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20章 如梦如云

作者:司马紫烟

这天沐王府收到一份手本,沐晟一看,竟然是常继祖所投,虽然有点意外,但仍立刻命家将快将常继祖请进来!

常继祖一见到沐晟,就看到沐晟对他连使眼色,而沐王府的气氛又和往常不同,常继祖心中已经有了个谱!于是常继祖故意对沐晟行了大礼,恭敬地说道:“王爷!卑职从京师回返驻地,特来向王爷请安!”

事实上沐晟和常继祖同辈,在沐晟还未当上王爷之前,两人就已经是称兄道弟的好友,就算今天沐晟成了王爷,常继祖也不需要如此多礼!沐晟见到常继祖此举,知道他必有用意,于是沐晟亲自上前,将常继祖扶起,并且说道:“常指挥乃是忠良之后,本王怎敢让常指挥大礼参拜!”

两人双手相触之时,常继祖将一个纸包交给沐晟,而沐晟也顺势将这包东西纳入袖中,站在周围的人没有一人发觉此事!接着常继祖将北京的情形,以及讨伐汉王的事一一告知沐晟!两人又聊了许久,常继祖这才告辞!

沐晟急着想看看常继祖给他的东西,但因这几天自己功力全失,又被敌人监视着,只好藉着如厕的机会,看看这个纸包!打开纸包一看,里头是二、三十颗葯丸,纸上还写道:“王爷,前军都督南宫太子少保知道王爷有难,特别率领几位江湖奇士前来援助!这些葯丸乃是解毒灵丹,王府之中若有人中毒受制,不妨一试!我等现正存身南都客栈,若有必要可遣心腹之人前来召唤,必将全力相助!知名不具”

沐晟读信之后大喜,他正因为自己一家人中了敌人的毒,不得不受制于人而苦!阅信罢,沐晟立刻吞下一颗葯丸!过了一会儿,沐晟觉得丹田之上那一股燥热的感觉已经消失,反而有一种清凉舒爽之意代之而起!又过了一会儿,睽别已久的功力又回到身上,沐晟不由大喜,连忙拿着丹丸去见自己母亲!

等到自己家人和重要心腹全都解毒之后,沐晟暗中召集众人,将在王府里头的三十二名敌人全数铲除!这些负责看守沐王府的人可说死得甚冤!这些人都认为沐晟等人中了毒,根本没有反抗能力,防备之心十分松懈!等到发觉情况不对,再想反抗,却早已被沐王府的人围而歼之!沐晟将王府里头整顿干净之后,这才叫人去南都客栈请南宫少秋等人!

南宫少秋带着众人一进门,沐晟立刻上前拱手说道:“南宫大人!若非大人来此帮助,我一家人不但将死于非命,更会成为朝廷的罪人!”南宫少秋说道:“王爷何必客气,在下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而已!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汉王等人究竟在何处?”

沐晟说道:“汉王等人前日在云南各处下毒,造成瘟疫的假象,然后他们又假扮成游方郎中四处施葯!我因家母也染上此毒,一时不察,将他们请来府中治病!没想到却是引狼入室,自己也中了毒!汉王以家母的性命要胁,我也只好把调兵的虎符交给他!据前几天我在军中的心腹传回的消息,汉王已经召集十万大军,现在正在武定府,据说等汉王身边的军师一带人回来,就要出兵攻打四川!我怕朝廷毫无防备,让汉王得逞,只好藉着安南的事,连上几道奏章,希望朝中会有人注意云南的状况,果然把南宫大人引来了!”众人这才明白沐晟那几道奏章的用意!

安南的状况和云南沐王府,原本就没什么关连,只是和两广都司有关系而已!再怎么说,沐晟也没有理由为了安南的事,连上几道三羽急报!原来,这些奏章只是为了引起朝廷注意而已!但这也幸亏有赵王那一番话,再加上南宫少秋十分细心,一看到沐晟的奏章,就觉得沐王爷竟然会如此关心安南,其中必有缘故,这才找出汉王的踪迹!

常继祖笑道:“王爷真是打的好哑谜!幸亏少秋老弟一向就是猜谜高手,否则事情可不得了!”沐晟笑道:“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自从汉王派人监视我们之后,王府所有往来文件,汉王一定一一过目,我就算想混水摸鱼都很难!这几道奏章还是我说,是为了掩护汉王调动军队的行动,才发出去的!”

这时,南宫少秋也笑道:“王爷既然有这等心计,想必其他一定另有安排!”沐晟笑道:“我派在京里的人,常常回报说南宫大人如何厉害,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交给汉王的虎符,当中另有文章!朝廷命我家永镇云南,如此信任,我家自然要尽力回报!所以当初我祖想到,云南二十万大军,全都系在我家人身上,若是我家之人不慎落入姦徒手中,让姦徒控制了兵权,虽然还不足以和全天下大军对抗,但也会引起天大的兵灾!所以,我祖规定了几种应付紧急事故的符令!我给汉王的虎符,虽然可以调动军队,但那些将领一看到这符就明白,那是叫他们一有机会就向外地官军投降,并且将云南有变的消息传出!汉王若是真的带兵出征,派出去的人没有半个会回来,到末了他只剩孤身一人,这仗不就打不起来了!”

众人听此,不禁都佩服沐王府果然老谋深算,名不虚传!于是众人让沐晟留在王府里招待了一夜,隔天清早沐晟亲自和他们一起往武定而行!

武定在云南府西北方约两百里处,众人扮成一伙行商,为了避免别人怀疑,一行人只好缓辔慢行,两百里路,走了两天才走到!到了武定,沐晟带着众人进入当地最大的客栈宣武楼!众人一进客栈,沐晟向掌柜打了个手势,掌柜立刻放下自己的工作,领着众人来到后头的一间房内!一进房门,那名掌柜立刻向沐晟行礼,说道:“小的刘百发,参见王爷!”沐晟立刻说道:“百发免礼!常指挥你应该认得,这位是南宫大人,那位是公孙老前辈,其他几位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侠女,你跟他们见见礼!”于是刘百发对着众人一揖,说道:“小的见过各位爷和各位女侠!”

然后沐晟问道:“这几天邱、王两人有没有来?”刘百发说道:“怎么会没来!每次休沐【注】,他们都会来我这里!只是王爷一直没有指示下来,小的也只能要众兄弟忍着点!”

注:古代的人没有星期假日,当时在公家做事的人,每十天可以放假一天,这一天就叫做休沐!

沐晟说道:“你这样做很对!你现在有没有机会和他们联络上?”刘百发说道:“邱大人为了和小的联系,每三天就会叫小的准备一份酒菜送入大营!若是王爷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明天就是送酒菜的日子!”沐晟接着说道:“你明天就通知他,要他下次来的时候,多带十几名亲兵,我要混入大营中!”刘百发说道:“小的明白了!”于是隔天刘百发将消息传给邱天威将军,等到下一次邱天威再来宣武楼时,果然带着二十名亲兵!

邱天威一见到沐晟,立刻行礼说道:“卑职参见王爷!”沐晟扶起邱天威后说道:“邱将军免礼!你等都还好吧?”邱天威十分耿直,竟然说道:“一点都不好!那群狗贼在我们几人身上都下了毒,每七天就要服一次解葯!若非如此,咱们早就想法子宰了他们!”沐晟说道:“这你大可放心,这位胡女侠,乃是用毒世家出身,你等身上的毒绝对解得了!”

邱天威立刻向胡珍拱手说道:“邱某先代替众兄弟感谢胡女侠!”胡珍则带着笑,对邱天威点点头!

接着沐晟问道:“现在大营里的状况如何?”邱天威说道:“他们总共来了三百多人,在汉王身边有一百人护卫!其他人则分别监视着所有万夫以上的人!像我这小小的千夫,他们只是下毒了事,反而自由得很!前几天汉王的军师说,有一位大人物,好像叫什么佛母的,就要修炼出关,他要去将此人请来,施行什么法术,就可以让大军百战百胜!”

南宫少秋等人相视一眼,知道计全是要将唐赛儿请出来!公孙弦深知唐赛儿的本领,此时也不免有点担忧!但此时计全不在,正是拿下汉王的好时机!虽然大营中还有对方三百多人,凭着众人的实力,这些人还真不够宰的!于是众人全都化妆成邱天威的亲兵,跟着邱天威一同销假回营!

进了大营后,胡珍收集了许多中毒者的鲜血样本,从她所带来的试剂中测出,这些人中的都是很普通的恨断肠!当然,胡珍认为很普通的毒葯,有的郎中可能听都没听过!也幸好王三更已经死了,否则这下毒的花样可能更多!于是胡珍写下葯方以及制炼的方法,让刘百发带出去准备!

另一方面,南宫少秋则和沐晟、常继祖以及天地四灵的其他人,利用各种机会到处观察大营里的形势!他们看见,在汉王中军大帐外围,有二十座帐幕,每座里住着五人!这些大概就是计全找来的白莲教徒!这些帐幕构成一个大圈,被划为禁区!任何人不得汉王召唤,自己随意进入此地,就是死路一条!另外,在每一名万夫和副将的帐外,也围着两座帐幕,住着十名监视的人!

南宫少秋看了大营的形势已经有了计较,他问胡珍是否有准备*葯之类的东西,胡珍却笑说,她身上带的全都是剧毒,没有*葯!反而是欧阳红拿出不少五味伤心弹,这玩意儿乃是欧阳和胡家两府共同精研而成,在上回救杨云儿时起了大作用,没想到欧阳红竟然随身还带着这样多!

南宫少秋见欧阳红拿出几十颗五味伤心弹,立刻高兴笑道:“这东西可要比*葯有用,真难得你准备了这样多!”欧阳红笑道:“跟着你这少爷,常常要出生入死的拚,我不多准备点儿怎成!”

现在既然有了利器为辅,众人当下决定,先由邱天威暗中联络其他武将,当夜就动手铲除汉王等人!

当夜饭后,邱天威早已和众多同僚联络好,划分出各自负责的围!众武将一听说沐王爷已经来到此处,无不士气大振!到了三更时分,大营中突然有好几处升起了一片浓稠的雾气,就连火把的光,都无法照透这片浓雾!守在中军大帐的卫兵,看见此种情形,立刻进去将汉王叫醒!汉王穿戴整齐后出来一看,也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好现象!于是汉王叫他们立刻把其他卫士叫醒!

众卫士刚醒来还在晕头转向的时候,就看见从四周围射入好多枚弹丸!这些弹丸一触到地面就开始燃烧冒烟,不久之后,汉王所划出来的禁区,也是一片浓雾!雾气虽然是白色,但这味道可真是难闻得紧,只要一吸进去,眼泪鼻涕全都不由自主地冒出来!有许多人受不了这种痛苦,冲了出去,却被等在外头的人一个一个点倒在地!这还是众人看在公孙弦的面子上,不曾痛下杀手,否则早就血染遍地了!

汉王本人倒是很沉着,他发现这些雾气比空气轻,一直往上飘,靠近地面之处,雾气反而比较淡薄!所以汉王立刻命令所有人都趴下,再叫人找来一口大麻袋,将找到的五味伤心弹,装在麻袋之中!汉王这番举措,确实十分有效,过了一会儿,大帐附近的雾气居然渐渐淡了!又过了一会儿,连人影也都看得到!众人见此,也不禁暗叹这汉王并不是个莽夫,确实有点儿头脑!

既然这迷雾大阵行不通了,众人也只好出来和汉王硬碰硬!幸好其他各处都已得手,汉王也只剩下身边的八十六人,就算把这些人通通宰了,也不算太对不起公孙弦!雾气渐渐散了之后,汉王看见,自己一群人身周,早已被十万大军团团围了好几层,凭这八十几人,又要如何抵挡?

这时,有一群人,各自拿着兵器,向汉王走来,带头的,除了沐晟之外,就是南宫少秋等人!汉王不由恨恨地叫道:“又是你这小子坏了本王的大事!”南宫少秋微微笑道:“自乐安一别,咱们对王爷可真思念得紧!所以陛下特别交代,要在下一定要将王爷请回京师,安养天年。今日之事,再无侥幸,王爷是聪明人,何不放下武器,以免多伤人命!”

汉王冷笑道:“本王的大事,全都坏在你这小子手上!本王就算活不下去,也要拿你这小子当陪葬!”胡珍却在一旁冷笑道:“少秋,何必跟他们罗唆,通通宰了就是!”于是胡珍一挥手,天地四灵各展身形,往这八十多人杀过去!众人只见:胡珍和李瑶仙的两把长剑,剑气纵横,档者披靡;柳叶风手上两条彩带,夭矫变幻如蛟龙,带前银铃,远攻进掠,制人无数;欧阳红使的水火双匕,两道红黑光芒吞吐不定,长短变化,已经到了随心所慾的地步;朱月仙双刀一展,幻出一片刀幕,敌人兵刃一旦攻入,立刻被刀幕绞成粉碎!

而最惊人的却是杨云儿!她今日在此毫不保留,简直就是在开一场武林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如梦如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