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十章 世态人情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舆了一口气道:“菊芳,你走得开吗?别忘了你还是个女差官,有任务在身。”

“我可以丢下不管,反正这任务也不是非要我完成不可;我既不吃粮,也不拿俸禄,完全是我自愿的,随时随地,我都可以不干。”

“你爸爸还被关在牢裹呢,”“他又没有犯法,只是因为受了伤,上官叫他休息养伤。他责任心重,不肯答应,上官没办法,借看这个理由让他静养而已。他虽说住在牢房裹,却一点都不吃苦,有吃有喝,有人侍候,随时都可以出来的。”

“你的丈夫死了,你不给他报仇了。”

菊芳咬咬牙道:“死的已经死了,什么方法都不能使他活过来,而你都还活看;我不能让你再死,照顾活人比安慰死人更重要。,我不想再守第二次寡。”

杜英豪先还听的很高与,因为菊芳的话中显得情意绵绵的,但听到最後一句,差点没跳起来,连忙道:“菊芳,你可不是我老婆。”

菊芳咬看嘴chún道:“我知道,我没说要嫁给你。杜大爷是大英雄、大豪杰,不会娶一个婊子的,我不会这么没根由的想要嫁给你。”

杜英豪感到太伤对方的感情,歉然地到:“菊芳,别这么说。你知道我是怎么一块料,也知道我这个英雄是怎么混来的,你也不是真干婊子的,只是借此作为掩护而已。”

“在你们男人眼中,当过一天婊子,一辈子都是婊子,不管我有什么理由,反正我是卖过一次了……。”

“不|你没有,我知道的,那些光顾你的客人,都是你的手下;他们到你的屋子裹,只是为报告消息。”

“可是我却卖过给你,一共卖了两天。”

“菊芳,别这么说,我们好过两次,那是交情,你没向我要一分银子,那不是交易。”

“是的,只不过我没有收取金钱的代价,可是我的代价比什么都贵,那是你的命。两次我都以为你活不下去了,心裹对你充满了歉意,那个时候,我给你再多的钱也不足以报答你了,只有用我的身体……。”

杜英豪嘴裹有点??苦。他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结结巴巴的说:“菊芳,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你是个很好看的女人,本事好、家世也好、又有孝心、又重义气、又有良心、文……总之,你一切都很好,这么好的女人愿意嫁给我,打看灯笼都找不到,照说我应该欢喜才对……。”

菊芳悲咽地道:“可是你并不欢喜,也不肯接受。”

杜英豪用手敲了一下自己脑袋道,“谁说我心裹不欢喜,我心裹欢喜得要命,但是我不能娶你。”

“为什么?难道你已经有了老婆。”

“怎么会啦,我在码头上打光棍。经常连肚皮都混不饱,那裹还能养得??老婆。”

“有老婆的人不一定就要养老婆。很多人都要老婆自己养自己,有人还靠老婆过日子呢,”“但我杜英豪可不是那种混帐。”

“好吧,你没有娶过亲,我相信了,你不嫌弃我,我也相信了;你说,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是什縻原因呢?”

“我……不配。”

。“什么,你说你觉得自己不配。”

“是的,我不配。如果我要娶你,一定风风光光的上门求亲,用花红大轿把你抬来。”

“杜爷,谢谢您的好意,我可没这个命,也没这么好的福气;因为我是寡妇,一个女人一生中只能坐一次花轿,现在我要嫁入,也只能用一乘青市小轿抬了去。”

“我可不信这个邪。我用花红大轿来抬,县太爷总不会抓我去打板子吧,”菊芳笑道:“那当然不会,县太爷不至於吃饱了挡的,干这种无聊事儿;可是……。”

“别可是了,我说过用轿子来抬你,就一定得用八人大轿来抬你,只不过现在还不行;第一,我没钱,养不活你……。”

“我可不要你养。”

“菊芳,你别说自己能养自己那种话,也别说你有钱。我娶老婆,绝不用别人一个钱。菊芳叹了口气,脸色不那么难看了。”好吧,我可以等,等你有钱再来娶我。“杜英豪道:“钱倒不是问题。我身边还有二百两银子,那是从李士的赌场裹讹来的;也不能算讹,谁叫他先诓了我二百两的,这二百两可是我在留春院当保镖赚来的,娶个老婆足够了。”

菊芳只有道:“是。杜大爷,你杀了漠北人熊,吓跑了焦雄,已经是大江南北知名的大英雄豪杰了,往後你就是坐在家裹,也会有人送银子上门来孝敬的;不管你的银子是怎么来的,??没有人会怀疑你的银子是怎么来的,绝没有人会怀疑它来源不当。”

杜英豪摇头道:“那可不行,不义之财我是绝不能要的,我的钱一定要来得清白。”

菊芳苦笑道:“是,也没人要你丢贵不义之财。我的爷,你还是快说你的理由吧:“她实在等不耐烦了,杜英豪说。了半天,只表明了两件事,一件是他不嫌弃她,一件是他的钱来得很清白,却始终没说出不能娶她的原因。菊芳本来不该??的,可是她知道这位大爷打起架来乾净俐落,扯起闲谈来也能一去十万里,到最後可能连正题都忘了,所以只有提醒他了。杜英豪这才咳了一声,慌看脸色道:“我现在不能娶你,是因为你的身份不正。”

菊芳脸色为之一变。

杜英豪道:“寡妇可以再嫁,但是收容人家逃妾却是犯法的。”

“焦雄那档子事儿根本不能作数。”

“不,菊芳,那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你不能抵赖,虽然你是别有用心,但是还没有到能公开证明的时候,你仍然是从霸王庄逃出来的。”

“这么说我一辈子也摆脱不掉这身份了。”

“那倒不见得,等我抓住了他犯法的证据,让大家知道你是进去卧底的,表明你的真实身份,自然没有人再认为你是焦雄的小老婆了,那时我就可以堂而皇之的迎娶你了。”

“杜爷,要制服焦雄必须得仗看真本事。”

杜英豪笑笑道:“我杀死漠北人熊可也不是假功夫,我们是一拳一脚的真干。”

,“他根本不会水,而且又先受了伤……。”

“但使他受伤的也是我,把他弄下水丢的也是我,这难道不是真本事吗?除了我,别人有几个能把漠北人熊弄下水去的。”

菊芳叹了口气:“说了半天,你是不肯去学功夫。”

“对了,说句老实话,我是不想丢受那个罪,人贵自知,我学那个没用。”

“怎么会没用,那是真正的武功。”

“我知道,要是我才十来岁,毫不考虑就去了,若练了十来年,终身受用不尽;可是我已经跨三十了,十年苦修,艺成已是个老头子了。”

“四十岁不算老,再说也要不了这么久。”

“一定要的。功夫是练出来的,想要把一门功夫学地道,一定要日夜的苦修才能精熟;何况我还不上要练一家的功夫。菊芳,别傻了,去浪费那个时间。”

“你并不要每样都精深,练个一两年功夫,把各家的武学都学上一些,能够运用就行了”那样子学来的拳脚只能摆摊子、卖膏葯,比我现在还不如。“他说的倒也是实话,武艺没有速成的。菊芳只有叹气道:“你泱定不练功夫了。”

“是的,你有这份时间,倒不如把那些名家都请来帮你的忙,去对付焦雄了。”

。菊芳想想又道:“你打算继续对付焦雄?”

杜英豪一笑道:“我没打算要对付他,是他要对付我,尤其是现在,他更不肯放过我了,不把我打倒、他就不能再混了。”

“不错,霸王庄在江湖上不是个泛泛无名的地方,在你手裹丢了个大人,是很难堪的事,不仅是焦雄,还有很多人都会处心积虑地要把你打倒下去,扳回面子。你打算怎么去对付他呢?”

杜英豪想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我若是在此地等他来,不知道他那天才会来,不如我去找他。”

“什么,你要上徐州霸王庄找他去。”

“不错,为什么我不能找他丢。再说你要找他犯罪的证据,也必须上霸王庄去,那儿是他的老巢,他不会把罪证带看到处走的。”

菊芳又想了一下,目泛奇光道:“对,我去,只要能挑了霸王庄,裹面的罪证太多了,只不过你要怎么样去找呢?是公开的投帖拜山,还是悄悄的去暗探。”

“明人不作暗事,自然是公开的去。”

菊芳奴了一口长气:“我的爷,你知道霸王庄是有名的龙潭虎穴,裹面有好多好手,而你一个人,连个帮手都找不到;虽然你打倒了漠北人熊,但还是没人敢跟你去惹霸王庄的。杜英豪哈哈一笑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人陪看,正如今天我到桥头赴约一般,单枪匹马,不也闯过来了。”

菊芳望看他,眼中的神情很复杂,有一分钦敬、一分怜惜、一分歉疚、一分爱慕,却有六分的迷惘,它的确无法了解这个男人。

●●●

回到郭大娘的留春院,杜英豪就抖起来了;因为他现在是名震天下的大英雄了,地方上有头有脸的江湖人都来递帖子,拜候祝贺,恭贺他除去了漠北人熊,打败了霸王庄。

菊芳没说错,江湖人只要成了名,坐在家裹也会有人送银子上门的。这些人都是带看一份厚礼来的,有的是真心表示感谢,那是他们的亲人或师友死於漠北人态之手,,报复无力,杜英豪总算为他出了一口气;但有的则是想藉此示好拉拢,他们多半是一些小门派中的掌门或是人镖局中的镖师;当然也有一些是人生意人,这些人对杜英豪都有目的的。

杜英豪回来不到两个时辰,留春院中已经济挤一堂坐满了客人。杜英豪很绝,告诉徐老九将来客的帖子及礼一律照单全收,把客人留下便饭,饭後再作详谈。

徐老九现在对杜英豪更为客气了。他以老江湖的姿态道:“杜爷,您现在功成名就了,却不必跟他们太接近,有些人沾上了就摆不掉,会给你招来无穷的麻烦。”

杜英豪笑笑道:“在外面混江湖,多交几个朋友也是好的,有事多把帮手。”

“杜爷,这种人只要有您出力,甭想沾上他们一点好处,更别说要他们分忧解危了。”

“倒不尽然,我正闹穷,他们就送钱来。”

“这个礼可不好受,他们送你一两银子,至少要从您这儿刮回十倍的好处。”

“我不信,回头您就知道了,他们对我一无所求,拍屁股就走。”

徐老九也不信,可是他作不了主,只有把人留下了。午饭时,客人已经聚了十几二十个,在大厅摆了两桌。杜英豪换了件新袍子,刮了脸,出来时容光焕发,很有大侠的样子。

他跟客人还一一寒喧,握手交谈,非常热络,也使客人们很愉快,似乎已经是多年的老友。

每个人望看杜英豪时,就像看看一座金矿。每个人都在盘算看要如何去利用这个新崛起的青年英雄,为自己增加点什么。

酒席摆土来,杜英豪敬了两巡酒,开始说话了:“各位,兄弟只打了一个漠北人熊,那不算什么;真正的江湖败类是霸王庄的焦老二,此人不除,江湖永无宁日。各位都是江湖上的成名英豪,想必也有同感……。”

席上的人脸色已不太自然。他们也许在心裹有同感,但表面上却不肯公然得罪霸王庄。

杜英豪却不放松,继续道:“兄弟本来想跟霸王庄泱一生死,为武林除害的,只因为人孤势单,未敢造次;现在有这么多的热心朋友为助,兄弟认为事尚可为。等饭後我们计划一下,合力捣毁霸王庄…:。”

客人们都文支吾吾地应看,但是食慾。酒兴却一下子淡了下去。没等终席,就有人找理由告辞先走了,越坐下丢,走的人越多,最後一道菜土来的时候,也是最後一个客人走掉的时候。

菊芳本来也带看几个姐儿在席间侍候看,这时才道:“爷,您也是的,邀这种人去跟霸王庄作对,借给他们两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啊,”杜英豪哈哈大笑:“我知道:所以;他们以後也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