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02章 四不公子

作者:司马紫烟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是古人对黄山秀丽风景的赞美。

然而,对江湖人士而言,黄山两字更代表着另一种意义;因为,武林第一府南宫世家、剑魂山庄,正位于黄山天都峰下!

南宫一门屹立江湖近两百年,每一代掌门,皆能秉持忠义家风,在江湖上济危扶弱,早已是白道共认的盟主!

太祖起兵之时,南宫世家和洛阳的司马世家,不计一切牺牲,帮助徐达大元帅,驱逐鞑虏,居功甚伟。两大世家主人,皆不愿为官,于是,太祖特封南宫世家为武林第一府,司马世家无敌堡为武林第一堡,并赐下丹书铁券,可免十死!

此后,两大世家的威名远播,江湖上无不钦服!

南宫世家这一代的掌门,乃是南宫云天。自他接掌门户以来,以江湖道义为己任,配合上南宫门士的努力和牺牲,南宫世家的声誉,早已超越了各大门派,为江湖人士所景仰。

南宫云天育有三子一女:长女南宫萍,嫁给司马世家长子司马斌为妻,育有一子。南宫萍自小聪慧、坚毅,志气不亚男子,嫁入司马家后,获得无敌堡上上下下的敬重!司马斌接掌门户后,大半事务都交给南宫萍掌管,南宫萍不但管理得井井有条,还使得司马家声望节节升高,远迈司马斌乃祖之时!

长子南宫剑秋,二十岁时,就以自创的松石十八剑,和洛阳红叶山庄叶剑寒、南京栖霞山庄楚剑文、无锡折剑山庄白剑云,合称天下四剑公子!南宫剑秋并曾单人独剑,剿灭天目山悍匪独眼雄鹰一伙,在江南武林道上,享有极高的声誉!

次子南宫烈秋,论武功,也还普通;但他自小,聪明异常,遍读经史,文名满天下,今上慕其文名,破格聘请他为国史馆编修,人人尊称他布衣校书,虽无官秩,声望却远比一般官员为高!皇帝还为他,在京城内修了一所布衣校书馆,以供他上京之时,休憩之用。

子女都十分出色,自己的声望又节节上升,南宫云天可说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然而,连月亮都有阴晴圆缺,人世间又怎会有十全十美之事?在这世上就有这么一人,让南宫云天每天烦恼担忧得不得了;这人,就是南宫云天的三儿子南宫少秋。

南宫少秋生于建文四年,太宗靖难成功之时。由于太宗杀戮太惨,南宫云天不得不亲自奔走天下,以救亡存绝为任。

史书记载,方孝孺的两位女儿,在押解途中跳水自杀,首全无;其实,这乃是南宫家安排好了的水遁,人早已送回黄山!而建文帝扮成和尚,逃往云南,一路上也全靠着南宫世家的掩护。

在这种情形下,南宫少秋四岁前,总共只见过自己父亲两次!于是,教养南宫少秋的责任,全由他的祖母彩练飞霞何明珠一手包办。

何明珠的丈夫南宫修文死于徐大元帅攻克北京之时。原来,当时城门久攻不破,徐元帅十分焦躁,南宫修文遂仗着自己一身武功,强行登上城楼,击杀元兵,打开城门!但南宫修文却被流矢所伤,不治身亡!

何明珠接此噩耗,强忍悲伤,继续率领门下,帮助徐元帅扫荡北方,立下大功。为此,朱元璋立国之后,特别召见何明珠,称她为天下第一奇女子,马皇后更与何明珠结为姊妹。至今,何明珠手上那串佛珠,还是马皇后所赠之物。

何明珠为人,可说是豁达大度、不拘小节,她对自己儿子南宫云天老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深深不以为然;而对南宫少秋的哥哥姊姊,明明是个小孩,却装成一付小大人的模样,更是十分讨厌,尤其是南宫烈秋,年方四岁,应该十分淘气好玩,却整天吟诵诗书,活脱脱是个小学究,更让何明珠不喜!对这新生的小少秋,何明珠完全采取自由放任的作法,让南宫少秋自由发展。

南宫少秋的天资远胜自己兄姊,会走路之后,天天缠着众人问东问西。这些奇奇怪怪但又十分有趣的奇思异想,为剑魂山庄带来不少笑声。

何明珠对这孙儿十分喜爱,每当有故旧来访,总是带着南宫少秋与人见面,并且常说:“若想要使剑魂山庄名垂不朽,只有少秋才办得到!”

南宫少秋五岁时淘气非常,整得众人常常哭笑不得。有一回,少秋故意将厨房中糖罐和盐罐弄反,让一家人吃了一餐甜菜。南宫云天知道,这必然是少秋所为,遂喝问少秋为何作此?意慾好好惩戒一番。

没想到,南宫少秋不慌不忙地答道:“爹,孩儿平日里吃糖,总觉甜滋滋的,十分好吃;今日拿盐来吃,却是咸巴巴的,难以入口。孩儿不明白,为何煮菜总是多放盐而少放糖?于是孩儿想试试用糖煮的菜,会不会比用盐煮的来得高明?”

何明珠笑道:“小秋仔,试的结果如何呢?”

南宫少秋答道:“奶奶,这糖炒的白菜和糖煮的排骨汤还真是难吃!”

何明珠又道:“小秋仔,从这件事中,有没有学到什么教训?”南宫少秋答道:“奶奶,孙儿学到一件事理。世间万事万物,看起来最是简单的事情,往往都是前人不断试验才学得的!然而前人之言,不见得都对,咱们若是不试试看,也许永远不明前人之非!所以要想了解一件事,还是自己先试试看比较妥当!”

何明珠眼见自己孙儿,年纪虽小,却能如此深刻地体会事理,不禁大喜,把南宫少秋抱在怀中疼。但何明珠仍然正色对南宫少秋说道:“小秋仔,你虽然不算做了错事,不过还是要负起责任。这些菜肴,你必须吃下大半!”

南宫少秋答道:“孙儿知道!”

南宫烈秋思考一阵子后,说道:“三弟此言甚是,为学作人,确不可凭着前人一理之正,强推至天下万物,否则不是失之以偏概全,就是失之以全论偏,正是为学之大忌!愚兄得此一言,可省十年之功,当助贤弟一臂之力。”说完,挟起一筷糖炒白菜吃下口中。

南宫剑秋接道:“那糖醋排骨呢?这是用糖煮的,却又好吃得紧,这又有何道理?”

南宫萍笑道:“大弟,这正如三弟所言。如果有人告诉你,这排骨是用糖煮的,十分好吃,你不去试试,又怎知他人所言,是真是假呢?”说完,舀了一碗排骨甜汤,再对南宫剑秋说道:“大弟,这些菜是用糖作的,别致得很,你何不帮着三弟,多吃一点!”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南宫云天冷落一旁,南宫云天气了个满脸通红,正想发作。他的妻子,无锡钱氏才女钱秀荷却瞪了他一眼,说道:“得此佳儿,是你祖上有德,你还气个什么劲儿?还不帮着大家吃菜?”

南宫云天一口气出不来,长叹一声,埋首饭桌,再无言语。一场风波就此结束。当晚,南宫云天思量了一夜,心想:晚饭之事,少秋并无大错,倒也不必深究。然而,在祖母宠爱下,长久下去,对少秋是好是坏,还很难说!于是,南宫云天决定,把南宫少秋交给南宫修武教育。

隔天,南宫云天准备了满腹言辞,希望能说服自己母亲。没想到,他才提出这个想法,何明珠立刻击掌叫好,还说道:“把小秋仔交给修武弟,我才放心不过,免得一般的老师,糟蹋了小秋仔的资质!”

南宫云天见何明珠答应得如此爽快,不禁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南宫修武乃是南宫修文之弟,早年也是个专整人的促狭鬼。南宫世家帮朱元璋打天下之时,南宫修武却继续云游天下,漠不关心。前几年,南宫修武突然回到黄山,若非何明珠认出了他,否则南宫世家早已忘了有这一号人物。

南宫修武回家之后,在天都峰上搭了一座草寮,独居山上,说是潜心向道,只是偶尔下山,探望众人。

南宫门下原本不知此老深浅,只在一回南宫修武指导南宫剑秋练剑之时,才发现此老武艺深不可测,堪称此时南宫世家中第一人,于是纷纷向南宫修武请教;南宫烈秋更发现,自己叔祖学究天人,常常拿着书本,向南宫修武请益。

南宫少秋出生后,南宫修武十分喜爱他,下山的次数自是更加频繁了。南宫修武曾不只一次向南宫云天建议,要把少秋带在身边,好好教导,并说道:“天下之大,也只有少秋可以传我衣钵!”

但南宫云天总以何明珠不会允许拒绝了!这回,南宫云天亲自带着少秋上天都峰,请南宫修武教导,南宫修武自然喜出望外。

从此,南宫少秋跟着叔祖过活,众人只见他们两人,每日里满山遍野乱跑,也不知南宫修武到底教了南宫少秋些什么?而南宫少秋又学了些什么?

     ※   ※   ※   ※   ※

四年之后的某一天,天都峰的山径上出现一道细小的身影,正踪跃如飞地往山下而来。仔细一看,这身影是名十龄左右的孩童,在他右肩上,坐着一只半尺高、全身无半丝杂毛的雪白猿猴。一人一猿一路上指点景物,甚是悠然自得。

此时是二月中,山径上积雪未溶,十分难行,这名孩童仍然能够上下自如,轻功之佳,自可想见!

小童直接走进剑魂山庄,迎面而来的,正是年方十五,却早已长得甚为英俊挺拔的南宫剑秋。

南宫剑秋一见到小童,立刻上前握住他的手,说道:“三弟,你终于赶来了!前些天我们还在担心你练功不过关,修武叔祖不让你下山呢!”又指着那只猴子说道:“这只小猴子是打哪儿来的?以前从没见过!”

白猿听了小猴子三字,似乎十分生气,立刻从南宫少秋肩上跳起,打了南宫剑秋一个爆栗,跳回南宫少秋肩上时,兀自小手握拳,狠狠瞪着南宫剑秋。南宫剑秋完全没有防备,被白猿打得痛得不得了,只好以手抚头,不解地看着南宫少秋。

南宫少秋呵呵笑道:“老白,这是我剑秋大哥,他还是个小孩;小孩不懂事,说话就如同放屁一样,你不要理他!”

南宫少秋又指着白猿,向南宫剑秋说道:“大哥,这是老白,论年纪我们都得称他一声白公公公公,是只得道的‘高猿’,你刚刚称他小猴子,他当然不高兴!来历嘛甚是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你先去找二哥,等我拜见奶奶和爹娘之后,咱们兄弟三人再好好聊聊。最好也把大姊找来,不过她五天后就要出嫁了,这会儿可能没有空。”说完,南宫少秋进了内堂,拜见何明珠等人。

何明珠一见自己爱孙,立刻把他搂在怀里,说道:“小秋仔,你到底是在练什么功?怎么这么重要?八个月来,修武不但不让你下山,连我们要看你也不行!”

南宫少秋这才把八个月来的事,一五一十地道出。除了南宫云天知道实情,仍然镇静如常之外,何明珠和钱秀荷全都听得一身冷汗。

原来,八个月前,南宫少秋在始信峰练剑之时,突然听见一阵阵打斗声传来。细辨声源,似是出自始信峰侧的山洞内。于是小少秋结了一条山藤,一端绑在树上,这才沿着山藤往声源之处攀爬而下。果然在始信峰侧发现一处幽窈的洞穴,声音正从此处传出,小少秋想也不想,立刻翻身而入。

这洞穴看似狭小,其实内中另有天地。小少秋进入山洞之后,才算把这洞穴,看了个清清楚楚。只见,靠近洞口处,有座两丈方圆的池子,里面堆满野果,野果浸泡在金黄色的液体中,液体流动间,散发出一阵阵酒香;过了池子,是个十丈方圆的石室,两侧洞壁上刻划了无数人身剑影和文字;石室内侧,有座石案,案上摆了一具丹炉,案后有座石床,床上趺坐着一名道士,道士闭目垂帘,似乎正在思考着天地鬼神等幽明之事;道士身后墙上,挂着一只葫芦和一把剑;剑下立着一座石柜,柜中放了满满的书籍。

这时,石案前有一只约半尺高的白猿和一条长一丈左右的血蟒,一猿一蛇正在作殊死恶斗!白猿虽小,力量却不输血蟒;血蟒虽大,矫捷亦不逊白猿。然而,白猿似乎吸入了血蟒的毒气,渐呈不支之状。

小少秋见此,立刻抽出一枝匕首,上前帮助白猿。他知道蛇类要害,多半在七寸之处,于是在旁等候,觑准了一个机会,上前一刺,正正刺中血蟒七寸!

然而血蟒皮坚肉厚,小少秋根本无法伤它,反而将血蟒激怒。只见它一翻身,吐出一股毒气,蟒尾一扫,攻向小少秋,小少秋立刻翻身避过攻击。

白猿知道小少秋正在帮忙,哪肯让小少秋受伤,立刻跃起,再度攻向血蟒。一猿一蟒又斗成一处。

小少秋逃过一劫,站在一旁细细思量,他发现血蟒开阖之间,腹下似乎露出一处红点;而白猿的攻击,大多针对此处,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四不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