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03章 变生肘掖

作者:司马紫烟

这天,是大明朝洪熙元年正月二十七日,也是南宫云天六十大寿之日。

一清早,南宫云天叩谢了母亲养育之恩,又接受妻子及三位儿子的祝贺,这才到前堂招待宾客。

来访的宾客,除了各大门派、世家的代表之外,连宫廷中,都派得有人!

本来,太宗即位后,因为南宫家救了许多太宗想杀之人,令太宗十分不快!但因南宫家拥有太祖赐下的丹书铁券,而且南宫家的江湖势力太大,太宗怕一旦惹上南宫世家,恐怕自己的脑袋都会保不住!

于是,太宗只是和南宫世家断绝一切来往,至于南宫世家所有违反太宗旨意的行为,太宗也不敢深究!

司马家无敌堡却不然!

无敌堡地处洛阳,距太宗布防北方之大军太近,无敌堡不得不对太宗稍假辞色,明里并不敢太过得罪当道,也因此太宗和无敌堡反而时有往还。所以江湖上对无敌堡的评价,远不如剑魂山庄之高!

去年,为永乐二十二年,太宗御驾亲征,率领大军清剿鞑靼的阿鲁台,没想到这阿鲁台胆子小得不得了,听说大军将至,在沙漠中躲了个不见踪影。

太宗亲率大军,却又徒劳往返,心内烦闷,再加上天气炎热,竟一病不起!七月中,大军行至榆木川,太宗遂去世了。临死前,太宗梦见许多冤魂索命,这也是太宗一生好杀之报!

于是,太子朱高炽登基即位,史称仁宗皇帝,并封太子妃张氏为张皇后。

张皇后为彭城伯张麒之女,为人贤慧贞静、有谋有守,堪称女中豪杰。

太宗后徐氏,为中山王徐达长女,亦为明史上所着称的贤后,惜于永乐五年七月早死,从此天下再无人能抑止太宗残酷好杀的本性!

徐后生有三子:长子太子高炽、次子汉王高煦、三子赵王高燧。汉王高煦,性格类似太宗,善用兵、有谋略,靖难之役,每当太宗兵败战危之时,高煦总能及时率领大军驰援,解除危机。太宗常常抚着高煦的背,说道:“幸得有此虎儿!”对高煦宠爱有加。

太宗屡次想废太子高炽,改立汉王高煦,但因张太子妃筹谋擘画,结好大臣,朱高炽才能保住太子之位,终得以即位。而汉王高煦虽然所谋不遂,仍然暗中筹划,密布势力,意图和仁宗一较长短,诚为皇室的一大隐忧!

仁宗行事,以仁爱为上,和太宗截然不同。

仁宗即位之后,立刻下令,赦免天下所有因靖难而获罪的臣属家人;释放因忤逆太宗而入狱的元老重臣夏原吉、杨溥、黄淮等人,并令其官复原职;又听从户部尚书夏原吉之建议,将太宗所设,许多浪费民力的措施全部免除!

整个大明朝,唯有此时,才有一点儿中兴气象!

仁宗即位之初,张皇后即对他说道:“现在汉王多揽江湖奇士,陛下唯有交好南宫、司马两家,方能与之抗衡!”

仁宗觉得张后所言,确是正理,于是重新和南宫世家结交。南宫烈秋也因为仁宗的邀请,才到北京担任编修之职!

今日为南宫云天六十大寿,仁宗特别派遣了翰林学士杨溥,前来道贺!

对南宫云天而言,这是最幸福的一年!

一来,当今天下,海内晏然,和皇室间的隔阂已除,不再有不测之患,南宫一门的营运,在钱秀荷的经营下,可说是蒸蒸日上;二来,自己两子,文武双途,俱有发展,唯一的惹祸精南宫少秋,又被自己关在家中一年多,清静不少!

今日是他大寿之日,照说南宫云天应该十分快活才是,但他在和宾客周旋之时,众人却都发现南宫云天脸泛忧容!

杨溥杨大人见此,不禁问道:“南宫庄主,今日乃大喜之日,又有何事能令阁下忧烦至此呢?”

南宫云天答道:“在下感谢大人关心之意!实因往年此时,小女早就到家,然而今日犹未见踪影,是以担忧!”

少林寺的代表,达摩院首座性无大师,在一旁酸溜溜地说道:“南宫、司马两家,威震天下,谁敢轻犯其威,庄主又何必担忧呢?”

南宫云天说道:“但愿能如大师所言!”

吉时将至,南宫云天更加烦躁,于是干脆走到门外,等候南宫萍。他相信,只要南宫萍没死,就一定会及时赶到!

过了一会儿,忽见山径上出现两人双骑,往剑魂山庄奔驰而来!待人影更近之时,南宫云天才看出,当先一骑,正是南宫萍,只是全身染血;第二骑,却是司马家外府大总管司马宝。南宫云天的外孙司马文强,却不见踪影!

南宫萍驰进剑魂山庄后,立刻跪倒在南宫云天面前,说道:“女儿祝寿来迟,求爹爹恕罪!祝爹爹福如东海、长命百岁!”

说完,哇的一声,吐出数口鲜血,足有数碗之多,昏倒在地!司马宝也是跪在地上,向南宫云天哭叫道:“亲家大老爷,无敌堡毁了!老奴求您一定要为司马家作主!”

南宫云天见状,立刻叫家人救治南宫萍,又要把司马宝扶起,但司马宝兀自跪在地上哭叫不休,南宫云天无奈,只得点了他的睡穴,让他休息一下。

再对众宾客说道:“各位亲朋好友,在下家有变故,不克招待各位,还是请各位回府吧!如有失礼之处,日后当踵府致歉!”

杨溥杨大人见状,问道:“庄主,究竟是何变故?若有本府可以帮忙之处,请庄主直说无妨!”

南宫云天说道:“详情吾亦不知,但听司马总管之言,似乎无敌堡发生重大变故,已经堡毁人亡了!”

杨溥说道:“本府回京后,当请刑部金纯金尚书,下令各道府州县,全力追查此事。务必要给庄主一个交代!”南宫云天说道:“如此甚好,多谢大人的关注!”

其他各门各派的代表,也纷纷表示,会在江湖上帮南宫家追查此事!南宫云天一一道谢后,众人才各自告辞离去。

走在路上,各大门派的代表,仍然议论纷纷,有的人甚至难掩兴奋之色,因为江湖两大霸天之一垮了,对各大门派而言,可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   ※   ※   ※   ※

事情当自去年十一月份说起:

当时,无敌堡有多位护卫因年老退休,堡中人手极为不足,于是司马斌下令,在洛阳、长安等处,贴榜招考,招进了三十五名新人。南宫萍见这些人个个都有极好的武功基础,且又都精明强干,暗暗想道:“如此人物怎会来此,屈就一名小小护卫之职?”遂对司马斌说道:“斌哥!家中护卫,最好先从各外地事业,找一些老实可靠的人来接任,这些新进人手,还是调到外地,考察一阵子再说!我看他们,个个都有一身好功夫,若是串通好了,一齐来我们府中生事,那可是一件大麻烦!人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此事不可不预先防!”

司马斌却说道:“萍妹!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看这些人,个个都是咱们北地的好儿郎,将来都是无敌堡的中坚,不须多虑。你之所言,也有几分道理,只是现在年关将至,各地事业都十分忙碌,调人之事,等过年之后再说!咱们无敌堡,开府至今,还从未怕过谁来,若这些人真是来此生事的,管教他们讨不了好!”南宫萍见丈夫说得笃定,也不再多言。

当初,南宫萍行走江湖之时,得了一个女中神龙的外号,但她却被司马斌那一股天生的英雄气概所吸引。

这门婚事,何明珠和南宫云天本来都不太赞成,但因南宫萍坚持要嫁,南宫云天才勉强答应了。

如今,眼见丈夫豪气不减当年,南宫萍心中却也十分高兴。

这些新护卫,在无敌堡中个个都表现得恭顺勤,且又十分能干,南宫萍见了,还认为自己先前所想的,实在太过多虑;司马斌待人,向来是推心置腹、少用心机,对这些新护卫,更是信任有加!

年节过后数日,南宫萍对司马斌说道:“斌哥!今年是爹爹六十大寿,我想早点儿回去,多尽一点人子之道。今年元宵,我就不在家里过了!”

司马斌说道:“萍妹!你回去跟岳父说,等元宵一过,府中杂事料理完毕后,我一定会兼程赶到,向岳父祝寿!”于是,南宫萍带着五岁的儿子司马文强,和两名护卫班头,一齐往剑魂山庄而来。

这两名护卫班头,乃是从那些新进人员中选出,一个名叫施方,另一人则是吴进。这两人平常沉默寡言,却又忠勤诚恳,武功更是高出其他护卫甚多,于是司马斌提拔他二人为护卫领班,这次更命他们保护南宫萍回家。

元宵节当天,司马斌宴请所有无敌堡中的人,以及司马家派驻各地经营产业的管事。宴席一开始,司马斌举起一杯酒说道:“若非各位弟兄兢兢业业,努力经营,咱们无敌堡绝没有今天的局面!在下以这杯水酒敬诸位,聊表在下感谢之意。愿来年,咱们无敌堡,能够更加发皇光大!”

与会众人,轰的一声各自干了一杯酒,响应自己少主的邀请。

席开之后,划拳、猜枚、谈笑之声不绝于耳。因众人分散各地,每年也就只有元宵之宴,才能见一次面,自然更加珍惜这次机会。

席中,有几个人觉得肚子不大对劲儿,想上茅房。不由得抱住了肚子,告罪一下,离席而去。一旁传出不少讥笑之声。不料,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响应茅房之召!到了最后,茅房根本就不够用,许多人就在外面广场边的沙地上,挖个坑,就地解决。

那些拉肚子的人,一开始拉的是屎,接着拉的是稀,最后竟然拉出血来,而且止都止不住。那些人越来越虚弱,最后全都倒毙在地上!司马斌见此,知道众人中毒,忙命人拿出解毒丹,分给大家;再叫人将在厨房工作之人,全部找来。

没想到,厨房中,早就躺了一地死人,全都中毒而死;而解毒丹并不对症,大厅内倒毙的人也越来越多!

幸好司马斌一直忙着接受各方敬酒,并未吃菜,所以没有中毒,但他见了自己弟兄躺了一地,正在受苦,自己身为家主,却无法可想,不由急得一身大汗!人说英雄不流泪,只缘未到伤心时,而现在,司马斌反而有慾哭无泪的感觉!

此时,无敌堡飘进了四五百名黑衣蒙面人。领头之人见到倒了一地的死人,不由哈哈大笑道:“计老大果然计出万全!”

司马斌见到这些人,立刻喝问道:“何方匪徒竟敢来我无敌堡施毒杀人?”

黑衣人老大看着司马斌说道:“好啊!司马小子,你竟然还没死,大爷我今天就超渡了你!来人,给我围上去宰!”

司马斌看着那些围攻之人,竟然就是前几个月加入无敌堡的护卫,不由心中暗道:“悔不听萍妹之言,才有今日之失!”连忙运聚全身功力,和这些人周旋。

这些护卫,结成了一组十分奇特的刀阵,宛如一个超级巨大的磨砂轮。司马斌身在阵中,只觉得自己所有的招式和功力,全被刀手们所卷起的风暴,带得威力全失!

幸好这些年来,在南宫萍的建议下,司马斌早就将司马家大部分的财物,转置成各种生财产业,分散在各地!因此,就算今日无敌堡毁了,只要司马一门还有人活着,无敌堡仍然能复兴!

司马斌更相信,只要有南宫世家在,司马家的灭门之仇,必然可以报得!此刻司马斌所想的,只是如何能多杀一人!于是,司马斌决定要施展司马家从不轻易动用的绝学毁天灭地大三式!

只见司马斌将右手长剑指天,开始旋转着身体,施出第一式天翻地覆。围攻的刀手们突然觉得,从阵中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入阵心!此时,司马斌整个人早已被剑光所包围,仿佛变成了一只剑轮,在刀阵中急速地旋转。这只剑轮越转越快,在刀阵最内圈的八人,全都使出全力相抗,但这剑轮的威势,早就把他们卷入,只见一片片血肉,随着剑轮的转势飞出,散落一地。待司马斌停下身形后,这八名刀手早已化作一团团血泥,但司马斌身上,也中了十数处刀伤!

带头的黑衣人见了此景,不由叫道:“统统给我上!今天非宰了这小子不可!”

众刀手虽然对司马斌的威势十分忌惮,但听了上司的命令,不得不再度向前合围,攻向司马斌。此时,司马斌正恶狠狠地瞪着众人,眼中发出修罗之光,仿佛随时要择人而噬。只见他将长剑平举胸前,准备使出第二式月毁星沉!当众刀手再度攻向司马斌时,司马斌却突然窜起,人影跟在剑影之后,仿佛人,是被这枝长剑所带动。

这次的攻势,锐利得就像一枝锥子,不断地穿过一名又一名的刀手。众刀手虽然各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变生肘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