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12章 风尘俗吏

作者:司马紫烟

楚云见到南宫少秋一身狼狈,惊问道:“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受伤?”关心之情,溢于言表!南宫少秋说道:“只是受了点虚惊,并无大碍!多谢姑娘关心!”

徐承祖笑道:“楚云姑娘,我跟老常也都不好过,你怎么瞧都不瞧一眼?这可太不公平了吧!”常继祖也笑道:“老哥,楚云姑娘眼中,怎么会有我们这种粗人!”楚云羞道:“两位公子说笑了,楚云一样关心你们!”

这时,楚云才发觉,站在南宫少秋身后的四灵,全都猛盯着她瞧,于是楚云也细细端详着四人。四灵的面纱已除,楚云见了,暗自想道:“这四人任何一人,品貌都不比我差,不愧是他的妻室!”

四灵看着楚云更是惊奇!她们都认为,楚云眉间那股英气,别说是一般女子中少见,就连四灵这等侠女,也没有如此浓重的煞气!

楚云见到四灵后,心中那股酸楚又再翻腾而上,但她还是强自镇定,和四灵见礼,说道:“楚云见过四位!四位想必就是南宫公子的夫人吧?”此言一出,四灵不由一愣,南宫少秋也窘在那里,徐承祖更是尴尬非常!徐承祖怎会想到,自己一句戏言,楚云竟然会当真!

胡珍又好气又好笑地问道:“请问姑娘何出此言?”楚云说道:“是昨日徐小公爷说的!”徐承祖忙道:“那是开开玩笑罢了,楚云姑娘你误会了!她们现在还不是,不过以后可能是!不,一定是!”

楚云这才知道,自己误解了徐承祖的话,四灵并不是南宫少秋的妻子,不禁觉得十分好笑!不知怎地,楚云心中反而有一种坦然之感!于是楚云说道:“楚云失言,请四位姊姊原谅!”

欧阳红笑道:“楚云姑娘,咱们不会怪你!倒是昨夜,徐小公爷到底说了些什么,还请姑娘说来听听!”徐承祖连忙喊道:“不能说!不能说!”楚云不理徐承祖,把他昨天说的话细细道来。四灵听了楚云的话,全都冷冷地看着徐承祖!

胡珍手上拿着一颗黑色葯丸,一抛一抛,说道:“徐小公爷,到底谁是河东狮啊?你是不是想这颗葯丸的滋味!”徐承祖想到违佛僧的死状,吓得躲在南宫少秋身后,高声叫道:“少秋,你可要救救我啊!”

南宫少秋一闪身,不让徐承祖躲,然后叹道:“大哥,这是你祸从口出,咎由自取,小弟我无能为力!不过,你绝对可以放心的走,明年今日,小弟和常老哥,一定会一起到你坟前上香!”

徐承祖立刻拱手叫道:“胡女侠,是我失言,请你高抬贵手!”胡珍作势,假装要射出葯丸,把徐承祖吓得抱头鼠窜!这时,杨云儿笑道:“这年头还真有人胆小如鼠!”欧阳红接着笑道:“奇怪了,一颗补充元气的葯丸,就能把人吓得半死,这还真是奇怪透顶!”胡珍更绝,把那颗葯丸吞下后,说道:“徐大哥,我好心好意想送你颗葯丸,补补元气。你不要就算了,干嘛像见了鬼一样?”众人不由一齐大笑!

徐承祖知道自己上当了,自嘲道:“我就知道你们舍不得杀我,将来,你们还需要我这个大媒人呢!”徐承祖才刚说完,杨云儿立刻一匕首射在徐承祖的衣领上,却不曾伤到徐承祖皮肉,把徐承祖吓了一跳!杨云儿说道:“徐大哥,你受的教训是不是还不够啊?”徐承祖这回,胆子却大了点,把飞刀拿下,嘻嘻笑道:“我才不怕,难道你们敢说,真的都不想嫁给少秋这小子?”

这本是四灵的心事,如今却被徐承祖说破,四人不由不知如何自处,只好追打着徐承祖,就连柳叶风也动了手!

楚云是个独身女,家境又极为特殊,从小潜心武学,从来也没有玩伴。如今见了四灵闹成一片,不禁十分羡慕!胡滢看着楚云和南宫少秋,心中略有所感,不禁哈哈笑道:“老夫和各位在一起,真是觉得年轻许多!”

再怎么说,胡滢乃是长辈,又是受人景仰的朝中大臣。四灵想到还没跟胡滢见礼,十分不该!于是四灵丢下徐承祖,一齐向胡滢福了一福,说道:“见过胡大人!”胡滢说道:“你们四人和我乾女儿年岁相当,以后不要叫我大人,那多扭!老夫托个大,以后你们都叫我老伯好了!”胡滢又再说道:“我看大伙儿都累了,还是到厅里坐吧!”

于是众人一起走入别墅,到厅里坐定,喝了春云四人送来的茶水后,胡滢问道:“少秋,你这次来有何计画?”南宫少秋说道:“老伯,小侄对锦衣卫的情形并不很清楚,还请老伯先解释一番,再作打算!”

胡滢说道:“锦衣卫目前的组织和建制,其实是由我,在永乐二年设置的!这是老夫一生当中最大的错误!锦衣卫名目上的领导者,乃是三品的指挥使!你们都知道,目前的锦衣卫指挥使,就是不管事的徐小公爷!”徐承祖赧然说道:“胡老伯,不是我不想管,实在是插不上手!”

胡滢说道:“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子,原本就是用来酬庸功臣子弟而设,并无实权。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不能怪你!”徐承祖还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老伯,虽说如此,只领俸禄不管事,我还真过意不去!”胡珍说道:“徐老哥,我记得你的脸皮没这么薄吧?”胡珍这话,逗得大家全都笑了起来!

胡滢又再说道:“正因为指挥使不能管事,所以锦衣卫的权力,实际上落在三名四品的副指挥使手上!不过,正式的官衔并没有副指挥使这个名目,而是称为北镇抚司、南镇抚司和东厂缇骑都统!目前北镇抚司计全,乃是汉王的人。据说这人不但武功高强,更是计谋百出,令人防不胜防!他手上掌握了锦衣卫五成的势力!而南镇抚司王仲则是赵王的人。王仲这人,只是个傀儡,实际上的权力,都在赵王的女儿朱月仙手上。我听说,这位月仙郡主,不但人长得美,一身武功更是不凡!然而,由她过往行事的方法和手段来看,月仙郡主还可算是个正直的人!月仙郡主手上,掌握了锦衣卫三成力量!”

胡珍说道:“老伯,这个朱月仙怎么会和武林轰传,天地双仙中的黄泉仙子单月仙同名呢?这也太巧了吧!”胡滢说道:“你说的很对!事实上,有许多人怀疑,单月仙就是朱月仙的化名!否则,单月仙杀了许多人,却从来也不曾听说有哪里的官府,想要缉拿她!不过,这只是大家的猜测而已!”

胡珍说道:“我在河西闯荡时,曾经见过单月仙,如果朱月仙真的就是单月仙,那可就太好了!”众人齐问详情,胡珍却只是笑而不答。

胡滢又再说道:“少秋,锦衣卫剩下的两分势力,就在我手上!还是楚云这孩子帮我抢回来的!原本东厂缇骑都统,只是个空衔,因为东厂原本并无人马。楚云这孩子还真不错,接手不到两个月,就建立了一组班底!”

南宫少秋问道:“老伯,我记得,东厂的首脑,应该是司礼监吧,怎么又会和锦衣卫扯上关系呢?”胡滢回道:“太宗设立东厂,只是用来方便宫监办事。东厂之下,并无员额配置,必须向锦衣卫借调人马!所以,东厂和锦衣卫,事实上可说是同一个单位,东厂缇骑都统也编制在锦衣卫里!而且,现在的司礼监金英,是个很守本份的人。金英虽然很得皇上信任,不过,只要是不该他管的事,他绝不会插手!所以,现在东厂缇骑,名目上归金英节制,实际上还是由我在指挥!”

南宫少秋说道:“原来如此!这样看来,依照老伯的意思,是要我来接掌东厂缇骑都统罗?”胡滢说道:“正是!因为你要来,我还把这个位子空在那里,等你来接任!只不过,这当中又有个难处!”

南宫少秋说道:“请老伯明示!”胡滢说道:“东厂缇骑都统,虽然不是什么高位,毕竟也是个四品武官。朝廷有朝廷的法制,少秋,不论你再有能力,没有经历,还是不能上任!就连计全和王仲这些人,也是做了好些事情,有了资历之后,才正式升上来的!”

南宫少秋问道:“朝廷不是有捐官的办法吗?”胡滢说道:“话是没错。不过,捐官不得高过六品,东厂缇骑都统却是四品。而且捐官,通常只限于文官!”南宫少秋笑道:“那还不简单,我就先捐个六品文官,到外头转转,再调回来,不就得了!”胡滢说道:“少秋,这正是我希望你做的!我只是担心,依你的个性,恐怕受不了官场上磕头受罪这一套!”南宫少秋说道:“若连这点苦都受不了,那我又何必进京呢?”胡滢说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心中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单位?我来跟蹇大人说,帮你安排!”

南宫少秋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想要的职位,最好是能够留在京师,又要有自己独立的衙门,这才方便办事。我看,就是五城兵马司好了!这是个六品文职武官,一切都合乎捐官的规矩!”此言一出,众人不由愕然!胡滢更急忙问道:“少秋,你知不知道五城兵马司是做什么的?”

南宫少秋说道:“不就是维护京师治安,专门捕贼抓盗的吗?”胡滢苦笑道:“有这么单纯就好了!”

人人都说,北京是由大大小小三个圈圈所构成。也就是:大圈圈里有个小圈圈,小圈圈里有个黄圈圈!黄圈圈就是紫禁城,乃是皇帝的活动围!小圈圈就是内城,里头是各亲王、公侯以及中央大员的居处,还有各部各科等中央政府衙门所在!大圈圈就是外城,里头住着在京里活动的小民百姓和一些不入流的吏员。有一些不入流的衙门,例如教坊司、浣衣局等,也在此处!

整个京师的安危,由九门提督掌管,可算是首都卫戍司令。紫禁城里,有御前侍卫和御林军。外城的民政、警防,则由顺天府掌理!至于内城,由于居民没有老百姓,性质不一样,顺天府也管不到这里,所以才有五城兵马司的设置!

五城兵马司说得好听点儿,是个六品的小官,可是就连那些不入流的吏员,也能对他呼来喝去。究其实,五城兵马司就是京里这些豪门大户免费的看门狗!再加上京里王侯众多,每一家,都有多多少少不等的侍卫。这些侍卫大多是些粗人,常常喝酒闹事,这都要由五城兵马司处理。若是处理得不好,得罪了一些权贵,轻则磕头赔罪,重则杖责问罪。

而且,京城里住着许多权贵子弟。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小小的五城兵马司得罪得起的!然而,权贵子弟,向来就比较骄纵,好的很少,坏的居多,有这些人在,五城兵马司的日子,还能够过得太平吗?

所以,有人说,全天下最难当的官,就是五城兵马司!也有人说,五城兵马司根本不能算是官,只算是穿了衣服的磕头,一名微不足道的风尘俗吏罢了!

胡滢又再说道:“少秋,你可要想想清楚!当这种磕头,就算是只当一个月,也要受很大的罪!”南宫少秋说道:“老伯,你放心,我已经找到了一样不必磕头的法宝!”胡滢奇道:“是何法宝?你说来听听!”

南宫少秋说道:“老伯,这样东西不在我手上,我只怕别人不肯借!”胡滢似乎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他神笑道:“少秋,只要老夫能力所及,一定尽量帮你借!”

于是南宫少秋站起身来,对着楚云一揖到地,然后说道:“还请碧落仙子李瑶仙李姑娘,赐借黄龙神剑一用!”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愕然,只有胡滢哈哈笑道:“瑶仙,我说的没错吧!我早就告诉过你,凭少秋的聪明,一定能把你这一点点伪装识破!还不赶快和各位重新见礼,让大家见见,我的好乾女儿的真面目。”

化名楚云的李瑶仙,用双手将脸上那两道入鬓的剑眉轻轻撕下,然后向众人裣衽为礼,说道:“李瑶仙见过各位,请恕先前欺瞒之罪!”

众人看着这张脸,如新月清晖,如花树堆雪。李瑶仙脸上,少了两道剑眉,添上了两道柳叶眉,原先那种不调和感完全消失,换来的,却是无以名之,甚至令人微感心疼的美!虽然,四灵也都是美人,然而,李瑶仙全身那股天然生成的温柔娴雅气质,却为四灵所欠缺!

四灵第一次见到这位和自己齐名的江湖女杰,也都十分兴奋,再加上李瑶仙早就想和她们结识。于是,五人聚在一起说东道西,仿佛早已认识多年!四灵看着李瑶仙的温柔模样,实在难以相信,她会是江湖上传说的那位,斩人不眨眼的女侠;而李瑶仙看着四灵的样儿,也难以把她们的江湖名声和人联想在一起!五人可说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过了一会儿,李瑶仙问道:“南宫公子,你是如何认出我的身份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风尘俗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