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16章 七场胜负

作者:司马紫烟

就在这时,魏招魂等人四周,出现了三、五十人,每个人都拿着一个小木桶。在徐、常二人的招呼下,一起将桶中所存的东西,用一具具小型的水龙压送出来,对着魏招魂等人喷过去!徐承祖还一面大叫道:“魏老鬼,看你家大爷赏给你的法宝!”

众人喷出的液体看起来又红又黑,黏稠稠的,占据了好大一个围,就连魏招魂和沈邀仙这等功力之人,也只是比其他人少沾上点儿而已,手中的招魂幡和请仙棒,早已被淋得湿乌一片!

那液体闻起来,实在是腥臭难当,好似是用黑狗血以及其他的秽物精心调制而成,也不知道南宫少秋他们从哪里找来的配方?

魏招魂闻了之后,立刻破口大叫道:“你们这群臭小子,本仙师的仙法,那有这么容易破得了?”说完,魏招魂又要使出他的招鬼法!

招魂幡虽然因为湿了,已经不太施展得开,但魏招魂仍然勉力挥舞着,口中更是喃喃念着他白莲教祖传正宗的招鬼大法!欧阳红看着魏招魂的模样,展颜笑道:“臭小子?我看你们才真的是不折不扣的臭小子!让本姑娘赏你们几颗‘仙弹’,消消你们那一身臭气!”

于是欧阳红两手分使,射出七、八颗黑丸!黑丸飞到魏招魂等人头上时,突然一起爆裂开来,一股股白烟仿佛是从天而降,笼罩住魏招魂一群人!这白烟,除了能遮人视线之外,还带着刺鼻催泪的效果,和胡珍刚刚放的屁,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魏招魂这时也只能叫众手下摒住气息,赶紧趴在地上,以免对头带着弓箭之类的长攻利器,自己这方可又要倒楣了!再加上现在视线不明,若是贸然冲了出去,极有可能被人一刀一个,全数宰个精光!

魏招魂今日连连吃憋,这会儿虽然趴在地上不能动,可心理上却早把南宫少秋等人的祖宗,操得翻了个身!又过了一会儿,刮起一阵大风,把白烟吹得烟消云散!魏招魂抬头一看,围在四周的人早已不见踪影!魏招魂赶紧站起来清点人手,叫了四名手下,往各个方向追查,自己则带着其他人冲进迎宾客栈!

众人进了客栈,这才发现,客栈里只剩下吴大为几个人,不但南宫少秋一伙人不见踪影,就连掌柜的和小二哥也没人影!于是魏招魂连忙叫人一间、一间房间搜索,回报来的消息,却是整个迎宾客栈似乎是座空城,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一直搜索到最后面的厨房,才看见这儿早已捆了一地的人!

众人把他们身上的绳索打开,口中的布条取出,细细查问,才知道这些人才是迎宾客栈真正的伙计!刚刚那些人全都是冒牌货,为了引魏招魂他们上当,故意在他们面前演了好几出戏!

魏招魂得报之后,不由恨恨地打了吴大为几个巴掌,还对着吴大为破口骂道:“你找的好黑店!”吴大为才刚被救醒,脑子里还是昏昏沉沉一片,又被魏招魂没头没脑的打了一顿,整个人又再度昏了过去,魏招魂这才罢手!

过了一会儿,出去探查消息的四人进来回报,其中一人说道:“启禀魏大人,市面上一片平静,并无敌踪!”魏招魂听此,恨恨地说道:“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那些人十分不满,有的人心里头还想道:“咱们是没有用,不过你这魏老鬼看来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这时沈邀仙对魏招魂说道:“师兄!今天这件事并不是咱们的错,这全都要怪吴大为他们不够谨慎!那些臭小子必然要回京,咱们现在与其去追,不如到北京去等!我就不相信他们有办法解开杨云儿身上的仙法!为了不让杨云儿送命,南宫少秋那小子必然会来求咱们,到时候就轮到咱们神气啦!”

魏招魂觉得沈邀仙此言有理,于是就叫众人略事休息,就在这迎宾客栈洗澡更衣,大吃了一顿,这才整装出发,往北京而行!

     ※   ※   ※   ※   ※

这时,南宫少秋一群人,早已上了运河里的两艘大船,沿着运河南下,到了香河,改走陆路!众人坐了几辆大车,绕了一圈,经由良乡,回到北京!

一路上杨云儿一直发着高烧,口中呓语不断;若是把她的穴道解开,就开始乱踢乱打,静不下来;然而,若是不解穴道,长时间下来,对杨云儿的身体又有极大的损伤!众人为了照顾杨云儿,可说是伤透了脑筋!胡珍看着这情形十分担心,问南宫少秋可有能力解开勾魂大法?南宫少秋苦着脸说道:“珍妹!我往年虽从公孙弦老前辈那儿,得知不少白莲教的秘密!不过这勾魂大法和招魂密符乃是白莲教的镇教之宝,每一代弟子当中,只有一人可得传授,公孙前辈也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一回,我若是事先得知魏招魂和沈邀仙两人在济南,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云儿去冒险!”

欧阳红接道:“那云儿现在有没有危险呢?”南宫少秋说道:“据我所知,这勾魂大法若是不在一个月内解开,以后就算解除了,整个人也会变成白痴!若是三个月内不解开,云儿就将吐血而亡!”众人一听此言莫不大惊,胡珍更要南宫少秋想想办法!

南宫少秋又再说道:“所以我决定,回到北京后不管是多大的让步和牺牲,都要让计全肯救云儿!”这时,李瑶仙突然说道:“少秋,我知道白云观里有一人可能有办法救云儿!”南宫少秋奇道:“瑶仙,白云观虽然是长春真人丘处机嫡传,但是他们全真一派和我所继承的紫阳一派相似,讲究的是内丹修真,从来也不曾听说有什么道术高人?他们会有办法救云儿吗?”

李瑶仙微微笑道:“我说的不是白云观里的道长,而是他们厨房里的大厨!”此言一出,众人不由一齐惊呼道:“什么?大厨?”

李瑶仙又再说道:“没错!此人姓张,传言说是张道陵天师的后裔,真名无人知晓,人人都叫他张三刀,意思是说他只要三刀,就可以宰一头牛!据说黄泉仙子单月仙的刀法就是跟他学的!”

欧阳红奇道:“这人刀法了得,跟救云儿似乎不相干?”南宫少秋笑道:“红妹,这张三刀既是天师后裔,天师正乙派的道术自然从小就学得精通,这对救云儿自然大有帮助!”

李瑶仙继续说道:“不只如此!张三刀对道法非常执着,除了正乙派之外,他还曾经化名改装,到茅山派、混元派、正阳派求取道术,就连辰州的密符法,他都十分擅长!所以我才说他有可能治好云儿!”

这时,柳叶风说道:“近年来天师派渐渐式微,张三刀如此有本领,为何不回天师派传宗?”李瑶仙笑道:“张三刀在天师派里地位甚高,原本该是掌门的不二人选!只可惜他就是受不了清规戒律,行事作风屡遭非议!如今已年近七旬,张三刀仍然每天到花街柳巷游荡、嫖妓!还说是修道修累了,出来调心,调心!若非他做的素斋可说是天下一绝,否则白云观里的老道们还真受不了他!”

南宫少秋笑道:“瑶仙,听你之言,云儿似乎有救了!天地间竟然有这等奇人,我倒要好好结识,结识!”李瑶仙说道:“到了北京,我带你一块儿去见此人!”众人这时看着痛苦不堪的杨云儿,都将希望寄托在这位张三刀身上!

过了几天,一行人回到了布衣校书府,将杨云儿安顿好之后,南宫少秋跟着李瑶仙一同来到白云观!进了大门,李瑶仙只是和知客的道人打了声招呼,带着南宫少秋迳自走到观后,显然李瑶仙乃是这儿的常客!

这时日已近午,两人到了后头,老远就闻到一股菜香,又听到:多!多!多!多!有如啄木鸟啄木的声音。两人走进去一看,原来是张三刀正在做菜!张三刀一看到李瑶仙,立刻哈哈笑道:“难怪一早上喜鹊就在枝头叫个不停,原来是九天仙女下凡来!老道我正忙,待会儿再陪你聊!呦!奇怪!怎么后头有只乌鸦跟着凤凰来了?晦气!晦气!待会儿可要赶紧烧道净屋符去去晦气!”

南宫少秋打量着张三刀,只见他穿着一身油污污的道袍,蓬散着一头乱发,虽然年近七旬,但却半丝白发也无!方面大耳,不像修道的全真,倒像是市井间屠狗杀猪之辈!双目开阖之间,确是凛凛有神!南宫少秋听了张三刀之言,立刻拱手笑道:“晚辈黄山南宫少秋,在此见过前辈!来京多日,疏于问候,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张三刀斜睨着南宫少秋,冷冷说道:“你这小子我知道,开封的那块老朽木曾跟我提过,说你是天下第一惹祸精,谁沾上谁倒楣!你叔祖带你来北京找了我好几回,老道我得了老朽木的交代,赶紧避不见面!没想到还是让瑶仙这不懂事的孩子牵扯出来!你这回要找老道我什么麻烦就赶紧说吧,老道我看在修武的面子上,也许还不会让你太难堪!不过话可说在前头,太过麻烦的事我可不管!”

李瑶仙说道:“张伯,白莲教的勾魂大法不算太麻烦吧?”张三刀一听到勾魂大法四字,锅铲差点儿掉到地上!只听他急急问道:“是唐老仙还是她的徒子徒孙下的手?已经中了几天?”

李瑶仙回道:“下手的是宇内十凶中的沈邀仙!中了几天不太确定,不过绝对不会超过十五天!”张三刀嘘了一口气,说道:“还好!还算有救!你们怎么会惹下这天地间第一等的大麻烦?”南宫少秋笑道:“若不是天下间第一等的麻烦,怎显得出前辈的道高功深呢?”张三刀说道:“你这马屁没有用,老道我早已七情不入了!不行!这件事太麻烦,我不想做!”

李瑶仙立刻拉着张三刀的手,撒娇说道:“张伯!看在侄女儿的面子上,你就帮咱们这回吧!”张三刀看着李瑶仙,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就是拿你没办法!好吧!我就帮你们这回,不过你可要拿好菜来孝敬我!”南宫少秋立刻说道:“行!天然居的海菜席天下闻名,前辈要吃好菜,到那儿去,要多少都有!”张三刀却说道:“呸!什么天然居?比我自己做的还差劲!只有你这种呆头才会上那儿去!告诉你,天下第一名厨就是眼前这位仙子,老道我三年前吃过两次,那味道,直到现在还没忘记!你若能让她请我吃十天的饭,老道给你做牛都愿意!”

南宫少秋没想到李瑶仙居然还有这手本领,立刻转过身去,对着李瑶仙一揖,庄容说道:“如此,就有劳妹子了!”李瑶仙则红着脸说道:“那里!这是我该做的事!”

张三刀从怀里掏出一张破纸,以及几张符,交给南宫少秋,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别在这里相敬如宾给老道看,简直是逼老道还俗嘛!这张单子上的东西赶紧准备好,我晚上就到你们那儿作法!这几张清心宁神符拿回去,用柳枝烧化了,泡在水里病人喝下,情况就会好一点!”

南宫少秋接过符纸后,立刻贴身收好,再对着张三刀一揖到地,正色说道:“多谢道长!晚辈告辞!”接着两人就离开了白云观,回到布衣校书府,照着张三刀的吩咐,将符烧化了,杨云儿喝下!

杨云儿喝下符水后,说也奇怪,不但不发烧了,整个人也安静下来!又过了半晌,杨云儿似乎做了什么好梦,竟然带着微笑沉沉睡去!众人见此,这才放下一颗心!南宫少秋站在旁边又看了一会儿,见杨云儿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这才向众人交代一声,自己一人走到东厂衙门,看看有无重要公事!

刚走进东厂衙门,就听到一名手下说道:“大人!锦衣卫计副指挥使有请!”南宫少秋当然知道计全打的是什么主意,但他手中已经有张三刀这张王牌,反而可以藉机反将他们一军!

于是南宫少秋在心中反覆考量评估之后,这才装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走到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计全一见到南宫少秋,立刻说道:“南宫大人愁眉不展,难道是家中亲人有恙?”这时南宫少秋故意怒道:“计大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只要你肯救杨云儿,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答应!”

计全立刻笑道:“南宫大人快人快语,本座也就直说了!只要南宫大人把东厂事权交出来即可!”南宫少秋惊道:“朝廷名器,我不能私相授受!”计全说道:“南宫大人!如此说来,咱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回去等着看杨云儿吐血而死吧!”

南宫少秋立刻说道:“慢来!我又没说不答应你!只不过在下认为,必须做得漂亮一点,让在下对各方面都能交代得过去!”计全笑道:“喔!那南宫大人的意思是要怎么做呢?”

南宫少秋想了一想,然后说道:“这样吧!由计大人请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七场胜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