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02章 钗光鬓影

作者:司马紫烟

两辆华车在吆喝声中开动了,先后地进了城,然后分道而行,杜九那辆车一直去向提督府,刘得泰却将车驶向和亲王府的后门,车子刚停下,后门已经打开了,一个盛装的丽人带着个十八九岁的小老妈跨进了车厢,把他的眼睛都看花了。

上次在他的家里,九格格身上一丝不挂,使他觉得九格格虽然美,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今天穿上衣服,脸上经过刻意的修饰后,他怀疑是天上的仙女下了凡,连赶车都忘了,直到谢文龙在车中喝了一声,才把他的魂喊回了窍,抖起鞭子,兴冲冲地赶着马匹飞驰!

谢文龙坐在两个女子对面,那小老妈不过是头脸齐整,一旁的九格格却是艳光照人,想起上次替她疗伤解穴的尴尬情景,窘得连头都不敢抬!

九格格却落落大方地笑道:“谢大人!上次真是多亏了您,要不是您救了我,而且掩饰得好,那我可如何做人?本来我想到府上面谢的,可是家父不肯……”

谢文龙更加不安了,搓着手道:“哪里,哪里,谢某有失职守,才害得九格格受了惊吓!”

九格格一笑道:“我一点也不怕,而且还觉得很有意思,我昏了过去是假的,只是为了不好意思,在那个情形下,我不装着昏迷,大家都很难堪!谢大人您说是吗?”

谢文龙不禁一怔,九格格脸上一红道:“谢大人是否觉得我说话不象个女孩子?”

谢文龙呐响地道:“不!不!我只是奇怪!”

九格格用手摸摸鬓角笑道:“有什么可奇怪的?”

谢文龙朝那小老妈看了一眼,慾言又止,九格格明白地的意思,笑着道:“她叫丁香,从小就跟着我了,去年虽然嫁了人,丈夫在外任当知县,她还是舍不得我,放着官太太不当,情愿跟着我,因此可以算是我的知心人,谢大人有话尽管说好了!”

谢文龙这才嗫嚅地道:“格格上次受了惊,幸好没有出事,谢某以为格格今天不必要再去赶热闹!”

九格格微微一笑道:“龙小姐邀集手帕会的目的我很清楚,我是特别要求参加的,我想有谢大人这样的干练人才居中策划,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谢文龙连忙道:“这可很难说,今天全是些女客,谢某只能在外面照顾,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

九格格笑道:“我不怕!而且我倒是希望能出点事!”

谢文龙不禁一怔,九格格却幽幽地叹道:“大人在提督衙门当差,对我的事应该很清楚,尤其是家父对我的将来作什么打算……”

谢文龙道:“京师上下都知道格格被册选入宫的希望很大,前程似锦,将来很可能会母仪天下!”

九格格叹道:“我就是怕这一点,老实说这只是家父的意思,我却一点都不稀罕,人不是为了富贵才活着的,尤其是宫里,那简直是个大监狱,住在里面只有口腹的享受,却没有一点自由……”

谢文龙想不到她会有这种看法,乃讪然笑道:“格格出身王府,自然看不起富贵……”

九格格尖利地问道:“听说谢大人是江湖出身,难道是为了富贵才当差的吗?”

谢文龙被她堵住了嘴,半晌才道:“谢某与格格的情形不同!”

九格格一笑道:“没什么不同,我们的情形一样,我们都是身不由己,被环境限制住了,必须生活在这个圈子里,心里却未必愿意,不过谢大人比我自由,你这份工作随时都可以摆脱,依然还你自由之身,我却必须受命运的摆布,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谢文龙不知如何说才好,只有付之默然,九格格又说道:“我闲下没有事,只有看看书,听听戏,知道天地间有一种能人,象聂隐娘,红线女等侠客,身负绝技,心里羡慕得不得了……”

谢文龙道:“那是骗骗人的,世上哪有剑侠!”

九格格却正色道:“不!我这次被飞贼劫出王府,才知道世上的确有这种高来高去的武林奇士!”

谢文龙苦笑道:“那只是轻功练得好一点,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九格格一笑道:“在我说来,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假如我有这一身本事,海阔天空,自由来去,就不必再受命运的摆布了!所以我今天才向家父力求参加这场热闹,看看谢大人与飞贼斗法!”

谢文龙一征道:“谢某不明白格格的意思!”

九格格道:“假如今天谢大人能擒住飞贼,我想投在大人的门下学点本事,假如谢大人捉不住他,我希望能被他再抢去一次!”

谢文龙大惊道:“格格这不是开玩笑吧?”

九格格正色道:“不开玩笑!只有这个方法才能摆脱我现在的生活,我不愿向命运低头,就必须创造命运!”

谢文龙急得青筋都凸起来了,连连搓着手,讷讷地道:“这……这……”

除了一个这字,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九格格却微微一笑道:“大人不必紧张成这个样子,我只是开开玩笑!”

谢文龙吁了一口气道:“格格这个玩笑可千万开不得!”

九格格一笑道:“玩笑可以不开,谢大人是否愿意收我这个不成材的弟子呢?”

谢文龙连忙道:“格格金枝玉叶,要学那些干吗?”

九格格庄容道:“我喜欢!”

谢文龙道:“谢某技艺疏浅,不堪为人师!”

九格格笑道:“谢大人名满京畿,除了你之外,上哪儿再去找更好的老师!”

谢文龙道:“谢某可以负责介绍老师!”

九格格道:“除非你家的那位晏老师父,不过我知他更不会答应收我这个徒弟的,因此数来数去,只有谢大人合适!”

谢文龙道:“谢某绝不敢应命!”

九格格脸色一沉道:“那么谢大人是逼着我去投向那个飞贼?真到那个时候,谢大人身上的责任更重,可别怨我给大人添麻烦!”

谢文龙急急道:“格格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

九格格沉声道:“我只有你们两个人可找!”

谢文龙一怔道:“这是怎么说?”

九格格道:“我要学武功,而且是真正的武功,不是那些练来好看的花拳绣腿,我打听过了,练这种功夫时,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那自然免不了要肌肤相触,纠正姿势上的错误,我的身体只有你与那个飞贼碰触过,我不想再让第三个男人来接触我!”

谢文龙无可奈何地道:“格格可以找个女教师!”

九格格哈哈一笑道:“女教师,上哪儿找去?”

谢文龙道:“舍妹的武功就比谢某高明!”

九格相摇摇头道:“我不要!说句不要脸的话,我讨厌女人,在家里,在宫里,我看来看去都是女人,早把我看烦了,因此我一定要找个男人做师父!”

谢文龙没想到贵为皇室宗亲的格格会说出这种话来,假如不是职责所在,他真想抽身一走,不理这个女疯子。

然而人是他从王府接出来的,现在他若是丢开不管,出了事他实在负不起责任,只得敷衍地道:“这事情等以后再谈吧,反正也不是马上可以决定的!”

九格格却固执地道:“不!我今天请谢大人屈尊来接我,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决定这件事,谢大人若是不肯答应,我只好从飞贼身上打主意了!”

谢文龙心中一动道:“格格能找到那个飞贼吗?”

九格格一笑道:“那天我被他从王府抢出来时,曾经到他的窝里去过一趟,除非今天你能捉到他,否则我总有办法找到他的!”谢文龙大叫道:“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九格格道:“我不想说,那是我第二个机会!”

谢文龙几乎要通知外面的刘得泰停车,九格格沉声道:

“谢大人不必打别的主意,我不说,你难道还能把我送到提督衙门去用刑逼供不成?而且刚才那番话我若是矢口否认,谁也不会相信你的话!”

谢文龙这才发现她的厉害,即使现在把她拉到她父亲那儿去,和亲王也不会相信他的女儿会有这种打算,说出这种话,自己若不是亲耳听见,也断然无法相信。怔了半天,他才愠然问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九格格一笑道:“一句话,你答不答应教我?”

谢文龙道:“我答应了,和亲王也未必会答应!”

九格格笑道:“他不会知道,谢大人可以偷偷地来教我,王府的墙不高,绝对难不住你这位大捕头!”

谢文龙道:“这种事谢某不敢领教,万一被人发现了,谢某固然万死不足以谢,格格的名声也大受影响!”

九格格笑道:“不会被人知道的,我跟丁香自然会把一切的杂人都支开,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谢文龙庄容道:“谢某职掌司法,这种执法犯法的事断然无以从命,格格一定要跟谢某过不去,谢某只好伸长脖子,等着砍脑袋了!”

他说这几句话时,差不多是声色俱厉,九格格跟那小老妈却对望着神秘一笑,然后九格格才神色庄重道:“大人果不愧为正直君子,我刚才那番话是说着玩的,不过投师学艺之事,却已得到家父的同意,请大人务必垂允!”

谢文龙奇怪地道:“王爷会同意格格练武?”

九格格默然地道:“家父事出无奈,日为发生了那件事,定然瞒不过人,只有叫我拜在大人门下,说出去也好听一点,至于那个飞贼,则必须绳之以法,我才有脸做人,大人现在当不至拒绝了吧?”

谢文龙想想这也颇合情理,乃吁了一口气道:“格格为什么早不说明呢?”

九格格苦笑一声道:“刚才是我的想法,既然行不通,只有按照家父的办法行了!”

谢文龙道:“那飞贼的下落呢?”

九格格神色一沉道:“我不知道,否则我早就说出来了,我恨他到了极点,今天就是来看他落网就法的!”

谢文龙弄不清她的话是真是假,倒不禁怔住了,幸好车子已经到达龙府,龙琦君亲自出来把客人接了进去。

她的脸上罩着一层忧云,对谢文龙客气地打了个招呼,就挽着九格格的手到后面去了,门口停着很多车子,计算一下数量,客人差不多全来齐了,谢文龙不敢多耽搁,忙着进去找龙将军商量布置的情形。

刘得泰却笑着凑过来道:“老总,您真是艳福不浅,我看那妞儿八成是看上您了,本来嘛!一个女孩儿家……”

谢文龙冷冷地问道:“怎么样?”

刘得泰忙着将马匹由车上解卸下来,背对着谢文龙,自然也没有看见他脸上的神色,仍是笑嘻嘻地道:“一个女孩儿家肯对二个男人说这种话,就是心里有意思了,这妞儿是京城有名的大美人儿,您跟她拉上了交情,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福气!”

谢文龙差一点就大声吆喝了出来,可是他想到这儿人多嘴杂,让别人听了去,将又是一场麻烦,因此他不声不响走上去,对准刘得泰的后颈就是一掌斜切上去,大概只用了一成力,刘得泰已经吃不消了!

两条膝盖一软,整个人朝前一栽,脸已埋进刚屙下的马粪堆里,塞了一嘴的马粪,谢文龙又一把提着他的后颈,将他拎了起来沉声道:“老刘!以后我再听你嘴里不干不净的,你就没这么舒服了,即使不摘下你的瓢儿(江湖黑话,意指首级)也会拗断你的颈骨,叫你一辈子开不了口,你是吃公事饭的,应该知道这种话能不能说!”

谢文龙从来没有对人发过脾气,刘得泰吓傻了,干瞪着晴,连嘴里的马粪都忘了吐出来!

谢文龙的手一松,又将他丢进马粪堆里,然后才举步跨进园门,一径向小书房走去。

龙锦涛大人虽是武官,却颇喜读书,这小书房是他公余消暇的唯一去处,今天却作了临时的办公处!

谢文龙进门的时候,他早以等得不耐烦了,见到谢文龙后,立刻将手中的一本唐诗丢开叫道:“文龙!你来了,路上没有什么吧?”

谢文龙点点头,脸色却并不好看,龙锦涛知道他心里的疙瘩,歉然地道:“文龙,这件事太委屈你了,可是和亲王那老家伙太难缠了,他指明要你去接人,而且说实在的,除了你之外,也没有别人能担得起这个担子!”

谢文龙轻轻一叹道:“接人、保护人是卑职份内之事,倒没有什么……”

龙锦涛欣然道:“文龙!别这样说,我知道你心里很别扭,可是实在没办法,为了今晚的计划,我只能借重老家伙的压力才能叫他们同意,和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钗光鬓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