道:“不必问了,属下最近结识了一个姓高的朋友,舍妹好象很中意他!”

龙锦涛点点头道:“这姓高的少年门剑击败娄子匡,在京师很出名,跟你妹妹倒是根相对,因为小冯再三向我恳托,我才问一声,既然令妹心中有了人,我就回绝他吧!”

谢文龙忙道:“全仗大人……”

龙锦涛叹了口气道:“老冯很少求人,回绝他就是得罪了他,不过你们兄妹都是为了我的事才招惹来的麻烦,我应该替你们担当。我也不是惹不起他,但念同朝为官,俱是武职,闹翻了没多大意思,最好你还是叫令妹由九格格那儿透过和亲王给他一个钉子碰碰……”

谢文龙任职京畿,对冯将军的难惹早有耳闻,此人是三朝元老,倚老卖老,出了名的难缠,所以听见他为儿子求亲的事,心里很不自在,妹妹对高人凤的情形已经很明显了,就算没有高人凤,她也不肯嫁到那种人家去的!

龙锦涛虽然答应回绝了,但还是希望能借重和亲王再摆一句话,分明是知道此老讨厌,找九格格疏通大概不成问题,但是想到以一个江湖人身份,惊动权贵,实在不是件好事,心头十分烦躁,答应过龙锦涛后,移身向后院走去,龙府的下人忙着在各处洒扫整理,一一向他招呼行礼,谢文龙淡淡地敷衍着,一直走到龙琦君的闺楼下面。

有个丫头侍候在楼下,见了他之后,立刻道:“表小姐带了位大姑娘跟小姐在楼上说话……”

谢文龙摆摆手道:“我知道,你去告诉一声说我来了。”

那丫头却道:“谢大人,您要上去就上去,奴才却不敢通报,小姐亲自关照过,谁也不准上楼……”

谢文龙一皱眉,那丫头又道:“当然您是例外,表小姐是您的妹妹……”

谢文龙只得自己上去了,楼厅的书房中果然悄无一人,内间却有絮絮的声音,那是龙琦君的卧房,他正在踌躇是否该发声招呼,却听见里面嘤嘤哭泣,接着是龙琦君的声音道:“我已经杀死他了,难道还不够,你们别再逼我了,再逼我只有自己寻死……”

然后是谢玉茜的声音道:“你为什么不肯说呢?”

龙琦君嘤嘤啜泣道:“有什么可说的,我是个知书识礼的宦门千金,偷订私情,已经够丢人的了,谁知道他那么不争气,我劝他到京师来图个出身,再托人向父亲求亲,我父亲很开通的,并没有太深的门户之见,只要他稍微有点出息,我父亲一定会答应的,哪知他到京师半年多,一事无成,还干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

谢玉茜似乎顿了一顿道:“你对他的家世清楚吗?”

龙琦君道:“我没问,我知道他是个江湖人,问了怕伤他的自尊心,英雄不怕出身低,问题在自己肯不肯求上进,我父亲对江湖人并没有歧见,你哥哥就是一个例子,爹每提起地就赞不绝口,如果不是谢大人太拘谨,爹也许就收他为儿子了,就是现在,爹也等于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子侄一样地看待!”

谢玉茜一叹道:“你父亲对我们是两代施恩了,所以我们才出死力报答他老人家,连四叔也破例参加了缉贼的行列,不都是为了感激令尊吗,所以我今天才偷偷地来问你,你知道罗继春又干了些什么吗?”

龙琦君道:“他人都死了,还能干些什么呢?”

谢玉茜冷笑道:“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你明明知道死的不是罗继春!”

龙琦君道:“我知道他改了名字叫莫振南,可是人没有错,我看准了才下手的!”

谢玉茜持笑道:“到现在你还跟我装糊涂!”

龙琦君急了道:“我说的全是真话,我对他是伤透了心,也看准了他不会求上进了,唯恐他还干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所以才狠起心杀了他,这几天我整天心神不定,一闭上眼就看见他站在面前向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追本溯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