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16章 谋定而动

作者:司马紫烟

大家进入屋里,晏四已经走了,高人凤正在休息,可是为了要商量事情,不得不把他吵起来,坐定后,首先把他们与龙琦君会谈的经过说了一遍,周菊人道:“不错!林上燕是个高身材,昨夜一定是她,因为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也不知她的生死存亡,所以才没想到她。”

高人凤道:“她既然在牧场上工作过,自然是认识贺志杰他们的,见他们到提督衙门去,知道一定是与罗继春有关,所以暗中跟随着,为了怕被我们发觉,不敢靠得太近,等我们走了之后,她才偷偷地溜进车里,救走贺志杰,杀死贾行飞,一定都是她干的!”

刘翩翩道:“是啊!贺志杰虽然中迷不深,可是绑得很结实,没有人解救是逃不了的,可是杀死贾行飞又为了什么呢?”

高人凤笑道:“贾行飞泄露了罗继春的藏匿地点,危害到她儿子的安全,她当然恨透了,不过大哥说冯府的家将与昨夜有关,我倒不明白了!”

谢文龙只得又将早上龙大人说起冯紫英为他儿子求婚谢玉茜的事讲了出来,然后补充道:“玉茜是我的妹妹,别人都不知道,冯家更不会知道,除非是罗继春透露出去的,可见他与冯国材也是认识的。”

高人凤道:“罗继春在京师为谋求出身,与这些年青公子王孙都打过交道,这倒是很可能,而我想罗继春此刻就躲在他家里!”

谢玉茜所说冯家要娶她,已经很生气了,这时忙道:“那我们就去把他抓出来,告他一个窝藏飞贼的罪名,看看冯老头子是否还强得起来!”

谢文龙摇头道:“不行!飞贼的案子在莫振南身上已经了结了,再抓个飞贼,对大家不方便,而且抓到了罗继春,势必牵连到龙琦君,连龙大人也将不保……”

谢玉茜怒道:“那怎么办,难道就放过他了?”

高人凤点头道:“是的!要保全龙大人,那就是看见罗继春,也不能正面抓他,只好用别的法子对付他。”

谢玉茜对冯国材犹是余怒未息,恨声道:“世家子弟,与飞贼同流合污,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谢文龙笑道:“冯国材倒是没有什么纨袴习气,而且他也不知道罗继春就是飞贼,这倒是不能怪他!”

谢玉茜道:“他今天派人接刘姊姊她们去是什么意思?”

谢文龙道:“罗继春并不知道两位妹子的身份,昨天我们在殿外谈话,他憋在炕榻下面昏了过去,根本就没听见,一定是见到贺志杰后,才对她们生疑,借个名义把她们诓了去,大概是想弄弄清楚她们的来历。”

周菊人道:“我想也是这么回事,早知如此,倒不如让她们去了,假如能见到了罗继春,倒是省了不少事。”

谢文龙道:“不行,罗继春几次受阻,心中对我们也恨透了,这个人本质还好,心肠太狭!单看他派遣两个助手冒充官差前来胁迫龙大人的手段已经可以知道了,他对龙琦君已经由爱而转恨了!”

高人凤也点头道:“不错,尤其是林上燕取走了凤钗,如果知道了师妹的真正身份后,很可能会对她们不利!”

刘真真道:“她害死了我娘,难道还会害我们?”

高人凤道:“那倒不是,师母的凤权是罗上春盗走的,如果她听见了盛九如的谈话,以为我们找罗继春是为了替师母报仇,为了保护她的儿子,她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谢玉茜道:“现在不去谈那些了,最主要的是确定一下罗继春是否藏身在冯府中。”

谢文龙道:“这倒不太可能,冯紫英治家极严,不相干的闲人是不会留在家中的。”

高人凤道:“昨夜才出事,今天冯府就派人来诓师妹等前去,这里面自然大有文章!”

周菊人想想道:“可不可能是巧合呢?”

高人凤道:“如果真是冯老夫人过生日,这倒还可能是巧合,既然她的生日早过去了,动机就颇堪推敲了!”

谢文龙道:“最好是想个办法到冯家去探探,如果能找到一丝头绪,也免得白费时间在外面乱转了。”

谢玉茜想了一想道:“有了,我去!”

大家都是一怔,高人凤忙道:“你去?”

谢玉茜笑道:“不错!他们不是拿着冯夫人过生日做钳子吗,我干脆来个将计就计,找九格格做陪,备上一份礼,上他们家拜寿去,看他们如何应付!”

高人凤想想道:“找九格格陪着去是个办法,用她做挡箭牌,冯紫英不能对你们怎么样的!而且你们可以把两位师妹也带去,就说是上门赔罪的好了!”

谢玉茜皱眉道:“我们去拜寿已经给他一个大面子,为什么还要给他们赔罪呢?”

高人凤笑道:“不但师妹们要去,最好连菊姑也跟着去,一来是人多有个照巨,再者万一林上燕真藏身在冯府,菊姑可以直接找她谈谈。”

周菊人道:“你这小滑头连我都差遣了!”

刘翩翩笑道:“奶娘,您不去师哥会不放心的!”

周菊人一时还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刘翩翩笑着要说,谢玉茜却装着生气地道:“大妹子!你胡说八道,我可不依你!”

刘翩翩还是笑着讲了出来。

“高师哥怕她一去,真给冯家留了下来做媳妇岂不惨了,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关山千万重!”

谢玉茜脸色飞红,一掀门帘,登登地下楼去了,口中还怒声道:“笑话!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高人凤惶恐地道:“师妹!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

刘翩翩含笑道:“把你的心上人气跑了你着急了!”

高人凤急得满脸通红地道:“不是我着急,她是个很烈性的人,受不了你这种话的……”

周菊人也道:“翩翩!你太胡闹了,快下去跟谢大姊赔个不是……”

刘翩翩笑道:“不用赔小心,谢姊姊心里说不定多高兴呢!她是假生气!”

周菊人一瞪眼,刘翩翩忙道:“奶娘!您别骂,我说话很有分寸的,谢姊姊对师哥好,大家都明白,就怕她自己心里不太明白,以为我们与师哥之间有什么,我那句话正是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她还好意思气我叫?”

周菊人这才笑笑道:“就是你这丫头鬼心眼儿多!”

说完又对谢文龙道:“早起四叔还跟我谈到这一点,他怕你妹妹心里有所误会,我正想找个机会跟她说说明白,他们虽是师兄妹,可是有十年没见面了……”

高人凤也放心了,笑着道:“师妹急着表明心迹也是有原因的,她怕大哥也跟着误会……”

谢文龙愕然道:“我倒不会误会,玉茜也不至于……”

高人凤笑道:“大哥真是木头人,师妹怕的是……”

刘翩翩急忙道:“我什么也不怕!”

说完却急急地跑下楼去了。高人凤哈哈大笑道:“师妹!你不怕又干吗要跑呢!”

谢文龙多少也有点知晓,只得岔开话题道:“菊姑!您如果肯跟去照顾一下是最好了,倒不是怕别的,如果罗继春真的在冯家,可能会出什么坏主意,有您一位长辈照顾着,大家都放心点!”

周菊人笑着点头道:“其实我也很想去,这些年我差不多把武功都搁下了,照顾倒说不上,不过能见到林上燕,跟她打听一下秦守经的消息以及问问经过,倒是很重要的事,现在我们只是猜测,真实的情形也许并不如此呢!”

高人凤道:“经过的情形大概不会错到哪里,否则秦守经不必见了她就跑,不过您可以探探她的口风,看她对秦守经是否还不死心,如果她还痴恋着秦守经,您千万别流露出我们要找秦守经报仇的事……”

周菊人道:“如果秦守经真的对她下过毒手,她一定恨死秦守经了,还会护着他吗?”

高人凤一笑道:“秦守经在跟她偷请前,早已名誉扫地,她仍是死心塌地的受他利用,甚至于加害到她也为之不惜,可见她对秦守经痴恋的程度……”

周菊人默然片刻才一叹道:“女人对感情总是看不开的,所以才会给一些男人欺侮,至死不悟,人凤说得也许对,秦守经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婬贼,在林上燕眼中却只看得见他的优点,假如她对秦守经痴心不死,或许会比别人更幸福一点,至少她有所依恋,有所期望,比我们幸福多了!”

触及她的感慨,三个年轻人就不敢再说话了,周菊人发了一阵呆后,又轻轻地道:“真真,我们打点着走一趟吧!此行也许会毫无收获,但多少可以给谢大哥省一点麻烦,刚才为了我们,谢大哥不但开罪了那些小人,还冒犯了冯老头儿,那是很划不来的!”

谢文龙忙道:“小侄不在乎!”

周菊人神色一正道:“别说不在乎,冯紫英是个世袭的侯爵,民不与官斗,目前你有龙大人撑腰,也许还顶得住可是龙锦涛能永远庇护你吗?”

高人凤笑道:“这不打紧,龙将军的岁数比冯紫英小得多,冯老头儿死了,龙锦涛还会活着的……”

周菊人道:“你不明白世情的险恶,龙锦涛或许会很讲义气,可是为了你谢大哥的事跟冯紫英闹翻起来,弄得商败俱伤,岂不有失谢大哥报恩的原意,再说谢大哥刷了他们的面子,以后在京师也很难办事,牛鬼蛇神,能不得罪他们最好。”

高人凤点点头道:“这倒是不错,所以我想请大哥能及早抽身,脱离这是非之场。”

周菊人道:“那也得把身上的事情作个了结后再作打算,否则躲到哪儿都不会清静的,以你师父母为例,他们夫妇俩一身武功怕过谁来,到头来仍是横祸遭身……”

高人凤道:“这不同,他们是为了秦守经的缘故……”

周菊人摇头道:“秦守经不过是恰巧遇上了,其实他们隐居身退,并不是为了躲避秦守经,他们早年行走江湖时,结下的仇人很多,才不得不觅地退隐,其实哪里躲得了呢?经常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人上门生事,即使不发生素守经的事,别的人也会找他们麻烦的,明枪暗箭,叫你防不胜防!”

高人凤默然片刻后才道:“我在江湖上混了几年,的确知道有些人对师父母未能释怀,他们还不知道师父母已经死了,我也不便说出来,所以我十分谨慎,不敢炫露师门的武……”

周菊人道:“你知道就好,所以我认为仇家越少越好,象你那天在比武场上结怨娄子医,戏弄林玄鹤,都是很不智的事,把自己的名气弄大了。真正的仇人固然会盯牢你不放,许多不相干的人也会找上你缠个没完,尤其是一些身怀绝技而急于成名之辈,更不肯放过这一举扬名的机会,你想想这值得吗?”

高人凤低头道:“这种人到底不多吧!”

周菊人沉声道:“你自己就是一个,你那天锋芒毕露,不也是为了想成名吗?”

高人凤道:“小侄绝无此意,完全是为了帮大哥的忙!”

周菊人冷笑道:“你别借着大哥做幌子,我是从江湖上滚过来的,还不明白你们年青人的心理,你自负一身所学,不找个机会露一下,你不会甘心的,这一点我不去管你,可是你不该自己找了麻烦,还把谢小姐拖了下水,你让林玄鹤折败在她手下,你想,是真的对她有好处吗?”

高人凤低头不语,周菊人又道:“也许你的用心想成全她,可是你知道给她惹了多少麻烦,林玄鹤一世英名,断送在一个女孩子手中,他肯甘心吗?林玄鹤黑道中的朋友不少,他们又肯坐视吗?”

高人凤悚然道:“小侄没有想到这么多,过些时候,小侄一定自己找林玄鹤把事情了结!”

周菊人冷笑道:“没这么简单,名誉是江湖人的生命,一朝蒙羞,终身之耻!即使你杀了林玄鹤,别的人也不肯罢休的,黑道中人报复的手段尤为狠毒,随便找件不名誉的事栽在你们头上就够你们受了,想想你谢老伯的例子,他就是被一批小人整得惨兮兮的,承了龙锦涛一次情,把谢大哥的一辈子都关住了!”

高人凤浑身大汗,神情极为不安,谢文龙也感到浑身不自在,可是他挺挺胸腔道:“高兄弟事前没考虑到这么多,他是真心帮我的忙,这不能怪法,反正事情已经做了,后悔也嫌太迟,我们只有在以后多加小心就是了!”

周菊人道:“目前你干着这份差使,又是在京师首邑,一般江湖人还不敢太胡作非为,因此我倒不赞成你们退下去,只有广结人缘,建树奥援,才不怕江湖人暗中陷害,可是想在京师立足,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谋定而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