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06章 抛砖引玉

作者:司马紫烟

马客见王爷生气,连忙低声道:“王爷访恕卑取放肆,不过谢小姐也欺人太甚了!”

九格格笑道:“谢姊姊!莫非你认为裁决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

谢玉茜笑道:“谢大人的裁决当然公平,不过他是个老实人,恐怕不明白其中的弊端!”

谢文龙忙道:“谢小姐这话说得太过分了,我想这里面绝不会再有弊端的,鸽子先经过检查。”

谢玉茜道:“弊病不在鸽子上,马侍卫的抽箭十分巧,在远处无从用肉眼看见,因此谢大人只好从发箭的速度上作为评定胜负的根据!”

谢文龙道:“不错!凡是对暗器有点知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抽筋的速度比长弓所发的箭快!”

谢玉茜笑笑道:“一箭对一箭,我自知长箭较慢,但不至于慢到差一倍的时间吧?”

谢文龙道:“在这种距离下,两支箭的相差极微……”

谢玉茜抢着道:“问题就在这里了,谢大人是认为我们同时出手,才评定对方在我之先中的,如果……”

马容举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玉茜将头一偏,藏到九格格的后面道:“马侍卫,你如果把筒中最后的一支箭射出来,就等于是泄了自己的底,如果你伤了格格,那就不是砍头所能了事的……”

谢文龙也看出事态的紧张,同时更明白谢玉茜所说的弊端在什么地方,连忙站起来一摆手:“谢小姐,仲裁已有结果,希望你尊重我的权责,不要再根生枝节!”

谢玉茜笑笑道:“我当然遵守,而且我向马传卫提出的请求是为了公益,我也希望他能答应!”

马容怒声道:“赈贫济困是好事,谢小姐如有此善怀,最好自己拿钱出来,慷他人的慨算得了什么?”

谢玉茜跟九格格耳语片刻,九格格站起来道:“我们也拿出一百两黄金,与马侍卫再作一搏,如果我们胜了,这二百两黄金全部移作赈济之用,如果我们输了,马侍卫可以全部拿去作为争逐酒色的缠头之资……”

马容红着脸道:“格格把卑职看得太不堪了,卑职并非吝于赈贫,只是不甘受人苛索而已……”

谢玉茜冷笑道:“马侍卫说话好听一点……”

九格格连忙道:“谢姊姊,跟他们争吵反而失了咱们的身份,咱们反正开出条件来了,只问他们敢不敢接受!”

马容大声道:“有什么不敢的,谢小姐准备怎么比法?”

谢玉茜道:“你不是擅于使暗器吗?我们就比暗器!”

谢文龙连忙道:“那怎么行?”

和亲王也在座上道:“王府的数场是何等庄严的地方,怎容你们如此胡闹……”

九格格带笑道:“爹!这件事希望您别管!”

和亲王怒声道:“我怎么能不管,你也太胡闹了,好好的一场箭会,被你们闹成这个样子,还成何体统!马容,你尤其胆大,我还在这里、你竟然敢如此放肆,目无尊卑,你不想想自己的身份……”

马容满脸怒色,却是不敢发作,谢文龙见机道:“今日之会最好到此为止,再比下去就没意思了……”

和亲王点点头道:“也好!文龙!你别走,我有点事情跟你商量!”

谢玉茜跟着一笑道:“对了!谢大人眼王爷私谈的时候,不妨把刚才比箭的情形再说一遍,有许多不便明谈的地方,就可以直言无隐了!”

谢文龙朝她瞪了一眼,似乎怪她太过分了。谢玉茜笑着拖了九格格先行离开了。谢文龙心里急得要命,苦于无法明说,和亲王站起身子道:“文龙!咱们到书房里去,老夫还有很多事情请教!”

谢文龙万般无奈,只得跟着走了,马容与另一名侍卫也跟着他们。和亲王回头道:“有谢大人在一起,用不着你们了,马容,领了一百两金子后,你也不必回宫了,老夫会替你注销侍卫的职名,象你这种目无法纪,不学无术的脓包,实在也不配担任那个职位!”

马容神色一变,眼中射出了怨毒的光芒,可是他一声不响,仍是躬着身子,送走了和亲王。

亲王府邸的书房等于是个小朝廷,因为和亲王圣眷颇隆,朝政军机,他作得一半的主意,有许多决策都是他与一些重要的廷臣商量好后才请示圣旨下诏颁行,所以他的书房极其机密,可是他们来到时,九格格与谢玉茜已先在。

和亲王对九格格尽管百依百顺,这时也未免有点不高来,沉下脸来斥道:“你也太胡闹了,这个地方岂是女孩子乱闯的?”

九格格依然笑嘻嘻地道:“爹!您别生气,我知道您这书房是很秘密的地方,可是您没在上面挂着白虎节堂的牌匾,我们走进来总不至于犯充军的重罪吧!”

和亲王怔了一怔,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倒是谢玉茜微微一笑道:“格格真会说笑话,王爷是宗室重臣,怎么能与高大尉那种权姦相比!”

和亲王这才知道九格格的比喻,原来是取用了《水浒传》中林冲夜奔的故事,高太尉为了陷害林冲,故意借用比宝刀的借口,将林冲诱入白虎节堂,然后再冠以私闯军机重地的罪名陷之入狱,乃笑了一声道:“胡向!胡闹!你在哪儿看到这些歪书……”

九格格笑道:“《水浒传》怎么是歪书呢?今年正月宫里太后老佛爷过八十大庆,您献的戏班子不就是演出林冲夜奔吗?老佛爷瞧了十分赞赏,问了我许多其中的情节,假如我不是先读过那本书,答奏时从容得体,您怎么会得到那些赏赐呢?当时那批贝勒格格们嫉妒死了,说是您的国计民生大学向都是从《水浒传》上学来的……”

和亲王一皱眉头道:“好了!好了!你别胡说了,你们来干吗?”

九格格道:“还是为了今天比箭的事,我们的确是赢了,恐怕谢大人不好意思说明!”

和亲王点点头道:“不用说明我也知道,你们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九格格微怔道:“您知道?”

和亲王点点头道:“不错!我对武功虽然外行,可是家颜观色,看出文龙第二次重新宣布结果时十分勉强,就知道其中一定有问题,我找文龙密谈,就是想问个详细!”

九格格一笑道:“您真行,那还是谢大人来说明吧!”

谢文龙顿了一顿才道:“马侍卫的袖箭功夫的确不错,可是那种暗器不能射远,飞鸽在高空时,他很难取准,每次都是等谢小姐射落一头时,他才跟着补一箭……”

谢玉茜道:“第一箭他双手抱弓,没有机会出手,最后一箭是鸽子就落在平台前面,距离太近,他怕露出马脚不敢出手,所以只中了九发……”

和亲王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小子倒是挺聪明的,不过文龙在事前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谢文龙道:“卑职事先没想到他会使用袖箭,所以未曾注意,事后倒是看出来了,可是为了顾全王爷的颜面,不好意思拆穿,再者也怕他恼羞成怒……”

和亲王道:“那怕什么?难道他还敢造反!”

谢玉茜涛笑道:“他虽然不敢造反,可是也差不多了,这种袖箭一筒十支,他用去了九支,筒中还剩一支,如果不是我见机得快,那支箭很可能朝我发出来呢。”

和亲王神色一变道:“他敢如此大胆?”

谢玉茜道:“那该怪王爷对他大凶了,他想到输了要丢脑袋,自然会情急拼命了!”

谢文龙横了她一眼,埋怨道:“谢小姐实在也逼得他太过分了,让他胜一场也没有关系,狗急跳墙,到了要命的时候,还有什么顾忌的,尤其是最后,更不该躲在格格后面,如果他真的射出袖箭,格格又不知道闪避……”

谢玉茜笑道:“我敢用话激他,自然不怕他,即使他敢射出袖箭,我也有把握伤不到人!”

谢文龙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躲呢?”

谢玉茜道:“我把他逼得走投无路,却不想他真的送命,所以我才躲在格格后面,而且先用话镇住他,叫他不要乱来,结果他真的被我吓住了!”

谢文龙一叹道:“话虽如此说,但总是太冒险了,我真不明白,你们千金小姐,何苦要跟人结仇呢?”

九格格笑道:“那还不是为了要帮你一人的忙,以便缉拿飞贼吗?”和亲王一怔道:“缉拿飞贼?”

九格格笑道:“不错!根据昨夜的情形,那飞贼不是官府中人,也必定与官府中人有往来,所以才能冒充官人,对官府的情形如此熟悉……”

谢文龙皱眉道:“京师的官人我都见过,他不会是官府中人。至于后者的可能性倒是很大,可是你们这种做法对缉贼有什么帮助呢?”

谢玉茜道:“飞贼的年纪不大,一定是与各世家子弟与侍卫家将们混得很熟,才能探知许多官府人家的内情,要想叫他出面,自然是这批人身上着手最好!”

和亲王讶然道:“难道他们与飞贼有勾结吗?”

谢玉茜道:“那倒不至于。因为飞贼跟他们来往时,一定是隐藏住自己的身份与目的……”

谢文龙道:“那你们的作法有什么用呢?”

谢玉茜笑道:“飞贼的武功与暗器手法十分高明,跟他们混在一起时,免不了要显露两手,也许就凭这些才能得到大家的器重,我现在把他们折败了,他们要想扳回颜面,势必会找人助拳,很可能就会找到飞贼!”

谢文龙摇头道:“你想得太天真了,飞贼混在他们堆里固然可能,但不会显示武功而自惹麻烦!”

谢玉茜笑道:“我的想法不同,这批人在一起无非是酒色财气,年轻人血气方刚,忘情之下,忍不住想显示一番,这是练武人的通病!”

和亲王笑道:“谢小姐年纪虽轻,知道的事情却不少!”

谢玉茜发现自己太大意了,差一点就泄了底,幸好九格格插进来道:“谢姊姊自己也是个练武的,谈的都是本身的经验!”

谢玉茜忙道:“不错!照理说我是个女孩子,即使会武功也只能躲在家里偷偷的练,可是遇到今天这种场合,我仍然忍不住想表现出来,一点也不肯吃亏,由此可见人同此心,那个飞贼也不甘雌伏……”

谢文龙叹了一口气道:“纵然小姐想得不错,可是飞贼已经露了面,还敢公开出头吗?”

谢玉茜道:“即使他不肯出面,其他人也会硬逼他出来的,大人如果不信,不妨等待结果好了!”

和亲王道:“这个方法行不通了,刚才我已经革掉马容的职名,叫他滚蛋了!”

九格格急急道:“爹!您这不是把我们的计划全给破坏了吗?不行!您得收回成命……”

和亲王沉声道:“胡闹!我话都说出去了,怎么能随便收回来!”

九格格道:“那不管,无论如何您也得想个方法挽回这件事,我跟谢姊姊费了多少脑筋才想出这个计划……”

和亲王沉下脸道:“还是不行,而我更要禁止你们胡闹,缉捕飞贼是男人的事,而且有文龙专司其职,用不到你们女子多管闲事!”

九格格冷笑道:“如果你们男人真能办得了这件事,我们自然不必乡事,就因为你们一再劳而无功,为了自身的安全,我们才自愿放力……”

说完她见到谢文龙低下了头,忙又弯弯腰道:“对不起!谢大人,我不是有意使你难堪……”

谢文龙苦笑道:“卑职自惭无能,格格所言甚是……”

九格格道:“我们是真心想帮您的忙,您要是这么说话,我就太不好意思。刚才我出言无状得罪了您,我给您磕头赔不是总行了吧!”

说着当真跪了下来,谢文龙又不能伸手去拦她,弄得窘迫万分,倒是谢玉茜把她拉住了笑道:“格格既是无心之失说过就算了,这么一认真,才真叫谢大人不好意思呢,谢大人,您说是吗?”

谢文龙双手连搓,呐呐地道:“是!是!本来格格怪罪得也对,我的确感到很惭愧……”

九格格笑道:“您不必谦虚了,您的办事能力有口皆碑,爹也常夸奖你了不起。”

和亲王笑道:“文龙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才,多少疑难的案子,到他手里莫不迎刃而解,这次是因为对手太狡猾了一点,所以才稍稍有点困难!”

他的用意是在替谢文龙掩饰困窘,九格格却趁着机会道:“既然您也承认困难,自然更不应该拒绝我们帮忙!”

和亲王皱皱眉头,刚想出言驳斥,谢文龙道:“二位的办法固然不错,可是王爷已经当众革降了马侍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抛砖引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