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21章 龙争虎斗

作者:司马紫烟

高人凤微笑道:“这就是你要的答案,我开始得太迟,受的罪也特别多,两边的腰上被铁棒敲起了老茧。整整两年,我才算勉强合格……”

谢玉茜忍不住道:“你是名门出身,为什么要去学那种不合实际的功夫呢?”

高人凤道:“为了探访仇踪,我必须隐藏起原来的身份混迹江湖,才不会被人发觉,因此我只好找最不容易被人注意的行列中藏身,杂技班终年四处飘荡,也便利我探查的工作,可是参加那个行业,也得有两下子,至少做起来要象回事,所以我才咬着牙苦学,后来我发觉这种功夫不是全无用处,把我身上最柔弱的部份,练成最坚韧的部份,经得起任何重击!”

金节摇头道:“我还是不相信!”

高人凤正色道:“信不信由你,我可没骗人,而且你那一掌,还不如当年我学杂技时的铁棒来得够劲呢!”

金节任了一怔才问道:“你当真没受伤吗?”

高人凤笑道:“我把这种功夫搁下很久了,腰骨有点僵硬了,所以挨掌时,里面轻震了一下,大概这就是你误会我腰骨震断的原因了,大概还不至于受伤!”

金节突然大笑道:“好!败在真功夫之下,我心里至少好过一点……”

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子晃了一晃,俯身扑倒在地下,凌寒梅这时也摆不起主人的架子了,金节与古奇二人虽是她的世仆,却也是扶育她长大的义兄,小时候她就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哥哥,以松竹梅岁寒三友为名,后来引起罗上春的误会,他们才自动降回为奴仆的身份!

这两个从小保护她,长大后暗恋她,默默地为她牺牲了一生宝贵的岁月,始终忠心耿耿地追随她,现在眼见其中一个将要离她而去了,不由抛开了一切的矜持,冲上去抱起他,大声叫道:“林上燕!快拿解葯来……”

林上燕的伤手正由盛丸如在裹扎,闻言忍痛道:“凌大姊!很抱歉,这毒针是无可救的!”

凌寒梅债急之下,失去大家的风范,厉声骂道:“放屁!你曾经用毒针伤了谢家的小妮子,她怎么没死!”

林上燕道:“我不知道,至少我不会解救!”

谢玉茜冷冷地道:“天下会解这种毒的只有菊姑一个人,可是她被诓走了,只好眼睁睁地看他死去……”

金节合上眼睛,凌寒梅大声叫道:“大哥!苍松大哥!你不能死!振作一下……”

金节努力睁开眼睛,苦笑了一下,微弱地道:“主人!你别这样叫我,你跟罗上春的一段婚姻,被我们拆散了,害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我觉得很抱歉……”

凌寒梅抱得他更紧一点叫道:“大哥!别提那些了,我知道你跟二哥都喜欢我,可是我不能嫁给你们两个人,才嫁给罗上春,我从不为那件事怪你们……”

金节又苦笑一下道:“我们是配不上你的,不过在临死前,能听到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的声音更微弱了,凌寒梅抱住他直摇,口中不住地叫道:“大哥!大哥!你不能死……”

金节振作最后的余力低声道:“小时候,你对我作什么要求时,就这样摇我,现在的情景,使我又回到从前那段美丽的日子了……”

他的声音更低,却相当清楚,每一个人都能听见:“从前我不违背你的要求,这一次可力不从心了,生死不是我能操纵的,保重你自己吧……”

他的头垂下了,虽然还有极微弱的呼吸,但是生命似乎已经离开他的身体,留下的是一具没有知觉的躯壳了。

凌寒梅放下金节,执起一边的宝剑,目射凶光:“大哥!你安心的去吧,我不会叫你自死的,谁杀了你,我就杀谁,至少我要用两条命来作你的赔偿!”

高人凤淡淡一笑道:“凌夫人!你要弄清楚,我可没有杀他!”

盛九如急叫道:“凌大姊!上燕可不是有心的,她是为了帮助金兄才出手……”

凌寒梅沉声道:“我的眼睛没有瞎,我的神智也没有糊涂,冤有头,债有主,我知道该找谁算帐,不过你们俩人也别想轻松,这四个小鬼如果溜走了一个,我就唯你们是问,大家一起上,每人收拾一个,我来对付姓高的,其余你们各找对象,自己决定……”

盛九如道:“上燕受了伤……”

凌寒梅道:“我不管,她只伤了一只手,还有一只手可用,二哥也只剩了一条胳臂,他能拼,林上燕为什么不能,记住我的话,如果谁手里放走了人,可别怪我无情,大哥的一条命就算在他头上!”

林上燕咬咬牙,从腰下翻出一口短刀道:“九如!事情已经豁出去了,放开手干吧,这四个小辈跑了,对我们也是大患,你对付谢文龙,我招呼姓谢的妮子,这是她第二次用袖箭伤我,我也恨不得砍她两刀才甘心!”

盛九如关心地道:“你的手能拼斗吗?”

林上燕将他一推道:“你真把我看得不成材料了,我的容貌虽毁,功夫却没搁下,以前为了不暴露身份,我才忍气吞声,一个小辈还能奈何我吗?”

盛九如解下腰间的链子索道:“古兄!我把刘翩翩交给你,因为她手中使的彩虹软剑,只有你的长棍可以不受她的威胁!”

古奇对金节之死表现似乎很淡薄,可是他的内心却充满了激动,单手枪杖,冷冷地道:“谁交给我都行,这四个家伙的命一起算上,也不够抵我大哥的!”

这边四个年轻人也都作了准备,谢玉茜见高人凤赤手空拳,分了一口刀给他道:“高大哥,这个给你!”

高人凤摇手道:“不!你使惯了双刀,分出一口来,招式就不顺手了,林上燕横定心拼命,可不是好惹的!”

谢玉茜急了道:“你总不能空手拼斗呀!”

高人凤笑道:“谁说我要拼斗了,凌寒梅此刻已经发疯了,好男不跟女斗,何况是一个疯婆子,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还是开溜的好!”

谢玉茜一怔道:“高大哥!你……”

高人凤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跟这些狂人拼命不值得的,有机会你们也脚底放滑溜一点,我先走了!”

说完往外急窜,凌寒梅如何肯放他走,长剑如毒蛇般的刺了过来,高人凤就地一滚避开,凌寒梅仗剑进击,可是高人凤在地下就象是一条泥鳅,蛇行鲤翻,半攻半守,不但闪过一连串的急攻,得闲还能弹腿踢脚,去绊凌寒梅的下盘,谁也看不出他用的是那一家的武功招数,可见这小伙子真有一套!

凌寒梅虽然主动追击,有时却要防备他踢弹过来的冷腿,居然无法限制他的行动,眼看着他快要滚进树林去了,如果一到林中。借着树木的掩护,那就更难收拾他了,心中一急,剑出更猛,然而高人凤闪躲得也更灵便!始终不让她的剑砍中。

凌寒梅的剑术很精,招式变化也多,然而多半是正式交锋所用,高人凤赤手空拳,而且躺在地下,反而把她难住了,因为任何一种剑法,也不会用来应付这种情况,所以她的精招丝毫用不上,只能将势就势地拧刺砍劈!

其他人虽各自认准了对手,却因这两个人最先开始,而且情况很激烈,却忘了交手,直等高人凤快要逃进树林了,盛九如追上一扬练索道:“凌大姊!把他交给我!”

凌寒梅如何甘心,厉声道:“该开,我难道还不如你高明!”

盛九如陪笑道:“凌大姊!你误会了,这小子心眼儿多,玩意儿杂,什么江湖下三烂的手法都学全了,你拿他的确没办法,高手不斗无赖,就是这个道理,他这种下流的打法,就是整你这种剑道高手的,还是由我也用江湖下流手法来对付他吧!”

凌寒梅也的确智穷力绌了,更怕高人凤借此溜了,一面用剑逼得更紧,一面道:“好!你把他赶回来后再交给我对付,今天我非手刃他不可!”

盛九如一抖链索,朝地下砸去,高人凤往旁一闪,链索也拐了弯,竟往他的腿上缠去!

谢文龙很不满高人凤这种临阵退缩的战法,但是想到对方已设定阴谋,要把自己这边全部杀死,而且还要嫁祸已死的林玄鹤,诓骗晏四等人,觉得高人凤能脱身出去报个讯,也是上策,因此倒也原谅他了!

见到盛九如的链索快要缠上高人凤的双足,连忙一刀劈下去,直取盛九如的后背,口中道:“兄弟!快走!”

由于他猝然发招,而且是攻人背后,大违常理,所以谁都没注意。盛九如是听见金刀劈风之声后,才急忙问身避开了,当然他的链索也失了准头,高人凤双腿一弹,身子激射而起,隐入树林。

这边盛九如险险避过了谢文龙一刀,回头怒骂道:“谢文龙,我一向认为他是个好汉子,虽然不得已与你为敌,心中还是很尊敬你,谁想到你也会在背后伤人……”

谢文龙挺刀朗声道:“谢某立身正直,可是对付你们这些江湖鼠辈,却不必讲究手段,前些日子,我们也把你当作前辈,试问你所作所为,那一点象个前辈的样子……”

盛九如恼羞成怒道:“我是被你们逼得如此的!”

谢文龙冷笑道:“你如果行事正直,立场光明公正,谁敢对你不敬,是你自己为老不尊……”

盛九如将链索论得呼呼急响,直卷过来,谢文龙挺刀迎上。谢玉茜也接住林上燕展开厮杀。古奇一摆木棍,横扫刘翩翩。刘翩翩的软剑虽然锋利,却吃亏在分量太轻,没把握能砍断他的木棍,不敢正面接触,只好边问边斗,抽空进招,六个人分成三对厮杀开来!

凌寒梅反而失去了对手。她恨极谢文龙放走高人凤,忽地一挺剑回夹攻谢文龙。

谢文龙的一口大砍刀应付盛九如的链索已经讨不了好,加上凌寒梅后,压力更大。幸好他的刀法极为沉稳,而且是正宗家数,攻人必留余地,保得密不透风,还能勉强支持住,却已守多攻少,困难重重了!

两个女孩子也各自遇上了扎手的对象,分不开身来支援他,没有几招,谢文龙已迭遇险招。

忽地树林中人影一晃,却是高人凤去而复返,手中挺着一枝剑道:“两打一,老欺少,你们真不害躁,凌婆子,还是高大爷来斗斗你吧!”

谢文龙愕然道:“兄弟!你怎么又回来了?”

高人凤笑道:“做兄弟的岂能那么混帐!”

谢文龙道:“我们对你的离去都很支持,不会怪你的,因为通知四叔他们也是很重要的事!”

高人凤庄容道:“话固然不错,但是无此必要,我们有四个人,对方也剩下了四个人,尽力一搏,我们不一定会全部被杀,而且我是个男人,即使要脱身报讯,也不应该轮到我去!”

谢玉茜对他的离去,心中确是感到有点失望,见他又回来了,难禁兴奋,双刀急措,精神陡长,反把林上燕逼得直退,然后才装作不经意地笑道:“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要走呢?”

高人凤一扬手中的长剑道:“我去找我的兵器,金老头的劲儿真足,一锄头把我的剑砸飞到树林里去,害我找了半天!”

凌寒梅哼声道:“你早说去捡兵器,我一定会让你去的,我要杀你为苍松大哥报仇,但一定会给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高人凤笑道:“你是个剑手,或许会有这份胸襟。不过老狐狸在旁边就很难说了,他如果知道我去拿兵器,定会阻拦我!”

凌寒梅道:“笑话,这种事该由我来决定!”

高人凤道:“老狐狸专会危言耸听,恐怕你很难把定主意,而且他自己也会趁机偷袭,不让我拿到手,所以我只好借退为进,不使他往这上面想!”

盛九如怒声道:“放屁,你把我老道士看成什么了?”

高人凤淡笑道:“你这个人可正可邪,目前你为了林上燕,已经昏了头,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我对你不能不作最坏的估计!”

盛九如怒极,一链索卷了上去,高人凤用剑尖一点索梢,巧妙地化开了。

凌寒梅道:“他回来得正好,还是交给我来对付,你管谢文龙好了!”

长剑一摆,欺身抢进,两枝剑立刻展开激斗,其他人也是半停半斗地纠缠着,这时重新进入了紧张的局面!

高人凤的加入,只减轻谢文龙的负担,可是凌寒梅那支剑更形锐利,着着都是取向要害,使高人凤相当吃力,而盛九如的一条链索也变为凶狠了,这当然与心情有关,先前他们两大高人,合斗一个谢文龙,因为大占优势,反而提不起兴趣,现在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龙争虎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