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07章 鞠躬尽瘁

作者:司马紫烟

龙锦涛一叹道:“你们这么做完全是在帮我的忙,文龙职务在身,领了公家的俸禄,还可以一说,你一个女孩子,万一对方邀来了高手,你不敌折名事小,如果受了伤,叫我怎么过意得去呢!”

谢玉茜听他这么一说,倒是非常感动,连忙道:“大人泽及先父,我们兄妹十分感激,恨不能杀身图报……”

龙锦涛摇摇手道:“别说这种活,我知道令尊是条血性汉子,受人冤屈,略略尽点力替他洗刷一下,只是尽了做人的本分而已,如果说到报答,文龙帮了我这么多年的忙,已经是报过于施……最好大家都别放在心上,还是谈目前的事吧,晏老先生有何高见呢?”

晏四沉默片刻道:“这当然不是个好方法,因为机会太渺茫了,不过已经答应了人家,再推托也太迟了。”

龙锦涛道:“那倒不迟,京城之内,本来就示禁私斗,下官可以用九门提督的身份,着令马容取消此约。”

谢玉台道:“如果大人不怕言官找麻烦,还是让我试一试的好,这至少是个机会。”

龙锦涛笑道:“御史由专门喜欢挑剔,可是他们中间好几个都是有女儿的,如果我照会他们一声是为了缉拿飞贼,他们就没有话说了,何况这件事还有和亲王与九格格在暗中撑腰,谅他们也不敢多事,我只是担心谢小姐的安全。”

谢玉茜笑道:“那倒不要紧,反正他们的名单要先送过来的,如果里面有别人参加,官方有和亲王出头,江湖上有四叔打招呼,我根本不会去出战!”

晏四摇摇头苦笑道:“你想得太容易了,我有多年不走江湖了,对于一些新起的人物都很陌生,老一辈的我虽然有点交情,话也很难说得通,因为人家如果答应了来了,再叫人家自动退出,那等于是刷他的面子。”

谢玉茜道:“一定有那种不知进退的家伙,就让他们来好了,我不信一定会输给他们。”

晏四沉下脸道:“玉茜,你才练了几天功夫,就这么目中无人。”

谢王茜噘起嘴道:“是您自己说的嘛,临事要胆大心细,遇敌要斗志旺盛……”

晏四怒道:“我可没有告诉你是天下无敌了,凭你这点本事,居然敢把江湖人物都不放在眼中吗!”

谢玉茜见他生了气,才低头不作声,徐广梁一笑道:“晏兄江湖闯老了,胆子也变小了,当年晏兄如果也抱着这种谨慎的态度,恐怕间不出这赫赫盛名吧!武林中人全靠着一股豪情才有所作为,兄弟倒是觉得谢小姐的雄心大可嘉奖……”

晏四道:“岂有此理,徐兄不帮着我教训他们,反而在底下煽火……”

徐广梁笑道:“晏兄的顾虑固然不错,可是这件事未免太过谨慎了,马容是大内供奉的侍卫,不可能认识多少有名的江湖人,再说成了名的江湖人,也多少会爱惜羽毛,不至于受邀来跟一个女孩子斗强争胜,何况谢小姐还顶着官府千金的身份。真要有那种不识羞的家伙来了,不必愚兄出头,兄弟也可以把他给顶下去。”

晏四一笑道:“徐况这么一说,我这个侄女儿就交给你了。玉茜,徐大叔一直在江湖上跑的,人头比我熟得多,凭他宝马金刀的招牌,就是一块最有力的挡箭牌,你跟他磕个头,请他多帮忙吧!”

谢玉茜果然要屈身行礼,徐广梁连忙拦住了道:“那可不敢当。”

晏四道:“你跟他们的先人也是老朋友,小儿女辈有了事,你好意思不帮忙?”

徐广梁笑笑道:“晏兄,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把兄弟也拉过这件事情里面来……”

晏四的脸色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对于江湖上的事情的确是太陌生了,不得不惜重你这个老江湖。”

徐广梁慨然道:“论江潮声望,兄弟自不敢望晏兄项背,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兄弟愿竭全力,万死不辞,这不仅是为了仙去的谢大侠的交情,也为了兄弟本身。王仲华虽是太极门人,可是他是在兄弟的镖局中当镖头时被杀的,无论如何,兄弟也有责任替他追凶报仇,何况……”

晏四知道他下面的话要说些什么,那一定是扯到他在空院中被飞贼制倒的事,对于一个成了名的老武师,他不忍心听他哀鸣般的自诉,立刻打断他的话头道:“既然徐兄答应帮忙了,这件事就算定局,大家因势制宜,看情形再谋应付的办法吧!龙大人还有什么指示呢?”

龙锦涛道:“现在不仅是飞贼一件案子,三友山庄的那一批人也麻烦老先生多费点心,为刘得泰虽是一个差役,却是因公殉职,死得又这么惨,无论如何也得对死者有个交代。”

晏四慨然道:“这一点老朽责无旁贷,一肩担负。”

龙锦涛拱拱手道:“那下官就先谢谢了!”

晏四道:“大人不必客气,刘得泰之死咎在老朽临事疏忽,当然也要怪老朽太拘泥于江湖规矩,因此老朽腼颜请大人发下一纸任命状,随便给老朽派个什么名义……”

对于晏四这一个提议,大家都感到很意外,连龙锦涛都无法相信,笑笑道:“老先生别开玩笑了!”

晏四庄重地道:“老朽绝非开玩笑,如果大人认为晏某昏庸,不堪为用,晏某自然不敢腼颜强求……”

龙锦涛见他的确不象是开玩笑的样子,顿了一顿才道:“这个下官倒是无能为力。”

晏四道:“那是晏某才不堪用了!”

龙锦涛连忙道:“下官决无此意,只是对老先生这个请求感到难以答复。”

晏四道:“大人身居要职,掌九城治安,难道连任用一个人的权力都没有吗?”

龙锦涛挂着手道:“话不是这么说,以老先生的才具,连下官这个九门提督让出来,也只怕太委屈了……”

晏四微笑道:“老朽只求随便给一个名义,并不敢存何奢望。”

龙锦涛道:“正式的官品由吏部铨选,下官可以私下替老先生活动,不过限于体制,恐怕很难弄到适合于老先生身份的品级,这不仅是下官无能为力,连圣上也无法将一个平民无由授品……”

晏四笑道:“大人误会了,晏某并非求官,只想在大人的治下讨个差使。”

龙锦涛道:“老先生的意思究竟是什么,说明白了,不官才可以替老先生设法安排。”

晏四神色庄严地道:“从上次对凌寒梅的事件后,老朽才深深地体会到对付这些人,江湖的那一套完全行不通,他们根本不讲江湖道义,那天如果不是文龙赶去了,说不定他们还会更加强项呢。”

谢文龙道:“他们是被你吓跑了的。”

晏四摇头道:“不!我看得很清楚,他们的武功并不弱于我,只是忌讳你这个总巡捕的身份,才知难而退,江湖人虽然强项,到底不敢与官府正面作对,那天如果我与玉茜被他们杀死了,只能算是江湖人私下殴斗,可是杀死了文龙,情形就不同了,文龙是正式的官差,杀害官差罪同谋逆,行文天下缉捕,他们到底不得安身,为了这种顾忌,他们才知难而退的。”

谢玉茜笑道:“您难道被他们吓倒了,才想弄个职名作为护身符吗?”

谢文龙怒瞪她一眼道:“玉茜,你又胡说八道了。”

谢玉茜一笑道:“我实在不明白四叔的用意何在!”

晏四正色道:“我不是怕他们,而是借此约束自己。”

龙锦涛一愣道:“老先生能指示得明白一点吗?”

晏四叹道:“晏某生平行走江湖,养成了习惯,行事总脱不了江湖气息,才被人视为弱点,上了一个大当,所以晏某才要求一个正式的名分,以后再遇上这种情形时,可以激励自己,避免许多江湖上的顾忌,同时也让对方知道晏某是职务在身,即使有些举措不合江湖规矩,对外也可以有个解释了!”

徐广梁一笑道:“我明白了,晏兄是为了行事的方便。”

晏四道:“也可以这么说,比如那天晚上我如有了官方的身份,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到后面搜索,他们如果拒绝,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下杀手。”

谢玉茜一怔道:“原来您那天晚上并没有认真的打斗。”

晏四淡淡道:“凌寒梅的一枝剑虽然厉害,还不见得能难住我无影神拳,只是我不便施展,如果我知道他们在刘得泰身上施了毒手,早就不客气了!”

谢玉茜道:“我真不明白,您既然有胜过凌寒梅的把握,为什么还要手下留情,随他们纠缠下去呢?”

晏四道:“那天的行动是属于私人性质的,所以我才要在夜间偷偷地进行,动手时也不敢太认真,以免在江湖上落个登门欺人的口实。”

谢玉茜道:“他们杀死一个人是事实,您去探查真相,怎么能算是登门欺人呢?”

徐广梁一叹道:“谢小姐没有走过江湖,难怪不清楚江湖上行事的规矩,江湖上恩怨纠杂,杀戮视同家常便饭,如果事不关已,局外人的确不便插手多管闲事。”

谢玉茜道:“那么侠义抱打不平也是多管闲事了?”

徐广梁笑道:“那要看情形而论,武林人遇见强凌欺弱的情形,有责任去打不平,可是凌寒梅那种人当然不至于去杀害一个普通不会武功的人,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人,因此打不平三个字是用不上的,还好他们不太了解江湖上的行规,如果他们老练一点,只需对晏兄说一句是本身的私怨,晏兄就没有理由追究了。”

徐广梁笑笑又道:“他们如果懂这一套,在白天探园时,就可以使晏兄无言而退了。”

晏四道:“白天有文龙在一起,他们如果搬出这一套,文龙可以用官方的身份追究下去,所以他们连杀人的事都不敢承认,我之所以要求一个名分,就是怕以后再遇上他们时,他们搬出江湖的规矩来作挡箭牌。”

龙锦涛道:“如果老先生为了这个理由,下官当然从命,只是在职分上,下官能力有限……”

晏四笑道:“老朽只求一个名分!”

龙锦涛道:“在用人的权限上,文龙的职位是下官最高的限制,不过为了老先生的方便,下官可以额外设法,给老先生一个监察的名义。”

晏四道:“这个监察能管些什么事?”

龙锦涛道:“凡是九门提督能管的事,老先生都可以管,提督衙门的人员,都受老先生的节制,必要时,连九城的军兵都可以受老先生的调动。”

晏四一笑道:“这个权限太大了,大人行文公告时,恐怕有所不便吧!”

龙锦涛一怔道:“老先生还要公开行文?”

晏四道:“不错,文龙在京师干久了,每个人都认识他,晏某虽然在江湖上薄有微名,却仍然是个正一品的布衣,一旦平步青云,只怕人家难以相信。”

谢文龙笑道:“以四叔在江湖上的身份,如果说是出任官职,恐怕很难有人会相信,四叔又不能逢人就自己亮出身份,所以这个公告倒是必要的!”

龙锦涛沉吟片刻才道:“下官可以出文宣布聘晏老先生为监察,至于职权方面,却未便公示,只能由下官备文私下通知各部衙门细述……”

晏四一笑道:“老朽只求一个名义,并不算想揽什么权势,这一层还是免了吧。”

龙锦铸道:“这不行,下官对老先生已经感到万分抱屈,唯有在这方面对老先生略表敬意。”

谢文龙道:“四叔!这虽是大人的一番美意,却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番手续,如果不向人说明您的权限,提督衙门从来没有监察这个名义,谁知道您是干什么的,一纸公告,还是不能证明什么的。”

谢玉茜也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这是您自己说的,既然您要出任公职,就得让大家知道您管些什么事,不过这么一来,您在江湖上的一点清名就付之东流了。”

晏四黯然一叹道:“从缉拿飞贼失手,又加上我在三友山在所吃的哑巴亏,无影神举四个字,早就在江湖上一落千丈了,幸亏龙大人还看得起,给我这么一个机会,我一定要把这批人追个水落石出,才对得起自己。”

徐广梁黯然一叹道:“晏兄宝刀未老,两番失手,只是一时的疏忽,仍然有机会重振雄风,兄弟却……”

晏四知道他又想到在院中被飞贼戏耍凌辱之事,心中虽然替他难过,却也没有办法帮助他,他因为练的是易筋童子功,一旦泄了功,就再也无法恢复了。

心里尽管明白,口中却笑着道:“这是什么话,你宝马金刀的声名也不是一天创起来的,别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鞠躬尽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