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十三章 青纱春浓

作者:司马紫烟

这女人一面穿衣服,一面已叙述完了身世。那实在很简单,她姓王,叫王月华,从小被卖在青楼里;四年前从良,被一个老头子买回去做下;上个月老头子死了,大扫容不得她,给了她五百两银子,打发她走路。

幸好老头子在世时早有算计,在别处另外开了两家布行,也存了一笔银子,都是用她的名字,所以她也毫无怨言的拿了五百银子,一个小包里,带看摺子,布行的过户契约,上徐州接收生意。

她骑了一头驴,故意不带行李,就是怕惹上歹人注意:来到这儿路上,因为内急,她才转到高粱地里,想方便一下。那知道才完事,高粱堆里忽然冲出两个汉子,还没容她出声,就掩住了她的口,把她拖到一边去,剥光了她的衣服。

幸亏杜英豪来的及时,那两个杀胚没来得及糟塌她,杜英豪已经牵看马过来了,那两个人才匆匆地跑了。

杜英豪问她那两个汉子的长相,她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脸很像,可能是双胞兄弟,而且衣着很讲究,其中一个提看一句卤菜;她记得这个,因为她嘴里的两个蛋就是从卤菜包里拿出来的。

杜英豪对卤菜的事也很注意:因为不久前有人要害他,被他无意间发现了而急急地逃走,也留下了一句卤菜,只想不到那两个家伙在逃命时,还舍不得卤菜,居然还带了一句走;更想不到他们跑到这儿,又想干坏事了,是运气不好,再度碰上了杜英豪,逼得又落荒而逃。

这片高粱地大大了,人一钻进去就没了影子,杜英豪也不想去追。

王月华找回了她的包袱,里面的确有五百两的银票及一个油纸包,据说里面是放着契约约和存摺。

但是她没打开,打开了杜英豪也看不懂。杜大英雄虽不是文盲,但认得的字也有限,因为他没上过学,靠看点小聪明,能够读个普通纸条,写封普通信件,那已经是不错的了。

王月华什么都没丢,只丢了一条驴子||趁乱中走掉了;那是她新真的,还没养驯,这一跑可没处找。它跑进高粱地深处,有吃有喝,很可能三、四天不出来。她还去了条底裤,那是叫人撕成了布条,用来绑她的手脚,好在外面还有条长裙罩看。

杜英豪救了她,她十分感激;再听说杜英豪也要上徐州,她简直高兴得要跳起来”“杜爷,我一个单身女流,出远门可实在艰难;我已经受过教训了,否则我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反正您是顺路,就送我去吧,到了徐州,我再好好地报答您。”

“小娘子,我是个江湖人。”

“我知道,但您是个仗义的大侠客,济贫扶弱是您的本份;您既然从歹徒手中救了我,就得救彻底。”

“江湖人最多麻烦,何况我又开罪了焦霸王。你总知道霸王庄的焦雄吧,”“我不知道,但是听那两个杀胚说起过,好像他们都很怕您,可见您的本事一定很大。

“本事再大也没用。他们人多,你若是跟我一起走,很可能会受连累的。

”“我不相信,就算受到连累,我也认了。我权当是在高粱地里叫那两个杀胚给害了。”

“他们穿看整齐,倒不是盗贼之流,一定是焦霸王的手下,我想他们不会杀你的。”

“那可难说,他们不是盗贼,怕我日后会认出他们来,更会杀了我灭口。

对了,杜爷,您说他们可能是焦霸王的手下,那一定会逃回徐州去,我也要上徐州,很可能在路上会再碰头。”

“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不敢再欺负你的。”

“我不是怕他们欺负我,我不是个黄花大姑娘,更不是什么守节的孀妇;窑子里出身,给人给当小老婆,还说什么贞节,我是怕他们要杀我灭口。不行,杜爷,这下子您更要带看我走了;到了徐州,我会重重酬谢您的,我把布行送一家给您。”

“这倒不敢,我救你倒不是为了报酬。”

“我知道,可是我送您也有道理的。我手中虽然有契约,但是老头子已死,大扫已不承认我的身份,人家若是欺负我是个女流,讹诈我,我也没法子;送您一半,别人就不敢存黑心了,我还能到手一半。”

“布行我不要你的,我不会做买卖,也没与趣;但是我可以帮你去接收,不让人欺负你。”

“谢谢杜爷,这一来您还是得带看我吧!”

这个婆娘好像是跟定杜英豪了,不管怎么说,她都有同行的理由,杜英豪只好带看她了但是马只有一匹,杜英豪要让给他骑,她说胆子小,不敢上去,她只会骑驴子。

其实,驴子只不过矮小一点,骑上去是一样的;而且马走的较为平稳,不像驴子狡猾,使坏欺人。

但是跟女人是无法讲理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一个人不敢骑,杜英豪只有带看她。

她穿的是空心笼的裙子,不能跨看骑,否则两条腿就得出来亮相了;侧看身子坐,不能坐后面,那样抓不住东西,无法控制身形。

坐在前面,杜英豪只有揽看她,倒是名符其实的软玉温香抱满怀。她身上也不知用的什么香料,一股腻人的甜香直往鼻子里钻;再加上她又不安份,身子贴得紧,还要扭来扭去,不住的在杜英豪身子上磨来磨未;更要命的是杜英豪比她高出一个头去,眼光一低下来,就可以从敞开的前襟望下去。

此情此景,真何以堪。杜英豪虽然不是布恩图报的伪善者,但他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心中一荡,就有了反应。两个人紧贴看坐,王月华的两条大腿跨压看他一条腿,等于是坐在他的身上,这种反应她自然能感觉到。

杜英豪先还是脸一红,觉得很不好意思。王月华阅人多矣,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却朝杜英豪娇媚她笑了一笑。

那不仅是一种暗示,也是一种回答,杜英豪不是死人,也不是傻瓜;何况……。

马徐徐的走看,天色已渐渐近黄昏,这一片彷佛没有尽头的高粱地,终于有了边,前面是一个小镇。

王月华轻轻一笑道:“杜爷,前面快有人家了,我要上高粱地里去一下,有了人家就不方便了。”

杜英豪自然会意她要去做什么,勒马靠边,让他进去。她却腻声道:“杜爷,您伴我进去好不好,要是再钻出个人来,我可受不了。”

“那有这么巧。”

“不了我想起不久前的事,心里还直跳。杜爷,陪我一下,我心里一害怕就会发抖,我连站都站不住了。”

她倚看杜英豪,彷佛是真的弱不惊风。杜英豪只好慢慢地扶她进去,找了一块草叶较厚的地方。

王月华怩声笑道:“杜爷,前面那个小镇连一家像样的客栈都没有,咱俩要是住一间房,准保有人偷看,倒不如在这儿清静没人打扰了。”

她倒是干脆直接,但杜英豪却有点犹豫。

英雄难过美人关,杜英豪是英雄,而王月华却也的确很美,美人有意,英雄岂可煞风景当他们从一二匹粱田里出来,天已经微暗了,两个人都有看一种意犹未尽的满足,因此他们腻的很紧,士了马又紧靠在一起。王月华干脆用臂抱住了他的腰,脸靠在胸上,慵懒地道:“杜爷,依我说,咱们何必还住店呢?咱们就在这青纱帐里住一夜有多好。”

“好是好,只是我的肚子饿了,那高粱可不能吃。”

“如此良辰美景,你只想到吃。”

杜英豪哈哈一笑道:“饿看肚子,再好的良辰美景也没意思了,尤其是对看你的一身细皮白肉,我只想到一只肥肥的白斩……。”

王月华忍不住捏了他一把,说:“你这个人真俗。”

“我说的是真话,我也的确是个大俗人,尤其是我饿看肚子,干什么没劲儿了,你要想我有点意思,还是坐直了,我们快点进镇的好。”

王月华无可奈何地坐直了。杜英豪一加鞭,马正冲向了小镇,暮色已渐深了。

菊芳在后面恨恨地咬看牙骂道:“畜生,畜生,一对寡廉鲜耻的畜生。”

许久笑道:“大姐儿,别吃醋,九尾仙狐是人间尤物,没有一个男人能躲过她的风流阵仗;何况他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呢?只是不知道她要如何摆布他。”

“随她怎么摆布,最好是一刀砍了他。”

“你舍得我可舍不得,我还指望看这小伙子拿住焦老二呢,我们快赶一步,别让他真看了道儿。”

菊芳虽说得凶,但她的脚步跑得比许久快得多,几乎是一溜烟似的冲向小镇。

镇上人家不多,客栈倒还过得去,杜英豪居然要到了一处偏院,两间客房,中间还有个小堂屋。

他们虽然只要一间客房就够了,但也包下了另一间,免得受打扰。

炒了几个菜,变了两壶酒,杜英豪就把店伙赶走了,同时吩咐:“不叫你别再来,我们很累,吃了就要休息,碗盘什么的,明天再来收。”

他还跟在伙计后来去闩上了门。回到堂屋里,王月华已经斟好了两杯酒,笑看道:“没见过像你这么心急的人,也不怕人笑话。”

“怕什么,人家当我们是小两口子,都还有不急的。”

王月华瞟了他一眼,举起杯子笑道:“杜爷,敬你。我知道你这种大英雄不会看上我们这种女人,我也不指望您什么,做几天露水夫妻,到了徐州,我们就各走各的,我不会缠看你的。”

杜英豪举杯道:“别想得这么多,我还不一定能活到那么久呢?说不定这一顿酒喝过了,我就死了呢,”“杜爷|别说晦气话行不行,咱们虽然不顶真,可得欢欢喜喜的相聚。”

“对!欢欢喜喜的相聚一那怕回头就是冤家,要拼得你死我活,现在也得高与一下。”

“你看你,就没一句正经的。”

王月华的脸色松了下来,杜英豪的一付急色相,使她十分得意,尤其是杜英豪已经灌下了那杯酒,更使她放心。

杜英豪却似乎等得不耐烦了,抓起壶来灌,把两壶酒都喝了,然后问道:“你怎么不。”

看你这付猴急相,我倒是舍不得喝了,干脆给你一个人吧,”“不行了要两个人都有点酒意才有味道,快点喝了,咱们就进房间玩儿命去。”

王月华终于喝了那杯酒。她竟然不会有酒意,但仍装出了不胜酒力的样子。杜英豪迫不及待地抱起她,,摇摇幌幌地进了屋子,往床上一放,王月华娇笑一声。

“死人了那有这急的,先把房门关了。”

杜英豪喃喃地道:“别管它,没人会来。”

他追看要去抱她。王月华娇笑看直躲,两人追逐了一阵。忽地杜英豪的脚勾住了一张椅子,哗的一声,整个人摔倒了下去。他挣扎看要起来,却已力不从心。

“我,我的头好昏,莫不是醉了,我可醉不得……。”

“姓杜的,你是醉不得,可惜你已经醉了,在老娘的手里,你还不乖乖的躺下丢。”

王月华的脸上罩上了一重狞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