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04章 细话太极

作者:司马紫烟

晏四见谢玉茜猜疑龙小姐有意掩护飞贼,不同意地摇头道:“我倒不这么想!她一定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跟飞贼谈一下,哀求他远走高飞,不要再生事了!”

谢文龙苦着脸道:“龙小姐的线索不能提,飞贼又溜了,我这趟差事怎么交代呢?”

晏四道:“丁兆民的线索还没有断,飞贼的手法分明是太极门出身,他纵或不知情,那三友山庄的凌家兄妹多少有点门路可摸,我们走一趟,至少也可以替徐广梁解解围,今天我瞧着那老头儿的情况实在可怜,一个成名的江湖人落到这种下场,难免令人有兔死狐悲之感!”

谢文龙振奋地说:“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

谢玉茜关心地问道:“你的伤势不要紧吗?”

谢文龙笑笑道:“没关系,我受的不是重伤,这不全好了?何况跟着四叔在一起……”

晏四正色道:“文龙!你最好别存着依赖我的心理,我也不会一辈子跟着你,仗本事吃饭的人一定要靠自己!”

谢文龙低下头,感到很不好意思,晏四倒也不太过意,轻轻一叹道:“文龙!也许我对你太严厉了一点,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在公门里混了几年,经历是够广,就是临事的决断还不够,昨天晚上你若不是临事踌躇,一刀下去,什么都解决了!”

谢文龙低声道:“小侄知道,昨夜是为了案情重大,小径才想留个活口,问问口供,现在知道了飞贼与龙府的声誉门第有关,自然不能再大意了!”

谢玉茜笑道:“幸亏你昨天没拿住飞贼,否则问口供时,龙大人不会不在场,当堂指出他的女儿……”

晏四笑笑道:“那还不至于,飞贼对龙琦君一定用情极深,砍下他的脑袋也不会把龙琦君供出来的!”

谢文龙道:“四叔,咱们这就走吧!”

晏四点点头,谢玉茜道:“我也去!”

谢文龙连忙摇头道:“你去不太方便!”

谢玉茜道:“有什么不方便的,经过昨天晚上一闹,我在京师也成了名人了,你们都走了,说不定那个飞贼会挟怨找上门来呢!”

谢文龙笑笑道:“飞贼来了也不是你的敌手,你不必找借口凑热闹了!”

晏四却神色一动道:“不!玉茜担忧的很有道理,现在不仅是飞贼会找她,龙琦君可能也会找她,那天龙琦君有许多把柄落在她手里呢!”

谢文龙笑道:“这更没有道理了,龙琦君未必会想到妹妹发现了她的秘密!”

晏四道:“不见得,她能把一件秘密埋藏在心中那么久而不动声色,必须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当时也许想不到,事后详细一推想……”

谢玉茜道:“她找了来又能怎么样?”

晏四道:“为了保全自己,为了保全家声,她很可能干出一两件辣手的事!”

谢文龙忙道:“我看不至于,第一,龙小姐不象是个歹毒的人,再者,她又怎能斗得过妹妹!”

晏四笑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龙琦君的那个仆妇武功已经不错,她本人一定也练过!”

谢玉茜笑道:“我相信她练过,昨天我们握过手,她的手很粗,不象是个养尊处优的闺阁千金,那一定是掌握兵器的缘故,不过就是她跟那个仆妇一起来,我也不在乎,而且我想她也没有那个胆子!”

晏四道:“龙家对你们有恩,她想到你们就是揭穿了她的秘密,也不至于在她父亲面前告发出来!”

谢文龙道:“对呀!玉茜避开龙家,要到家里来商量,她若是真够细心,一定会明白我们的意思,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曼四微笑道:“我不担心玉茜,可担心另一个人!”

谢文龙愕然道:“另一个人?还有谁呢?”

晏四笑道:“自然是得知龙琦君秘密的人,这个人对龙家可没有交情,甚至于还有点小怨。”

谢玉茜道:“您说的是九格格吗?”

晏四点点头道:“不错,当时清醒的只有你们两个人,能知道她秘密的也只有你们两人,龙琦君不会担心你,却不能不防备九格格说出去!”

谢文龙在:“九格格根本不懂得江湖诀窍,怎么会得知龙琦君的秘密呢?”

晏四道:“这很难说,今天龙锦涛告诉我说和亲王府中养着一班大内的侍卫,九格格免不了会与他们有点接触,多少也能知道一点江湖门槛。”

谢玉茜微怔道:“不错!九格格这个人也很怪,我听见他跟飞贼谈过几句话,好象他们以前见过面似的!”

谢文龙笑道:“她被飞贼抢走过一次,自然见过面!”

谢玉着摇头道:“不!听他们说话的情形,好象以前还见过面!”

谢文龙忙道:“这更不可能了,飞贼与龙小姐还可能是在回疆时攀上的交情,九格格从未离开过京师,他们怎么也会扯得上关系呢?”

谢玉茜道:“关系可能排不上,因为那飞贼还想杀她呢!不过我相信他们以前一定还见过面,再者九格格对江湖上的门槛可能很精,尤其是飞贼使用迷魂香时,连我都没有在意,她却先闻到了!”

晏四笑道:“有这样的情形,龙琦君敢放过她吗?”

谢文龙一呆道:“这可怎么办呢?”

晏四道:“本来这不关我们的事,可是龙格格出了什么问题,你这九门提督的班头可添了大麻烦!”

谢文龙道:“我不管,龙大人的责任比我更大,龙琦君一定要害她的老子,与我们有什么相于!”

晏四正色道:“这就不对了,武林人做事讲究有始有终,你的职位在身一天,就得负一天的责任,龙琦君要对付九格格是不得已,九格格叫人暗杀了,龙锦涛最多落个失察的罪名,总比他女儿的丑事掀出来,弄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好得多!你可不能这样想!”

谢文龙急了道:“我能怎么办,总不能跑到亲王府去向九格格提出警告,别说我见不着她,见着了,我也不能把话对她直说!”

晏四笑道:“你当然不能去,玉茜是个女孩子,很可以去拜访九格格,暗中用活点醒她,叫她别乱说话,必要时还可以留在那里保护她!”

谢玉茜忙叫道:“我不干,昨天一天已经把我别扭死了,再叫我去受罪……”

晏四沉声道:“玉茜,我以息隐之身重入江湖,而且还打破自己的戒律,涉身在六扇门上办事,都是为了你们在地下的父亲,想解脱文龙的困境,你们是同胞手足,反而倒很托起来了!”

谢玉茜见晏四微有怒意,才噘起嘴道:“您分明是找个地方把我圈起来,不让我跟去瞧热闹罢了!”

晏四笑道:“女孩子家,赶什么热闹,而且你在王府,说不定还有大热闹赶上呢!快去吧!随便找个理由去看看九格格,就留在那里,有什么事必须妥慎应付,总之以息事宁人为原则,你懂我的意思吗?”

谢玉茜道:“我懂!假如龙琦君真有什么行动,我一定会在暗中把事情消弭下去!”

晏四一笑道:“对了!这没有一定的准则,只能随机应变,我相信你必能应付得了的,这只是个万全的准备,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过一两天,文龙就派人接你回来!”

三个人都商量定了,各自打点一下,谢文龙拜托附近的住家照应门户,相偕离家而去,到了分岔路口时,晏四又关照谢玉茜道:“你到王府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你的行动要机密一点!”

谢玉茜笑着道:“我晓得,说不定我会象飞贼一样,偷偷地溜进去!”

谢文龙急了道:“这不行,亲王府出了事之后,戒备本不象以前那么松懈了,叫人抓住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谢玉前笑着走开道:“那批饭桶侍卫连九格格被人劫走了都不知道信息,还能抓得住我吗?”

谢文龙急得要过去追上她禁止她胡闹,晏四含笑拉住他道:“你别急,这小鬼是逗你玩的,她比你靠得住多了,昨天晚上若是让她一个人斗飞贼,恐怕已经得手了,暗器用在人前面,这才是老江湖的手法!”

谢文龙红着脸道:“小侄以为光明正大的心胸才是立身处世应有的态度!”

晏四怔了一怔才叹口气道:“文龙!我没有理由来驳斥你的话,可是这种想法在江湖上绝对行不通,你父亲就是一个例子。他一生以侠义为怀,结果被人栽了一脏,陷身冤狱,假如不是幸好碰着龙锦涛,几乎连命都保不住,还赔上了一世的清白。”

谢文龙仍是顽强地道:“先父的冤屈得白,可见公道人心仍在,假如不是先父平生行为正直,四叔也不会跟他老人家建起这么深的友谊,龙大人也不会担着干系替他作保平反冤狱了!”

晏四一叹道:“做人的态度是一回事,临敌制先又是一回事,你别扯在一起来说!”

谢文龙抬起头来朗声道:“小侄想光明的心胸是在平素的行为中培养而成的,也许我的心机不如茜妹,可是我并不赞成她那种手段,动辄以暗器伤人,幸亏昨天是为了拿贼,而且她的责任又太重,不允许有差错,否则我一定要好好地数说她一顿!”

晏四顿了一顿,然后才笑起来道:“文龙!你跟你老子简直是一个脾气,当年我们就常为这一点意见抬杠,最后总是被他占住了理,今天我依然心甘情愿地在你面前再低一次头,也许我是江湖闯得久了,把一腔豪气都磨光了,换来这一点经验,不过我仍是赞成你的,练武的人,应该把心胸光明列为第一要务,这样才不会沦入歧途,流为寇贼,可是对于你妹妹的作法,我也相当赞成,仗武功以行侠济世,根本就是以暴止暴的行为,对于那些无恶不作的姦徒,以毒攻毒也不失为上策。”

谢文龙心中虽然不同意,可是对于这位老前辈一向尊敬惯了,也不敢过于拂逆他的意思,只得含糊地道:“小侄知道了,以后会留心的!”

晏四正色道:“文龙!我晓得你心里不见得真服,而我告诉你的也不是正理,可是我希望你能记住这一点,必要时可以当作一个参考,我们练武的人不能有一次错误,假如对歹毒的敌人过于仁慈,不但没有第二次机会,说不定连命都保不住,生死固然不足悬心,可是我们好容易练成这一身本事,没有尽量发挥所学所能就糊里糊涂死掉了,未免太不值得!”

谢文龙听着仍是点点头,心中在奇怪,这位沉默寡言的四叔今天怎么变得特别琐碎起来了,晏四轻轻一叹道:“我特别告诉你这些,就是我觉得今天会有点不平凡的遭遇!”

谢文龙征然道:“凌氏兄妹虽然不常在江湖上走动,可是他们到底为名家出身,难道会对我们……”

晏四轻叹道:“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总有点不安的预感,好象今天会有点事发生,丁兆民来到京师之后就去访问凌氏兄妹了,到现在仍然没有现身……”

谢文龙笑笑道:“也许您安静得太久了,一旦有点事就觉得心神不宁!”

晏四激怒道:“笑话,我在江湖上闯南到北几十年了,什么大风浪没经过,这一个小小的飞贼就会把我扰得心神不宁?哼,你未免把我这老头子说得太没用了!”

谢文龙忙道:“四叔!小侄不是这个意思!”

晏四哼了一声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谢文龙谦和地笑道:“您当年许多英雄事迹小侄都听说了,却从来没听说过事前会有预感!”

晏四道:“所以这一次我才觉得不太对劲,我深深感觉到从飞贼这件案子工会牵引出武林中一场轩然大波!”

谢文龙一句话冲到口头,又咽了下去,晏四笑笑道:“你一定是认为我的年纪大了,临事的顾忌多了,我心中并不承认,可是我倒希望这是我的多心病。今天看了徐广梁的遭遇,我感慨很深,英雄末路,烈士暮年,是天下最悲哀的境遇,我老头子闯了一辈子的江湖,好容易挣了这一点微名,我也怕入土之前给砸了!”

谢文龙连忙道:“您不会的!就凭您这一身功夫,也不会栽在人家手里!”

晏四苦笑道:“这很难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比我高明的人多得很,只是我的运气好,没碰上而已,人不会永远得意的!”

谢文龙呆了一呆才道:“四叔!假如您不见怪,小侄倒想请您退出这件事了,因为您没理由要……”

晏四豪迈地一笑道:“我已经在龙锦涛面前担下了这件事,现在想退出也太迟了,而且我晏四生来是个江湖人,这些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细话太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