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07章 宇内十凶

作者:司马紫烟

司马宝一早就已经交代好守门的军士,若是赵千前来交货,一定要记下,他是用何人的帖子进场!

没想到,来的人不是赵千,反而是昨日未曾露面的胜宝斋掌柜方进!方进一见到司马宝,立刻说道:“马掌柜,昨日敝亲赵千,和掌柜的做了一笔买卖。但因敝亲并无请帖,特委托敝人代为交割!这里是掌柜的订下的货,请当场点收,顺便把货款交给敝人,咱们就算银货两讫了!”

司马宝仔细地打量方进,只见他一张脸,苍白的不得了,就像是久病之人;两眼看似无神,但说话时,无意中又会射出一线威。若不是司马宝十分注意此人,根本就不会发现这些疑点!

司马宝却说道:“方掌柜,我昨日和赵千接头,今日来的却是你。我今天和方掌柜交易,以后若是赵千找上门来,说我拐骗他,这官司我可打不起!还是麻烦掌柜的回去,请赵老兄亲自来一趟比较好!”

方进说道:“马老真是谨慎之人,在下这有字据一张,乃是由赵千亲笔所写,赵千已经将此事委托在下全权处理,请马老过目!”

司马宝说道:“字据不必看,凡是要骗人的,自然都会准备齐全!这笔买卖,若是赵千不来,我绝不认帐,那四千两定银,不要了都成!赵千没有请帖,我可以到狮子林外等他!以前我也被人坑过,实在是被坑怕了!”方进眼见司马宝如此坚决,毫无转圜余地,也只好说道:“那就请马掌柜的稍候,我回去找赵千来和你谈!”

司马宝说道:“那就麻烦方掌柜的再跑一趟!”

事实上,一般做生意的,哪会有这许多讲究?只是司马宝乃是有为而来,他想到赵千没来,一定有他不能来的原因,若是司马宝逼着要见他,强迫赵千现身,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发现!

方进走出狮子林后,柳叶风在后头暗暗跟着。方进一直走到西大街胜宝斋门口,开了锁后走了进去。柳叶风见此,不禁觉得十分奇怪。这几天苏州城内的珠宝行商,全都聚集在狮子林,本店反而都大门深锁!这方进既然要去找赵千,怎么会跑到空无一人的胜宝斋呢?

过了片刻,赵千却从胜宝斋走出来,方进反而不见踪影。柳叶风心知有异,又在外头等了许久,却都没见方进出来。于是柳叶风乘着没人之时,翻进了胜宝斋。哪知,里面却悄无人声!

司马宝在狮子林门口等了许久,赵千果然依约前来,只是满脸不高兴的样子。赵千一见到司马宝,立刻埋怨道:“马掌柜,为了您老这笔买卖,害我不得不抛下另一头的事情,损失不小!”

司马宝淡淡地说道:“谁叫你不按规矩办事,要请中间人之前,也不先求得我的同意。咱们这笔买卖,件件是烫手的玩意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又夹了他人进来,也不要怪我不高兴!”

赵千一听此言,也不得不赔罪道:“马老说的是极,全都是我想的不周到!只是我来这一趟,让道上的朋友们瞧见了,以后我的生意可就不好做了!”司马宝这下子才明白,赵千不来,就是怕露了像以后,让道上的爷们误以为,赵千的买主,全都是司马宝这等人物,以后收赃时,价格就压不下来了!

于是司马宝缓缓笑道:“让赵兄为难,这倒是我的不是!那就这样好了,那四千两定银,就算是麻烦赵兄来这一趟的酬劳,我还是给你二百二十万两。”司马宝付钱收货,赵千这才告辞而去!

当晚,柳叶风把自己的发现告知众人,大家都认为,赵千和方进,实际上就是同一人。这一点,可让众人十分意外。这方进,再怎么说,也可以算是苏州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回四灵募款,方进还捐了一万两银子!而赵千却只是个小毛贼,三不五时,还会因为偷窃,被送到牢里。这两个人,怎么样也不会让人联想在一起!

于是南宫少秋说道:“看来,我们必须找个机会拜访一下方进!”胡珍笑道:“何必找什么机会,干脆咱们今晚就杀进方府!就凭方进和赵千是同一人这点,就该挨我一刀!”欧阳红也说道:“珍姊此言甚是,咱们四灵登门拜访,乃是他祖上有德!”南宫少秋苦笑道:“这样子不太好吧?”

胡珍却说道:“公子爷,你们南宫世家做事情一向光明正大,我们四灵却是专门吃黑的。我们要找任何人,那用得着理由,杀上门就对了!”杨云儿说道:“那咱们就干脆来个声东击西!表姊,你们三人就以四灵之名,由前门拜访方进;我和少秋则趁机由后面,探一探方府!”柳叶风说道:“这个方法好,里外都能照顾到!”

南宫少秋听了这几位母大的话,也只能说道:“那咱们就这样做吧!”于是南宫少秋把王炯找来,询问方府的状况!王炯说道:“方进一家,住在渔隐园。渔隐园位于城南,西边是沧浪亭,乃是一位京官的产业,后头是锦衣卫苏州衙门。这几天众兄弟盯着渔隐园,发现里头至少住着十几人,但却不明来历!”

南宫少秋细细思量后问道:“现在苏州咱们有多少人手?”王炯说道:“南京赵老大,杭州陈老大,无锡章老大,全都率领手下精锐到此。若再加上我的人手,咱们共有二十五位一流好手!”

南宫少秋说道:“那就麻烦王老大请他们今晚二更时分,准备三顶轿子,到狮子林门口报到!”王炯领命而出。

胡珍问道:“公子爷,这位仁兄又是何方人物?”南宫少秋笑道:“那是我帮你们找来的轿夫!”

渔隐园原来是南宋史正志万卷堂所在,后来清朝乾隆时宋宗元将其改建为庭园,也就是现在苏州四大名园中的网师园。不过在当时,规模并不大,只有轿厅、大厅、花厅和史正志藏书用的五峰书屋等几栋建。

三更时分,三顶四抬轿子晃晃地,来到渔隐园门外!轿子停下后,一名轿夫立刻上前拍门,把两扇大门拍得震天价响!

过了片刻,只听见一名老人,喃喃地说道:“来了!来了!不要再敲啦,叫魂也不是这样叫的!”老苍头打开小门,却看到一群不认识的人,于是说道:“各位爷们,今日天色已晚,敝主人已经安歇了,有什么事,等天亮后再来吧!”

却听到第一顶轿中传出一阵冷冷的话语:“你把这张帖子拿进去,若是方进敢不来迎接我们,我就算他是一号人物!”老苍头只见到一张帖子,从轿子里缓缓飞出,到了手中却觉得有一股大力袭来,帖子差点脱手而出。

老苍头定睛瞧去,只见帖子上头写道:

                东灵观音盗

                西灵毒狐娘

                南灵雷火仙子

                        一同拜上 方进方掌柜当面

老苍头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遂说道:“请诸位姑娘稍候,在下马上通报!”

老苍头进去后,柳叶风轻声说道:“珍姊,方府这位老家人,看似年近七旬,虽在半夜醒来,仍然精神烁杰,步履稳健,显然武功并不太差;言谈之中,又自称在下,一派江湖人口吻。看来,这方府似乎很不单纯!等会儿我们进去后,千万要小心行事!”欧阳红也说道:“妹子所言甚是!”

胡珍却不耐烦地说道:“知道啦!咱们做事,有哪一回是不够小心的?”

这时,渔隐园大门全开,方进在众人簇拥下,当先走出,那张白脸,在火光照射下,更加显得诡异难明!方进对胡珍三人拱手一揖,说道:“不知三位深夜来访,有失远迎,请三位恕罪!三位姑娘请进!”

胡珍三人却摆足了架子,并未下轿,一直进了轿厅后,三人才走下轿子,跟方进走入大厅。轿子和轿夫全留在轿厅。

进入大厅,落座奉茶后,方进才问道:“三位今夜来此,不知有何指教?”胡珍笑道:“前些日子,承蒙方掌柜看得起,捐出一万两银子赈灾,咱们今日是特地来道谢的!”

方进说道:“人溺己溺,人己。这乃是江湖人应该做的事,各位又何必深夜来此道谢呢!”欧阳红说道:“道谢只是其中一件事。咱们三人,这几天拚命奔走,却始终还缺一点银子,我们想到方掌柜一向乐善好施,因此才来再度麻烦方掌柜!”柳叶风也说道:“本来我还担心,若是让方掌柜捐输太多,恐怕会动摇家计!今日见到方掌柜堂上的布置,我才知道原来的担心,实在是多余的!”

一进大厅,柳叶风就发现,这大厅内的家具,全都是紫檀所制,摆设的瓷瓶、字画,也都是珍贵的骨董,才会有此一言!中国本来很少有紫檀家具,郑和下西洋时,将南洋一带的千年紫檀全都砍回中国,紫檀家具才渐渐出现。但因数量还是十分稀少,因此朝律规定,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员,才可以使用紫檀桌椅,而一般老百姓,除了大富之家,根本就见不到紫檀的影子!方进这厅上,却摆着六张紫檀太师椅,他的财力必然十分深厚!

方进苦笑道:“柳姑娘说笑了!我这儿摆着的骨董,若是由外人看来,恐怕还值不上一百两银子!”胡珍说道:“那正好!我们这次募款,到现在为止,刚好短缺一百两,干脆就拿这些东西充数好了!”方进说道:“各位说笑了!”

胡珍却说道:“谁跟你说笑话!两位妹子,咱们这就动手搬东西吧!”

只见,胡珍拿起一尊唐三彩塑像,转头对柳叶风说道:“柳家妹子,你看这尊塑像可卖得几两银子?”柳叶风笑道:“拿到市集上,大概可以卖个二十两!”欧阳红也拿起一口雨过天青色花瓶问道:“妹子,那这口花瓶呢?”柳叶风说道:“这个稍稍值点钱,大概可以卖个四十两!”胡珍又道:“那这具青玉笔洗呢?”柳叶风笑道:“那就便宜多了,大概值个二两银子!”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将满厅的骨董全数贱价拍卖掉,方才凑足一百两银子。

方进看了又气又急,不得不高声叫道:“三位姑娘,此事千万不可!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我只是保管人而已!各位若真是短少银两,我还可以捐出两万!”

胡珍冷笑道:“照你这样说,是千万不可以搬东西的罗?”胡珍这句话,故意将“照”、“千”两字重读,方进一听,自然明白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和赵千实际上是同一人这个密。

于是方进说道:“三位姑娘,在下为了方便做生意,才另外又安排了赵千这个角色。这一点,应该没有犯法吧?”欧阳红说道:“你是没有犯国法,但是却犯了我的法!像赵千这种毛贼,要是让我见到十个,一定会宰他五双!”

方进却说道:“没错,赵千确实坐过牢,但那也是我安排好的,在下绝对不曾做过任何犯法之事!”

胡珍三人,原本要拿方进和赵千是同一人这事作文章,但方进所言,句句在情在里,胡珍等虽然强悍,但却不是不讲理、滥杀之人,总不能因为方进收了司马家遗失的赃物,就把他杀了吧?这样做,也不是三人的心意!

胡珍心中不禁暗暗叫道:“公子爷,你怎么还不快点来,现在这场面,我已经快要说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厅外突然传来一阵话语,说道:“阁下说你不曾违犯国法,但不知掳人勒赎,在阁下看来,又算什么?”说这话的人是南宫少秋,他和杨云儿以及抱着一名小孩的司马宝,一同走入大厅。看司马宝的神色,这小孩必然就是司马文强!

原来,当夜南宫少秋和杨云儿、司马宝,带着混混帮的人手,乘着胡珍三人进入渔隐园的时候,翻进渔隐园后院!一进渔隐园,杨云儿使出天视地听神功,将满园动静默察一遍后说道:“少秋,花厅只有三人,但气脉甚强,显是高手;五峰书屋楼下有十五人,楼上却只有三人,其中一人,气息不顺,不是受伤,就是被点了穴道!”

南宫少秋说道:“看来,咱们的目标必然就在五峰书屋的楼上!云儿,你的天视地听神功竟然已经到此境界,实在不简单!”杨云儿笑道:“若非如此,我怎么能每赌必输呢?”

当下,南宫少秋要几名混混帮的分舵主,围住花厅;其余人手,则围在五峰书屋楼下;自己和杨云儿、司马宝,则翻上楼去!

三人潜在窗外,果然听得有三个人的呼吸声,南宫少秋拿出一把刀,将窗户轻轻撬开,司马宝当先进去,杨云儿和南宫少秋才跟进!三人还未站定,就听到一声冷叱:“大胆狗贼,竟敢来这里撒野!”一道寒光,扫向南宫少秋三人。

危急之下,南宫少秋伸出两指,将那柄长剑牢牢挟住,杨云儿也趁机打出一棵飞蝗石,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宇内十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