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24章 秋色平分

作者:司马紫烟

大家听到刘翩翩说已由方姑姑上场,都为之一怔,方梅影挑帘而出道:“你们怕我上台丢人吗?”

晏四与黄秋枫没作声,谢文龙笑道:“那怎么会呢?方师姑的技艺小任在四叔处早有耳闻,剑拳掌腿,无一不精,只是小侄不敢惊动您的大驾!”

方梅影手指着他冷笑道:“人家都说你老实,我看你并不怎么如人所言,你分明是不放心我上台!”

谢文龙惶恐地道:“小侄怎敢?”

方格影道:“那你为什么不明白说我不够资格?”

谢文龙对这位师始的强项脾气早已有了耳闻,见她认了真,哪里还敢多说,连忙肃容道:“小侄绝无此心,因为今天共有十二场,对方恐怕还邀请了一些厉害人物压阵,小侄是打算等那时候再劳请师姑的,既然师始这么说,小侄立刻更换名单就是!”

正待动笔填写时,方梅影笑道:“不必麻烦,我已经填好送上去了!”

黄秋枫愕然道:“梅娘,你真要上台?”

方梅影斜睨道:“你也怕我丢脸?”

黄秋枫道:“那怎么会呢,只是你也得先跟我们商量一下!”

方梅影笑笑道:“我们既然打算以四君子的招牌重见于江湖,自然还是以我为首,刚才你们推定要二哥上台,怎么不知会我一声?”

黄秋枫被塞了嘴,这时台上已经接到双方的名单,作了宣布,果然对方是娄镜清出场应战。

晏四道:“娄老头儿怎么改了名字了?”

谢文龙道:“这是他的官号,今天他是代表侍卫营公开应战,自然要用官号了!”

晏四道:“娄老儿是大内第一剑手,剑法确实有独到之处,上次我就甘拜下风!”

方梅影笑道:“现在想更换也迟了,还是让我上去现一次丑吧,好在我们争雄的对象不是侍卫营中的那些供奉老爷,输一场也没有关系!”

说着略整衣袂,飘然登台,她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因为养真得法,驻颜有方,望之犹如四十许人,雍容镇定,风度立刻镇住了所有的人!

连和亲王对她都相当恭敬,在座上拱拱手道:“方女侠一向在哪方行侠?”

方梅影淡淡检袄含笑答礼道:“草民世居江南,二十年前,曾以四君子之名行道江湖……”

和亲王道:“四君子是哪四位?”

冯国栋忙道:“四君子就是一枝梅方前辈,白菊花周菊人前辈,一叶知秋黄秋枫前辈,与凌风竹晏无影前辈,这四位在江南侠名远播……”

尤锦涛道:“说来惭愧,方女侠是代表敝衙竞技的,下官对女方侠竟一无所知……”

冯国栋笑道:“大人真是健忘,四君子中的晏无影前辈,就是无影神拳晏老先生……”

龙锦涛一愕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么这次方女侠也是应晏老先生之请为下官捧场的了!”

方梅影笑笑道:“大人太客气了,我们四个人刚好在京师碰了头,而且想利用这个机会,把四君子重新组合起来,草民在四君子虽忝屈首位,论武功却是最差的一个,说不定还会给大人丢人呢!”

龙锦涛又是一怔道:“晏老先生已经是六二高龄了,方女侠不会比他更大吧!”

方梅影道:“四君子之序不以年龄列长,草民比四哥小五岁!”

龙锦涛肃容道:“那比下官也大了两岁,可是看起来下官比女侠苍老多了,由此可见女侠修真有道!”

方梅影笑了一下,娄镜清也上了台,他大病初愈,精神很好,容颜上却略现清瘦,对方梅影拱拱手道:“老朽只会使剑,如果女侠慾以他技赐数,老朽不敢应命,只好另烦别人来候教了!”

方梅影手按鬃角,婉妙地回了一礼道:“没关系,草民久仰娄大人乃内延第一剑手,名家当前,能够有机会讨求进益,乃殊世之荣,万望娄大人不弃愚顽,赐教是幸!”

娄镜清轻叹了一声道:“老朽自从上次在高公子手下领受一次教训,不敢再坐并观天,夜郎自大了,女侠肯以剑术赐教,老朽自然感到万分荣幸,只是老朽痼疾初愈,体力未复,尚祈女侠手下留情!”

两个人都很客气,说了许多谦虚的话,然后才各站一方,等候和亲王发令开始,台下的晏四笑道:“娄老儿受了一次挫折,居然懂得客气了!”

谢文龙道:“他就是心气高傲一点,为人倒是十分正直,前几天他的侄子娄土豪被马容等人诱往冯家,准备算计高兄弟的事让他知道后,将娄土豪痛斥了一顿,逐出家门,不准停留京师……”

黄秋枫道:“不管怎么说,我总觉得梅娘太孟浪了一点,刚才娄老儿已经给了他一个机会,她应该下来的!”

周菊人也出来了,笑道:“二哥,您别以为梅妹的剑法不如你,二十年来,她所下的功夫,恐怕已经超过了你!”

黄秋枫道:“她的梅花剑是很不错,可是走了偏锋,不管怎样用功,成就总是有限,以前我不好意思说她……”

周菊人冷笑道:“她这二十年潜居小孤山,终日就是练剑,你以前看不起她的剑法,虽然不说,她心里是明白的,所以她立下了誓,如果在剑上不能超过你,绝不出小孤山,这次她居然肯离开小孤山到京师来找我,必定是有了相当的把握!”

晏四笑道:“梅娘的脾气很刚烈,言出必行,她抢着上台,大概是想把剑法亮给你看看,她争胜的对象是你,如果找你比剑,胜了你大伤感情,不胜你又无以出气,找个名家试试手,到是很好的机会,咱们别杞人忧天了,瞧瞧她在这二十年中苦练的成绩吧!”

和亲王发出口令,号鼓交鸣后,比剑就开始了。

名家对手,不在出手的先后,因为娄镜清的年事较高,方梅影为示礼让,虚发一招后才正式发动攻势,两校剑搭上手就热闹非凡,双方都是讲究快速的高手,五六个回合后,就只见两团剑影交错,连人影都看不清楚了!

娄镜清的剑如一条匹练,方梅影的剑如万朵梅花,斗到激烈时,远看过去,就象是一匹白绢上织就了无数的梅花,好看极了,台上台下,几万名观众,居然寂静无声,只有他们剑上发出的叮叮之声,如同急雨打在一面大铜锣上,悦耳,却又刺激着人心!

黄秋枫轻轻一叹道:“我要为先前的话而致歉,梅娘的剑法确实已经超过了我几倍!”

晏四笑道:“二哥这话也客气了,你的剑法沉稳,她的剑法飘逸,各有所长,除非是你们两人交手,否则很难分出高下来!”

黄秋枫道:“不管怎么说,她在二十年内的进境,是我万万及不上的,这一点我就认输!”

说着台上人影一分,却是娄镜清自动地退出了,大家都为之一怔,和亲王忙道:“娄大人怎么了,胜负未分,因何停手了呢?”

娄镜清抱剑向方梅影肃然拱手道:“女侠剑术精奇,为老朽此生所遇唯一之高手,如果就此比下去,老朽非输不可,因此为兔出丑,老朽不如先行认输了!”

方梅影微愕道:“娄大人剑法未乱,游刃有余,说出这种话,莫不是认为民女不堪承教吗?”

姿镜清道:“老朽绝无此意,因为老朽在习惯上虽是使用单剑,另有几式精招却需仗双剑使出,今日老朽没有想到会遇上方女侠此等劲敌,登台前未曾将那对双剑携来,如果女侠有意赐教,老朽想改用双剑一试!”

众人悚然动容,凡是清楚内情的人,都知道娄镜清的双剑是精心独创的秘技,他的单剑已经无人能敌,所以从没有人见过他双剑的招式,上次高人凤赢了他,那是仗着一点心思取巧,娄镜清宁可认输,也不肯更换双剑重比,显然是认为这小伙还不够资格言匹!”

现在他竟然自动提出要换双剑,足证他对方梅影的尊敬与器重了!

和亲王等三个仲裁人对武功一道虽是外行,然而他们都是武官出身,对剑法的好坏,仍然有相当的眼光!

两个人一场激战,瞧到好处,他们心惊胆骇,就是发不出声音来,因此听见娄镜清的话后,更是兴奋之至,和亲王一连声道:“娄大人快把双剑取上来,让我们开开眼界,本爵在宫多年,从未见大人施展过双剑的绝招!”

娄镜清笑道:“那是因为老朽从未遇上一个堪与相匹的对手!”

和亲王叫道:“今天可遇上了!”

娄镜清道:“不过还得方女侠的同意!”

方梅影笑道:“娄大人一代名家,如此器重,正是民女之幸,感激犹且不及,怎会不同意呢?”

娄镜清道:“如此请女侠稍候片刻,老朽取了剑再来领教!”

和亲王道:“娄大人何必上下费事呢,叫个人送上来不就完了!”

娄镜清道:“不,这其中有个缘故,老朽等取了剑来,再向王爷解释!”

说着下了台,到帐幕中取了一对长剑,那对剑很讲究,剑鞘外面还用锦袱做套,包裹严紧!

他上台后,拨开锦袱,取出剑来,退下剑鞘,但见两把利刃耀眼生光,如同两泓秋水!

娄镜清道:“这剑只是擦试得勤,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方女侠是否要先行过目检查一下!”

方梅影大方地道:“不必了,以老大人的剑技,即使是一柄凡铁,同样也可以具有龙泉之利!”

娄镜清一叹道:“老朽上次就是上了宝剑的当,对利器已失去兴趣,剑道在技而不在器,老朽所以请女侠过目的意思,就是要证明这件事,同时也请女侠放心,尽量施为,不至为这对剑的外形所愚而心存顾忌!”

和亲王道:“二位请继续下去吧!”

娄镜清道:“不,这是重新开始!”

和亲王一怔道:“怎么是重新开始呢?”

娄镜清道:“上一场已经结束了,老朽认输。现在是次一场,自然是重新开始!”

方海影道:“可是老大人并没有输!”

娄镜清道:“单剑比斗,老朽一定会输,为了要留点气力从事这一场,老朽才提前结束!”

方梅影道:“老大人如此客气,民女怎么好意思接受呢?”

娄镜清道:“竞技规定下台算败,老朽已经下过台了,自然应该作败!”

和亲王笑道:“原来娄大人亲自下台取剑,就是为了这一点!”

娄镜清点头道:“不错,老朽有自知之明,与其被打下台去,倒不如自己下台为上,而且及早收手,老朽还有扳回一场的机会,当然这一场老朽不敢这必能获胜,但总比一败涂地强得多吧!”

方海影还要开口而辞,和亲王笑道:“照娄大人的说法,女侠并未占便宜,一场是比,两场还是比,女侠胜得上一场乃份内应有的,请不必推辞了,还是打点精神,从事这一场吧,我们都等不及了!”

方梅影不便再坚持了,和亲王取过一份采金道:“这份采金暂时寄存在这里,本爵固然希望二位能平分秋色,各取一份,但女侠如能将两份全得了去,本爵也同样地寄以无限忻情!

娄镜清笑道:“练剑的人能遇一位旗鼓相当的对手,比任何奖励都感到珍贵,此战不论胜负,老朽都受之欣然,请王爷传令开始吧!”

和亲王实在等得心焦,连例行的鼓号都下令豁免了,挥挥手,只说:“二位请!”就算开始了。

娄镜清这次是以战败者重新求战。所以先行出手,双剑交错攻了进来,方梅影也得打点精神应战!

双方仍是快攻,三枝剑立刻缠成一片,比先前更为紧凑,竟象是有千百人各拿着金器在敲击,叮叮之声,快得叫人数都来不及!

眨眼间,四十个回合就过去了,看的人也是眼花缘乱,分不清哪枝剑是属于谁的了!

因为方梅影的剑路变了,剑尖不再挽成梅花之状,倒象是在一幅素笺上乱笔写意,画了一幅梅林图!

例发如千万条交错纵横的梅枝,间而才点上几朵疏梅,而娄镜清的双剑如雨阵狂风,卷了进去,摇动枝柯,落英缤纷,落瓣如雪!

每个人都为台上的激斗而引去了全部的心神,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否则几万人聚集的大场合,怎会听不到一点吐气的声音呢!

忽而人影又分,两个人都自动地歇了手,而且同时开口说道:“我输了!”

和亲王怔然惊顾,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定出胜负的,更不知道两人人何以会同口认输,顿了一顿才笑道:“二位都认输,总不成是本爵胜了?”

方梅影道:“娄大人剑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秋色平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