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20章 千钧一发

作者:司马紫烟

谢文龙见林玄鹤右手的钢钉虽然发了出去,左手的却还扣在掌中,连忙叫道:“兄弟!他还有一手没发……”

高人凤埋着头,维持住原来的姿势道:“我晓得,听声音就明自这家伙打什么主意了。”

林玄鹤原来是准备他抬头的时候再发第二手的,没想到高人凤鬼精灵,早已算准他的居心,气得双腿直跳,叫道:“小子!我就在你面前,看你有种永远不抬头!”

高人凤埋头笑道:“抬了头就要变瞎了,我再傻也不能干那种笨事,而且这样子很舒服,我想睡上一觉。你慢慢地等着吧!”

林玄鹤见他如此耍赖,不禁火了道:“臭小子!你再这样赖皮,老夫就不客气了!”

高人凤笑着道:“你别大声嚷嚷,吵得我不能睡。”

说着还故意发出鼾声,林玄鹤忍无可忍,飞起一脚,将高人凤踢了个翻身,谢文龙见状大怒道:“你干什么?”

金节沉声道:“谢大人,现在是一比一,我们也守着江湖规矩不插手,如果你想伸上一腿,我们也落得拣个现成便宜,先毙了这小子!”

他没有带兵器,随手带了把锄土的钉把出来,高人凤离他只有三四尺,一钯下来,恰好正着,谢文龙的大刀握在手中,却不敢再进前一步。

高人凤在地上叫道:“大哥!您别管,林老头如敢再踢我一下,我就要他好看!”

林玄鹤叫道:“老夫倒要瞧你有多大本事!”

举脚又想踢,高人凤喝道:“林玄鹤!我的暗器手法不如你,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下,总不会落空,拚着一对眼睛,我也要废了你两条胳臂!”

林玄鹤冷笑道:“老夫反正是这把年纪了,跟你拼一下倒也值得!”

脚又撩了起来,高人凤忽地将身子一长,双手猛发,抓住他的脚,将他的人摔了出去。

林玄鹤外号阎王爷,是因为五云择日钉暗器歹毒而得名,只见他的左手一扬,两点寒星射向高人凤的双目,高人凤叫了一声,双手掩目又倒了下去。

林玄鹤被摔出之后,很快又站了起来,哈哈大笑道:“臭小子!这下子你知道老夫的厉害吧!”

高人凤在地下乱滚叫道:“老杀才,你竟敢用毒葯暗器,我做鬼也饶不了你!”

林玄鹤沉声道:“胡说!老夫的五云捧日钉虽然分有毒无毒两种,但今天并没有用有毒的来对付你!”

高人凤弯腰曲身躺在地下,挖弄了一阵,一大概是挖出了一枚钢钎,伸出来叫道:“你自己看看!”

谢文龙关心义弟的安全,急急地要赶过去,高人凤又叫道:“大哥!你别过来,我身上中了毒,沾一下就会染到你。,老头儿呢,叫他过来……”

盛九如对林玄鹤道:“林兄!你是否拿错了?”

林玄鹤道:“不会!我对淬毒暗器使用很谨慎,收藏也很严密,放在革囊的夹层中……”

盛九如道:“那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高人凤又叫道:“林老头,你一定在女人身上睡昏了头,要不就是你居心阴恶……”

林玄鹤有点不相信,走了过去道:“老夫绝不会用错暗器,这一支钉上不可能有毒!”

说着伸手去接高人凤掌中的钉子,高人凤忽然跳了起来,一式双风灌耳,向他两侧夹击过去。

林玄鹤久经风浪,自然也防备他有诈,借机会将自己骗过去好拚命,因而双掌一分,朝外封出去,意在架开那一招,谁知高人凤并不是存心想攻他,袖中嘶嘶两声,射出两支短笛,恰恰钉在脉门上。

林玄鹤两腕受创负痛,跳了开去首先用牙咬下所中的袖箭,然后忍痛用手拿着放在鼻前嗅了一嗅,知道那只是寻常暗器,上面并非淬毒,这才放了心,抬头去看高人凤时,不仅自己吃了一惊,其余的人也为之骇然。

原来高人凤脸上好好的,眼睛也没有受伤,嘴角含着得意的微笑道:“林老儿,现在你服输了吧!”

林玄鹤简直无法相信,张大了嘴,愕然半晌才叫道:“你……你小子会邪术!”

高人凤哈哈大笑道:“林老头,你也是在江湖上混出名的人物,说这种话不怕笑掉大牙吗?所谓邪术,只是哄哄乡下人的玩意儿,难道你老江湖还吃这一套!”

林白鹤又愧又愕,连手上的箭伤都忘了,指着他道:“我明明看见你双目都中了钢钉!”

高人凤微笑道:“不错!对你的手法我是异常钦佩,出手无虚,不偏不倚,否则我还不敢跟你较量呢!”

谢文龙过来道:“兄弟!你究竟是怎么的?”

高人凤对谢文龙倒是不敢再贫嘴,笑吟吟地在胸前取出了一付薄皮面具道:“没什么,不过是玩了点小花样,用这玩意儿挡了他一下。”

高人凤那副面具大小恰恰与人面差不多,除了眼上两个空洞外。鼻子,嘴巴都制得十分逼真,但他还是不明自,因为把面具戴上了,眼睛仍是漏空的,而钢钉是从目部打进去,高人凤还是会受伤。

高人凤知道他心中的怀疑,笑笑道:“我把面具反戴在后脑勺上,自然就不会受伤了!”

这一说使大家都恍然了,原来高人凤把整个脑袋都埋在胸前,外面用双臂护着,谁都看不清他在做什么,猝然抬头,自然没人想到。反戴着面具,等他中钉之后,借机会倒下,满地乱滚,摘下面具,居然把大家都骗过了。

林玄鹤气得大吼一声,口中哇地喷出一蓬血雨,昏绝了过去。盛九如也颇为讶然地道:“小子,你真比狐狸还狡猾,我老狐狸自叹不如!”

高人凤微笑道:“人为万物之灵,畜类之智,岂堪相匹,自然要差多了!”

盛九如怒哼道:“小子!你是绕弯子骂我?”

高人凤道:“我不是骂谁,不过就事论事,你自称老狐狸,是自己讨骂!”

盛九如自中怒火进发,高人凤又道:“今天我虽然开开你的玩笑,可是没有存心害你,你发现上当以后,拉了这么多的人埋伏在这儿对付我,岂是一个前辈所应为!骂你两句也不过分!”

盛九如被他这一顿抢臼,倒是无以为答,高人凤又道:“那天在庙里,我把恩师遇害的情形说给你听,你表示十分后悔,因为你是受人愚弄,我不怪你,仍然把你叫做前辈;可是想想你今天的作为,骂你一声畜生也不为过,简直是忘恩负义,寡廉鲜耻的鼠辈!”

盛大如怒声道:“放屁!我对不起你师父那是我错,可是没有受过你们什么恩惠,更没有做过什么。”

高人凤厉声道:“你换了罗上春的留柬,害得师母为此而死,我恩师找到你,不杀你就是大大的恩惠,你却还想陷害我,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再者你明知林上燕已嫁罗上春,仍然与她发生苟且……”

盛九如厉叫道:“放屁!我们一直是清清白白的!”

高人凤冷笑道:“清白?朋友妻,不可戏,你心里偷偷地爱上她,心术已然可诛,还好意思说是清白的!”

盛九如俯下了头,只能说:“骂得好!骂得好!我老狐狸的确不是好人,好在我根本也不是好人……”

林上燕十分难过地道:“九如,都是我害了你……”

盛九如将头一抬道:“没什么!由他骂好了,我对所做的事绝不后悔,只要能得到你的心,别说是鼠辈,就是叫我当乌龟王八,我也不在乎!”

凌寒梅阴恻测地道:“乌龟王八轮不到你,第一个是丁兆民,第二个是罗上春,你还挨不到边呢!”

林上燕凄婉地道:“凌大姐!你何苦这样呢!”

凌寒梅怒道:“你害我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我恨死了你们!”

盛九如忍不住发言相讥道:“罗上春在名义上总还是你的丈夫,如果不要你,那是你的事!”

凌寒梅脸色一沉,差点挺剑就想扑过来,倒是金节将她拦住了,说道:“只要你对得起罗上春就够了,何必生这个闲气!”

林上燕悲切地道:“凌大姐!就算我一千一万个对不起你,但现在罗上春已经死了,再说这些也没意思了!”

凌寒梅终于忍了下来,恨恨地道:“罗上春怀疑我不贞于他,他却去丁兆民那儿去诱拐别人的老婆,这口气叫我怎么忍得下!”

金节一叹道:“忍不下你也忍了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反正罗上春并没有得到善终,你的气也该平了,还是想开一点吧!”

凌寒梅叹了一口气,脸色渐渐转为缓和,林上燕转对高人凤道:“当初陷害你师母是我一时的糊涂,不过对于你,我们可没有再存恶意!”

高人凤冷笑道:“这种种埋伏又是什么意思呢?”

林上燕道:“人是我们邀来的,不过我与九如都跟他们说好了,只给你一点薄惩,并不想伤害你。”

高人凤道:“林玄鹤要打瞎我的眼睛,这也是薄惩?”

林上燕轻叹道:“那怪你得罪的人太多了,林老被你整得折了几十年创下的盛名,古先生被你斩断一条手臂,如果他们在别处碰上你,可能还会杀了你,我们替你要求到这样,总算对得起你了!”

高人凤冷笑道:“对得起我算什么,你又准备如何对得起我师母呢?”

林上燕痛苦地道:“我已经决定一了结我尘世最后一件事办完,我愿意随着你们到表姐的坟前,随你们如何处置我。”

高人凤道:“老狐狸肯吗?”

林上燕毅然地道:“这是我的决定,他阻止不了!”

盛九如愕然道:“上燕,你怎么能这样?”

林上燕凄声道:“九如,我没有告诉过你,但是我的确如此决定了,那天我们到龙家去,看见了菊人和翩翩,回首前尘,我感觉到负人太多,万死不足以谢,尤其是翩翩,长得跟她母亲完全一样,我……我觉得唯有一死,才能对得起那些人!”

盛九如黯然地道:“你可曾替我打算,我怎么办呢?”

林上燕苦笑道:“这些年来,你不是当作我死了吗?还是那样想下去好了!”

盛九如摇头道:“不!我从来就没有想到你会死,秉着一念至诚,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林上燕道:“我是骗了你,难道你还相信我?”

盛九如点头道:“是的,我知道你是受了秦守经的蛊惑,但是我也知道秦守经对你绝无真情,迟早你会摆脱他回到我这儿来的,所以多少年我都守着那间破庙,等着你回来。”

林上燕黯然地道:“九如,假如我能从从头选择,我一定全心全意来爱你,现在太迟了,我一身罪孽,从内心到身体,都是肮脏的,卑污的。”

盛九如道:“我可不这样想。”

林上燕哽咽道:“九如,假如你真的爱我,你就别阻止我……”

盛九如黯然片刻才长叹一声道:“好吧,办完了那件事,我也跟你一起去死,没有了你,此生已无可恋。”

林上燕不说化,只是深情地望着他,高人凤却问道:“你们有什么话快说?”

盛九如道:“秦守经已经出现了,我们都准备手刃他。”

高人凤故做不知道:“秦守经出现了,那好呀,我也想找他呢。”

凌寒梅道:“用不着你,我们就够了。”

高人凤道:“为什么?他是我师门的大仇……”

林上燕道:“照理是应该让你报仇的,可是……”

高人凤冷笑道:“可是这些人不饶我对吗?”

凌寒梅沉声道:“不错,我们应邀前来,一半为了对付你,一半也是为了秦守经。”

林上燕道:“我们替你报仇也是一样的,这样我对死去的表姐更好交代一点,当然我也应该想到你,可是以为你一定难以逃过林老的五云捧日钉。”

高人凤笑道:“事实上我不但逃过了,而且还倒整了他一下,这辈子他再也不能靠五云捧日钉害人了。”

凌寒梅沉声道:“小子,你别得意,还有我们呢!古直的一条胳臂,你得加倍偿还他。”

高人凤凛然不惧道:“你们凭什么?”

凌寒梅道:“凭我手中这支剑。”

高人凤轻蔑的道:“你的剑如果比我高明,古直的那条胳臂又怎么会丢掉呢?”

凌寒梅怒极就想出手,林玄鹤这时恰好清醒过来,挣扎坐起道:“凌女侠,请你等一下,老夫还有一句话问他,高小子,你把假面蒙在脑后上,我那两支捧日钉也命中了,你怎么不受伤呢?”

高人凤笑道:“我在面具里面还衬了两团海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千钧一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