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游龙》

第09章 意料之外

作者:司马紫烟

马容微笑道:“兄弟这次邀请参观的朋友中,有些连兄弟都不太清楚,多半是各方面的关系转过来的,万一其中有两个人身份有问题,事后谢大人找兄弟的麻烦,兄弟可担待不起,所以兄弟必须先把话说在前面……”

谢文龙一听心中激动,觉得对方果然厉害,竟预先把话点明了,以便推托干系,可见飞贼出现的可能很大,乃故意挤他一句道:“如果在下在来宾席上,是否以后就能向马兄请教一些问题了呢?”

马容道:“那当然!谢大人不放弃公事立场,兄弟必须对大人负责!不过兄弟敢保证没有问题的,因为来宾席是一个人一个座位,除了比武场上的人,根本看不见其他的人,那些客座全是隔开的……”

谢文龙冷笑道:“马侍卫设想得很周到!”

马容笑笑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对于那些身份不明的来宾,兄弟也不敢负责,又无法拒绝,为了弄清兄弟的立场,兄弟只有采取这种措施。”

高人凤又低声道:“如此看来,那个飞贼也待会杂在来宾群中,大哥千万别上他的当!”

谢文龙坡后道:“如果放弃了公事立场,飞贼出现了也不能抓他……”

高人凤道:“那倒不然,大哥尽管放手抓人好了,只要凭本事抓住他并无不可,姓马的不过是摆清关系而已。”

谢文龙的目的只要飞贼出面,并不指望在马容身上抓到他,所以笑笑道:“马侍卫放心好了,兄弟职务在身,真要有问题人物出现,自然必须过问,但是兄弟会坚守私人的立场,绝不会叫马侍卫为难!”

马容道:“私人的行动兄弟无法过问,可是谢大人必须言行如一,将来在王爷面前,别把兄弟牵涉进去!”

谢文龙道:“那是一定的,马侍卫怕得罪朋友,谢某以后也要混下去,大家都得留点余地,再说谢某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尽可以找朋友帮忙,利用公事身份,或者是借重王爷来开罪马侍卫,谢某还做不出这种事!”

马容哈哈一笑道:“兄弟知道谢大人是个明白人,所以才把话说在前面,否则的话,兄弟为了省麻烦,倒不如硬把谢大人安插在来宾席上!”

说完用手一指道:“各位请吧。本来照朋友们的意思,对谢大人带来的朋友是准备挡驾的……”

谢文龙一瞪眼道:“这是什么意思?”

马容笑笑道:“没什么意思,因为有很多老朋友见面不太方便,可是方才已经把话说开了,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晏四忍不住道:“姓马的,你最好把话讲明白!”

马容一笑道:“晏老爷子,您是个明白的人,最近您补了提督衙门的监察,许多身上背着案子的江湖朋友,见了您都有点顾忌,还有徐总镖头的江湖路子宽,熟朋友太多,谢大人也许不认识,徐老可是很清楚他们的底细……”

谢文龙道:“这么说马侍卫今天的贵宾倒是不少!”

马容道:“这些朋友都是林玄鹤跟莫振南邀来的,兄弟有事求着他们,自然无法拒绝,可是兄弟还不清楚那些人,实在也怕担干系,只得先打个招呼了,因为兄弟自己邀了不少朋友,谢大人的朋友如果挡驾的话,实在也很难启口,大家以私人的身分见面,岂不是方便多了?”

晏四冷哼一声道:“少废话,快进去吧!”

马容笑了一笑,领着他们一直向前走,入口处正面也挡了一块布幔,左右分成两条通道,还是用布幔隔住的,曲折前进,依然看不见场子,直到一个布帐中,才看见全场的环境。

当中是一块空地,他们在东面,正前方是一架布帐,大概是对大的休息处,南方是主持判断的席位,北方是来宾席,果然用有幔隔成许多两尺来宽的小方格,每格安着一张短几与一把椅子,坐在里面,什么都看个见。

这时除了他们这一边,其他三方都是空洞洞的,谢文龙忍不住道:“他们都没有来?”

马容笑道:“参加比试的三位代表早抓来了,正在对面休息,至于那些来宾,目前还不想出来,兄弟自然不能勉强,仲裁人原来是请王爷担任的,可是他老人家在朝中有要事待理,也许无法分身,而且王爷也不太懂得武功,所以兄弟又请了大内两位供奉前辈……”

谢文龙问道:“是谁”?

马容道:“‘八卦龙洛拳’卜逸夫与‘天马行空’史云程!”

晏四吃了一惊道:“是这两个老家伙……”

谢文龙忙问道:“四叔认识他们吗?”

高人凤抢着道:“这两个人都是武林中老一辈的成名人物,而且都早在四十年前收山了!”

晏四点点头道:“不错,他们比我还早一辈,我开始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他们很出名,后来都消声匿迹了,怎么会跑到大内去当供奉呢?”

“他们是娄老的至交,进大内是委老引荐的,都干了近二十年了,大内供奉的名单是相当保密的,所以外面很少知道,这次如果不是为了要担任仲裁,还是不肯公开露面的,各位对这两个仲裁人没有意见吧?”

谢文龙道:“我们都不是当事人,无权表示意见!”

马容道:“谢大人何必客气呢?兄弟曾经到王府来请示过,谢小姐说她只管比武,此外任何事情都由谢大人代理,谢大人认可就行了!”

晏四道:“这两个人是武林中的名宿,又是大内供奉身份,出任仲裁人似乎太屈就了!”

马容一笑道:“这次比武虽然不是公开的,可是参加的人都是相当够份量的人物,传到江湖上,也能算是一大盛事。马某虽微不足道,却能招揽这一场龙争虎斗,亦差堪自慰了!”

晏四冷笑道:“对方不过是一个女孩子,马侍卫却劳师动众,邀集这么多的名家高手挑战,不觉得太夸张吗?”

马容谈笑道:“谢小姐出身闺阁,却能将王府的家将与再晚一一折败,必然是受过名家的指点……”

谢文龙忍不住道:“那天比的是箭,那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手熟就行!”

马容道:“谢大人不是说笑话吗?飞敌射鸽,箭无虚发。这明明是暗器的手法,弓开五石,箭及百步,没有武功基础是办不到的,如果谢小姐不是经过名家指点,凭什么有这份造诣,又凭什么能引起几位老前辈的兴趣!”

晏四道:“如此说来,他们挑战的对象竟不是谢小姐而是她的师父了!”

马容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几位老前辈都想看看是谁教出这么一个能干的徒弟,如果谢小姐的师父有意思出阵的话,他们也不反对!”

刚说到这里,场中一阵金鼓交鸣,仲裁人的席位背后布窗揭开了,出来两个神情威武的老人,马容忙道:“仲裁人登席了,我要去招呼一下,各位请随便坐吧。”

说完拱拱手,离身向场中走去,同时另一边的布幔掀开,一辆华车直驶而来,车帘高挑,坐着两个盛装的少女,是九格格与谢玉茜来了。

谢文龙皱皱眉头道:“她们怎么这样子进来,似乎显得众狂傲了一点!”

高人凤笑道:“一位是王府格格,一位是侯门千金,自然要搭点架子,如果也象我们一样进来,便显不出身份了,什么人摆什么气度,这倒无可厚非!”

因为帐中另外还有侍候的人,谢文龙不能把谢玉茜冒充的事说出来,而且想到谢玉茜所以要如此做,或许正是使她的身份逼真一点。

晏四也笑笑道:“这种进场的方式虽然容易引起人家的反感,但正是贵族小姐的作风,好在这次比武也不是一般江湖的形式,那些老家伙纵然不高兴,也只好放在心里。文龙,你去接她们一下!”

谢文龙走到帐篷外面招招手,华车扬尘驶来,谢玉茜先跳下车,又搀着九格格下车,然后点头打个招呼道:“各位早!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九格格按着鬓角,行了个旗礼道:“谢大人!您多辛苦了,听说龙三儿也来了,她在哪里?”

谢文龙不禁一证,这才把起进来时过于匆忙,忘了招呼龙琦君,而她也没有跟着过来,只有留在最后的高人凤答道:“她带着那仆妇,说是要到来宾席上去参观,没跟我们在一起,谢玉茜一笑道:“我这个表妹胆子小,在这儿不太方便,还是让她坐得远一点的好!”

说完与谢文龙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光,谢文龙还想把高人凤给他们介绍一下,谁知他自己很见亮,拖了尤三贵到远远的角上坐下,低声谈得很起劲,而且暗中朝谢文龙摇摇手,表示他不愿意跟女孩子多啰嗦!

谢文龙也觉得此时不便介绍,就让他去了,倒是谢玉茜对这个新加入的年轻人很注意,频频用眼色询问是谁,谢文龙也不便说明,只笑笑对之。

不过马容这时又过来了,屈膝朝九格格打了一个千,然后笑问道:“王爷是否有兴趣前来参观?”

九格格淡然道:“爹不来了,不过对今天的比武很关切,叫我特别转告你,要你好好的,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

马容耸耸肩道:“这个卑职可负不起责任,现成有着提督府的谢大人在,怎么要卑职负责呢?”

九格格道:“我干姊姊出来比武,却不跟那些臭男人打交道,今天一切的交涉都由谢大人代理,他必须避避嫌,不管别的事,所以必须要你负责!”

马容脸色略见犹豫,谢文龙却笑道:“马侍卫,刚才已经说好今天谢某是以私人的身份与会的,这个责任谢某可不便负起,而且今天的比武出自马侍卫的主动,自然也应该由马侍卫多负点责任!”

马容顿了一顿才毅然地点头道:“好!只要在场手里有事。兄弟绝对负责,王爷既然不能来,咱们就开始吧!”

晏四站了起来道:“好!你去通知娄子匡一声,就说老夫准备用无影神拳斗斗他的双剑!”

马容一惊道:“今天决战的对象是谢小姐!”

晏四大声道:“娄子匡是大内供奉的领班,他能拉下老脸来欺侮一个女孩子,老夫的徒弟可不能让他欺侮!”

马容愕然道:“原来谢小姐是晏老师父的门人?”

晏四道:“不错!晏某虽然没有他那么响亮的名头,可是还做不出以大欺小的丢脸事,有种的就跟晏某一斗,没有种就躲着别出来,我叫徒弟向他磕头认输!”

马容道:“这是什么话,讲得好好的,怎么此时又变了卦,这与比武场上的规矩不合!”

九格格一沉险道:“马容!你还懂得规矩?从你发出通知后,连个回话的机会都不给我们,这是那一门子的规矩,难道只准你们挑人,不许我们挑人吗?你去跟类子匡讲一声,如果他不敢跟晏老师交手,不妨换跟我比比看,那样他包赢不输,不是更有面子!”

马容自然不敢跟九格格顶嘴,呆了一呆才道:“这个卑职不敢作主,得去问问娄老爷子!”

九格格一哼道:“你不必过去问他,咱们在这儿说话的声音他应该听得见,干不干等他一句话!”

马容顿了一顿,却见对面帐篷中走出一名亲随,跑到仲裁席前低声说了几句,仲裁人之—的八卦龙形掌卜逸夫站起来高声宣谕道:“娄子匡同意与晏四一战!”

晏四哈哈一笑道:“我早就知道他会同意的,人争一口气,树留一张皮,姓娄的今天如果坚持要找我的女弟子交手,以后他只好蒙着他老婆的裙子见人!”

卜逸夫在座上道:“晏大侠,你也是武林道成名的人物了,说话该留些身份气度!”

晏四微笑道:“台端出道成名在晏某之前,如果也懂得身份气度的话,今天就不该出来当仲裁人,比武交手,应该讲究分量相称,因为你们当年也在江湖上混过,晏某才出来捧捧你们的场,否则这场比武下来,娄子匡不是江湖出身,可能还无所谓,你们两张老脸往那儿放?”

他的话又尖酸,又刻薄,卜逸夫被顶得无言可答,另一个仲裁人天马行空史云程连忙解围道:“请比斗双方出场到台前来!”

晏四傲然大步而出,对面的帐篷中走出一名发丝如银的老者,一脸冷漠,腰侧斜挂双剑,慢慢地踱过来!

两人对望了一眼后,晏四觉得这娄子匡果然不愧为大内剑术教练,别的不说,单以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就足以显示他精纯的内家造诣,如果要谢玉茜出来交手,那一定是非输不可!

娄子匡只朝仲裁人微一颔首示礼,选活都不说一句。倒是卜逸夫问道:“因为决斗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意料之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荒野游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