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19章 万里擒凶

作者:司马紫烟

汉王读完信后,只觉得心头沉甸甸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站在一旁的王斌和朱恒却都十分紧张,生怕汉王口中说出投降二字!王斌知道,汉王若是投降,他自己可能反而没事,而王斌等所谓的从龙之臣,却必然是死路一条!王斌现在唯一的生机,只有希望这一战汉王能得胜而已!

接着,汉王将计全师兄弟以及王斌等心腹找来,聚集在王府大厅商议!王斌和朱恒自然是力主决战,汉王思考良久后,也保证绝不会放弃众人投降,以安抚众人之心!于是汉王命令众人各自下去,整备部队,随时决战!众人离去后,汉王却留下计全和马大强两人,三人进到一处密室谈话!

只听汉王说道:“计兄!朱赡基御驾亲征,军威甚盛,我军实在难以力敌!依计兄之见,现在该当如何是好?”计全说道:“王爷!朱赡基那小子北京不待,老远跑来乐安,不见到王爷的面,绝不甘心!此际正是李代桃僵之时!若是此计能成,说不定我等还可乘乱求胜,挥军北上!至不济,也可以保住一命,另起炉灶!”

汉王说道:“这件事本王刚刚也想过,只不过这样一来,势必得牺牲马兄,本王心中实在难安!”这时,只听马大强说道:“王爷对我这粗人一向恩礼甚厚,我今天把命赔上也算是答谢王爷!”

汉王一听此言,立刻拱手客气说道:“那就麻烦马兄!”接着汉王拿起两杯酒,一杯给马大强,一杯自己拿着,然后说道:“马兄,咱们今日痛饮此杯!本王若得富贵,春秋祭享,必有马兄一份!”

两人饮酒之后,计全和马大强就去联络自己师兄弟等人,安排事情!临走前计全问道:“那王大人他们怎么办?”

汉王说道:“朱赡基那小子甚为精明,不留下他们恐怕他不会相信!事到如今,也只有忍痛牺牲了!”于是计全到城楼上,用箭射出一封回信,但他却对王斌等人说,这是明日大战的战书!王斌等虽有怀疑,但也无话可说!信送到宣宗面前,宣宗打开一看,上头竟然说:汉王愿意在今夜戌时初,出城投降,但为避免乐安大乱,造成不必要伤亡,此事只能秘密进行!宣宗见信大喜,将信交给众人传阅!

众多大臣却都劝宣宗提防有诈,老将张辅却说道:“各位大人不必太过多心!现在有乐安数倍的兵马围住此地,我等只要不急不燥,稳稳的跟高煦耗着,十天半个月后,他的粮草用完,我等的补给却在后头源源不绝,高煦也是非投降不可!打不出胜仗,他就算再怎么变,也变不出什么花样!”现在的情势确如张辅所说,朝廷早已立于不败之地!所以宣宗认为,汉王投降这件事,应该没什么问题!

南宫少秋刚听到汉王要投降,心中直觉这件事一定有问题!但他这回只是冷眼旁观,不再言语,只想在必要时,略尽心力就行了!南宫少秋知道,他在北京大发议论,定下战略,虽然宣宗照单全收,但有许多武将,却对他十分不满!这次平乱,南宫少秋所用的战略,就像下围棋一样,先将敌人的外气堵住,再利用安排好的内应,点破敌人眼位,使敌人做不出两眼自尽!

所以汉王初起事时,虽然声势甚大,然而却只在登、莱二州稍有斩获,其他地方竟然连一场小战役都没有,就被朝廷大军困在乐安!

然而,对众武将而言,领军作战,正是升官发财的时候!但是南宫少秋定下的战略,却让他们慾求一战而不得,心中当然十分讨厌南宫少秋!

中国自古以来计算战功,皆以“首功”为准!所谓首功,并不是功劳最大之意,而是指斩下多少敌人首级,所以才叫首功!原本首功的计算,是要看到人头才算数,但因人头太大,不好携带,这才改以左耳为凭!但是,光凭一个左耳,怎能知道这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更何况耳朵上又没刻着敌人二字!

所以每次一打起仗来,总会有众多无辜老百姓遭殃,被人砍下来当敌人充数,升官发财去了!

南宫少秋深知此一陋习,为了避免此事发生,这才定下围堵之策,让各路大军只是行行军,辛苦一下,却不让他们跟敌人接触!此举,自然阻了不少人仕进之路!所以自宣宗亲征以来,南宫少秋只是把自己分内之事做好,不再多出意见,惹人讨厌!

这时,南宫少秋不知用什么方法,将汉王要投降的事,通知乐安城内的人!混混帮众一方面大力宣传此事,一方面又将自己手下的士兵聚齐,由几名帮众所担任的千户带领,说是为了自保,抢了大批粮食,占据一片屋舍!其他无主见的士兵,看见他们那里有东西吃,秩序又很好,也纷纷投靠过去!

王斌眼见事态不对,想找汉王商议,到了王府,才发觉不但是汉王,就连计全等人,也都不见踪影!王斌不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当夜戌时前二刻,乐安西门开了一个小缝!有一人青衣小帽,但却十分高大,正从门缝中走出,往宣宗大营这边来!这人走到营门前,被守门的士兵拦下,查询身份!这人抬起头来,在火把的照耀下,守门的士兵看清,竟然真的是汉王本人!于是有四人上前检查汉王有无携带武器?接着才押着他,来到中军大帐!

此时大帐内一片灯火通明,宣宗正坐在一张紫檀太师椅上,双手放在身前那张披着黄绒布的紫檀方桌上!其他的文武大臣也都一身披挂整齐,站列两旁,和宣宗一起,冷冷看着汉王!在宣宗示意下,四名兵士放开汉王,众人只见,汉王向前走了两步,看势好似要向宣宗跪拜!

这时,南宫少秋见势,突然心中一动,一个鹞子翻身,跳到紫檀桌前,口中高叫道:“陛下小心!”汉王的双掌也在这时攻到,南宫少秋避无可避,只好在仓促间,运起全身功力,与其对抗!众人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震得众人耳膜差点破裂,只好纷纷掩耳后退!众人看见,对掌之后,汉王上身微微摇晃,向后退了一小步;而南宫少秋则退了一大步还止不住身形,双手只好往后撑在那张紫檀方桌上!

坚硬无比的紫檀,在南宫少秋一撑之下,竟然裂成碎片,显见汉王这一击之威!宣宗若是挨了这一下,非粉身碎骨不可!宣宗看见此一景象,不由啊呀一声,从太师椅上跳起,往后直退!张辅见状,立刻站到宣宗面前,挡住宣宗!

南宫少秋眼见此人威势,实在难挡,立刻大叫道:“六位妹子赶紧守护大帐,不得让此人逃脱!”天地四灵穿着官军服制,原本站在帐外,一听到南宫少秋的叫唤,立刻各拿兵器,各占一方,守住大帐!

而此时汉王双掌又再攻到,和南宫少秋战成一团!汉王的招式全无花巧,只是威力强大,且又快速无比!事实上若能拥有此人功力,那些讲究虚实变幻的招式,有时反而多余!南宫少秋这边就显得精彩纷呈,只见他有时屈指成爪,有时并指成掌,有时握指成拳,有时以刚力硬拚,有时以柔劲牵引,使出的,正是素有天下第一擒拿手之称,龙门遗叟成名的绝技仙人锁,这才和此人战了个不分上下!

只可惜这一帐子的人,既没有半个识货的,又都十分拘谨,没有人替南宫少秋鼓掌叫好,呐喊助威!

两人战况正激烈时,乐安城北门突然大开,一千骑兵人人手提大刀,往包围的官军冲杀而来!同时,乐安东、南二门,也各自冲出一千骑兵突围!这三千骑兵原本乃是汉王亲兵,王府的护卫,也是汉王真正的精锐,其中还网罗了不少江湖好手!幸好各路官军自出征以来,还未一战就已将汉王逼得出城投降,士气十分高昂,人人奋勇争先,除了东方之外,其他两处都已经稳下情势!

在大帐里的薛禄,听见外头的情形不对,向吴成、张升打个招呼,三人连忙走到外头,略一商议,决定分头带兵驰援!

当张升带着部队来到乐安城东,却看见汉王的兵马,像是一把利刃一般,对着围攻的官军狠狠地切出一个缺口,就快要逃逸出去!张升立刻指挥部队增援,但还是被逃出两百多人,张升不由大怒,命令手下不计一切牺牲,也要歼灭留在此地的敌人,自己则另外带着两千骑兵,尾追而去!而南、北两处的敌人,却都已经被消灭殆尽!

这时大帐里的战况也进入尾声,众人看见汉王右手带着风雷之势,一拳击向南宫少秋!而南宫少秋却双手分进又合,极为巧妙地刁拿住汉王右臂!接着南宫少秋双脚在地上一踏,整个身子飞腾起来,在空中一个反旋转!同时众人听到喀喇一声,汉王右臂关节,竟然被南宫少秋藉着这一转之势,卸了下来!而汉王也挥出左拳,打在南宫少秋身上!南宫少秋受此重击,在空中又翻了几个筋斗,将力道卸去,这才站回地上,却见到汉王垂着一条右手,仍然猛挥左拳,向他攻来!

南宫少秋不敢怠慢,脚踩游仙步,身形忽左忽右、虚实不定,在汉王身周回绕!接着又趁汉王攻出一拳的空档,欺入汉王身前,再度拿住汉王左臂,故技重施,又再将汉王左臂卸下!但汉王实在勇悍无比,竟然一低头,一个头锤,打向刚站稳身子的南宫少秋!南宫少秋见状,左脚斜退一步,侧过身子,用左手夹住汉王脖颈,右手则掏出数十枚金针,射入汉王督脉诸穴,接着又将汉王反个身,金针继续出手,射入汉王任脉!金针入体,汉王的劲气全失,软软的坐在地上!众人只见南宫少秋继续施为,双手在金针上头一阵弹挑揉捻,再将金针拔出!

金针每离开一个穴道,众人就看见一道若有似无的白气,从穴道喷出!汉王发觉南宫少秋所为,立刻哭叫道:“你竟然毁了我的功夫!”听他声音,此人根本就不是汉王,只是身材相近、面貌酷似而已!

这时,南宫少秋冷冷说道:“马大强!你今天落在我的手中算你倒楣!你等当初残杀司马一门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原来这人果然是宇内十凶中的大力神马大强,只因他身材体格与汉王近似,所以才由王三更手术,将他面容改得与汉王一般!汉王明说要投降,实际上却是派马大强来此行刺宣宗!若能得手,官军自然大乱,也许汉王还可乘乱得胜!就算失败,也让汉王有机会逃走!

马大强听南宫少秋说起司马一门惨案,竟然哈哈笑道:“没错!司马斌那小子就倒在大爷面前!就这一件事,大爷死也不枉!”南宫少秋见这人十分可恶,遂踢了他一脚,点住他穴道,这才站起和宣宗说话!

宣宗这时惊魂已定,连忙问道:“少秋!这人不是高煦,真的高煦要是逃了,咱们又该怎么办?”南宫少秋说道:“陛下!假作真时真亦假,现在既已逮住此人,不妨就当作真的汉王来办!先安抚天下人心,同时也可以开始替换那些与汉王有来往的武将!如此一来,就算将来真的汉王再度出现,也没有人理他!”

杨荣等人也都赞成南宫少秋的意见,于是宣宗命人将马大强收押起来,并将汉王已被擒的消息传回京师,诏告天下!然后宣宗又再说道:“少秋,真高煦若是逃走了,毕竟还是心腹之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南宫少秋说道:“陛下!乐安离海不过百十里路,一阵快马就可赶到!在下原先研判,若是战况不利,汉王极有可能会从海路逃逸!在下在海边已有安排,但汉王身边仍有几名能手,这些安排不见得挡得住!在下现在必须立刻赶去!”于是南宫少秋向天地四灵招呼一声,七人骑了快马往东而去!

同时,乐安西门突然大开,一标兵马,押着王斌、朱恒等人,来向官军投诚!张辅知道这些人乃是南宫少秋安排的内应,就找了人接下俘虏,将这些人安置妥当!

乐安城外一役,汉王方面死伤二千八百人,官军却伤亡近六千人!有的人这时才了解,南宫少秋不让他们打硬仗是为了他们着想!这一场号称二次靖难的战役,至此才算告一段落!

     ※   ※   ※   ※   ※

在乐安东方靠海之地,有一处名为江村的小渔港。这江村既非位于通衢大道,也并不靠近任何大渔场,人口十分稀少,仅有十多户人家!

这天夜里,江村村民听见远处传来蹄雷滚滚,不知有多少人马,往江村而来!众村民以为来了一伙强人盗匪,全都吓得躲在被窝中不敢出声!这一标骑兵约两百人,人人身上血痕班班,显是刚经过一场大战,领头的,正是汉王以及计全等人!

一行人来到江村外头,汉王止住众人,亲点了二十人留下,命令其余的人继续往南,引开后头的追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万里擒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