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18章 二次靖难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少秋一进宫,就看见宣宗、三杨,以及蹇义、夏原吉等六部尚书,还有张辅、薛禄、张升等重要武将!众人还未开议的原因,居然是在等南宫少秋来,于是南宫少秋一进门,立刻抱拳拱手说道:“在下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南宫少秋到现在还是一样,除了见到张太后,他愿意叩拜之外,其他就算见了皇帝,南宫少秋最多也只是拱手一揖,一派江湖人的气势!宣宗得了张太后的叮嘱,见了南宫少秋的样子,虽然心中不太高兴,但是也只有忍下,否则南宫少秋拂袖一走,宣宗还更加麻烦!

这时,宣宗看见南宫少秋进来,对他说道:“少秋,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现在众卿有两种意见!张太师主张:就以枚青为人证,发兵攻入乐安!三位杨卿则认为:还不是进攻的时候!朕想听听你的看法!”

南宫少秋闻言,缓缓说道:“陛下,在下认为,逮捕枚青这件事,张公爷做的有点儿鲁莽!”张辅这人是员猛将,在永乐一朝,张辅率兵征服安南,开疆扩土,战功为诸武将中第一!所以才能晋封公爵,还加上太师头衔!虽然如此,张辅为人却从不刚愎自用,反而有点子路闻过则喜的味道!所以张辅一听,南宫少秋说他行事鲁莽,立刻拱手问道:“南宫大人说本府这件事做得鲁莽,还请南宫大人指教一二!”

南宫少秋说道:“张公爷!指教不敢,倒是在下有一些见解,提出来想请诸位大人指教!指教!”众人一齐望着南宫少秋,听他继续说道:“诸位大人认为,此时可是朝廷对乐安用兵的时机?”

这件事本来就有两种看法,所以听了南宫少秋此问,有的人点头,有的人摇头,并没有一致的意见!南宫少秋又再说道:“依在下之见,此事在目前有三不可!第一、南京之势未固,此为一不可!第二、宁国公主梅府,手绾兵符,但又态度不明,此为二不可!第三、乐安汉王,乃是皇叔!若非证据确凿,朝廷就贸然出兵,千载之后,恐于圣誉有损!此为三不可!”

众人听了南宫少秋之言,其中第三点也还罢了,前两点确是正中要害,众人不由低声议论纷纷!这时,张辅又再说道:“南宫大人之言,确实很有道理!只是如今,朝廷已经有了枚青这名证人,应该可以正大出兵!”南宫少秋说道:“张公爷有所不知!只凭枚青一人之言,汉王若是矢口否认,那究竟是打或不打?而且枚青若是在我手中,也许还不会出差错,现在人在大理寺,能不能保得住这名人证,恐怕还是未定之数!”

张辅奇道:“南宫大人之意,是说有人会劫狱?”南宫少秋说道:“劫狱倒不至于,只不过在江湖上有许多手段,能让人瞬间求死!其花样之繁,就连在下也不敢说全都知道,诸位大人自然更不清楚!若是在在下手中,也许还能防一二,到了大理寺,枚青恐怕必死无疑!枚青一死,汉王自然很快会知道,若是汉王提前发动,以朝廷未备之兵,对上汉王久备之师,胜负之势,谁也不敢逆料!事实上,枚青若活着,用处更大!张公爷当时,如果只是稍做应付,再派人密报陛下,藉由枚青,可以传回许多假情报,对朝廷更有帮助!在下对于枚青在京师的活动,只是掌握住而已!让他传回一些半真半假的消息,对现在的情势反而有益!所以在下才会说张公爷做得有点鲁莽!”

这时,果然由通政使那儿转来一道急章,上头叙述枚青已经死在狱中,大理寺卿自承看管不力,上表请罪!众人听此,无不赞叹南宫少秋料事之明!张辅更是说道:“南宫大人明见万里,老夫不及!从今起,只要有南宫大人在,老夫愿遵号令!”南宫少秋一听此言,连连谦虚说道:“不敢!不敢!”

这时宣宗说道:“少秋!关于你说的前两件事,又要如何办理?”南宫少秋说道:“陛下!乐安城小地狭,不耐久战!我若是汉王,一旦起事,只有三个战略:上策乃是,汉王亲自领军北上,下沧洲,进直沽,一路上夺取河间二屯卫的锱重、粮草,再收编天津三卫的兵力,沿着运河,直犯帝阙!中策则是,挥军南下,夺下南京!以长江天险,划江自守!再辗转攻下江南各省,和朝廷来个持久战!下策就是,带军西进,攻下济南府!以济南为根据,在济南和朝廷大军会战,若是得胜,就北上;失败,则南下逃窜!”

宣宗听了南宫少秋的话,笑道:“少秋,幸好你不是汉王的军师,否则朝廷大军,恐怕非败不可!”南宫少秋说道:“陛下!当日淮北之战,一叶知秋,汉王带兵之能,绝不可太过小看!否则恐有反覆之祸!”

众人听到淮北之战,全都不明所指,一同看着皇帝!于是宣宗遂将当日他从南京回来登基,在淮北遇袭之事,告诉众人!众大臣这才明白,为何宣宗会对南宫少秋如此信任与客气!原来,南宫少秋竟然是宣宗的救命恩人!

这时,胡滢说道:“少秋!依你看,朝廷这边,现在应该如何做才好?”南宫少秋又再拱手一揖,说道:“若是各位大人不以在下为江湖鄙陋之人,在下就将自己的战略说出,供各位大人参考!”张辅一听此言,率领众武将一齐拱手为礼,张辅还说道:“南宫大人若是有所驱策,老夫敢不从命!”

南宫少秋这才说道:“为今之计,应当先请兵部两位大人之一,紧急赶到南京,召集江南各卫所兵力,固守南京!只不过这样一来,就要委屈其中一位大人!”南宫少秋会出此言,乃是南京官员,虽然品级和北京一样,但实际的权势却大不相同!在当时,叫京官到南京,就像胡滢以前一样,等于是贬官!兵部尚书张本闻言,立刻说道:“皇上!微臣愿意担任此事!”

宣宗满意地点点头,说道:“那就偏劳张卿!朕此刻下令,命张卿转任南京兵部尚书,即刻到任!”张本跪下说道:“微臣遵旨!”接着,南宫少秋又再说道:“张大人到任之后,不管召集到多少兵马,还请务必在南京城上密布旌旗,在城外多列空帐,将城中兵马,调到城外活动!让人看起来,以为南京已经有了十数万大军!张大人布置好后,再写下一纸密函,上头写道:已经召集江南各卫所兵力十多万人,保卫南京!这封密函,必须让汉王方面截去!汉王得报,必然会派人到南京查证!探查之人看到南京的情形,回报给汉王!从汉王隐忍到今天还未发动来看,他这人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太过谨慎多疑!汉王一旦看到南京大有准备,就会放弃南下之意!一旦汉王起兵,还请张大人带着已经调到的兵马,沿着运河,从容北上,进驻淮扬!张大人所部不必强攻,和朝廷大军形成合围之势即可!”

众人听到南宫少秋此言,无不称善!张本对着南宫少秋一揖,正色说道:“本府一到南京,必定依照南宫大人所言办理!绝不误事!”于是张本就向众人道别,急急赶到南京!

接着南宫少秋又说道:“南京之势已有对策,济南方面也必须有所准备!薛候爷一向能征惯战,在下想偏劳薛候爷领军,即刻进驻齐河县城!然而,此事越隐密越好,绝不可让汉王知晓,所领之兵,绝不能超过五千!否则汉王若是知道此举,必然会先一步抢下济南!”阳武候薛禄闻言,立刻上前请命,宣宗也如其所请!

薛禄正要离开,南宫少秋又再说道:“候爷一到了齐河,还请下令,命位于东昌府的平山卫,将驻地移往长清;兖州府的任城卫,移师泰安!汉王一旦举事,三处兵马一起进驻济南!若是汉王来攻,不必出城争锋,只要固守!十日之内,朝廷后援必能赶到!”

薛禄得了南宫少秋交代,点头离去!接着薛禄先到兵部拿了兵符,再到三千大营,点了五千兵马,轻装赶往齐河!

这时,在宫中的南宫少秋继续说道:“西、南二路已定,汉王只剩往北之途!在下想请张都督,带齐手下兵马连同天津三卫之力,即刻进驻武定州!一旦汉王起兵,请张都督兵分二路!一路固守利津,一路转往博兴!如此一来,连同前面的安排,就可把汉王困在乐安!”

南宫少秋说完,众人这才完全明白南宫少秋整个的战略构想,无不称赞南宫少秋可说是今之诸葛!张升得了交代,向宣宗请命,急忙回去调兵!这时,张辅眼见南宫少秋指挥若定,心中十分佩服,但自己手下的武将,都已得了派任,自己却没有任务,心中怀疑,南宫少秋是否看不起他这老头?

于是张辅问道:“南宫大人算无遗策,老夫佩服!老夫虽然年长,还堪一用,为何不见南宫大人派任?”南宫少秋笑道:“在下的想法,其实当中还有一个漏洞!留下公爷,正是为了补漏而来!更何况公爷猛将之名,可说天下皆知!将来若得公爷坐镇中军,汉王大军一听到公爷之名,说不定全都吓得丢盔卸甲而逃!朝廷自可不战而胜!”张辅闻言,立刻说道:“哪!老夫只是微有虚名而已!”对于南宫少秋所说的话,张辅心中自然十分高兴!

这时,宣宗问道:“少秋!朕刚刚听你的调派,可说滴水不漏,十分严密,怎么还会有漏洞呢?”南宫少秋说道:“陛下!这个漏洞,和在下原先所说的第二点有关!在下认为,朝廷的万全之策,就是让中军都督梅大人,率领所部,即刻进驻淮扬一带,如此一来,南京方面的压力自然大减!只可惜,宁国公主和梅府,对朝廷积怨已深,甚难化解!在下明日想请月仙郡主出面转圜,但实在并无把握!若是明日宁国公主态度不明,就必须麻烦张公爷立刻赶到凤阳府中都留守司驻守,一方面防备汉王,一方面防备梅府!”

众人听了南宫少秋的话,不由议论纷纷,张辅更是立刻请命,要赶往凤阳!但宣宗却说了句:时机未到!阻止了张辅!宣宗沉思许久,这才缓缓说道:“此事十分难办,而朕又不便出面!少秋,你说该当如何是好?”南宫少秋说道:“陛下!其实在下心中已有一人,可能可以化解此事!只不过这件事说来十分唐突,还请陛下恕罪!”宣宗急急问道:“此人是谁?”南宫少秋缓缓说道:“就是太后!”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大惊,宣宗更是说道:“少秋,为了朝廷之事,请母后出面,似乎不太妥当!”南宫少秋说道:“陛下!这件事由月仙郡主出面,才真的是不妥当!只不过在下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太后贤德之名,可说天下皆知!这件事若是由太后出面,宁国公主必然大大承情,大有可能成功!更何况太后之位虽尊,毕竟不是陛下!由太后出面,既不会损伤朝廷体制,又足以代表皇家,可说再适合不过!”

宣宗听了南宫少秋的说明后,转头问三位阁臣,其中杨士奇说道:“启奏陛下!南宫大人之言,确有道理!宁国公主乃是太祖一朝之长公主,放眼天下皇亲,目前除了在南昌的宁王之外,位望之尊,无人可比!当年梅驸马都尉之事,太后曾和先帝一同在太宗面前力争!此事由太后出面,和宁国公主略叙亲谊后,极有成功之望!”

宣宗再看向其他二杨,见杨荣和杨溥一同点头,于是宣宗说道:“此事朕当力请母后出面办理!”这时南宫少秋又再说道:“陛下,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陛下还必须派遣一名代表,到乐安询问汉王枚青之事!”

宣宗说道:“这件事,朕派鸿胪寺卿,杨善去如何?”南宫少秋却说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依在下之见,不只是杨善杨大人,朝中各位大人,没有一人可以去!”宣宗奇道:“这又是为何?”南宫少秋说道:“陛下!人说骄兵必败,陛下派此人去的用意,就是为了骄汉王之心!汉王深知朝中各位大人之能,所以都不适合去!”宣宗说道:“少秋,依你看,这件事该派哪一种人去?”南宫少秋说道:“陛下最好能派一名贪生怕死,却又贪财好货之人!汉王一见此人,必然心想:此事何等重要,陛下却派了这种人来!必然会对朝廷起了轻视之心!如此一来,汉王极有可能过于轻怠,让朝廷的合围之势,顺利完成!”

宣宗一听,南宫少秋之言有理,于是说道:“少秋,你说的很对!只不过,一时之间,要到哪儿去找出这样的人来?”于是众人莫不苦苦思索,想找出这样一人来!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一旁伺候着的阮浪,突然上前跪下说道:“皇上!奴才知道,皇上正与众大人谈话,不是奴才说话之时!但是方才南宫大人所言之事,奴才心中,倒是想到一名人选!”宣宗立刻说道:“说来听听!”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二次靖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