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11章 血战西山

作者:司马紫烟

正当厅内众人,沉浸在楚云歌声中时,屋外却有一人大笑道:“好一句,千树压,西湖寒碧!楚云妹子,你今天可让为兄我,等了好久!”

这段话,打断了楚云的歌声,让屋内众人恼恨不已!话声刚落,有四人鱼贯进屋。当先一人,穿着一身蟒袍,长得甚是俊伟,却难掩脸上那一股阴贼之气!

常继祖一见此人,立刻笑道:“小王爷,你不在凤阳守陵,跑来京里做啥?”那人也笑道:“常继祖,你不在临州指挥,跑来京里做啥?”徐承祖接道:“呸!拾人牙慧,全无创见,真是臭不可闻!我真不知道,你将来会成个什么样的王爷?”

这人正是汉王朱高煦的长子,朱赡圻。朱赡圻乃是汉王庶妃所生,母亲早死,但又死因不明。仁宗即位后,汉王利用朱赡圻母亲死因不明这一点,故意和朱赡圻吵得父子反目,屡次告到仁宗面前。这一来,朱赡圻就有理由待在京里,帮汉王探刺消息!没想到仁宗也很厉害,他知道朱赡圻是来京师打探朝廷消息的,乾脆对朱赡圻说道:“皇侄,你现在父子不和,无法回乐安,不过,人总要有个安插之处,像这样子留在京里,恐怕那些言官会有许多意见,也不是个办法。因此,朕就派你回凤阳,看守咱们家历代祖先陵墓,你看可好?”

听了仁宗的话,朱赡圻怎么敢说个不字?于是朱赡圻只好乖乖的,到凤阳上任!这回国丧,朱赡圻也学他父亲的样,硬是留在京里,不肯回去,常继祖才会拿这件事讽刺他们父子。

朱赡圻不理徐承祖的挑拨,对着楚云说道:“楚云妹子!我来这里,一向都遵守你的规矩,从来不曾凭着身分造次!我今天带了三位好友,在菊厅等了许久,只因为梅兰两厅还有客人在,我连半句怨言都没说。哪知道,你打发了梅兰两厅的客人,本该轮到我了,你却一头钻进书房,这实在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楚云说道:“小王爷,我只是一名无足轻重的歌女,当不得小王爷妹子的称呼!再说,我这儿从来就没有什么规矩可言!”朱赡圻说道:“怎么没有?梅兰菊竹照顺序排,这可是毛六说的!”楚云说道:“毛六只是我的下人,他说的话,能算数吗?在这宜春阁,只有我说的话,才能算数!”

楚云又再说道:“小王爷!你打扰了我和朋友的兴致,看在往日相识一场,我也不愿多言,你还是带人走吧,以后也别来了!”朱赡圻听了这话,气得全身发抖!

楚云应胡滢之邀,来到京里主持夺回锦衣卫的工作。一开始,不得不对朱赡圻这等关键人物稍假辞色。而朱赡圻也看上了楚云的人品才智,以为楚云也对他有意思,好事可成!于是天天带着人,来宜春阁捧场!楚云之所以能抢回两成势力,也是在朱赡圻示意,而计全也觉得无足轻重的情形下,得到的!楚云有了这两成力量,已经站稳了脚跟,早就对朱赡圻的纠缠不耐烦!刚好今天徐承祖带人来访,而徐承祖和朱赡圻身份地位相当,足可一拚。再加上,南宫少秋表明,有意加入锦衣卫,楚云也想看看南宫少秋的武功如何,这才故意和朱赡圻撕破脸!

这时,站在朱赡圻身后之人说道:“小王爷!咱们何必跟他们客气,乾脆把楚云姑娘的朋友教训一顿,这样一来,楚云姑娘也只好死心了。”朱赡圻点了点头,说道:“冯兄此言甚是!咱们不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这些人是不会死心的!”

原本朱赡圻认为,让出两成势力给楚云,只是做个面子而已,若是局势有变,随时都收得回来。朱赡圻万万没想到,楚云不知打哪儿找来许多好手来帮衬场面,使得楚云手上这两成力量越来越巩固。计全暗中派人试探了好几回,却都没吃到甜头,眼见这两成势力,是夺不回来了,让朱赡圻被计全埋怨的不得了!

朱赡圻知道,宜春阁,正是楚云处理事务、吸收人员的大本营。朱赡圻之所以天天来此,并不完全是为了楚云的美色,也是为了监视楚云的举动!今夜徐承祖来此,朱赡圻也知道。朱赡圻不愿楚云和徐承祖连成一气,更加深了楚云的实力!刚好楚云又给了他一个藉口,朱赡圻这才带人前来闹事!

徐承祖听了朱赡圻的话,哈哈笑道:“小王爷!这三位面生的朋友,还得请你介绍介绍!免得待会儿动起手来,我还不知道,打了谁家的狗!”朱赡圻怒道:“徐承祖,想耍嘴皮子,就趁现在!待会儿,我就不相信,你还能说得出话来!”

徐承祖笑道:“小王爷,你那两手三脚猫,咱们全都心知肚明,还是别拿出来丢人现眼比较好!至于那三位朋友,看起来似乎颇有来头,你怎不赶快介绍介绍,让咱们弟兄三人也能多长点儿见识!”

站在朱赡圻身后之人,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是冯先举,另外两人是我师弟,江圣文和于金城。谅你们这些小辈,也猜不出我们的来历!”

南宫少秋笑道:“原来是你们三人!关外长白派第二代高手,号称三剑能扫长白飞雪的,原来就是你们!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冯先举三人,自出道以来,连败两百三十七人,在关外武林道上,享有极高的声誉,被认为是关外武林这一代,最出色的人物!冯先举傲然说道:“小子,既然知道我等来历,当知我等的厉害。你若是怕了,跪在这里,向小王爷赔礼,我等看在同是江湖一脉的份上,可以不予追究!否则,我今天就打断你的双手!”

南宫少秋笑道:“打断双手?这可是你说的!我待会儿可要好好瞧瞧,你是要如何打断我的双手!依我看,这屋里实在太过狭隘,花园却甚是宽广,正是拚杀的好所在!咱们何不到那里去?”冯先举说道:“行!咱们在屋外等你!你们若是怕了,就躲在楚云姑娘的裙子下,别探头出来!”于是冯先举三人,全都撤出长剑,然后走到屋外。朱赡圻看了楚云一眼,也跟着他们走出去。

南宫少秋问道:“两位大哥,可需要兵刃?”徐承祖说道:“我这双肉掌就够了!”常继祖也摇头说道:“兄弟,我的武功,也全在手上!”

南宫少秋说道:“两位大哥果然神勇!我就不行了,没有剑,还是心中怕怕!楚云姑娘,请借长剑一用!”楚云抽出壁上长剑,递给南宫少秋,然后说道:“公子可有胜算?为了我而大动干戈,并不值得!”四不公子在江湖上的名声,令楚云担忧他的武功不行!

南宫少秋仔细端详着这把剑,答非所问地说道:“好剑!真是好剑!姑娘,这把剑,倒是让我想起一位闻名已久的女侠!”楚云听了这话,只是神地笑了笑。

外头冯先举等得不耐烦了,他大声叫道:“里面的小子,你们再不出来,大爷我,就要杀进去了!”南宫少秋这才和徐、常两人一同走出去。

一边走,南宫少秋一边和徐、常两人说话,徐、常两人只是频频点头。等南宫少秋说完后,徐承祖说道:“少秋,你可要多注意点儿!”南宫少秋笑道:“大哥,我几时让你失望过?”

三人谈完后,这才走入园子里,和冯先举三人对面而立!楚云也带着春云四人,站在廊下观看。

冯先举不等三人站好,立刻抢先攻出。只见他长剑一指,使出大雪纷飞,一片寒光剑影,笼罩向南宫少秋三人。徐承祖也不怠慢,两手握拳,使出少林绝技百步神拳,打出一股股拳风,对着冯先举的剑式,迎了过去。

常继祖提起全身功力,两手并指成诀,这才上前围攻冯先举。众人只见常继祖双手点刺之间,发出缕缕指劲。显然常继祖的招式,乃是一门极为厉害的指法!南宫少秋觉得,这路指法的精妙处,不下于少林寺的无相劫指!

在徐、常两人的围攻下,冯先举真是顾此失彼,难以周全。交手不到几回合,冯先举就渐渐地落入下风。江圣文本来对冯先举极有信心,对徐常两人的围攻毫不在意。没想到冯先举竟然落入下风,江圣文立刻叱道:“两打一,真不要脸!”也使动长剑,加入战团!

南宫少秋却拦下江圣文,笑道:“你的对手在这儿,可别找错方向了!”于金城看见江圣文被南宫少秋拦下,立刻使出招式,想去帮冯先举!没想到南宫少秋的步法,实在太过玄奇!只见他三转两转,就把于金城也笼罩在自己的剑招之内!江、于两人心想:“好啊!这可是你自找的!”

两人出道以来,在关外从未落败,早以为自己武功,已经少有敌手!两人都认为,凭他们两人围攻南宫少秋一人,哪有不手到擒来的道理?两人现在心中所想,只想尽快将南宫少秋打倒,好去帮忙冯先举。于是两人连连使出苍云四合、天池印月等等剑招,将长白一派的剑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外人看来,南宫少秋似乎万分凶险!然而紫阳真人的游仙步,实在太过奇妙!南宫少秋的身影,观之在前,忽焉在后,江、于两人根本无法对付!而南宫少秋一把长剑,更是谨守门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让江、于二人根本攻不进来!

楚云看到此处,这才将提起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口中喃喃说道:“没想到这位花花公子,还真有两下子!众人皆知的八卦游身剑,竟然能使到这个地步,居然和长白派密传的剑法,打得不相上下!”

秋风却说道:“小姐!这位南宫公子,不但文采一流,武功看来也不太差,和小姐正是良配!要不要小婢去打听打听,这位公子成家了没?”楚云说道:“秋风,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夏雨也说道:“小姐!秋风说的,也有点儿道理!刚才看见小姐和公子唱和,不正是琴瑟和鸣之兆?”这段话说得楚云也蓦然心动,但见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人家看不看得起我,还是个问题呢!”

冬雪说道:“小姐!这胡大人还真是不应该,竟然叫小姐来这种地方!我有时想想,还真为小姐感到委屈!”楚云说道:“冬雪,别这样说!就算胡大人不曾有恩于我家,我也愿意来此!国家社稷的安危,远比我一人一身的荣辱重要!”

秋风却满不高兴地说道:“每个人都说,国家社稷重要!误了小姐的青春,这难道就不重要吗?”楚云说道:“别再说了!场上就要有结果了!”

就在楚云她们说话之间,南宫少秋那边的情形依旧。南宫少秋还是小心翼翼,不让敌人越雷池一步!然而,冯先举却没这么好运。

冯先举在徐、常两人的围攻下,先是中了徐承祖一拳,又被常继祖一指点在右手上,虽然没被打中要害,但仍疼痛非常。冯先举觉得手中长剑越来越重,几几乎快要举不起来,真是辜负了他,先举之名!

又过了几回合,冯先举用长剑支在地上,停身说道:“慢来,我有话说!常继祖,你使的可是云南天龙寺的天龙指?”常继祖说道:“算你有眼光!”徐承祖笑道:“常兄弟,没想到被贬到云南,还让你多学了点武功!这样讲起来,我也想被贬的滋味!”两人相视而笑。

冯先举又说道:“你们两人打一人,算不上英雄!我虽输,但绝不甘心!咱们约个时日,一对一拚个够!小王爷,两位师弟,咱们走!”江、于二人,听了冯先举的话,正想脱离打斗圈。这时,南宫少秋却笑道:“两位不留点记号,就想走吗?”

冯先举等人,本以为南宫少秋在说大话,根本毫不在意!没想到南宫少秋手中长剑,突然射出一道三尺左右剑芒,众人只听得嗤嗤两声,江、于两人右手衣袖,全被南宫少秋划破,不过,却没伤到皮肉,把江、于两人,吓了个半死,连忙看视自己有无受伤!

两人这才知道,南宫少秋随时都可以斩断他们的手,刚才只是手下留情而已!两人不由吓得冒出一身冷汗!

冯先举对南宫少秋拱手说道:“这位兄台剑芒已成,可算是当世高人!两位师弟之事,更是承情!然而,在下食人之禄,必须忠人之事,请兄台说个时日,在下虽然自知不敌,但也要讨教讨教!”

冯先举见了南宫少秋的身手,确实己所难敌,而南宫少秋又没有斩断他两位师弟的手,说起话来,不由客气了许多!

南宫少秋说道:“冯兄!在下当年曾经和贵派掌门邱老,有数面之缘,咱们可算是半个自家人,又何必伤感情呢?”冯先举讶道:“难道兄台就是掌门口中的小秋?”南宫少秋笑道:“正是在下!不知邱老一向可好?”

原来,所谓的长白派,当初只不过是一群采的人,为了自保,所组成的小帮派,邱天爵是他们的领导人。这群客,原本武功并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血战西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