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22章 风波又起

作者:司马紫烟

晏四跟黄秋枫对看一眼,相与苦笑,无言为答。还是刘翩翩笑道:“你们四位是怎么重聚在一块儿的?”

谢玉茜道:“都是凌寒梅捣的鬼……”

高人凤道:“凌寒梅一向不履江湖,对四叔他们的往事毫无知悉,这多半是老狐狸的主意!”

谢玉茜不服道:“这明明是凌寒梅出面具名……”

黄秋枫笑道:“名是凌寒梅出具,主意还是盛九如的,只有他摸得清我们的底细!”

晏四道:“盛九如在北地活动,足迹从来不履江南,我认识他的时候,已经不以四君子的身份自居了,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底细的!”

黄秋枫歉然道:“这又要怪我多嘴了,前两天我行脚至京师,寄宿在他的家里,他虽不认识我,却看出我也是武林中人,很殷勤地招待我……”

方梅影冷冷地道:“几杯老酒下肚,你把什么话都吐了出来!”

黄秋枫脸色微红道:“梅姊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最直率,有话向来藏不住,何况我心里的积郁闷了多年,一时忘情,忍不住就流露了出来!”

说完又感慨地道:“那天刚好是我们分手三十年,三十年前我也因为喝多了酒,说了几句心里的话,把老四给逼走了,虽然他是一片苦心,不忍心我们的友谊有了裂痕,其实他哪知道我的心情呢?我很明白感情之事绝不可勉强,尽管我对你倾心,但始终还是希望你跟老四能成为一双壁人的……”

晏四连忙道:“二哥!这些老古话还提它干吗?”

黄秋枫道:“不!我一定要说,那天我吐露了心事之后,心中很后悔,本来打算偷偷离开的,哪晓得你竟先我而去了,更哪里想到这一别就是三十年……”

谢文龙见四个老人的神情都很尴尬,而周菊人与方梅影的眼中更充满了幽怨,连忙岔开话题道:“方师姑是怎么到京师来的?”

方梅影道:“我是听说菊妹在京师,到京师来找她的,可是问了很久,都得不到消息……”

周菊人道:“我被这两个鬼丫头拖住了,隐姓埋名,很少见外人,你来找白菊花周菊人,自然要扑个空了。”

方梅影轻叹道:“我哪里想得到呢?”寻访无着,却被三友山庄的一片梅林吸引住了,结果碰见了凌寒梅……”

谢文龙又问道:“凌寒梅用什么方法把您四位凑在一起的?”

方梅影道:“她给我一个地址,说是在此地可以找到菊妹,我就来了,没多久,四君子都先后来到此地!”

晏四道:“我来到这里时、先碰见黄二哥,接着真真过来找到我们说是菊人与梅影都来到了,叫我们赶回此地来碰头……”

刘真真道:“是凌寒海先来找我们的,说是林上燕与盛九如躲在另一个地方,由她负责带大哥跟师哥去找他们,叫我请四叔他们赶去相聚……”

谢玉茜道:“你们怎么会相信她的鬼话!”

周菊人一叹道:“我听凌寒梅的口气好象对林上燕也颇为怀怨、照情理推测也很可能,怎么样也想不到她会与林上燕等人串通一气……”

谢玉茜道:“您四位久等我们不至,也该想到情势有变……”

黄秋枫歉然道:“我们四个人碰了头,各话前尘,感慨万端,忘了时间,而且凌寒梅还一肩担保你们的安全……”

谢玉茜道:“别人还可以相信她的话,四叔不该如此粗心,古直被高大哥砍断一条胳臂,她肯善罢吗?”

周菊人轻叹道:“凌寒梅提过那件事,她还说那天四哥放过他们,她内心十分感愧,不想跟我们作对了,而且她说罗继春的生母林上燕还在世,她懒得管罗家的闲事了,正因为她的话近情合理,我们才都相信了,盛九如已经受伤,还有凌寒梅帮着,我想你们绝不会吃亏……”

谢玉茜还想说话,谢文龙怕她会引起几个老人的不快,连忙打岔道:“算了吧!他们虽然设下罗网,并没有占到便宜,六个人三死三伤,尤其是凌寒梅,损失了两个义同手足的忠仆,遭遇已经够可怜了……”

方梅影道:“我不可能饶她,我一生就不能受人欺骗,非要找她算帐不可!”

谢文龙道:“那三个人都受了伤,而且高兄弟用话扣住他们,一时不会离开,慢慢找他们不迟,倒是小侄遭了一个难题,要请四位老人家帮帮忙……”

众人候都一愕,晏四忙问道:“你还有什么难题,伤脑筋的事差不多全解决了……”

高人凤也道:“罗继春已在掌握中,秦守经虽未露面,但是有林上燕等人作饵,很容易把他们钓出来……”

谢文龙道:“这些人都不足为虑,我的难题是来自大内的!”

说着把不久前由王晓荫那儿听来的话说了一遍,然后道:“在比武中折败娄老儿的是高兄弟,人家已经明白我们的关系,所以才单找我一个人,实际上他们挑战的对象是我们全体,连四叔也在里面!”

晏四皱起眉头道:“边地的和尚跟武林从无纠葛,这两个秃子怎么会多起事来了?”

黄秋枫道:“这些和尚分为红黄两派,内争不已,现在是黄派当权,红派门人不得志,才被遣还京师。这两个家伙可能是想在中原另起势力,自然不肯安份了!”

谢文龙道:“他们都是红衣派的首席弟子,奉师命入觐的,怎么是失意呢?”

黄秋枫道:“红衣派大师已于半年前圆寂升天,主权旁落入黄派之手,最近京师来了不少边僧,都是在本土被排挤出来的红衣弟子,宗喀巴与赫这既为首席弟子,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领,静极息动,别创势力,比武只是一个借口,他们的用意恐怕还不止于此!”

谢文龙一愕道:“他们的用意何在呢?”

黄秋枫道:“如果能在比武会上将你们一举击败,他们的声势更加显赫,也许可以成为国教……”

谢文龙道:“这可能性不大,当今朝庭对宗教信仰并不限制,听任人民自由,也没有特别推重哪一宗派,国教之说,更无可能!”

黄秋枫笑道:“可是他们取得官家的宠信后,地位就高了,一般趋炎附势之徒,必然会寅缘投身加入为信徒,势力日壮,无形中成为众教之冠。……”

晏四道:“二哥!文龙在京畿任职,出入于公卿之门,都不知道这些事,你怎么会清楚的?”

黄秋枫笑道:“这是一个缓进的手腕,目前尚不到公开的阶段,你们傲游于公侯之间,怎么会知道呢,我这个行脚头陀,道听途说,还可以得到一点蛛丝马迹!”

谢文龙道:“这些都不去管它了,问题是如何应付他们的挑战!

谢玉茜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干脆给他一个厉害瞧瞧不就得了!”

谢文龙斥责地看了她一眼道:“妹妹!你以为他们很好对付吗?”

谢玉茜笑道:“我没有这样想,上次比武的几个对手都比我们强,也没有赢过我们!”

谢文龙道:“那是靠着高兄弟帮忙,而且还是借重一些小巧手腕取胜!不能为准……”

谢玉茜笑道:“这次也可以连用智力去克服他们呀,我想这些边僧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蛮力惊人,再加上气功到家而已,护体气功不外是金钟罩与铁布衫两途,金钟罩避刃不避棒棍,铁布衫避棍不避刀剑,针对他们的弱点进攻,又何足惧哉!”

谢文龙还没有开口,高人凤已笑道:“茜妹的话有道理,这两位铁罗汉我也有个耳闻,以武功而言,确是罕世高手,但他们毕竟是血肉之驱,不是真正的神仙,攻其所短,避其所长,并非不可言敌!”

谢文龙忙道:“兄弟!莫非你已有了应付之策吗?”

高人凤摇头笑道:“目前还没有,因为我对他们不够了解,等我想法子摸清他们的底细,总有个办法对付的!”

谢文龙道:“他们都驻锡在大内禁当,你怎去摸底细呢?”

高人凤道:“大哥!您还是在提都府当差呢,怎么连这点都不知道,驻锡大内,只是经常应召入宫而已,并不是真正在里面,内宫禁地,连侍值的太监都要净身以防秽乱,怎么能允许两个边僧住进去呢?”

谢文龙脸上一红道:“这不是我业务的范围,我也从不去注意,那么你知道他们落脚处吗?”

高人凤神秘地一笑道:“不过现在不宜宣布,反正不出两天,我一定会有个确实消息回报,我相信这两三天内,还不会立刻开始比武吧!”

谢文龙见他说话时,偷偷用手指比向谢玉茜与刘家姊妹,知道他的话不便当着女孩子的面说出来,进而也想到那一定是涉及男女这方面的秽事,便也不再追问,只是拱拱手道:“那就全仗兄弟大力支持了!”

高人凤笑道:“这是什么话,大哥的事就是兄弟的事,何况这件事兄弟还有份呢!”

晏四笑道:“娄老儿不死心,加意疗伤,恐怕还要找我们斗一场,有黄二哥,就不必担心了,他那一手秋枫剑法,可称举世无双!”

黄秋枫忙道:“老四!你别拉上我,我自从谢绝人世,已有几十年没摸剑了!”

晏四个笑半认真地道:“二哥!如果你不肯管这档子事,兄弟不能勉强你,如果说你几十年没摸剑,那就是没把我当兄弟了!”

黄秋枫连忙道:“老弟!我说的是真话!”

晏四微笑道:“昨夜见面时,你还跟我开了小玩笑,偷偷摸到我身后,我回手的那一烟杆儿,错非是您二哥,别人还真接不下来,如果你几十年没摸剑,还能具有那种身手,那是骗小孩子的话!”

黄秋机轻轻一叹道:“老四!我没有骗你,自从你姑苏悄然一走,我发誓不再动剑,连我随身的那枝剑都留在梅影那里,她可以证明的,你知道我的习惯,除了自己的那口剑,绝不动用别的兵器……”

晏四微微一愕,黄秋枫又道:“当然我没有把功夫搁下,因为每天练一趟已经成了习惯,那天挡开你一烟杆儿是我带着打野狗的一根短棒,几十年来,我就用那根短棒练筋骨……”

方梅影道:“我可没看到你的剑!”

黄秋枫急了道:“我留在桌子上,还附了一张条子,说明把剑送给你的,你怎么会看不见!”

方梅影沉声道:“没有就是没有,难道我还会藏起你一把剑不成!”

黄秋枫急得连眼珠都瞪圆了,周菊人才道:“二哥是把剑留下来了,梅姊没看见也不错,是我把剑收起来了!”

黄秋枫一怔道:“菊人!你……”

周菊人淡淡地道:“我觉得应该这么做,四哥为了你才悄然引退,你为了愧对他俩方离开,又何必多此一举,留下那只剑呢?即使四哥能有一天来重访梅姊,看见那把剑,说不定又会走了,所以我才收了起来!”

黄秋枫长叹一声,不再说话,周菊人从铺席底下,抽出一个长形的绸布包,交给他道:“剑在这儿,我替你保管了近三十年,经常还替你擦拭一下,没让它上锈,现在总算有机会还给你了!”

那布包外形根黄旧,看来年代也很久了,黄秋枫颤手将它打开,取出一柄形式典雅的古剑,轻轻一按剑簧,抽出剑身,立见一泓秋水,寒光射人!

高人凤忍不住低呼道:“好剑!照尺寸及外形看,好象是传说中的湛卢吧!”

黄秋枫看了他一眼道:“不错!你倒是好眼力!”

说着用手摸娑剑叶,感慨万端,周菊人道:“你留给梅姊的一封信也在包里,我保证没有看过!”

黄秋枫脸色微红道:“你看看也没关系,我的信上并没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

用菊人道:“你有话可以当面告诉梅姊,何必这么畏畏缩缩的,一点丈夫气概都没有!”

黄秋枫由包中取出一个陈旧的信封,交给晏四道:“老四,其实这封信是留给你们两人的,你看了之后可以明白我的心了!”

晏四接过信来,也不折封,信手就撕成了几片。

黄秋枫微愕道:“老四!你这是干吗?”

晏四笑笑道:“人家都是一大把年纪了,还提那些旧事干吗,难得大家又聚了头,依我说,就当从前的那些事是一场梦,过去就完了,我们不妨再重头开始!”

方梅影冷冷地道:“什么事情从头开始?”

晏四道:“任何事都可以从头开始!”

方梅影道:“有些事只怕太迟了,我们已不再年轻!”

晏四微笑道:“只要能够开始,就永远不会嫌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风波又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