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05章 宫大先生

作者:司马紫烟

三月初一,大多数长安城民一早就聚在西门外,看着有生以来首次见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景物!那是一辆金框银的马车,车厢宽六尺、高八尺、长九尺,由四匹纯白色天山汗血马拉着,掌鞭的是名高大健壮的昆仑奴。两边车门旁,各站着两名昆仑奴,人人腰系弯刀。四柄弯刀刀鞘上镶的宝石,就已经远比有些人一辈子所能赚到的钱,还有价值!而他们只不过是别人的奴仆而已!由此一端,车主的豪阔可想而知。

车窗帘幕低垂,无法看见车内的景象。车身似乎沉重非常,走在长安的石板路上,格登、格登地猛响!经过钟楼时,癞痢头小三子眼尖,发现车上掉下来一枚闪闪发亮的东西,他马上捡起来,藏在身上。回家后拿出来看,这玩意看起来像是一枚铆钉,只是沉重非常,又闪闪发亮,不像是铁作的。小三子把这东西拿到九成斋检验,掌柜的告诉他,那是白金作的,成色之纯,为他毕生仅见!净重一两,现值白银十五两!小三子听了这话,不由愣在当地!

“天爷!连铆钉都是白金作的!”这段耳语,立刻在长安城内传开了!

有许多江湖人物也围在路旁观看,有些识货的人,还不断发出一些忿忿不平之声。例如胜远镖局的总镖头吴胜远就说道:“什么东西嘛!竟然用万中选一的汗血马拉车,这不是存心欺负畜牲嘛。”吴胜远是爱马之人,他为这些马深感不值。

马车进入玉成轩后,四名护卫立刻跳下马车,手执弯刀,围站在马车四方,冷冷地看着众人,仿佛四头随时要择人而噬的黑豹。掌鞭的昆仑奴停下马车后,将一组脚凳在车门下方摆好,才把沉重的车门打开。这时,玉成轩外,那些从西门一直跟过来的群众,人人争先恐后地想挤到玉成轩的大门口,好瞧瞧车里坐的,究竟是何等人物?有许多武林人物,干脆站在玉成轩的围墙上,玉成轩的伙计和武师,见了这种景象,却也不敢驱散这些人,因为,有好几位着名的独脚巨盗,也站在墙头!这些人正交头接耳,不知是在商量何事?

马车上当先走下两名波斯女郎,一色波斯装束,脸上薄掩轻纱,更增神之感。两女扶下一名金发女子。那一身杭绸裁剪成的春装,如轻云一般,搭在她那美好的身躯上;一双碧目,眼波流动,浩邈如大海,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入这潭深渊;顾盼之间,脸带微笑,这笑容,只曾在梦里见过,仿佛是梦中女神,活生生地降临,又像是流水的精灵,在众人面前现身!

此时是三月份,早春的寒气仍盛,此女下车后,似乎显得有点儿娇弱不胜之态,众人一见,怜惜之意不由大增!那女子又轻柔地拨弄自己的一头金发,姿态之美,看得众人眼珠子差点儿落一地。

惯常行走西北一带,横行不法的胡匪旋风百骑,总头领万虎,站在墙上,早已瞪得口水流了一地!万虎的军师邱雷,站在万虎身边,双眼也瞪得如铜铃般大,不过,他看的不是美人,而是美人颈下挂的那串珍珠项!

邱雷是识货的人,他知道天然珍珠,色泽和粒度都参差不齐,若要制造这串色泽上乘,粒度大又均一的珠,势必要在数十万颗珍珠内,精挑细选,才作得出来!这串珠的价值,可想而知!由此可见,这辆马车内,装着不知有多少的财富!

邱雷暗自在心中,评估着自己手下的实力,和玉成轩过往的江湖名声!

接着,马车上又走出一名看似三十来岁的青年,白净脸庞,嘴上蓄着两撇胡须,眉梢眼角略带风霜之色,行走间,带着一股威严,更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这人脸上也带着笑,虽然如此,围观的一百八十多名男人中,至少有一百五十多人想宰了他!因为他们的梦中女神,一看到这人,立刻笑得有如一朵夏日盛开的玫瑰,灿烂极了!两人更手挽着手,亲密地走进屋内!

万虎差一点就要冲下去,想要当场宰了这小子,幸好邱雷拦住了他。邱雷说道:“大哥,这玉成轩,以往从没听说有什么高手坐镇,咱们赶快将所有弟兄调上来,今晚来个人财两得,以免被别人捷足先登!”万虎一听,正合己意,两人立刻回去找人,策划安排今夜之事!

围观人群,似乎有不少人也抱着这种想法,可以看到这些人,三五成群,鬼鬼祟祟地不知商量些什么?

当天未时,长安城内主要的通衢大道,都贴了一张由玉成轩和至美斋联名发出的告示;告示内容是说,有一名西域大珠宝商宫秋,带着数百件异域珍宝,明日起一连三天,假借玉成轩长安分号,举行一场奇宝赛珍大会,以宝会友,顺便进行交易!若有任何不明真假的珍宝,宫秋愿意帮忙定!

众人看了这张告示,不由议论纷纷。有些人手上拥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心想:若是能够卖给宫秋,带到西域,那可真是了无痕迹!

于是众人都在盼望大会的到来。

当天晚上,玉成轩宴请陕西道的布政司、按察司、都司等三司【注】大人,以及长安知府、总兵等。

注:明代地方官制,布政司负责行政事务,按察司负责司法监察,都指挥使司(简称都司)负责军事。三衙门合称“三司”。

刚一入席,宫秋就送给每人一盒礼物,这些官大爷们偷偷地打开盒子一看,里面不是钻石戒指,就是宝石项等重礼,不由心内大喜,一席饭,吃得宾主尽欢!

席散后,宫秋带着他的妻子云姬在门口送客,只听宫秋说道:“明日之事,还请各位大人派人协助维持秩序!”众官老爷拿人手短,何况这又不是违法犯记的事情,岂有不答应之理?都司更慨然允诺,将派遣军士千人,防守玉成轩,保护大会安全!有几位大人还说,自己家中藏有一些珠宝古玩,要请宫秋帮忙定,宫秋自是满口答应!

众宾客散了以后,云姬对宫秋说道:“少秋,你的忙,还真不好帮,不但要把头发染成金色,还得在眼里戴上胶模。到了开封,若是让我爹娘瞧见我这副模样,看你要如何才能交代得过去?”

宫秋笑道:“云儿,你就不要再埋怨了,最好还是休息一下!今晚,恐怕还有一场大热闹等着我们!”云姬接道:“都是你这么招摇,才惹来这些事!”

宫秋再度笑道:“我如果不这么招摇,敌人怎么肯把赃物卖给我呢?不过今夜之事,依我看,大半却是因你而起!你难道没瞧见,早上你下马车时,旁边那些人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在后头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云姬白了宫秋一眼,不再言语,自顾回房安歇去了。

宫秋也只能双手一摊,对身旁那头白猿说道:“老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孔夫子的话,确有几分真理!”

原来这宫秋和云姬两人,乃是南宫少秋和杨云儿所假扮。他们在三天前赶到兰州,和马车会合,再一起向长安而来!

     ※   ※   ※   ※   ※

长安一片月,万户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这是李白笔下的长安秋月夜,明亮的月光照耀下,盈塞长安城千门万户的,却是战乱流离的苦痛与哀思!

今夜是朔日,不但无月,连星星都不甚明亮。看这风色、光景,正是不法之徒干夜活儿的好日子!二更天不到,玉成轩外已经聚集了许多夜行人,人人一式黑色劲装,以黑巾蒙面。这些人围成一个圆阵,正在听取头儿的指示。

只听他们头儿说道:“等三更一到,大伙就杀进去,尽量少出声!记得,可不要伤到美人,否则,提头来见我!”听这声音,正是旋风百骑的头领万虎。看来,万虎为了云姬,把他所有人手全都调上来了。这时他可没想到,这辆马车,能从西域平安走到长安,又岂是好惹的呢?

旋风百骑在四名队长率领下,分别从玉成轩东西南北四面跳墙而入!玉成轩这时早已灯火全熄,显然所有人全都进入梦乡,连守卫都不曾派得。在万虎想来,这种情形,还有不手到擒来的道理吗?

旋风百骑确实遵守万虎的规定,连半点声息都未发出,万虎和邱雷站在外面听得,都认为自己手下实在不错,办事干净俐落!又等了片刻,还未见队长回报,两人不由心中起疑,邱雷毕竟细心,遂对万虎说道:“老大,照道理,不论如何,各队队长也该回报,却还不见动静,该不是屋里有埋伏,作好了圈套,把他们全都陷进去!”

万虎却说道:“咱们手下儿郎,在道上向以敢拚,不怕死出名!要想在片刻内无声无息地吃下他们,量这小小的玉成轩还作不到,咱们不如站上墙头看看,也许他们已经得手也说不定!”

于是万虎一声招呼,和邱雷以及万虎的四大护卫一起跳上墙头,六人往屋里看,不禁全都暗道奇怪!原来,这玉成轩仍然黑暗如昔,刚才投入的一百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万虎依然色心不死,只见他一打手势,当先跳入屋内。六人站定后,突听得背后传来一阵冷冷的话语说道:“六位真是好雅兴,夜游游到这里来了,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万虎等人回身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在黑暗中,他们只看到四双凛凛有神的眼睛,和一张开阖不停,露出一口白牙的大嘴!仔细一看,才认出是早上看到的那四名昆仑奴!只因昆仑奴肤色甚黑,又穿了一身黑衣,面容身形隐在夜色中,只看得到两只眼睛和一口白牙,倒是把他们吓了一跳!

万虎对自己身手甚有自信,怎瞧得起这些护卫?于是万虎说道:“你不够资格跟我说话,去把你主人叫出来?”带头的昆仑奴说道:“要见我家少爷不难,只要你能过了我弟兄四人这关!”

说完,四人各自从怀中撤出一把弯刀,向万虎等人行去。万虎又岂是吃斋念佛之人,见状,早已命四大护卫围上,八人立刻战成一团。

一开始,攻守双方你来我往,势均力敌,杀得甚为热闹;时间一久,场上的情形却大不相同。这四名昆仑奴,似乎练有一种奇特的步法,他们四人三转两转,就把四大护卫分成两边,却不是平等的两边:只见场上有两名昆仑奴敌住三人,他们以极为严密的守势,牵制住这三人,让他们无法过去支援另一名同伴;落单的那名护卫却被另两名昆仑奴杀得毫无招架之力,随时都可能被砍翻在地!

万虎见此情形,向邱雷一使眼色,邱雷立刻加入战团。邱雷加入后,四名昆仑奴将原来已经成形的阵式解开,又重新使出那套步法,虽有邱雷加入,四人依然游刃有余!过了一会儿,情形再度重演。不!应该说更为惊人!

这回仅只一名昆仑奴,就挡住万虎的四大护卫,只见他手中弯刀越使越快,在万虎等人看来,似乎已经变成一圈圈有形无质的光轮,万虎见此威势,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另一方面,邱雷在三人围攻下,早已左支右绌,身上鲜血淋漓,幸好这些昆仑奴出手,十分谨慎,总是先求自保,再求伤敌,邱雷拚命出招,还能暂时撑上一阵子!

此时,屋内灯火突然点亮,宫秋和王应祥一同从屋内走出。宫秋见了场面上的情形,似乎十分满意,他对四名昆仑奴说道:“四位哈赤兄,不必杀人,把他们打倒就行了!”四人一起应声答是,根本就没把万虎等人放在眼里。

万虎见到宫秋,却没看到美人,自然十分不痛快,于是大声喝问道:“小子,你把我手下儿郎弄到哪里去了?”宫秋没说话,王应祥却笑道:“你这毛贼,竟敢来玉成轩打主意,看样子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夫已经十来年不曾动手了,今日就陪你这小辈玩上两手!”

王应祥从长袍底下撤出一把长剑,向万虎走去。万虎心中就如同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在他看来,王应祥渊亭岳峙、神凝气足,实是不可轻视的对手!没想到一个面团团有富翁像的人,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两人正要动手前,宫秋突然高声叫道:“各位站在墙外的朋友,欢迎你们站上墙头看这一场。不过,谁要是跳入墙内,可别怪我不客气!”语毕,墙上果然出现二、三十道身影,都是今夜想打玉成轩主意的人!

早先他们眼见旋风百骑抢先进入玉成轩,于是都不忙着动手,打算先看看旋风百骑的情形再说。没想到素以敢拚敢杀闻名的胡匪,今夜却全军覆没在此,众人不由心下犹疑,不知到底是该撤退,抑或该进去看个究竟?现在既然有主人的招呼,不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宫大先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