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06章 赛珍大会

作者:司马紫烟

宫秋和云姬又逛到别处去了。他们两人本来就是众人注目的焦点,宫秋刚刚又花了一万两银子买了一对瓷瓶,更是惹人注意!

在小吃摊上有两名女子,坐在他们身后,悄声说话,见宫秋他们离去,居然也跟着起身,而且不即不离地跟在他们后面。又走了许久,宫秋对云姬说道:“云儿,这两位不知道是你表姊、表妹中的哪两位?我们是不是该往上风站,免得中了你表姊的勾魂屁!”

云姬笑道:“少爷,这两人一个是我表妹观音盗,另一个是红姊。若是红姊想杀你,动动手指头就好了,你站在上风也没用!”宫秋说道:“奇怪了,江湖人士都知道,观音盗尚青,雷火仙子尚红,怎么这两人的形貌却完全不同?”

云姬笑道:“江湖传言都是我们故意制造出来的印象,你如果真的照江湖上传说的那些资料认人,保你一个都找不到!”

那两人都穿着一身水蓝衫裙,看起来畏畏怯怯、忸忸怩怩,就像是平常人家的小儿女,根本就不像是盘马弯弓的武林侠女。

宫秋笑道:“你们女人的花样真多,看样子我得请人,专门收集你们的资料,免得将来面对面都还认不得!”云姬说道:“事实上江湖传言中,关于天地四灵的部份,我敢说大都是错的!若非如此,我们早就被别人逮到了!”

宫秋说道:“那你看,这两位跟在我们后面,到底有什么用意呢?”云姬说道:“那是因为你给宝叔安上的名头太大,洛阳宝成号可也是关洛一带排行前三的大商号,宝成号的大掌柜,竟然是你家的下人,你宫大先生的身价,恐怕远远超出别人原先的估算。”

宫秋说道:“宝成号是司马家的产业,现在归宝叔掌管,说他是大掌柜,倒也算是名实相符!”云姬说道:“可是别人不知道这许多,他们以为你就是宝成号背后出钱的大老板,这会儿,恐怕是来找你乐捐的!”宫秋说道:“难道他们想对我下手?”云姬笑道:“难不成是为了想下嫁给你,才追过来的!”

宫秋笑道:“你在背后嚼他们的舌,他们知道了,恐怕饶不了你。我们等会儿就这样做,逗逗他们。”

接着两人故意捡偏僻的路走,越走越僻静,走到一片树林前面时,两女突然一齐快步向前,拦在宫秋两人前头。云姬见到他们,立刻上前说道:“二位来得正好,我走到这儿突然尿急,那片树林我可不敢一个人进去,麻烦二位陪我一起进去。”

两女没想到云姬竟然会如此说,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当地。云姬就上前拉他们的手,说道:“原来你们也一样尿急了,那敢情好,咱们一同进去!”

两女又好气又好笑,其中一人问道:“你可认得我们吗?”这话却是对宫秋说的。宫秋笑道:“认得啊,两位不是在前面的小吃摊上吃猪头肉的吗?”

那女子冷笑道:“你倒看得很清楚!”宫秋笑道:“不,是听得很清楚!姑娘吃猪头肉时,咬骨头的声音格崩格崩地,异常清脆,所以在下的印象十分深刻!”

那女子红了脸,沉声说道:“那难道又犯法了吗?你没见过女人吃东西吗?”宫秋说道:“但是我从来没见过女人吃东西声音这么大的,所以才会特别注意!”那女子冷冷地问道:“注意些什么?”

宫秋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原先只注意到你们两位都十分美丽,但接着,我却又对你们十分婉惜!”那女子奇道:“你又婉惜些什么?”宫秋说道:“我又看到另一位姑娘在剔牙!”

另一位女子说道:“肉丝夹在牙缝中,我把它剔出来有何不可?”宫秋说道:“美人剔牙,本来应该十分优雅。但姑娘却在大庭广众下,张大了嘴,把手伸进口中,那副形象,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两位容貌秀丽,气质高雅,应该是大家闺秀,怎么会如此缺乏教养?”这等于是在教训人了!

两女听了自然大怒,其中一女说道:“你也不必婉惜了,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我们乃是专门杀人劫财的女强盗!”云姬却说道:“不管你是强盗也好、菩萨也好,这会儿你一定要陪我进去树林子里,我可实在憋不住了!”

不由分说,云姬拖了一女就往树林里草丛深处钻。宫秋高叫道:“娘子,你可千万注意那口箱子里的东西,那可是无价之宝,再难找到第二套了!”

云姬叫道:“我知道,也不过是一万两银子罢了。”宫秋却说道:“这不是银子的问题,而是的确很难再找到像这样子的古瓷了!唐青花的数量本来就很少,能保存得如此完美,更是不容易!若是遇到个识货的,卖他十万两银子,他也肯买的!”

这时,留在宫秋身边的女子冷笑道:“好啊,一万两银子买的东西,却要卖人十万两,可见你是个大姦商!”

宫秋笑道:“姑娘想必也看过我买的这对瓶子?唐代制作瓷器的技术尚在发展中,烧出来的器物,瓷质粗糙,花色简陋,照一般的看法,这对瓶子连五钱银子都不值,更不要说一万两了!这话你能同意吗?”

那女子点了点头。的确,五钱银子买一对瓶子,已经非常好看了。

宫秋续道:“我花下一万两买下这对瓶子,并不是看在实用价值上,而是在于它的年代和历史价值,这可是一款难得的骨董!定骨董是一门大学问,而骨董也没有固定的价格,别人只能看出它一万两的身价,我却能看出,它至少值十万两,而且还能找到买主,这可是我的本事,绝不是什么诈骗的伎俩!你若不信,我把它卖给姑娘,你能卖到一万两,就算你有本事!”

那女子说道:“笑话,你就这么瞧不起人?”宫秋说道:“那好极了!姑娘你拿六千两给我,这对瓶子就是你的了。你拿去卖个一万两,岂不是现赚四千两!”

那女子看着宫秋,实在不明白他是怎样的一个人,略略思考后,那女子才说道:“你这家伙给我听好,姑奶奶我名叫欧阳红,人称南灵,也有人称我雷火仙子,专门杀强盗黑吃黑的!想必你一定听过我!”宫秋讶道:“你说你是南灵,那另外一位又是哪位?”欧阳红说道:“她是东灵,观音盗柳叶风!”

宫秋说道:“我是听说过你们,可是实在不像啊!据说柳姑娘尚青,欧阳姑娘尚红,可是你们却都穿了一身水蓝!”

欧阳红笑道:“我们本来不想作案,所以才用本来面目出现,只怪你宫大先生太过招摇了,我们不得不找你捐输,好救济西南四省的灾民!”

宫秋一愣,才说道:“西南四省又发生什么事故了?”

欧阳红说道:“云、贵、川、广四省,不知为何突然发生大瘟疫,灾民无数,救济起来甚是麻烦,又要粮食,又要葯物!我们四人早已将历年所得,全部捐出,但还是不够!事态又十分紧急,我们来不及另找财源,因此才希望有心人也能共襄盛举!”宫秋说道:“这是义举,在下原先不知,现在既然知道了,便不会坐视不管!只是我现在身上没有银子,不知要如何付款?”

欧阳红说道:“没有银子也无妨,只要你说出个数,我马上开收据给你!”宫秋笑道:“你不怕我收下收据,事后却不认帐?”

欧阳红冷笑道:“量你也没这个胆子!这次赈灾,乃是由柳叶风发起,胡珍、杨云儿和本人一同列名,天下之大,我想也没有几个人敢同时惹上四灵!”

宫秋说道:“你们四灵天各一方,怎么这次竟然凑到一块了?”欧阳红说道:“做这种善事,我们四人一向是不落人后的,四灵齐聚在一起,又有什么稀奇?”

宫秋问道:“那么你们四位这会儿都在苏州罗?”欧阳红说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宫秋说道:“四灵齐聚,这可是难得的盛事,我很想拜会一下各位!”欧阳红笑道:“咱们这几天又要找银子,又要找粮食、葯物,忙得不得了,谁有这个时间去作无谓的应酬!”

宫秋问道:“不知各位预计需要多少银子?现在还短缺多少?”欧阳红说道:“这次灾区横跨四省,灾民甚多,死伤惨重。若要能将灾民疫情完全解救下来,至少需要五百万两银子!我们这几天奔走下来,连同自己的积蓄,也只不过凑到一百多万两!我们四人中,以杨云儿的家里最殷实,我们还没找到她,但是相信她一定会拿个一、二十万出来!”

宫秋肃然说道:“好!冲着各位这一片侠心义举,我认捐两百万两,顺便代我一位亲戚,也认捐两百万两!”

柳叶风陪着云姬从树林里走回来,恰好听到这一段,她和欧阳红两人,不禁都张大了嘴,愣在当地!

过了一会儿,柳叶风说道:“这位相公,这可不能开玩笑的!”宫秋说道:“这种大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呢?有了这些钱,灾民应该可以顺利度过这次灾变!”

柳叶风拿出一只炭条,在一张纸上写上字据后,激动地说道:“公子此番义举,必可获得天佑!”宫秋笑道:“为所当为,又何必天佑?况且天佑也必须人助才行!我现在,就有一件事需要人帮忙!”欧阳红说道:“那愚姊妹能效劳吗?”

宫秋说道:“当然能!事实上我之所以捐出这些银子,也是希望各位能从赈灾之事抽身出来,帮帮我亲戚的忙!”

柳叶风心思较细密,立刻问道:“公子,能否请教一下尊驾和贵戚的姓名?以及需要我们帮什么忙?”柳叶风已经看出,宫秋的样子绝对不是本来面目,所以才有此一问。

宫秋说道:“在下黄山南宫少秋,我亲戚叫做司马文强,今年才五岁,年初,被一群姦徒掳走。我想借助各位大力,把他救回来!明天辰、巳之交,就麻烦各位,到狮子林来一趟,我把赈灾的银子交给各位,顺便向各位报告此事详情!”

欧阳红说道:“南宫公子,假如事情真如公子所说,愚姊妹一定效力!至于另外两位,我就不敢担保了!”

南宫少秋说道:“当然!赈灾是一回事,援手又是另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不管各位是否愿意帮忙,我答应的银子明天一定如数交出,也不必开什么收据了!”

柳叶风说道:“南宫公子,杨云儿我们到现在还没找到,胡珍的个性又十分刚强,我不敢说这两人明天会不会来!”云姬笑道:“你们放心,杨云儿准到,因为她已经答应南宫公子了。至于胡珍,就算她不想来,你们也要把她拖来,因为她欠我的债!”欧阳红奇道:“原来这位姑娘认得胡大姊!据我所知,胡大姊从不向人借钱的,又怎么会欠你的债呢?”

云姬笑道:“你们没问过我,就把我的名字列在收据上,又擅自把我历年来的积蓄捐出,你们三人是不是都欠我一笔人情债,还有一、二十万两银子。”柳叶风奇道:“请问姑娘是哪位?”

云姬射出一把飞刀,那刀绕着一棵树盘旋而上,像是一只飞鸟一般,最后射在树梢的分叉上,刀柄仍在颤微微地抖动。云姬这才微微笑道:“红姊,表妹!不过几个月没见面,你们就认不得我了?”欧阳红和柳叶风两人张大了眼,瞪着云姬,齐声讶道:“你真的是云儿?”

     ※   ※   ※   ※   ※

司马宝本来对南宫少秋这次的行动并不十分有信心,但自南宫少秋买到这对瓷瓶后,司马宝的精神立刻振奋起来!藉着等待之便,司马宝和赵千天南地北地聊起来,总算对赵千这人有了点认识!

陪着赵千喝了几壶酒后,司马宝说道:“这回宁国公主七十大寿,许多京中大官,都委托我宝成号代办寿礼。可是到现在为止,我那儿采办到的货色仍然很不齐全,老主顾们都很不满意!不知道赵兄那儿,有没有一些比较珍奇之物?可不可以卖我一些?以供这些大人们祝贺宁国公主生辰之用!”

赵千一听,大生意上门了,而且这是个将手上黑货抛出的大好机会,任何黑货,只要进了皇宫大内,就再也没有人有办法追查了于是赵千说道:“我现在就把摊子收了,麻烦掌柜的陪我走一趟。我那儿好东西确实不少,只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买主。”过了一会儿,赵千带着司马宝往城南行去。两人走着走着,穿过了数条大街和小巷,走到一间草寮前。赵千开了锁,推门而入。

司马宝看了看这房子,蛛网尘沙密布,稻草木箱乱堆,不禁奇道:“难道这里面会有好东西?”赵千却笑道:“大家都这么想,所以我这儿从来就不曾失窃!反而是城里那些中等人家常常掉东西!”司马宝叹道:“你老弟可真是了不起!”

赵千在一堆木箱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赛珍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