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17章 重礼进身

作者:司马紫烟

冯国材听高人凤说他刺娄士豪那一剑,是硬撑的,如果娄士豪不是胆小如鼠,交起手来,被杀的一定是他自己,不由惊问道:“既是如此,那高兄何苦硬要挑战呢?”

高人凤笑道:“这就是江湖人的臭脾气,性命可以不要,荣誉却必须维护,尤其是他抬出我的师门,我如不应战,怎对得起我地下的授业恩师!”

冯国材不禁竖起大拇指道:“高兄气度盖世,胆识过人,刚才那一派从容镇定的样子,真叫人看了佩服,娄士豪所得不过老师的十之二三,比我们都不如,难怪他会吓得抱头鼠窜了!”

高人凤道:“我也是硬着头皮往上挺,由此可见那个出主意的人相当狠毒,对江湖人的习性尤其摸得清楚,所以才使出那等绝招,逼得我非应战不可,如果不是他选错了人,我这条命是送定了!”

冯国材低头道:“其实兄弟是反对乘人之危的,他们准备叫娄士豪上门挑战,兄弟极力把他们给留住了,没想到高兄居然又找了来,兄弟还想把两位先请到芦雪亭去,避免跟他们见面的……”

高人凤道:“兄弟知道,对小侯的关顾之情,兄弟异常感激,所以才倾心相告,以后少跟马容接近……”

冯国材道:“我跟他们本来就格格不入,是他们硬要跟我套交情,既在同门学艺,又同在侍卫营中任职行走,我少不得要敷衍他们一下。”

谢文龙笑道:“最近小侯跟他们特别接近,恐怕还另有原因吧!”

冯国材低下头,半晌才道:“谢大人,我不否认,自从比武那天,得目睹谢小姐英姿,私心异常倾慕,后来他们透露说谢小姐是大人令妹,愿帮我的忙撮合,我才跟他们走得近一点。”

谢文龙笑道:“小侯属意舍妹,是我们的荣幸,只是舍妹与高兄已定名分!”

冯国材异常失望地道:“是真的?”

谢文龙道:“我是她的哥哥,这种事总不能乱说吧!”

冯国材黯然道:“我也知道自己太差劲,配不上令妹。”

谢文龙笑道:“配不上的是我们,舍妹虽然与九格格结交,毕竟是江湖人身份,不敢想攀附侯门,何况舍妹与高兄弟互相倾心……”

冯国材叹了一口气道:“谢小姐与高兄要好我是知道,可是我还不灰心,仍想一争芳心,现在得知他们已定名分,我当然不能再争了,种种失礼之处,还望高兄原谅!”

高人凤大笑道:“没关系,小侯把话坦开来说,益见心胸光明,高某只有佩服,而且还愿意真心交个朋友!”

冯国材又是失望,又是难受地道:“高兄如此一说,我就更惭愧了!”

高人凤笑道:“没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可惜佳人难再得,兄弟僭光一步,当仁难让,此外肥马轻裘,凡是高某所有,任何东西都可以奉送!”

冯国材颓然道:“高兄在京师是闻名的大富豪,一掷千金而无吝啬,只是兄弟毫无所求!”

高人凤笑道:“小侯看不上眼高某的东西,高某却想找小候要样东西。”

冯国材一怔道:“高兄要什么?”

高人凤道:“要两个藏在府上的人。”

冯国材脸色微变道:“寒家没有藏什么!”

高人凤笑道:“小侯又言不由衷了,那两个人明明藏在府上,马容临走时还点了一句。”

冯国材面有难色,半晌才道:“高兄,且得放手时放手,罗继春跟高兄不过是点小过节。”

“小候终于承认了!”

冯国材正色道:“不错。人在小弟书房里,不过只有一个,他跟兄弟虽无深交,兄弟却不能交出来!”

高人凤笑问道:“为什么?”

冯国材道:“他是马容转介绍给我的,跟兄弟还谈得来,他说跟高兄结了一点小怨,弄得无处容身,才投奔兄弟,希望能暂时托庇一下!”

高人凤笑笑道:“那些陷害我的主意都是他出的吧?”

冯国材道:“我不清楚!”

高人凤道:“小侯既然不清楚,最好还是别过问!”

冯国材道:“他跟高兄的事我自然不便过问,可是我希望高兄放过他算了!”

谢文龙连忙道:“不行,王法放不过他!”

冯国材一怔道:“他犯了什么王法?”

谢文龙自知失言,幸好高人凤接上去道:“此人身犯重罪,谢大哥要拿他正罪,所以我们才盯牢他不放,并不是高某跟他有私人的恩怨!”

冯国材道:“马容没跟我说呀!”

高人凤笑道:“马容的先人跟老侯爷有一段过节,小侯知道吗?”

冯国材道:“知道,他的父亲在家父手下为将,因为贻误军机,家父据实奏报,革去了世袭的前程,可是家父对马容仍然很优遇,进入宫廷还是家父一力保荐的!”

高人凤道:“内情恐怕不止如此简单,总而言之一句话,马容对老侯挟怨极深,他是希望我们在府上把罗继春搜出来,使老侯爷坐上个窝藏匪人的罪名……”

冯国材脸色大变道:“有这等事?我要问问去!”

高人凤连忙道:“不可,罗继春恐怕不会承认,万一他承认了,对府上更为不便!”

冯国材急了道:“那该怎么办?”

高人凤道:“很简单,小侯当作不知道,把他请出来跟我们见见面,由我们劝他投案,免去府上的干系!”

冯国材沉吟道:“那不太好吧,这不是变成我出卖了他,日后我怎么再见他的面!”

高人凤沉声道:“对一个匪人,小侯还要讲道义?”

冯国材连忙道:“不是这意思,如果他挟恨反咬我一口,岂小是连累了家父!”

高人凤点点头道:“这倒也是,那就请小侯不动声色,回头请他出来听戏,他见了我们,一定做贼心虚,想要逃走,等他离开了府上,我们再动手抓他,跟府上就没有牵连了!”

冯国材道:“这么办是可以的,不过兄弟总觉得于心不安,倒不如请二位送兄弟一个人情,由兄弟直接去告诉他,说二位要抓他,叫他快逃,等他离开了舍下,随便二位如何对付他好了!”

高人凤觉得这个办法也不错,当下表示同意了,冯国材道:“兄弟书房前面有一座假山,二位隐身在假山后面,兄弟跟他谈过后,立即催他离去,二位盯住他的行踪,等他出门后,二位再捉拿他吧!”

谢文龙点头道:“就这么办,小侯先请!”

冯国材满脸忧色,在前面走着,两人跟在后面,走了一段路后,冯国材指指前面的屋子,又指指一处假山,高人凤会意,与谢文龙偷偷掩到假山后面,眼睁睁地望着冯国材进屋去了,谢文龙紧张地摸着怀中的匕首道:“兄弟,我们太心急了,万一罗继春出来,我一个人恐怕捉不住他,你又不能动手……”

高人凤笑道:“不必动手,我扣好了两支暗镖,等他出了门,我在背后放他一冷镖……”

谢文龙道:“这不太光明吧!”

高人凤正色道:“大哥!这不是讲光明的时候,罗继春逗留京师,可见他的心还没有死,如果让他闹下去,迟早会把龙大人整倒下来,那才更不堪设想!”

谢文龙不禁黯然了,高人凤道:“而且我暗算他有绝对的正确理由,象他指使娄士豪趁我受伤的时候来上门寻仇索战,乘人之危的作为,比暗算更卑鄙!”

谢文龙一叹道:“兄弟,我答应你就是了!”

高人凤笑道:“大哥终于学会圆通处事了,其实只要把握住一个正字,倒不必太计较手段。”

谢文龙道:“不能这么说,罗继春的父亲罗上春劫富济贫,人称侠盗,论行为并无不义之处,可是仍不足以为法,侠与盗不能并言,我只承认他是个义贼,而他劫富济贫,终不免堕落,才偷了你师母的凤钗,导致你师父家破人亡的惨剧,可见行为的方正,才是养身以正的唯一途径,不过对罗继春,我可以同意不计手段去除掉他,因为此人陷溺日深,已成祸患……”

刚说到这儿,门中有人出来,两人精神一振,各自准备,那人却直向他们走来,原来还是冯国材,他们怕罗继春会跟在后面,不敢现身询问,冯国材却先招呼道:“谢大人,高兄,二位出来吧,罗继春走了!”

谢文龙一震,跳了出来道:“走了?上哪儿去了?”

冯国材摇头道:“不晓,反正他的人已不在屋里了!”

高人凤道:“会不会到别处去了?”

冯国材道:“不会,他在我家是避难的性质,连家父都不知道。”

“我关照过他不要出门的,他一定是得知二位已来,才偷偷地溜了!”

谢文龙道:“谁会去告诉他呢?”

冯国材想想道:“我家里的人是不舍的,除非是娄士豪或马容他们……”

三人相顾默然,那名叫马升的家将却又找了来道:“少爷,九格格来了,侯爷吩咐小的前来相请谢大人……”

冯国材道:“这么快就来了,我们还没吃饭呢?”

谢文龙道:“别吃了,反正招待九格格时还得摆酒席,我们在那时再吃吧!”

大家转到前面的正厅,冯紫英的动作倒是够快的。急促之下,已经布置妥善,连戏台都搭好了,酒席也摆上了,满州贵族妇女出门赴宴向有成例,连碗筷餐具都是自备带来的,侍候的人也是自己带的。

九格格平时不搭这种臭架子,今天可能是为方便周菊人,居然全班出动、好把周菊人安插在身边。

冯夫人一脸尴尬地陪坐着聊天,许多宅门的内眷也都惶恐不安地站着,因为他们虽是宾客,还不够资格与这位贵宾并起并坐,冯紫英还有一些门生也来致贺,他们站得远远的更是尴尬,见到谢文龙,冯紫英如释重负。连忙招呼道:“谢大人,快来吧,格格问了多少遍了……”

谢文龙过去向九格格打过招呼,低声对谢玉茜道:“安心吃酒听戏吧,那贼子又溜了……”

话没说完,他的脸色微变,门外又进来一人,一身官衣锦服,却仍可看出他就是罗继春的化装……

罗继春却大模大样地走了过来,朝冯紫英屈膝,请了个漂亮的旗安,操着纯熟的京片子道:“老师好,学生罗继春给老师请安!”

冯紫英弄糊涂了,他的门生故旧固然不少,可是并没有这样的人,再看他举止斯文,穿着阔绰,一副大家派头,弄不清是什么身份,不好随便答腔,嘴里含糊地应着,罗继春十分乖觉,立刻又含笑道:“老师可能记不得了,家父是西康阿咱城的土司,老师领军征西时,家父备蒙优渥,允列门墙,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这篇谎话掩饰得十分得体,川康藏边部族十分混杂,朝廷靖边的政策是以夷制夷,将令各族的首长置为土司,各辖所部,地位十分特殊,非官非藩,独自为政,大则数万人,少则千人,只受朝廷节制,用意很深,散群而治,赋予特权,就可以使边境各部族不至纠合成众以作乱!

冯紫英征大小金川时,少不得与这些土司们联络一下感情,收置几个门生是一种拢络的手腕,只是为数很多,平时根本不相往来,甚至于连姓名都弄不清楚,这时听罗继春一解释,也不再怀疑,笑嘻嘻地道:“这么久了,难怪老夫一时想不起来,那时贤契还很小吧!”

罗继春一本正经地道:“是的,那时学生才十几岁,老师军务又繁,未能领受教诲,深以为憾!”

冯紫英点点头道:“尊大人还好吧!”

罗继春又请了一个安道:“家父幸托粗安,只是时常想念老师,特命学生晋京问候!”

冯紫英皱皱眉头,大臣结交外藩是禁例,尤其是当着九格格的面,更令他感到不安,可是罗继春更乖巧,笑笑道:“学生本拟早来拜候,唯恐外界对老师引起误会,才迟迟未敢晋诣!”

冯紫英哈哈一笑道:“朋友之间叙叙旧情,谅无大碍,尤其贤契与老夫尚有师徒之谊,自然更没有什么关系了!”

这番话是说给九格格听的,罗继春从怀中取出一个绸包道:“学生听说今天是师母寿诞,敬具薄仪为寿,请师母笑纳!”

他打开绸包,却是几十颗珠子,每粒有雀卵大小,光洁浑圆,每颗的值价都在百两开外,已经是一笔重礼了,冯紫英虽觉心动,到底感到有所不便,连忙道:“自家人何必这么客气,来看看老夫已经很知情了,东西断然不能收,贤契快拿回去……”

罗继春接道:“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重礼进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