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03章 神兵被盗

作者:司马紫烟

晏四见飞贼业已从容远遁,不由长叹一声道:“这家伙就是飞贼,他真是一头狡猾的夜狐,当他与文龙交斗的时候,因为文龙已经占了上风,老朽才没有过来相助,谁知他会放出这种歹毒的暗器,更利用一袭官服从容地脱身而去……”

龙锦涛惊得呆住了,晏四又叹道:“最可恶的是居然还敢到大人面前去说出毒葯的名称。”

龙锦涛呆了半天才道:“那些女孩子们没什么吧?”

晏四摇头道:“没什么,玉茜在上面守着很靠得住,她的武艺跟文龙差不多,心比他细多了,不会轻易上当。飞贼并非武功可怕,倒是他的狡猾很令人头痛。”

听说飞贼这次未能得手,龙锦涛才松了一口气道:“那飞贼可能还留在附近,老先生是否能屈驾一搜呢?”

晏四想想道:“搜一下也未尝不可,不过老朽想他不会这么笨,早已逃之夭夭了,但愿守在外面的人能拦住他!”

龙锦涛忙问到:“外面还有人守着吗?”

晏四道:“提督府周围全有各镖局派出的江湖好手守候着,他们并不是为着官府捉飞贼,而是为被飞贼杀死的那名镖客复仇,这些人的江湖阅历较深,那个徐广梁还曾经与飞贼打过照面,也许能截住他!”

龙锦涛兴奋地道:“如此说来缉获飞诚还向希望?”

晏四一叹道:“希望是有,但也很难确定,那家伙能在重重埋伏中从容而退,也许有别的主意能闯过外面那一关。不过大人可以放心的是飞贼今夜失手后,至少不会再犯类以的案件了!”

龙锦涛顿了一顿才叹道:“不瞒老先生说,那十几个女孩子的父兄都在寒舍等着,也是一夜没睡,今天若是捉不到飞贼,下官实在无法交代!”

晏四眉头一皱,龙锦涛忙道:“他们都是文人,对江湖上的事更为隔膜,下官很难对他们解释,更无法使他们相信飞贼以后不会闹事!”

晏四见他一脸优苦之色,倒是不便再说什么,而且他说那飞贼一次折羽后就会远走高飞,也是按照常情的猜测,今天见到飞贼的种种行事后,完全不象江湖人所为,连自己也不敢保证他今后是否会再犯!

这时谢文龙手上的红肿已慢慢消下,人也渐渐清醒过来,见了晏四,准备开口说话,晏四忙摇手道:“文龙你别开口,你中的毒不轻,虽然被葯力驱散了,你还是要忍着点,万一在说话时散了神,毒性侵入内腑,那可麻烦大了,我们回头再谈好了!”

说着叫人把谢文龙抬到屋子里去,举头看看天色,东方已泛着鱼肚般的白色,乃点点头道:“天快亮了,至少今天不会再有事了!”

龙锦涛急忙问道:“那飞贼……”

晏四稍作沉思道:“我相信他不会再留在内宅了,我们可以去看看!”

龙锦涛连忙在前领路道:“老先生请!是否要带几个人跟着!”

晏四摇头道:“不必!那贼人身上穿着官服,人一多又容易混杂,叫大家都留在此地,有老朽为大人保驾,绝不会有问题!”

龙锦涛道:“保驾两个字不敢当,下官不晓技击,只怕碰上了飞贼,帮不了老先生的忙!”

晏四笑笑道:“那个飞贼的真本事比文龙高不了多少,真要碰上了,老朽一人定可应付,无须大人操心!”

虽然晏四如此说了,龙锦涛仍是相当紧张一面走,一面用手按着腰间的佩剑,准备着必要时厮拼。

晏四十分从容,在龙锦涛的身后两步处紧跟着,锐利的眼光四下探索,每经过有岔道的一地方,就停下详细询问通向的去路,两人进入正屋,直到内厅登楼处,梯旁有挎刀的侍卫,都是武官打扮,见到龙锦涛后,立刻屈膝打扦,一名侍卫开口道:“龙大人,陛下十分关心前面的情形,已经派人问过好几次了!”

龙锦涛十分烦恼,摆摆手道:“知道了,请王爷放心,在我家里不会有事情的!”

那侍卫虽然礼貌不差,态度却不见得恭顺,弯腰笑笑道:“卑职这么回复陛下吗?”

龙锦涛沉声道:“不错,你还可以转告王爷,假如认为龙某办事不利,不妨另请高明!”

那侍卫哈哈腰笑道:“龙大人,卑职不过是转达陛下的意思,大人跟卑职生气有什么用呢?”

龙锦涛冷笑道:“我跟你们生气吗?谁敢惹你们这些大侍卫?”

那侍卫仍是笑着道:“大人说这种话就太见外,卑职这次跟陛下前来是为了想替大人稍尽棉薄的,因为大人辖下的人材济济,卑职只好留着守门了……”

龙锦涛怒声道:“拿贼是九门提督的事,不敢劳动大驾,假如不是王爷也来了,龙某一定请二位上去招待了!”

那侍卫一笑道:“那倒不敢当,楼上各位大人都是一品大员,卑职不敢奢望跟他们同样待遇!”

龙锦涛冷冷地道:“二位既有自知之明,就不必为目前的待遇抱屈,而且留此守候是王爷的命令,二位感到屈尊也怪不到我姓龙的!”

那侍卫连连受嘲,也略略有点怒意,冷冷道:“卑职既没有接受招待的资格,又没有协同拿贼的本事,自然只好在此看门了,不过大人今夜布置严密,想必已经把飞贼拿住了?”

龙锦涛沉下脸道:“龙某是否应该向二位报告呢?”

那侍卫见他生气了,才赔笑道:“不敢,不敢,卑职只是随便问问!”

龙锦涛哼了一声道:“不劳费心,二位只要能确保王爷的安全,就算是尽到责任了!”

说完不再理他们,转身折向偏房走去,晏四跟在后面问道:“这两个家伙是什么人?”

龙锦涛一叹道:“是大内的侍卫,靠着父兄的余荫,混上这么个差使,仗着御前行走,目空一切,论级职不过五六品,却比一二品的大员还神气!”

晏四微愕道:“大内侍上应该在宫廷轮值,到大人府上来干吗?”

龙锦涛愤然道:“和亲王那个瘟老头子为了摆架子,特别向皇上要了几名侍卫放在身边做侍从,这两个家伙是他带来的,他居然还推荐他们协同拿贼,被我一口拒绝了,他们哪里是来帮忙,存心是来找文龙较量本领的!”

晏四一怔道:“大内的侍卫跟文龙有什么过节吗?”

龙锦涛道:“大过节倒是没有,不过他们有时行为稍逾常规时,被文龙惩诫过几个人,有一饮居然下帖子找文龙约会私斗,被我知道了训斥他们一顿,他们心里一直不服气,时时想挫折文龙!”

晏四忙问道:“他们里面是否有几个高手?”

龙锦涛一笔道:“这些人的武功虽然跟文龙是一路子,不过会儿子花拳绣腿,谈不上真才实学,老先生怎么对他们如此注意呢?”

晏四想想道:“老朽倒认为这批人颇有问题,因为那飞贼数度冒充官人,自然对官方的情形很熟悉,不但如此,那飞贼每次都拣官宦人家下手,自然对京师各家官府的内情也很清楚……”

龙锦涛一怔道:“老先生是否怀疑飞贼是他们中间的人?”

晏四道:“老朽不敢断定,只是设想有此可能!”

龙锦涛想了一下道:“下官对于每一个侍卫都认识,似乎不太可能!”

晏四笑笑道:“飞贼也许不是他们中间人,但可能与他们认识才有机会打听到这么多官宦人家的情形。”

龙锦涛怔了一怔道:“这倒是条线索,这些世家子弟除了轮值时间外,在京师广结酒肉朋友,三教儿流,品流极杂,而且这批人为了履行职守,对京师各大门第的情报都很熟悉,哪一家有什么事都瞒不过他们。”

晏四忙问道:“他们管人家的私事干吗?”

龙锦涛一叹道:“这是宫廷的秘密,照理不应该对老先生透露,不过现在情形特殊,下官只好说出来了,老先生在外面尚须保持缄默。”

晏四微笑道:“大人如果不方便,还是不说为宜!”

龙锦涛忙道:“老先生不可设会,下官只甚为了慎重,并非信不过老先生,因为这种事传出去会惹起很大的麻烦,下官累世忠贞,西征薄有微劳,倒还不太在乎,对老先生倒是真有不便之处!”

虽四颇感兴趣地道:“老朽本来并不想知道,听大人一说,倒是想听听,事关老朽本身安危,老朽自知慎重。”

龙锦涛这才低声道:“本朝自世宗启用血滴子后,就是利用一些高来高去的武林奇士,明察暗访,将京师所有的官宦人家大小细事访查密奏,甚至于在外的封疆大吏附近,也有类似的人严密监视,因此宫中对天下吏情洞悉无遗,朝政为之一新,世宗驾崩后,血滴子虽然解散了,这套方法却沿用至今,只是责任移交到侍卫身上,不过这些传卫都是世家子弟因袭,作用比不上从前了!”

晏四点头道:“难怪刚才那家伙对大人如此跋扈……”

龙锦涛愤然道:“下官居心行事无愧,倒是不怕他们告密中伤,可是朝中同寅对他们不敢轻易启罪,因此才养成他们骄横不可一世之风!”

晏四又问道:“那么九格格被飞贼劫走之事也无法瞒过他们了?”

龙锦涛道:“不错,可是老和跟他们很接近,为了彼此的利害,大概还不会传到皇上耳边去,否则皇上早就会对下官有所指询了。”

晏四想想道:“既然大内侍卫还有刺探私事的责任,那飞贼从他们身上得知官府动静的可能又增加了几分,以后我们可以在这方面着手探访一下,现在大人还是找人查问一下刚才那报讯的人在什么地方!”

龙锦涛点点头,举步折入内书房道:“我是在这儿拿葯后跟他分开的,书房里有一个侍候的仆妇也许可以知道他的行踪,秦妈!秦妈!”

他连叫两声,都没有人回答,倒是房里来了一个小丫头垂手问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龙锦涛大声道:“秦妈呢?”

那小丫头道:“她一直留在书房里没出来过!”

龙锦涛怒叱道:“胡说!人呢?”

那丫头连忙前后找了一下,然后才吞吞吐吐地道:“她在大人的竹榻上睡着了!”

龙锦涛一拍桌子吼道:“混帐,叫她起来!”

那小丫头嗫嚅地道:“奴才推了她几下她都没醒!”

晏四神色一动,连忙道:“你出去吧,没事了!那老妈子年纪大了,熬不住睡着了也是常事!”

龙锦涛也觉得事情不太对劲,挥手将小丫头赶走了,易四已经进入后房,果然在竹榻上躺着一个老妇人,鼻息呼呼,睡得正熟,不禁皱起眉头道:“这老婆子也太没规矩,才多大的工夫,她就睡死了,而且也不拣地方。”

晏四摇摇头道:“大人不必怪她,她是被人点了睡穴,假如不解开,足足可以睡上三天三夜!”

龙锦涛又是一惊,晏四道:“现在足证那报讯的官差确是飞贼冒充无疑,大人快检查一下,房里丢了什么东西?”

龙锦涛连忙四下查看了一遍道:“没有呀!这间书房里不过陈设了一些古董玩物,与几部心爱的书籍,没有什么可偷的东西。”

晏四道:“大人不妨仔细检查一番,那飞贼如果为了脱身,大可从容而去,用不着将人点倒。”

龙锦涛又打开柜子,清点了一下古董珍玩以及一些标明名目的葯瓶,然后插头道:“一样都不少!”

晏四忽地手指墙上道:“大人在此挂一柄刀鞘是做什么用的?”

龙锦涛抬头一看,失声叫道:“不好!这贼子将我的断玉匕首偷走了!”

晏四忙道:“断玉匕首是什么?”

龙锦涛气哼哼地道:“那是一只半尺来长的小刀,锋利无比,是我征西时从一个国疆酋长身上得来的战利品,他怎么偏偏选了这样东西?”

晏四问道:“那一定是这炳匕首有着异常之处!”

龙锦涛一叹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能够斩金截铁,削石如腐而且,我得到之后,因为它形式古奇,而且杀过很多人,每当风雨之夕,它会自动出鞘啸鸣,才把它悬在墙上,以为僻邪之用。”

晏四凝重地道:“一柄匕首在大人手中只是玩物,可是落到飞贼手中,就成了杀人的利器,尤其是它能斩金削铁,那后果将更为严重!”

龙锦涛沉思片刻才道:“这柄匕首很少有人知道,因为这间书房除了那个秦妈外,别人都不准进来,飞贼又怎么会知道的呢?”

晏四道:“大内传卫既然无所不知,飞贼很可能从他们那儿得到的消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神兵被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