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26章 尔虞我诈

作者:司马紫烟

罗继春听秦守经说自己霸住拳经的下半册不交出来,不由目中射出了怒火,终于冷冷地道:“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知道拳经在哪儿……”

说着用手一指地上的两具尸体道:“谢大人!你们要找秦守经,我不便干涉,只是请你们换个地方,别妨碍我的埋葬工作!”

谢文龙点点头道:“可以!秦守经,你们的问题谈完了,该换个地方来解决我们的问题了!”

秦守经冷冷地道:“姓谢的,我跟你有什么过节?”

刘真真怒声道:“你杀死了我爹!”

秦守经转脸移向她们道:“你们是刘半云的女儿吗?很好!刘半云是怎么死的,你们知道吗?”

刘真真怒声道:“是你杀死的!”

秦守经哈哈一笑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死的呢?”

刘真真道:“我爹是在寝室中被火烧死的,但火烧现场遗下一只五更迷魂香的吹管,那一定是你用迷香把我爹迷昏再放的火!”

秦守经道:“不错!五更迷魂香是我吹进去的,可是我并没有放火!”

刘真真叫道:“放屁,不是你放的火,火怎么会起的?”

秦守经想了一下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刘半云的路也许因我而起,但是我绝没有杀死他!”

刘真真红着眼扑上去叫道:“放屁!谁相信你的话,你如果不想害死我爹,为什什么又要施放迷香!”

秦守经信手挥剑,轻而易举地把她格退了,沉声道:“鬼丫头,你别乱来,凭你这点技业,斗我还差得远呢!”

刘真真挤命挥剑进补,秦守经轻而易举地将她格退了,刘翩翩虽然受伤行动不便,也挥剑加入战圈,但是没有用,秦守经的剑艺太精了,那两个女孩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谢文龙奇怪后面的高人凤等人为何还不来接应,看情形却不能再等下去了,一拉宝刀,也加入进去!

秦守经的一柄剑使得出神入化,挡住一般兵器,仍然游刃有余,罗继春环抱两手看热闹,好象这场战斗与他毫无关系,刘真真急了道:“罗继春!如果你帮我们除去这个贼子,我就告诉你龙琦君的下落!”

罗继春精神一振道:“她没有死?”

刘真真发觉自己说漏了口,连忙道:“自然是死了,我可以告诉你是谁杀了她!”

罗继春忙又问道:“是谁?”

刘真真急急地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罗继春想想只有秦守经有此可能,果然挥剑也加入进来,厉声喝道:“秦守经!果然是你下的毒手!”

秦守经一面招架,一面叫道:“胡说,我为什么要杀她,她是我的弟子……”

刘真真叫道:“还不是为了拳经的事,你为了她不肯把全册交出来,一怒下了毒手!”

秦守经道:“笑话,拳经的下册分明是林上燕拿去了!”

刘真真道:“你明知道龙琦君将拳经抄下了副本,给你与给林上燕的都是副本,你向她逼取全本不得手,只有杀死她以泄愤!”

“她还抄下了副册?”

刘真真叫道:“拳经是你叫她从那个回族公主那儿取回来的,你难道连正本与抄本都分不清楚!”

秦守经迟疑片刻才道:“我真的不知道,因为那拳经的正本我弄到手之后,一直没机会好好看过!”

谢文龙突然喝道:“你把面罩取下来!”

秦守经微微一震道:“干什么?”

谢文龙道:“让我们看看你倒底是不是真的秦守经!”

秦守经哈哈大笑道:“秦某人在江湖上只有臭名,谁还会来冒充我!”

谢文龙道:“那你为什么要蒙着面?”

秦守经道:“我有蒙面的理由,想我秦守经当年在江湖上有玉面郎君之雅号,那是何等潇洒而值得骄傲的称号,而今人老形易,我不愿意让一些老朋友看见我的现貌!”

谢文龙道:“我始终认为你不是秦守经!”

秦守经怒道:“胡说:你凭什么说我是冒充的!”

温文龙道:“为什么你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秦守经哈哈一笑道:“你们都是后生小辈,以前有谁见过秦某的?”

两个人都为之一顿,不知不觉地停止了攻打,秦守经又笑道:“既然你们都没见过秦某,我即使把面罩取下,你们也未必认识!”

谢文龙道:“我们不认识你,但有人认识你!”

秦守经淡淡地问道:“是谁?”

刘真真道:“假如你真是秦守经,应该认识我奶娘!”

秦守经哈哈一笑道:“自从你母亲嫁到刘家后,我就不敢上门,怎么会认识你家的奶娘呢?”

他颇有辩才,说出来的话总是入情入理,谢文龙等人心中虽然启疑,却无法进一步加以深究!”

顿了一顿,刘翩翩才道:“奶娘是我母亲的表姐妹,你应该知道了吧!”

秦守经摇摇头道:“胡说!你母亲的表妹只有一个林上燕,她总不会是你家的奶娘!”

刘翩翩叫道:“错了!奶娘不但是我母亲的表妹,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如果你真是秦守经,绝不会想不起她来,我看你一定是冒充的!”

秦守经淡淡地道:“玉面郎君在江湖上不是受人尊敬的侠客,反而处处结仇,冒充秦某人一点好处也没有,你们怀疑我实在没道理,而且龙琦君曾在我门下受业,她肯把拳经的上半册给我,足见我不是冒充的!”

罗继春沉声道:“不管你是否秦守经,反正我不知道拳经的事,也无法告诉你!”

秦守经道:“我相信她一定告诉你了,也许没有说明白,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罗继春道:“我自己不知道,如何能告诉你呢?”

秦守经过:“林上燕临死前,到底对你说了些什么?”

罗继春道:“那是我本身的私事。与任何人无关!”

秦守经道:“与我就有关了!你一定要说出来!”

罗继春很不耐烦地叫道:“唯一与你有关的话我已经告诉你了!那就是她力诫我不得与你为难,我本来可以答应的,可是你杀死了龙琦君,我就不能饶你了!”

秦守经冷笑道:“小子!我并不怕你,可是我再告诉你一句,我没有杀死龙琦君,这一点等凌寒梅回来就可以证明!”

谢文龙突然问道:“凌寒梅怎么能替你证明呢?”

秦守经道:“我到龙家去取经时,她跟我在一起,我们又一起离开……”

谢文龙目光如炬,厉声问道:“这话是真的吗?”

秦守经道:“自然是真的!”

谢文龙忽然向罗继春道:“罗兄!这里面有文章了。凌寒梅与你母亲等结盟,就是为了要对付秦守经,夺取他的拳经来给你,可是听他说来,好象他与凌寒梅早就有了勾结,你觉得这事情古怪吗?”

罗继春眼光再变,连忙问道:“这是真的吗?”

谢文龙道:“我不会骗你,我们追踪盛九如到此地,凌寒梅跟他两个义兄帮同你母亲与盛九如想杀死我们,当时我听他们如此商定的!”

罗继春与秦守经同时道:“我怎么不知道?”

两个人同时摇摇头,然后罗继春才道:“这恐怕是凌寒梅一个人捣鬼!”

秦守经道:“不错!小伙子,我们都叫她耍了,她跟我结盟,也是为了拳经,而且杀死你母亲的也是她!”

罗继春道:“胡说!她跟我一起来的!到了这里,已经看见你在行凶!”

秦守经摇头道:“你弄错了,她只陪你到了门口,立刻从另一条捷径乔装过来,换上衣服,蒙面行凶,叫我躲在一边,故意听取你们的谈话!”

谢文龙道:“不可能吧,她是罗兄的母亲……”

秦守经冷笑道:“她跟罗上春只是名义上的夫妇,虽然她对罗上春用情极深,可是林上燕夺去了她的丈夫,她对林上燕恨之切骨……”

谢文龙道:“至少她也不会与你结盟!”

秦守经道:“她得知罗上春还盗走了她的一份拳经,心中自然更为怀恨!发誓要取回拳经了!”

谢文龙道:“以前她根本不知家中藏有拳经!”

秦守经道:“是我告诉她的,我到京师想取回拳经,却因为这事情牵扯的人太多,连你们也缠进来了,我怕独力难支,才找到她,叫她帮忙……”

谢文龙道:“她难道肯与你同享拳经吗?”

秦守经哈哈一笑道:“我想她是不会的,但她肯与我合作,大概是打算得手之后,再设法对付我,我也抱着同样的主意,不过我现在觉得这娘们儿太厉害,可能是心中另有算计!”

谢文龙问道:“她会有什么算计呢?”

秦守经道:“照情形看来,拳经的下册根本不在林上燕身边,她却一口咬定,分明是借刀杀人之计!”

谢文龙点头道:“不错!她的两个义兄都死在我们之手,她自己无力报仇,才想到利用你!”

秦守经道:“这就是了,我志在得经,何必要替她当凶手呢?所以我不干了!”

罗继春道:“以你的剑术造诣,已经可以独步江湖了,何必还要去得到拳经呢?”

秦守经道:“话不是这么说,那部拳经包罗极广,目前我所能的,只是拳经的上半册中所载,如果能得到下半册,我才敢说真正的独步天下!”

刘真真忽然问道:“你既然看过拳经的上半册,何以龙琦君交给你的抄本,你会不知道呢?”

秦守经呆了一呆道:“那一定是她临摹得十分逼真,事隔多年,我当然毫无印象了!”

刘真真冷笑一声道:“关于你杀死我父亲之事,你又准备作何狡辩呢?”

秦守经呆了一呆才道:“我现在告诉你们一句真话,刘半云是自杀的!”

刘真真怒叫道:“胡说!”

秦守经道:“不胡说,而且我要说句冒犯你母亲的话,她才是害你父亲自杀的主因……”

刘真真与刘翩翩忍不住要扑上去拚命,谢文龙却道:“慢!听他说下去!”

秦守经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一个埋藏了很久的秘密,因为你母亲已经死了,我不愿重提旧事,可是想不到会引起你们对我仇视,我只得说出真话了,当年我与你母亲还有林上燕一起长大……”

刘真真道:“你漏了一个人,还有我奶娘,她叫周菊人,也是跟你们一起的!”

秦守经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她,不错!她是跟我们一起的,可是她很早就离开了,对我们的事不太清楚,问她也是枉然,我,你母亲,林上燕三个人的事,只有我们自己明白,害你母亲自杀的那张字条真是你母亲写的,而且是写给我的!”

刘真真又叫道:“放屁,盛九如说了,是我母亲代林上燕写的!”

秦守经哼了一声道:“老狐狸一生中难得有几句真话,他偷偷地爱着林上燕,自然要替她俺饰,归罪于我了!”

刘真真还想吵,却被刘翩翩制止了道:“让他说……”

秦守经道:“我们三个人从小到大,她们两人都爱上了我,可是我只爱你母亲,我因为曾受过林上燕母亲的恩惠,不忍叫林上燕伤心,我们的约会常背着林上燕,那天她写了这张字条约会我时,我们三人还对月饮酒,谁知被林上燕知道了,偷偷在酒中下了*葯!”

刘真真问道:“下了什么*葯?”

秦守经道:“她的手段很技巧,在我酒中下的是*葯,在你母亲酒中下的是迷神葯,我们没喝几杯,你母亲首先醉倒了,林上燕自己也装作醉倒,我把她们都送回房去,然后到约会之处等候……”

刘翩翩立刻道:“我母亲已经醉了,你还等什么?”

秦守经道:“你母亲酒量很豪,我以为她是假醉好摆脱林上燕,谁知会出了岔子呢?我等了半天,见你母亲没有来,就到她屋里去找她,等我进了门,灯火全熄了,我刚到床前,她就把我拉上了床……”

刘真真怒声道:“放屁!我娘绝不是那种人……”

秦守经点点头道:“不错!你母亲是个很自重的人,当然不致如此,我若非喝了含*葯的酒,也不会如此糊涂,等我做下了错事,方发现同床的是林上燕,原来她与你母亲换了房,故意造成如此的……”

罗继春哼了一声,秦守经道:“我说的是事实,也许对死者我不应如此,但我必须说出真相!”

刘翩翩道:“你说下去!”

秦守经道:“第二天早上,你母亲发现这件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尔虞我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