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剑京华》

第09章 淮北风云

作者:司马紫烟

这天,南宫云天听得门下来报,山下有数骑快马,正朝剑魂山庄而来。于是南宫云天带着众人,到门外探视。众人看到,正有数骑,蹄雷滚滚,卷起烟尘如云,势如飞奔,向着众人而来,众骑士身上穿着的,却是官制中的加急羽士服制。南宫云天见此,不由眉头暗皱,心中想道:“不知朝中又有何大事发生?”

快马奔至众人眼前时,众军士收势不住,跟着马匹滚落地上。只见得,所有马匹全都口吐白沫,喘息不止,而军士们,也好不到哪里,有的甚至于奄奄一息。南宫云天立刻叫门下赶紧急救!

这时,当先一人,好不容易才站起身子,口中说道:“参见……”却怎样也说不出话来,手中的信函,还是南宫云天亲自去拿的!

南宫云天展信一看,上头只写道:“皇上病危,殿下有险!”众人见此,不由大惊失色!

南宫云天当机立断,命令家人将庄中所有千里快马,全数牵出。再叫众人,准备干粮,又点了数名武功高强之门士,慾待亲自出马!南宫少秋却说道:“爹,大哥虽不在家,这点小事,何劳爹爹出马,交给孩儿办就行了,否则孩儿岂不有亏人子之道?”原来这时,南宫剑秋还在调查两湖镖局失镖之事,尚未回家;而南宫云天一向对南宫少秋不太信任,才会想亲自出马。

于是南宫云天说道:“少秋,这件事十分严重,你承担得下来吗?”南宫少秋说道:“爹,若是殿下有何损伤,孩儿也跟着赔上一命就是!”南宫云天这才答应了南宫少秋的请求。

四灵一看,南宫少秋要去,他们也说要跟着走。这些时日以来,四人各练新招,正想找机会试试;再加上,若是跟着南宫少秋,常常会遇到一些新鲜事,要是跟着南宫云天,那就省省吧!

于是南宫少秋带着四灵和其他人,一行十二骑,急驰而去。南宫云天则立刻以飞鸽传书,通令南、北京之间所有分支,随时保护太子一行,更令家中其余门士,跟着他出发,作第二梯次的支援!

而这时,皇太子朱赡基因急于回京,带着正妃胡氏,庶妃孙氏,南京的兵马竟一点也没带,只跟着徐承祖的五百侍卫,在胡滢的护持下,匆匆就道。徐承祖秉承太子之命,指挥着这五百兵马,不论前行探道,夜宿设警,全都规规矩矩,有板有眼,显见徐家军平日训练极为精良。朱赡基见此,也不由赞叹道:“徐指挥使果然不愧将门之后!”

一行人尚未走到扬州,北京来的急报已至,太子打开一看,竟然是皇上驾崩的消息,太子不由得跪倒在地,望北而拜,口中不住哭叫道:“父皇,孩儿不孝!”原来,在海寿离开北京后一日,仁宗皇帝就去世了,享年四十八岁。这位皇帝在位虽不满一年,然而其仁心善政、任用贤能,史不绝书,倘若天假其年,则文、景可期,也因此,才号为仁,史称明仁宗!

徐承祖和胡滢二人,也为了仁宗的去世哀伤,然而两人却明白,仁宗一死,这一路,恐怕更难走了!胡滢轻声问道:“黄山的大援何时可到?”徐承祖说道:“总在这一两天吧!只希望咱们能撑到那个时候!”

太子哭拜已罢,立刻催促众人上道,徐承祖虽知,目前最好的作法是拖,反正皇上已死,太子就算赶得再急,也没有办法挽回这个事实。然而在太子不断地催促下,徐承祖明知凶险,也只好命令众侍卫上路。

另一方面,汉王朱高煦从宫中内间处得知,仁宗已死的消息,不由心中大喜,立刻找计全来乐安商议。计全说道:“朱高炽已死,如今可虑者,唯有朱赡基那小子一人而已。听说那小子只带了五百兵马,就往北京来,我马上叫五师弟,带领两千人马,压也把这小子给压死!只要除掉这小子,王爷的大事必然可成!”

汉王说道:“这件事可要越隐密越好,千万不能让人知道是咱们干的。否则,对咱们的大事不利!那可就便宜了高燧三弟!”计全说道:“王爷,淮北荒地甚多,正适合埋伏作战。在那里下手,神不知、鬼不觉,绝对扯不上我们。”

汉王笑道:“这样就好!等这小子一死,咱们带领人马,以为太子殿下报仇之名义,立刻赶往北京,控制宫廷,到时候天下不就在你我手中!以后,你这首辅大学士,可要多为朕费心国事了!”计全表面上陪笑,心里却暗暗想道:“呸!要是真有这一天,当皇帝的,绝不会是你这个竖子!”而汉王心中也想道:“你当我不知你在想什么吗?咱们就斗一斗,看是你诡计多,还是本王的智慧高!”两人各用心机,各怀鬼胎,表面上却不得不互助合作。

于是计全命令宇内十凶中排行第五的刀魂戈万刃,带着排行第六的剑魄苏昆岗,以及两千汉王私练的兵马,立刻赶往淮北埋伏,俎杀朱赡基一行!

     ※   ※   ※   ※   ※

这天,朱赡基一行人走到一处小山隘前,徐承祖直觉上认为,这里可能有埋伏,于是他立刻阻止大队前行,加派了十人往前探道。到了今天,徐承祖才觉得心里踏实不少。一方面,扬州玉成轩大掌柜周伯威,带着南宫、司马两家的人手,共一百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令徐承祖手中单薄的兵力增强不少;另一方面,徐承祖又得知南宫少秋正在路上,随时会赶来增援,这可是无形中的保障,只要徐承祖能够撑到南宫少秋前来,那么一切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派出去探路的侍卫陆续回来了,他们都报告说,一切良好,并无特殊状况!事实上,在他们眼中,这峡谷,根本连人影都没有。这令朱赡基对徐承祖的小心非常不满,他立刻连声催促着众人上路,徐承祖见此,也只能暗暗苦笑!

一行五六百人进入峡谷后,突然听得一声爆响,两面山坡上出现了无数人马,而前后官道上,更是露出两个大陷坑,让朱赡基一行人动弹不得。这些人马,原先都隐藏在地面下,徐承祖派出的兵士不察,竟然没发现地底下的敌人,才让朱赡基一行人陷入困境!

徐承祖看见,左面山坡上的敌人,乃是由一名红脸膛使双刀的汉子带领,他那双刀,细细长长,刀尾还带倒勾,浑不似一般所见,正是宇内十凶之刀魂戈万刃;右面山坡上则由一名黑脸使剑巨汉主帅,他那长剑,黑黝黝的又宽又大,显得重量非凡,也就是宇内十凶之剑魄苏昆岗!

这两人发一声喊,两面山坡上的兵马一齐挽弓射箭,箭矢如下雨一般,落向峡谷之中。把个朱赡基吓得抱头蹲下,太子庶妃孙氏更是不住地娇声惊叫!

幸好徐家的侍卫一向号称“铁卫”,训练精良,实力远远高于一般的军队。就算徐承祖没下令,他们也早已将盾牌、武器准备妥当。这一阵箭雨,实际上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亡!他们反而还能伺机反击,让对方人马有所损失!另一方面,南宫、司马两家的人,多半都是好手,如果只是要护住朱赡基等人,根本就足足有余,哪会让朱赡基等人受伤!

戈万刃一看,用箭长攻,并未收到效果,反而让自己人马的士气不振!于是戈万刃向苏昆岗打了个招呼,两边人马一齐向下强攻!这座平时渺无人烟的小峡谷,这会儿却充满着人马杂沓、喝叱喊杀的阵鼓战音。两边人马舍生忘死,为的只是一、两个人的痴心妄想,想起来,还真是让人为他们感到悲哀,感到不值!

朱赡基听到众敌喊杀之声,早就吓得魂飞魄散,牙关顶不住,不住地上上下下、喀喀搭搭地作响。只听朱赡基胆战心惊地向胡滢问道:“胡卿,目前我方局势如何?”胡滢一直注意着战场上的状况,他见到徐家铁卫,配合上南宫、司马两家的人马,坚守阵地,丝毫不让敌军攻破,不由暗中赞叹:“徐家铁卫果然不凡,情况大有可为!”这时,既然太子见问,胡滢也乐得快意说道:“启奏殿下,徐小公爷颇得中山王遗绪,目前看来,我军可保得平安!”

朱赡基一听此言,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果然杀声甚远,敌军都被己方人马挡住,不由心下大慰,忙去安抚仍在叫嚷不休的孙氏!

站在山坡上的戈万刃,本以为今日军力,乃是一与四之比,哪有不手到擒来之理?哪用得着自己师兄弟下手?料不到徐家铁卫竟然有以一当十之能,阵地久攻不破,而己方的伤亡,更是远远超出原先的估算!于是戈万刃向苏昆岗挥挥手,两人遂各自使动兵器,攻入战场!

徐承祖的人手,对一般军队可以以一当十,但是遇到像宇内十凶这等高手,又怎么抵挡得住?戈万刃和苏昆岗两人,就像屠鸡宰羊一般,转眼之间,各自连毙了数十人!战局的变化,就连被众南宫门士保护在阵心的胡滢都感觉到了,他不禁望向天际,暗暗祷告,希望南宫少秋的援助能及时赶到,挡住这两名高手;否则,他也只有一死,以报答朝廷对他的知遇之恩!

徐承祖见到戈万刃两人的凶残,于是向周伯威一使眼色,两人分别上前,各自攻向戈万刃和苏昆岗!周伯威的武功,只能算是普通高手而已,遇到苏昆岗这等人物,还未数招,周伯威就已经觉得左支右绌,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目前支撑着周伯威的力量,只不过是内心那股忠义之气而已。

反观苏昆岗,这人果真不愧剑魄之名。一柄重剑,在他手中,竟然如同羽毛一般,轻妙无方!苏昆岗的剑招,更是诡异绝伦、势若风雷,屡次从周伯威料想不到的方位攻入,将周伯威杀得血痕斑斑,越来越抵挡不住!苏昆岗就这样,以天下少有的重剑,使出天下少有的快招,节节进逼,眼看再没多久,就要杀入阵心了!苏昆岗不由得意叫道:“南宫剑法,也不过如此而已!”

另一方面,徐承祖拿着一根齐眉铁棍,势如疯虎一般,攻向戈万刃。一棍双刀,转眼间,就接触了数百下,阵阵金铁交鸣声,震得众人耳膜发疼!数招过后,戈万刃竖刀不发,看着徐承祖说道:“伏魔杖法!徐小子,你的武功可不差!看来,你们徐家和少林有关的传言,居然是事实!”

徐承祖也说道:“戈老鬼,你的刀法也挺不错的嘛!看来,朱高煦和你们白莲教勾结的传言,居然也是事实!”

其实,中山王徐达,本来就是少林弟子。徐达扫荡华北时,少林寺还曾派出八百人协助,号称八百僧兵。徐承祖更是从小,就在少林学艺,练得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伏魔杖法以及百步神拳!

戈万刃定了定心神,神情肃穆地看着两手上的刀尖,使出白莲教镇教之宝之一“西来莲花刀法”。只见他手上双刀,越使越快,刀刃劲风也越来越强!过不多时,戈万刃双刀一指,竟然幻出朵朵白莲,快速地飞向徐承祖。

徐承祖见状,不由大惊。他知道这些白莲,并非障眼法,乃是由戈万刃的内力,经由刀锋所传出,自己要是不小心碰上了,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玩!徐承祖忙将铁棍交到左手,右手使出百步神拳,将攻来的白莲一朵朵打散!

戈万刃阴阴笑道:“百步神拳!徐小子,你可真了不起,年纪轻轻,就能学得少林两项绝技!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功力高,还是我的内力足!”于是戈万刃更加紧攻势,只见到无数的白莲,不断地由戈万刃双刀锋上幻出,徐承祖只能勉力将其一一击破,只是徐承祖觉得越来越累,喘息声也越来越大,莲花也越迫越近!戈万刃见状,手中双刀,更加紧施为!

这时,徐承祖心中不住地叫道:“少秋啊!你这小子要再不来,哥哥我就得向曾祖爷爷请安去了!”

周伯威这里,情况更加危殆!本来围着太子的十名南宫门士,这时早已分出一半帮着周伯威,但仍抵挡不住苏昆岗的剑招!苏昆岗越杀越是得意,他觉得,在江湖上南宫世家不败的神话,就要被他粉碎了!苏昆岗手中长剑越来越轻捷,周伯威带着五名南宫门士,好不容易才组成的六合剑阵,眼看着就要被苏昆岗所击溃,看着自己带来的好兄弟,身上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周伯威只觉得自己心中仿佛正在滴血!

远远地传来数声马嘶,场中诸人却没有人有那心思探头望一望,在这生死立判的修罗场,只要一丝丝的疏忽,就代表着死亡!马鸣声越来越近,连胡滢这等没有武功的人也能清楚地听见,他不由得踮起脚尖,极力望向远方。

胡滢不相信,老天爷会如此不开眼,宁愿让天下百姓又再陷入悲惨之境。胡滢深知汉王朱高煦的心性为人,他望着马鸣处不住想道:“这一定要是援军!一个穷兵黩武的太宗已经够了,可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淮北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游剑京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