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19章 随机应变

作者:司马紫烟

谢氏兄妹对晏四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感到很着急,可是他们都知道晏四的脾气,最喜欢卖关子,越是急着问他,他越不肯说,倒是不去理会他。他又忍不住想说出来,因此两人相视一笑,故意装着不在意。

谁知晏四这一次也稳住了,干脆闭着眼睛,靠在石块上养神了,最后还是刘翩翩性子急,摇着他问道:“四叔!究竟你用什么方法能叫老狐狸带我们去找林上燕?”

晏四睁眼笑道:“到底有人憋不住了,我还以为你们的修养到了家呢!”

刘翩翩噘嘴道:“四叔!您跟奶娘是一个样子,说话老喜欢吊人家的胃口,吞吞吐吐的!”

晏四笑道:“人上了年纪,就有这种毛病,所以才会惹人嫌,因为上了岁数,最怕别人唠叨,为了避免让人说嘴皮子碎,最好的方法就是少开口!”

刘翩翩半开玩笑半央求地作了一个揖,学着她在戏台上扮小生的口吻道:“我的好四叔,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到底是什么方法,小侄这厢给你作揖了。”

谢玉茜被她的样子逗得笑了起来道:“大妹子,从今儿起,你跟梨园行是断了,再也没机会装扮假男人了,这一套行家切口也该收腔了,往后做了大奶奶,你这么不男不女的,岂不失了身份!”

刘翩翩脸上一红,只好再催着晏四道:“四叔!您就说了吧,到底是什么方法?”

晏四笑着道:“我也不知道!”

刘翩翩一怔道:“那可不行,我的礼您也受了,来个不知道,您得把礼还我!”

晏四笑着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叫人凤去,就是要他完成这个任务,并役有告诉他用什么方法,刚才你们也在旁边,我的话你们全听见的!”

刘翩翩一想确是不错,皱皱眉道:“师哥办得了吗?”

晏四道:“假如他办不了,那是真的没法子了,盛九如是头老狐狸,动心眼的事我们全不行,只有人凤还能跟他别别苗头!”

谢文龙道:“高兄弟去了半天了,怎么还没回来!”

晏四笑道:“这事情急不来,可也慢不了,那要怪玉茜一剑刺得他太凶,至少要等他把伤包扎好了才能动身。”

刚说到这儿,高人凤从大石后面跳了出来道:“茜妹的一剑还刺得太轻,害我多费了一点手脚才把他弄得更重一点……”

四个人都被他吓了一跳,谢玉茜首先愠然道:“高大哥,你怎么老是鬼头鬼脑的!”

高人凤笑道:“那不能怪我,是老狐狸鬼鬼祟祟地躲着你们,为了不惊动他,我也只好偷偷地来了。”

晏四一跳而起道:“老狐狸离开庙了?”

高人凤点头道:“是的!也多亏他撑的,他连路都走不稳,几乎是爬着走的路,我真担心他会在半路上倒了下来!”

谢玉茜忙问道:“他上哪儿去,你怎么不跟着他,被他溜了怎么办?”

高人凤笑道:“溜不了的,我已经踩准了他的去向,回头准保找得到他,四叔!您的手没关系吧!”

晏四笑道:“没关系,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高人凤道:“我一看您的伤势倒真吓了一跳,可是见你撑了很久还没有毒发的现象,就料到老狐狸玩的花样,照您中毒的样子,应该马上就躺下才对,您还能走着出门,我才放了心!”

晏四道:“老狐狸把我们都骗着了,到底没骗着你,我就想到你一定行,你是怎么整老狐狸的?”

高人凤笑道:“老狐狸倒是存心求死,我去的时候,他躺在炕上。把我先前给他上的葯都扒开了,我进去后,先给他再上好葯,可是我也玩了些花样,在他伤口上弄了些手脚,叫他全身发烧……”

谢文龙一皱眉道:“这是为什么?”

高人凤笑道:“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谁叫他跟四叔开玩笑的,不照样整他一下,四叔这口气怎么出?”

晏四笑道:“好小子!我的气出了,你的事可办砸了,刀伤最怕发烧,你吓得他不敢动了还行吗?”

高人凤道:“绝对行!我是故意的,等他全身感到发烧后,人才故作紧张地说‘老狐狸’你的伤很重,活不活得了很难说,有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罗继春已经知道龙琦君的死讯,也知道是谁下的手,他要替龙琦君报仇呢!”

晏四道:“这着子下得妙,老狐狸怎么回答?”

高人凤道:“他倒很沉得住气,只问我们是否已经告诉罗继春与林上燕的关系了?”

谢文龙问道:“你怎么说的?”

高人凤笑道:“我说没有,这下子老狐狸可着急了,他说我们背理逆伦,引子杀母,陷人于不孝……”

谢文龙道:“这是我们不对,可是你该告诉他说我们来不及说,罗继春已经抢了马跑了!”

高人凤笑道:“我没有这样说,我只告诉他说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丑妇就是林上燕,听他证明后我们才晓得的,这怪不到我们!”

晏四点点头道:“好!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们先前也只是猜测,这种事情关系很大,未经确定,也不能随便告诉,老狐狸怎么反应呢?”

高人凤道:“他躺在炕上直哼哼,我就走了。”

谢玉茜道:“你也不多问他两遍?”

高人凤笑道:“不必问,我把他伤势弄得严重一点就是为了贪这一点好处,老狐狸一定不肯让林上燕被她儿子杀死,如果林上燕住得远,他必然会说出地点,请我代为阻止,如果他不说,那地点就在附近!”

刘翩翩笑道:“师哥的鬼心眼真多,后来呢?”

高人凤道:“我出门后,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没多久,老狐狸挣着出来了,远远看见了你们,他躲躲藏藏地滚进麦田里爬着走,我远远地瞪着他,确定他去的方向后,就来找你们了。”

晏四道:“只认明一个方向,你准知道他上哪儿吗?”

高人凤结道:“错不了,从他所走的方向,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栖身,往近去没有人家,远,盛九如估计一下体力绝到不了,他不敢冒死在半路上的险去拚命的!”

谢玉茜不满道:“高大哥!你怎么也学会了四叔卖关子的毛病,说话老不干脆,到底是什么地方?”

高人凤连忙用手一指道:“茜妹!你想想,这个方向上还有别的地方吗?”

大家顺着他的手指,恰好看见了三友山庄隐约的背影,谢文龙不禁失声道:“我们怎么会想不起这里呢?”

高人凤道:“这是我们的疏忽,自从刘得泰死在那儿后,官方只把庄子封了,并没有派人看守接管,若大一片园林,房子又多,安分守己的人不取犯法前往,正好是作姦犯科者的藏身处。”

谢玉茜挺剑道:“我们快去,别叫她又跑了!”

高人凤连忙道:“现在可去不得!”

刘翩翩问道:“为什么?”

晏四笑道:“人凤的话很对,老狐狸虽然拼了命前去通风报讯,人可不糊涂,一定会防着我们跟踪前去,如果追得太紧,那地方捉一个人还很难,尤其是他们有戒心,我们由前门进,他们早从后门溜了!”

谢玉茜问道:“那要什么时候去呢?”

高人凤道:“最好是晚上,多找几个人,偷偷地摸去,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刘翩翩道:“那不太迟了吗?他们可能先走了!”

高人凤笑道:“不会!谢大哥早已侦骑四出,到处都派人密搜林上燕的下落,他们想走也不容易,倒不如躲着安全,只要我们不急着前去,老狐狸一定以为躲过了我们的耳目,动不如静。”

谢玉茜道:“他们也许不是躲我们,为了罗继春,也会溜走的!”

高人凤摇头道:“他们不会躲罗继春,老狐狸发现自己死不了,一定会留在那里,等罗继春找了去,由老狐狸证明,林上燕就是他的母亲,罗继春还能杀了自己的老娘去给龙琦君报仇吗?”

大家想想也有道理,只得按捺住焦急的心情,等待晚上再说了。晏四轻叹一声道:“先回城去吧,龙大人发现丢了女儿,心里不定多着急呢,我们也该去宽慰他一下!”

谢文龙苦着脸道:“我真怕见龙大人,见了面,跟他说些什么好呢?”

谢玉茜道:“丑媳妇难免要见公婆的,这一关怎么也躲不了,好在龙琦君之死,她自己也要负大半的责任,不是我们害死她的,心里就好过一点!”

晏四叹道:“话是这么说,对龙大人可不能那样讲呀,龙琦君被杀,我老头子也有设想不周的地方,尤其是愧对龙锦涛的重寄,使我更难以交代,口头我陪文龙去见他,向他直承过失!”

谢玉茜道:“这也不算过失,能为他缉获正凶,对龙琦君的死有个交代,就算对得起他了!”

发现林上燕藏身处的一点兴奋,被龙琦君死事重提冲淡了,归途上一老四少,心情都异常沉重。

进城后,高人凤道:“龙夫人爱女失踪,一定很伤心的,茜妹得去安慰她一下,四叔跟大哥得去见龙大人,还是分开的好,一起行动,目标太明显了,反而容易误事,晚上干脆在山庄上见吧!”

晏四道:“这也好,三友山庄地形复杂,我们也必须分头前去才不怕他们漏网,晚上二更整,大家到达那里,然后同时由四方向中央合围,人凤跟翩翩一路,菊人带真真一路,分由南北进去,文龙眼玉茜由正东大门进去,我老头子独当一面从西边翻山进去。”

高人凤道:“四叔一个人不怕太单弱了吗?”

晏四鼓起眼睛道:“小子!玩鬼心眼儿是你行,论真功夫,你还差了一截,不服气咱们较量一下!”

高人凤连忙赔笑道:“那小侄怎么敢,您的无形神拳是天下第一绝,小侄望尘莫及!”

晏四哼了一声道:“你别口是心非了,我知道你打心眼儿就瞧不起老头子!”

谢玉茜笑道:“那谅他还不敢,功夫讲究火候,兵器上他还马马虎虎,论拳脚,我还比他强一点呢,更别说您了,哪天我揍他一顿,给您出出气!”

高人凤一伸舌头道:“我宁可站着挨揍也不敢动手,四叔的手脚拿得稳分寸,挨上最多疼一下,你的火候还不够,一拳打在要害上没轻没重的,我这条命造得太冤枉了!”

黯淡的气氛,被他这一调笑,总算又淡却了一点,而且他的话并非虚夸,伸拳打人不难,只要招式巧妙,出手及时,攻人所不防,差不多十发九中,可是要把对方打到什么程度,能在手下控制住,非数十年火候不能致!

高人凤批评中肯,谢玉茜自然不会生气,无形中把晏四捧了一下,老头子也乐了,笑着道:“油嘴滑舌的猴头,快滚你的去吧,今天晚上误了事,瞧我再捶你!”

高人凤正色道:“四叔!小侄不是瞧不起您,论真功夫,林上燕绝对高不过您去,可是她手中有着紫凤钗,又是困兽之斗,您要小心点!”

晏四道:“我晓得!老头子也不会硬干,我是一个人,绝不跟她照面,等你们把她追急了,我只要伸腿绊她一下,就可以解决,也许这不太光明,可是老头子还想多活几年,舍不得拿老命豁出去硬拼逞英雄的!”

高人凤一拱手笑道:“四叔这话才是至理名言,行侠在乎本心,并不限制手段!”

晏四一笑道:“这话要是对文龙说,他会给你一个大耳刮子,他最瞧不起这一套!”

谢文龙只能尴尬地笑笑,倒是高人凤笑道:“大哥不同,他在公门中当差,抓人是为了职责,代表朝廷王法,自然要明来明去,等他脱去这身老虎皮,在江湖上闯荡些时,他自然会体验到您的教训的!”

晏四笑道:“你这小子一张嘴倒是两面俱光,怎么说怎么有理,你走错了门路,该去卖狗皮膏葯的!”

高人凤笑着道:“小侄还真卖过,只是嘴光手不光,有回把一个乡下人的两条腿治成四条腿,叫人轰了出来!”

谢玉茜笑着道:“你是怎么治的?”

高人凤道:“他是风湿症,求治得太急,没说明病在腿上,糊里糊涂找我求治,我以为他是半身不遂,一帖膏葯贴在腰上,匆忙中拿错了,用了拔热毒的清凉散,结果寒气透入脊骨,他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只能爬在地上,不就变成四条腿了吗?”

大家都被他逗笑了,晏四大笑道:“难怪老狐狸的伤被愈治愈重,小子你记着,今儿晚上我若是受了伤,可不许你动手乱整……”

在哄笑中大家分了手,谢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随机应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