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01章 天地四灵

作者:司马紫烟

「员外义名,天下皆知!近闻黄河水患,流漫四省,千万灾民家毁田残,亟待救援。传言阁下保有万钻朱兰一只,价逾千万,若能捐出变卖,或可为此灾黎,略尽棉力。八月十六,夜叁更一刻,当踵府借取,并致谢忱!

                柳叶风拜上」

薛涛笺,簪花小格的秀楷,信纸上飘出淡淡的兰香,闻之令人心醉。神州首富朱崧秋拿着这张信纸,在书房中踱步。

今日已是八月十六。十天前苏州朱府收到这封信,朱崧秋还只是一笑置之,等到他了解了柳叶风行事的手段和作风之後,他才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件好笑的事!

两年前叁月十六,扬州盐商陈维川家中,在护院二十五人的保护下,仍然被盗走青玉观音一座,得款陆佰万两,全数用来救济沧州瘟疫的灾民,作案人││柳叶风!

同一年七月二十,杭州织造府在军士百二十人的守护下,遗失唐叁彩塑像两座,得款贰十四万两,全数资助徽州大火的难户,作案人││柳叶风!

这两年来只要一有天灾人祸,柳叶风总是会找上一些富豪之家,盗走他们最有价值的财物,变卖之後救济灾民。事後,她还会把各项明细开支送回遗失者家中,表示负责。这种特立独行的作法,为她博得了观音盗的名声!

最惊人的是,柳叶风大大小小作案十馀起,从未失风!不论对方安排多少人手,她都能得手。事後问那些护院武师,人人众口一词:「我只见到一道青影,伴随风砂而来,接着东西就遗失了。」彷佛柳叶风是个能呼风唤雨的精灵!

现在已是叁更,再过一刻,观音盗就会来临。朱崧秋再次巡视屋内屋外,他希望这些布置和安排能够阻止柳叶风的行动。

事实上朱大老板并不在乎金钱,万钻朱兰再名贵,在他看来也不过是沧海之一粟,他在乎的是那种任人予取予夺的不安全感!因此,他在五天前就宣布:「不管柳叶风是否能盗走万钻朱兰,朱家都会捐出,作为黄河赈灾之用。」

也因此,江南武林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联名发了一张通告,劝柳叶风取消这次行动,他们还主动联合防守朱家,希望能拦下柳叶风。

大厅内此刻灯火正光明,万钻朱兰放在尾端一张紫檀方桌上。故老相传,这万钻朱兰乃是元世祖忽必烈汗底定中原後,命宫中匠人以碧玉雕叶、苍玉为瓣、碧玺刻成蕊萼,嵌在一座黑釉瓷拟成的土基上,做成一朵兰花的模样;难得的是作工全无匠气,宛如天然生成一般。玩赏这宝的关键,全在灯光,盖因苍玉色泽为白中带青,但在灯光下反成无色透明,制作这款玉器之人深知此项特性,遂在苍玉内面镶上近百颗碎钻,在灯火掩映下,钻石散出一片宝光,再加上黑土、绿叶、白瓣和红蕊,晃如一朵栩栩如生的真兰!

现在厅内的情形正是如此。而每当微风吹过烛火,宝光也随之变幻,万钻朱兰彷佛已变成一朵迎着春风摇曳生姿的春兰!厅内众人一生一世何尝见过如此珍贵的异宝,禁不住它的吸引,全都看傻了眼。朱府总管朱兴故意乾咳一声,众人才晃如从梦境中归来。艺出少林,本应四大皆空的性本大师,不禁红了红脸,忍不住在心中暗道了声:「阿弥陀佛!」

方桌前方围站了四人,分别是南京龙翔镖局总镖头金刀王行远,杭州清风观观主云合道长,无锡折剑庄庄主白灵峰,以及性本大师。

性本原籍苏州,为少林掌门性空之师弟,精通七十二绝技中的无相劫指及破衲功;王行远走镖叁十年,从未失镖,号称金刀不败;云合道长练气四十载,一身气功贯注之下,能使马尾拂尘变成如钢铁般无坚不摧;折剑庄更是号称:凡使剑之人到此,莫不剑折人毁!

这四人可说是江南武林道上出类拔萃的人物,就算号称天下武林内力第一的少林方丈性空来此,也很难在四人联手下取走任何物品!

叁更一刻,朱府东方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吹得漫天漫地尘土飞扬,朱府总管朱兴立刻高叫道:「来了!来了!大伙儿警觉点儿!」

旋风越刮越近,风势也越来越强,房顶上埋伏的弓箭手不得不以袖遮眼,防备自不免稍见松弛。

就在这时,突见一道青影,乘着风势,缓缓地飘进院中。朱兴站在屋内看得真切,当下立刻高叫道:「放箭!快放箭!」

旋风似是伴随青影而来,院中这时早已被吹得伸手不见五指。弓箭手根本瞧不清状况,只得朝院中乱射,只见漫天箭影一阵一阵地射入院中!

青影立刻大旋身,只见她右手挥出一条青色长带,将射来箭枝一一扫落,左手也没着,用满天花雨的手法,射出一把又一把的红点。弓箭手瞧不清状况,待发觉红点来临时,早已太迟,既躲不过,也逃不了,四十六名武士无一幸免,全被点了穴道,软倒下来!等红点落地之後,大家这才看清,这些红点竟是那象徵相思的红豆!

此时,青影早已飘进了大厅!

这大厅甚宽甚大,若要宴客,摆个四、五十桌也足足有馀。此刻,除了尾端一张小方桌外,就只有叁十叁个人加上一朵玉雕兰花。

当先一人,身着青色劲装,青巾蒙面,只露出一对隐含秋水的秀目,想必就是柳叶风了。尾端是性本等四人。中间却错落地站着二十八名一式一样的刀手,这可是龙翔镖局压箱底的本钱││二十八宿锁天刀阵!靠着它,龙翔镖局才得以屹立江湖叁十年!

柳叶风看着这些刀手,缓缓地收回右手青带,这才慢步向前,状甚悠,彷如庭除步一般。众刀手一见柳叶风开始行动,立刻分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部合围。

刀手们虽快不乱,按二十八宿方位将柳叶风团团围住。

待合围之势造成之时,东方角、亢二宿一打信号,暴起发难,使动手中钢刀,斩向柳叶风;西方毕宿则挥刀向前,封住柳叶风退路;南方井、鬼二宿却一左一右,挡住柳叶风回旋之路;北方斗、牛二宿则跃起空中,以防柳叶风向上反攻。

远远望去,只见柳叶风身周上下六合,全被一片刀光裹住,而旁边尚有二十一人,随时可发动第二波、第叁波攻势。

柳叶风身在阵中却不惊慌,只见她旋身而起,两手也随之挥舞,身周幻出两道金光。只听得一阵阵金铁交鸣声,刀阵首轮抢攻七人手上钢刀,全部齐锷断裂,断片散射四方,众刀手纷纷闪避,刀阵早已不成阵形,柳叶风乘着这时,穿阵向前。

待柳叶风停下身形後,众人才看见她两手各执着一条金,上各穿着十二枚状似金鱼的薄刃。也不知是谁先喊出口,厅中突然充满着一片恐惧的细语声:「流星闪!她使的是流星闪!」

流星闪,叁十年前东海一奇拿着它,一日夜间,杀尽桐柏山猛虎寨匪徒九百八十六人,在江湖上素有最可怕的杀人兵器之称,如今别江湖叁十载,又现身了!

众刀手意慾再度向前合围,却又凛於流星闪之威,遂都犹疑不前;王行远见此,知道柳叶风无意伤人,否则二十八宿刀阵,恐将无一活口,更何况他对自己四人功夫,深具信心,相信必能拦下柳叶风。於是王行远打出手势,命刀阵撤退。

众刀手立刻鱼贯退出大厅,并将厅门自外头锁住,在厅门外另布一阵,以防柳叶风自厅内向外突围而去。

王行远四人这才将各自兵刃抽出,摆好架式,八道目光凝聚在柳叶风身上。

柳叶风将流星闪收回囊中,两手一抖,挥出两条青色彩带,带长一丈叁,带前各绑着一枚银铃,青带挥舞间,银铃发出阵阵叮叮当当的清脆铃声,煞是好听。

王行远四人不敢大意,柳叶风一走进攻击围内,王行远立刻发难,使出镇海平魔,一柄九环金刀砍向柳叶风胸前;云合更不怠慢,拂尘一挥,使出云帚四合,意图封挡柳叶风双手攻势;白灵峰跃起空中,剑式流星经天,刺向柳叶风右眼;性本站在最後,只见他双手拢在袖中,使出无相劫指,想点中柳叶风穴道。

四人联手出招,乃是事先商议过,敌人一旦入围,不论上下四方,皆落在四人招式围内,难以闪避。料不到柳叶风并不向前,只见她向後一跃,两条青带,一取白灵峰右腿环跳穴,一攻王行远左肩井穴,同时不知她如何出手,射出叁十六颗红豆,直击云合胸前穴道。

只见云合急挥拂尘,将所有红豆打落地上向前追击,却有两粒落地红豆,在云合正将超前之时,突然弹起,从背後反袭,打中云合麻穴,云合全身失力,不得不倒在地上;王行远避开右肩井穴持刀向前追击,不料有四颗攻向云合的红豆突然转向,打中王行远环跳穴,王行远站立不住,也倒在地上;白灵峰一剑斩在青带上,青带却未被斩断,反因受力而改变方向,白灵峰身在空中无处借力,被银铃点中麻穴,摔落地上!柳叶风这才跃向性本。

性本眼见不过眨眼之间,己方已有叁人丧失战力,不禁大为惶恐。显见对方不但武技高强,更且深悉己方之心性和招式,才安排下如此巧妙之手法,点倒王行远叁人。虽说使无相劫指甚耗功力,然而此刻情况危殆,性本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发出第二波攻势。

只见他猛挥双袖,使出少林另一绝技││破衲功,希望能藉此挡住柳叶风身形,再伺机使出无相劫指,点倒柳叶风。

柳叶风身在空中,随着破衲功造成之风势飞舞,彷如一叶扁舟,破衲功虽然威势惊人,柳叶风仍能俯仰自如,更怪的是,她还能够逆着风势,向前推进。

性本眼见自己不论如何进攻,总是无法击中柳叶风,彷佛自己面对的是一无形无质的鬼魅,心中不禁大急;况且少林武技,素以拙苦修为上,不以省力速成为功,各项绝技皆需深厚功力为辅,方能有成。性本强攻至此,早已感觉内力不继,只见他突然猛吸一口气,想再振馀力。

就在这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柳叶风突然发动攻击。她以右手青带卷向万钻朱兰,左手青带击向屋顶,将屋顶击穿一个大洞,同时又射出二十八颗红豆攻向性本。性本一见,顾不得体力未复,立刻猛挥双袖,将所有红豆全数击落,再急急忙忙伸出双手,想要抱住万钻朱兰,那知却抓了个空!

原来此时柳叶风早已卷走了万钻朱兰,只见她彷如一只青鸟,带着万钻朱兰盘旋而上,越飞越高,越飞越高,穿出了屋顶破洞,再带起了漫天风砂,飞出朱府,不见踪影!

性本四人一见大势已去,不由相对苦笑,而云合口中兀自喃喃念着:「列子御风身法,东海一奇不传之秘,柳叶风到底和东海一奇有何关连?」

八月二十六,朱府再度收到一封信,朱崧秋看着这熟悉的字、闻着这熟悉的香味,不禁全身微微发抖。信上言道:

「承员外不弃,慨捐万钻朱兰一只,现已卖出,得款贰仟五佰万两整,开支明

细如附。两岸灾民因此而得以重建家园者,逾四十万户!灾民身感员外之大

德,多立长生牌位,以祈员外长命富贵!

柳叶风再拜」※※※

长安自古乃历史名都,民风淳斯文而多礼。叁年前却不知打哪儿搬来了一个祸胎││黄天霸,从此,长安城即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黄天霸仗着他兄长黄天雄是锦衣卫将军(即俗称之二档头),自己也在哥哥名下补了一名力士(即俗称之番子)的缺。黄天霸一来长安,勾结上知府、总兵、四邻知县和守备将军等人,明里包娼包赌、放高利贷,暗里杀人放火、逼良为娼,可说是无恶不作!叁年来城民因此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者,不知有多少?

华山派门人孙志远,慾替城民出头,找黄天霸理论,不但被打成重伤,还送入官府,问了一个谋反叛逆之罪。

依大明律,谋反不但是斩立决、诛九族,如果主其事的官员够狠,用上了瓜蔓抄,一两万人,恐怕还不够宰。

这瓜蔓抄乃太祖皇帝所创建,由他儿子太宗【注】发扬光大,以後遂为朱氏子孙遵行不替的一项「德政」!整个大明朝,老是有国库空虚、粮食不足的问题;所以嘛,偶尔抄个一两千家,充实府库;杀个十万八万人,减少粮食耗损,对皇帝来讲,倒也不失是个办法。

注:明成祖原号太宗,至明嘉靖十七年始改成祖,本书年代,乃明洪熙、宣德年间,故称成祖为太宗,以符史实。

说了半天,这瓜蔓抄到底是个啥玩意儿,怎麽这麽厉害?

说得简单点儿,就拿这孙志远当例子好了:如果这家伙熬不住刑,画押供认了谋反之罪,这下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天地四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