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17章 巧计退敌

作者:司马紫烟

第三场南宫少秋这边派出一名黑衣蒙面人,看她的身形,似乎是一名女子!黑衣女出场之后,只是平平实实地跃上高台,并无任何花巧!计全看见这人蒙面出场,直觉上就认为事有蹊跷!于是计全立刻上前,凭这点向张辅等人抗议!

没想到南宫少秋却说道:“计大人!规则共八条,咱们两边都听得清清楚楚!这里头可没说不准蒙面上台!”张辅也说道:“南宫大人所言甚是,计大人的抗议不成立!”

计全听了这话,只好恨恨地走回去!计全虽然仍抱着一线希望,但为了谨慎起见,这一次就请他的师弟魏招魂出场!

魏招魂得令之后,紧了紧腰带,手中拿着那枝招魂幡,使动身形,像一只猎鹰一般,以盘旋之势落在台上!南宫少秋等人至此,才算见识到魏招魂的真功夫!

两方在吕震的招呼下,相对行了一礼!接着魏招魂将招魂幡一展,横扫向黑衣女!这时招魂幡带着极为强烈的劲气,就算不曾被招魂幡打实,碰上这劲气恐怕也是非死即伤!

黑衣女眼见招魂幡来势太急,不敢怠慢,双脚连闪,向后滑退了四、五步,避过魏招魂这一波攻击!众人见此,才知道黑衣女的轻功,绝不在魏招魂之下!刚才的表现只不过是她不愿招摇而已!

魏招魂眼见一击无效,右手连转,将招魂幡收束成一只短棒!只见他不论是点刺、拨挑,还是挥扫,招招不离黑衣女身前大穴!众人只见魏招魂神态悠然,颇有信手拈来,皆成妙手之慨,实是极尽棒术这一门武技的精妙!

而黑衣女在这如山棒影之中,整个身体不断曲折回转、窜高伏低,就如蝴蝶穿花一般,避开了魏招魂所有的招式!黑衣女这等身法,就连轻功绝妙的柳叶风,也不禁为之赞叹不已!这时数招式的人,报出了五十招!

魏招魂听此,觉得自己对付一名江湖小辈,竟然还要花上如此长的时间,不禁觉得老脸有点儿挂不住。于是魏招魂再度展开招魂幡,脚下连动,在黑衣女四周不断游走,口中还念着白莲教密传的摄心招鬼咒!

黑衣女见魏招魂开始念咒,她面对着魏招魂,口中也跟着念念有词!只是不知道她念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念完咒,魏招魂将招魂幡一阵乱舞!之后,魏招魂突然定下身形,将招魂幡往黑衣女的方向一指!黑衣女这时远非昔日可比,她早看见这招魂幡顶端,有一条黑线升起,疾射向自己双眉中心!待这条黑线到了面门之前,黑衣女这才一偏头,闪过这道黑线,同时双手连发,射出十数把飞刀!

这些飞刀,有的快逾闪电;有的慢如蜗牛;有的从高处陡降;有的从低处窜起;有的互相碰撞变了方向;有的掉到台上又再弹起!场外的观众这时全都看得眼花撩乱,不断叫好!然而魏招魂先是惊于黑衣女并未受制于己,再又发现自己身在飞刀阵中,先机已失,更是不知该从何应付起?

于是魏招魂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将招魂幡在自己身外舞得滴水不漏,形成一具护网,牢牢护住周身大穴!

这时,负责算招式的军士,问吕震道:“大人!这飞刀的招式,该怎么算才好?还请大人明示!”吕震见问,也愣住了,这问题他可从来没想过!于是吕震说道:“那你就算射出了几把飞刀,一把算一招!”那军士又再说道:“可是,大人!像这样亮闪闪的一片,又飞得这么快,谁算得清到底有几把!”吕震这回可真被问住了,他只好说道:“那你就估计时间吧!”有不少人听见这段对话,引起了一阵笑声!

黑衣女射出的飞刀似乎并不想直接攻击魏招魂,只是一直在魏招魂四周盘旋飞绕,消耗魏招魂的功力!魏招魂似乎也发现这一点,只见他突然停下动作,慾待变招主动攻击!就在这魏招魂旧招已去,新招未成的空隙,那些飞刀突然间聚在一起,一齐攻向魏招魂右膝!

魏招魂一见大惊,急忙跃起闪避!虽然魏招魂堪堪躲过,但还是被一把飞刀险之又险地射破鞋底!魏招魂落下之后,回头一看,背后台上,竟然钉着二十五把薄刃飞刀!他知道,当今天下只有一人有此能力,于是魏招魂大叫道:“是杨云儿?!”黑衣女闻言,缓缓扯下蒙面巾,果然就是杨云儿!而坐在场边的计全更是站了起来,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当计全看见黑衣女飞刀出手时,他早已猜测这黑衣女就是杨云儿,但仍抱着一线之机!待看清黑衣女的面目时,计全才明白,他被南宫少秋骗得好惨!计全转头望向一旁的汉王,只见汉王朱高煦以一种既愤怒,又嘲讽的眼光看着计全!这时,计全知道自己计出万全的名声,完全砸了,他只盼望魏招魂能顺利赢得这场,还能稍稍挽回颜面!

张太后见了杨云儿的身手,又再问道:“徐大人!这位姑娘又是何方人氏?”徐承祖说道:“禀太后!此女名叫杨云儿,开封人氏!也就是江湖传言的四灵当中的北灵黑帖赌神!”张太后叹道:“这孩子我也知道,以赌济世,助人无数,只是没想到武功也这么好!当年哀家曾见过唐门第一高手唐天禄的身手,其精妙之处,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还比不上这位姑娘!本朝何幸,能够得到这些江湖奇士帮助!”

另一边的南宫少秋也轻声对众人说道:“才没几天,云儿的功夫又有了进展!张道长那天灌入云儿体内的本命元神,恐怕不只一点点!云儿得此,将来的成就可能比咱们都高!难怪当年叔祖第一次见到云儿,就说她是福泽深厚之人!”杨云儿自己也觉得,这几天练功打坐,感觉确实与从前不同!不但是南宫少秋传下的暗香疏影手法当中,几种比较困难的,都可以得心应手;就连从前只能达到五十丈的天视地听神功,现在却能将百丈之内的动静完全掌握住!在杨云儿心中,对于张三刀这位江湖奇人的感激,实在难以言表!

这时,魏招魂站在那儿惊疑不定地看着杨云儿!魏招魂对于南宫少秋等人竟然能够治好杨云儿所中的勾魂大法,甚是惊讶;再加上自己那从未失败过的摄心招鬼咒,竟然对杨云儿毫无效用,让魏招魂更是迷惑!于是魏招魂又再狂舞手中的招魂幡,众人只见魏招魂越舞越快、越舞越快,整把招魂幡被魏招魂舞得成为一片幕影!魏招魂一面舞动着招魂幡,一面踏着南斗步,口中则念着威力更大的攻心千魂咒!

杨云儿眼见魏招魂又开始念咒,连忙定下心神,将昨天张三刀传下的清心普愿咒,在口中念了几遍!同时双手连闪,射出数十把飞刀,攻向魏招魂!这数十把飞刀,到了魏招魂身边,完全攻不进那一片幕影,被招魂幡一把一把磕飞出去,向高台四周散射而出!

幸好徐承祖早有准备,早已在高台四周重重布下自己府中的卫士!众卫士一见到飞刀袭来,连忙将手中的盾牌举起,挡住飞刀!最可笑的就是那名算招数的小兵,竟然跑过去计算盾牌上的飞刀到底有几把,好算清到底过了几招!此举自然又惹来一阵笑声!

这时,魏招魂施法已毕,定住身形,将招魂幡连连闪动,射出七道黑光,往杨云儿口鼻七窍攻来!杨云儿见状,双脚一点,一个鹞子翻身,跳上空中躲避!然而,那七道黑光却像有灵性一般,绕了个弯,仍然攻向杨云儿!杨云儿人在空中,见到那七道黑光攻击不已,忙照张三刀之言,放出三昧真火,双手一阵搓揉,幻出一个小白球!再用左手捧着小白球,右手将白球捏碎,一把抓着,向那七道黑光!

黑光和白球碎片相遇,就像冰雪遇骄阳,两者一同消融散去,变成一股白气,袅袅升起,而晴空大地,也变得更加清爽!这黑光、白球、白烟,除了杨云儿和魏招魂之外,没其他人看得见!场外众人看见杨云儿跃起跃落,根本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那名小兵更是问道:“吕大人!这两人这一阵动作,好像不是在攻杀,那到底是算不算啊?”

魏招魂见了杨云儿的动作,恨恨地说道:“好啊!竟然懂得去邪大法,我倒是太过小看于你!”杨云儿娇声笑道:“哪!哪!好说!好说!就连贵教的勾魂大法,我都不怕,更何况是你这小小的驱鬼术?我说魏老鬼啊,贵赌场欠姑奶奶我的赌债,是不是想赖帐,不想还我了?”魏招魂阴阴地说道:“只要你能活过今日,到了济南,我如数奉上!”杨云儿又再笑道:“那可就多谢你啦!”

魏招魂不再答话,用右手将招魂幡立起,左手将旗面展开,凝神壹志,注视着招魂幡上画着的奇形怪图,口中念出了他最后的法宝损心万灭咒!杨云儿见到魏招魂的模样,知道更厉害的又要来了!于是杨云儿后退几步,右手伸入怀中,取出几道清邪镇鬼符准备着,清心普愿咒更是念了好几遍!

魏招魂念咒已毕,将招魂幡抛向空中,众人只见招魂幡停在两人头上约一丈之处!杨云儿却看见,招魂幡化出一片黑幕,漫天席地,往杨云儿之所在罩过来!杨云儿连忙施出三昧真火,将清邪镇鬼符点着,往黑幕推出,又取出一道震天破邪符,穿在尾端系着一条蛟筋线的凤喙匕上,往招魂幡射去!

那几道清邪镇鬼符一接触到黑幕,打开了一个大缺口,杨云儿整个人跟在凤喙匕的后头,穿了出去!凤喙匕失了阻碍,轻轻易易地穿射在招魂幡上,匕身上带着的符,一碰到招魂幡,竟然发出一声震天巨响,招魂幡也在这声巨响中裂成碎片,那片黑幕也跟着烟消云散!杨云儿顺着爆裂之势往后飞落,再一拉蛟筋,将凤喙匕收回!

当招魂幡碎裂之时,魏招魂整个人如受重击,喷吐出数口鲜血,将身前台上染得一片殷红,煞是吓人!魏招魂蹲坐在台上,看着招魂幡的碎片,失魂落魄地喃喃念道:“师父!徒儿对不起历代祖师!”魏招魂兀自不敢相信,这把由白莲教前代祖师,用千万魂成的招魂幡,竟然会毁在杨云儿手中!

这时,计全和沈邀仙看见招魂幡已毁,魏招魂受创不小,两人赶紧上台来扶住魏招魂,带他回去。计全知道,这一场,魏招魂已经出了全力,只是杨云儿太强,就连招魂幡也毁了,事情也实在无可奈何!

沈邀仙替魏招魂擦拭嘴角边的血迹,看着这位从小就感情甚好的师兄,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宰了杨云儿!

吕震看见魏招魂被人扶下去,虽然不明其中的道理,仍然命人击鼓,宣布这一场由东厂获胜!杨云儿遂在众人的喝采声中回到座位!事实上,这一场,魏招魂出了全力,错非杨云儿,换做其他任何一人下场,都非得落败不可!

南宫少秋等人虽然也得了张三刀的传授,但因众人并无基础,要想能初步运用,也要在两三年后!南宫少秋知道,现在计全身边缺乏可用之兵,所以南宫少秋让杨云儿蒙面出场,让计全迷惑,必然会派魏、沈两人之一出场!而以现在杨云儿之能,对这两人,可说有八成胜算!否则,计全假如随便派出一人,杨云儿就算得胜,计全那方仍然有强兵在手,局势并不会对南宫少秋更有利!

接着南宫少秋这边的代表欧阳红出场!沈邀仙急着想替魏招魂复仇,不等计全表示,就飞落台上!没想到欧阳红一看到沈邀仙出场,竟然立刻对吕震说道:“吕大人!小女子自知不敌,这一场东厂认输!”沈邀仙虽然不战而胜,但因报仇不得,气得狠狠地跺了一脚,将高台踩出一个大洞,这才回身入座!

徐承祖见状,立刻命人上去,将大洞补好。计全也利用这个空档,走到赵王身边,商请朱月仙出场!大洞补好之后,吕震连忙命人在规则上加上一条:“不得毁坏擂台!”这才叫计全那方派出代表!

这时,众人只见朱月仙手提双刀,微一作势,就站在高台之上!张辅见状,立刻上前说道:“郡主!今日擂台,乃是锦衣卫内部之争!郡主并未在锦衣卫衙门任职,似乎不宜上台!”朱月仙微微一笑,说道:“张公爷!举世皆知,锦衣卫南镇抚司衙门,一向是听我号令行事,我为何不能上台呢?”张辅和其他仲裁人讨论一番,但却没有结论,张辅只好跑到宣宗身边,问问看宣宗的意见如何?宣宗见徐承祖点了点头,于是说道:“无妨!就让她上去吧!”

朱月仙这才得以上场!南宫少秋这边自然是派出胡珍!张太后看着朱月仙,微微叹道:“真是难为了这好孩子!为了赵王的非分之想,累得这孩子也吃了不少苦!”宣宗却不悦地说道:“母后!月仙堂妹若真是好孩子,就该多劝劝三皇叔,多帮帮朝廷这边才是!”

张太后却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巧计退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