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15章 争权夺利

作者:司马紫烟

焦雄等杨云儿收下银票,马上坐下来拿起笔,写下一纸卖身契,拿给杨云儿,要她画押捺指模。这时杨云儿说道:“三爷!金花尚有一件不情之请,要请三爷成全!”焦雄说道:“哦?说来听听!”

杨云儿说道:“三爷!金花先父尚未殡殓,可否请三爷宽限七天,等一七过后,再到三爷府上侍候?”焦雄这时正想笼络美人心,况且这也是人情之常,那有不好之理?于是焦雄将原先的卖身契扯烂,另写了一张,日期却改在七天之后!

杨云儿画下花押,捺上指模,接着说道:“三爷!金花这就回去赶办丧事,等一七过后,金花必然会回来此处见三爷!”这时焦雄正色说道:“金花!可不要存了侥幸之心,想带着银子逃跑!可以打听打听,我焦三可不是好惹的!”焦雄见杨云儿画押之后,总算露出点作主人的威风!杨云儿说道:“三爷!您放心!金花绝对不敢这么做!”众人这才一齐走出房门!

此时正是华灯初上,赌局刚刚开始不久,只见到一群群赌客不断地从外头涌进来,整个大厅熙熙攘攘,十分热闹。杨云儿故意装作不懂,问孙三道:“孙三哥,这么热闹,到底是做啥的?”孙三笑道:“金花!他们是来这发财的!”杨云儿奇道:“发财?天底下会有这么好的事?那我也该去试试,要是真发了财,不但不用去当人家的奴婢,就连嫁妆都有了!”

孙三却正色说道:“金花!看在咱们是同乡的份上,三哥劝一句话,这玩意儿绝对沾不得!”一旁的焦雄却觉得机会来了,立刻说道:“孙三,这里没你的事,别在这儿多嘴!刘七,把这小子赶出去!”焦雄又对刘七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叫刘七找些人,把孙三干掉。刘七刚刚没赚到孙三的钱,反而让焦雄骂,对这孙三也十分讨厌,就算焦雄没指示,刘七也想找孙三的麻烦。

于是刘七先将孙三赶出去,又找了几名打手,暗暗跟在孙三后头,只要一有机会,马上动手宰人!孙三走后,焦雄对杨云儿笑道:“金花,别听孙三那小子胡说八道。在济南,人人都知道,在我这银月赌坊赚钱,最容易不过!”杨云儿闻言,装成十分兴奋的样子,故意问道:“三爷,您说的是真的?”焦雄笑道:“我怎么会骗呢?”

杨云儿又再问道:“那要怎么个赚法?”于是焦雄带着杨云儿,一桌一桌解释给杨云儿听。杨云儿听了半天,对焦雄说道:“三爷!金花听了这许多,一时也听不明白,只有掷骰子,赌大小的台子金花算是懂了,金花就在这儿试试运气!三爷,您事忙,金花不敢再要您老相陪了!”

焦雄立刻笑道:“不忙!一点儿都不忙!金花,第一次赌钱,我不在旁边照看着点儿怎行?再说,你要是赢了钱还给我,卖身契就可以拿回去了,我在旁边,办起事来也比较方便!”

焦雄知道杨云儿需要银子办丧事,一旦杨云儿输光钱,势必还要向他借,焦雄也可以藉此博得杨云儿好感,更方便他控制住杨云儿,怎么会在这时离开?于是杨云儿在焦雄的引导下,来到一张赌骰子的赌台边。杨云儿把银票拿出来换筹码,却只换得了四枚!赌场内的人很多,到处都挤满了人,唯独这张台子旁边,只坐着三名赌客!在这银月赌坊内的赌台,也分成三六九等。

最低级的一种,当然就是连铜钱都收的台子,在这种台子站位掷骰的荷官,通常都是些刚出道的小毛头,不会出千,胜负全凭运气。就算如此,赌场仍然占了很大的便宜!在当时三粒骰子看点数猜大小的规矩是这样:十点以上算大,十点以下算小,若是掷出十点,则由庄家通吃!这还有个名堂,叫做“花水”,意思是让赌场里头端茶、送水、捧面巾的侍女们吃红!

就算不动手脚,全凭运气,算起来,大约每八次,就会有一次十点,长远来看,赌场绝对是稳赚不赔!

另外还有一种赌法叫单押,就是让赌客从三点到十八点,任意挑点数来押,赔率则是一赔十六,仔细算起来,赌场仍然占尽便宜,十分不公平!

银月赌坊里头,还有最低注一两、五两、十两等三种赌台,荷官的本领,自然是一级比一级高!赌场里最高级的,就是焦雄带杨云儿来的这种一注至少五十两,最大不限的赌台!能在这里掷骰的,必然都是久年成精的老狐狸!三粒骰子在他们手上,可说是要几点,有几点!不过这些郎中都很精明,不会做得太绝,寒了赌客的心!

焦雄存心不良,带杨云儿来此,是希望让她输下一大笔钱之后,更能彻彻底底掌握住杨云儿!焦雄哪知杨云儿和孙三定下这卖身之计,让焦雄引敌入室,就连赌本,都还是焦雄出的!焦雄若是知道实情,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杨云儿坐下之后,赌运似乎不怎么好,一连三次都没押中,杨云儿立刻假意惊呼道:“三爷,这钱不好赚哪!才一转眼,就只剩下五十两!”焦雄眼见计已得逞,立刻说道:“金花,别着急,运马上就转了!”还对荷官使个眼色,叫他这把掷个十点通吃,让杨云儿不管押大押小,都是输!

旁边一名富商打扮的赌客,笑眯眯的对杨云儿说道:“小姑娘,是不是缺赌本啊?我借给如何?”杨云儿一看,这人竟是李四,遂暗暗对他点点头,说道:“多谢这位大哥!等这回过后再借不迟!”原来,李四早就带着手下弟兄扮成赌客,混入场中,接应杨云儿!

荷官再次拿起盅子摇了摇,放定之后,杨云儿拿着最后那枚筹码,似乎不知道该押大还是押小。过了一会儿,杨云儿似乎下了决心,突然把那枚筹码放在单押的十点上头,还自言自语地说道:“既然没钱了,乾脆就孤注一掷!”

这举动不但焦雄和荷官愣住了,就连一旁的赌客都吃了一惊!有个没修养的赌客还破口大骂:“小婊子,触咱们楣头啊!”十点,对赌大小的人来说,就是庄家通吃,所以一般玩单押的赌客,很少有人押这个点数,那是会招人忌的!

杨云儿这回生气了,也大声叫道:“我押几点是我的事,你凭什么出口伤人?”和那名赌客对骂起来!焦雄马上出来圆场,顺带对荷官做了个手势,要他趁机再动手脚。焦雄说道:“这位兄台,这位姑娘今天是第一次赌,不懂规矩!既然人是兄弟带来的,还请兄台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她!这样好了,若是这一次出的真是十点,就算圆了这把,各位的输赢不计!”

那人听了焦雄的话,立刻说道:“既然三爷已经出面,我又能说些什么?”这才回身坐下!焦雄看了看荷官的眼色,知道这把不会是十点,才放心地叫他揭盅。没想到盅子一揭开,所有人都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有人高声叫道:“哇!二、三、五,还真的是十点!”焦雄看了点数,不由脱口对荷官叫道:“没有用的东西!”

而那名荷官则是满脸不解地看着那三粒骰子发呆!在这种高级赌台所用的盅子,为了防止江湖高手搞鬼,一定用那种又厚又重的铜盅。只不过这些盅子在制造的时候,顶端把手处都会留下一个只有针尖大小的圆孔!赌技精湛的荷官,就利用这个小孔,化劲成针,拨动里头的骰子改变点数!

焦雄要荷官改点数,对这荷官而言,本来就是轻而易举之事,只可惜他今天遇上的,却是堪称赌技天下第一的杨云儿!

杨云儿之所以能扬威天下赌场,靠的是扯旗门密传的两样功夫:“天视地听神功”以及“地遁神指”!天视地听神功并不是佛门的天眼通,能让人透过盅子,看到点数,只是能让人的耳目更加灵敏而已。所以杨云儿每次要对赌场下手,事先都会去赌几次,把赌场里每一个郎中的手法听清楚,记在心中。地遁神指则和一般所谓的透物传劲有点类似,只是施展透物传劲,需要极为高深的内力为辅,地遁神指则不必,不过地遁神指并不能用来伤人!施展地遁神指的人,只要用一只指头搭在桌上,就能将功力经由桌子传出去,拨动盅子里的骰子!这两样功夫加起来,造就了杨云儿黑帖赌神的名声。

刚刚这一把,荷官原先掷出的,就是二三五,十点。他趁着众人说话之时,将二翻了个身,骰子变成五五三,十三点!杨云儿也不怠慢,使出地遁神指,将五又翻了身,依旧凑成十点,荷官还以为自己的手法失误,并没想到杨云儿身上!

既然揭了盅,荷官也只好赔钱,刚才焦雄又答应众人这把十点不通吃,这回银月赌坊等于净赔七百五十两!杨云儿收下筹码后,拿出四枚,要向焦雄换回卖身契,焦雄却笑道:“金花,你难道不知道规矩?身价银子一收下,没有十倍是赎不回来的!”焦雄还拿出卖身契,让旁边的人念给杨云儿听,焦雄还说道:“金花,有了这张卖身契,你就算告到官府也没用!”

那时教育不普及,乡下人十之八九是文盲,豪门巨富以及一些地痞流氓,常常利用这一点,在文书契约上耍花样!刚才焦雄写的卖身契,身价银子写的是贰千两,一场买卖下来,焦雄这经手人就可以昧下一千两!杨云儿画押之时,早看到上头写的是二千两,只不过她扮的是名不识字的村姑,才假装不知道!

于是杨云儿挥舞着双手,大声叫道:“好啊!原来你们和孙三都不是好东西,联合起来欺负我不识字!”吵吵嚷嚷一阵子后,杨云儿又说道:“我这辈子是翻不了身啦,既然如此,那也只好狠下心来再赌赌看!”

话刚说完,杨云儿装作一副赌气的样子,转过身来,竟然又将手上八百两的筹码,全数押在十点上头!

此举又让所有人吓一跳,刚才那位和杨云儿对骂,没有修养的赌客,这回简直想要站起来揍人了!不过,他还没站起来,一旁的李四立刻说道:“我这两天赌运不怎么好,跟着这位姑娘换换手气也好!”拿了十枚一千两的筹码,也押在十点上!那名赌客用的是一百两的筹码,在银月赌坊也可算是少有的大手笔!谁知道李四假扮的这名北京来的豪客,一来银月赌坊就用一千两的筹码,两天输了好几万仍面不改色!俗话说财大气粗,那名赌客见李四也出了手,就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荷官这把掷出的,本来就是十点,只不过他看见杨云儿和李四都押在十点上,不等焦雄的指示,就把骰子变成个六六六的大豹子!没想到盅子一揭开,竟然还是二三五,仿佛根本没动过一般,荷官吓得差点儿昏倒在地,连焦雄也看出问题来了!帮庄的差一齐看着焦雄,焦雄咬咬牙,说道:“赔!”

这回,李四收进了十六枚一万两的金筹码,而杨云儿除了原先的八百两之外,又多了十二枚一千两的银筹码!杨云儿笑嘻嘻地拿了二千两给焦雄,还说道:“三爷!这回可没话说了吧?金花还真得感谢三爷教我这条赚钱的明路!”焦雄无奈,只好把卖身契掷给杨云儿,眼睁睁看着她把卖身契扯烂。焦雄又对众赌客告了罪,把荷官拉到一旁询问!

只见那名荷官哭丧着脸,对焦雄说道:“三爷,小的明明动了手脚,就是不知道骰子为什么会这样?一定是有人在旁边搞鬼!”焦雄怒道:“胡扯!像这样的盅子,除了你之外,其他人要如何动手脚?”荷官说道:“这一点小的也不知道!”这时,李四站在一旁叫了起来:“喂!还赌不赌啊?我听说银月赌坊一向赌得乾净,出手也痛快,这才大老远的从北京赶来。你们该不会才输了一把,就想耍赖吧?”

这时焦雄还未怀疑到杨云儿身上,听了李四这话,反而对李四留上了心!焦雄对李四抱拳说道:“这位兄台!咱们银月赌坊自开场以来,信用卓着,从不耍赖,你大可放心!”接着,焦雄示意荷官继续赌,自己则站在一旁注意李四的动静,看看究竟是不是李四在搞鬼!

荷官再度摇起骰子,但不论他怎么摇,都逃不过杨云儿的手法,这一回,银月赌坊又是大败,算一算,竟然要赔出四十多万,这下子,就连焦雄自己都担待不起!焦雄无奈,只好找了一名手下,去请魏太爷出面,自己先在这里撑一下场面!

就在这收注赔注,闹得不可开交之时,刘七从外头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气喘吁吁地向焦雄说道:“三爷!……不好了!不好了!……小五他们被人砍了一地!……这些人是故意来找场子的!”焦雄一听此言,大吃一惊,转头望向杨云儿,却见杨云儿正用揶揄的笑容看着他,焦雄这才知道被人耍了!

于是焦雄说道:“这位姑娘!银月赌坊不知何时得罪了姑娘,让姑娘费了这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争权夺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