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雄》

第十四章 请君入瓮

作者:司马紫烟

杜英豪像头死狗似的歪在地下。他想动,可是四肢都没了劲儿,只能用眼瞄瞄住王月华。他脸上的表情却像是看看个妖怪。

王月华十分得意,她是存心要诱惑杜英豪,所好身上还系着个肚兜,还不算是全躶,但是这样儿已经够瞧的了。

她却完全不在乎,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叉开了两条腿,狞笑若逋:“姓杜的,任凭你英雄了得,也得喝老娘的洗脚水;不过老娘也实在瞧不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地力,就凭你这付德性,能斗杀漠北人熊,吓跑焦二太爷,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杜英豪只有叹气道:“你是用阴谋算计了我,那不算英雄;有种你放我起来,咱们一招一式的来过。”

王月华格格一阵大笑,笑的社英豪直皱眉头。王月华道:“姓杜的,你这话可宝在不像个江湖人。老娘的外号叫九尾仙狐,老娘的本事也就是迷人,尤其是迷你这好色鬼,老娘简直比吃豆子还容易。现在老娘已经把你迷倒了,还会放你起来,跟你一招一式的比划?老娘吃饱了搂的慌,也不会做这种笨事吧:“杜英豪又是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想我杜英豪英雄一世,却栽在你这么一个女人手里,这事传出去,叫我如何见人呢?”

“哈,小伙子,你还真会做梦。。你放心好了,不必担心以后见不得人了。”

“真的?你会为我保密,不告诉别人?”

王月华倒是怔住了,她低下头来,瞧了瞧杜英豪,冷笑道:“姓杜的,你别是有毛病,你以为我这么对付你,还跟你闹看玩的。”

“那当然不会,你是因为我最近做了几件大事,已经是个名人了,想叫我栽个跟头,好在人前夸口;不过这也增加不了你什么光彩,我是个年轻力壮的男人,碰上你这样的女人,还有不上钩的吗?真要说出去,也没什么丢人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嘛,”王月华忍不住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娘制倒了你,难道只是为了那个无聊的原因。”

“那你是为了什么,总不成是为了看中我,想要藉此要胁,叫我娶你做老婆吧,那可不成,我宁可叫你宰了,也不能答应你这件事。”

王月华听他头先几句,几乎想要踢他一脚;但是到了后来,她居然忍住了道:“为什么?难道老娘有那点地方不好,配不上你。”

杜英豪道:“说了你可别生气。你什么都好,就是眼睛生得太邪,水汪汪的;我听人说,那叫桃花带煞,不但主婬,而且还带克夫。我们玩玩可以,你要是嫁给了我,一定会叫我戴绿帽子。大丈夫虽死无惧,但是王八却是做不得的;还有……。”

王月华已经气的快爆炸了,可是听他说出还有两个字,又强忍住愤怒道:“还有什么?”杜英豪叹了口气道:“那可能是你的外号取坏了。你该取了什么花呀的做外号的,干吗要叫什么九尾仙狐呢?结果弄得一身都是狐騒臭,一两天我倒还能忍受,长日里跟你躺在一张床上,睡一床被子,那气味叫人怎么受得了。”

王月华终于叫他气的跳了起来,咬牙怒叱道:“小王八旦,现在叫你口齿轻薄去,回头瞧老娘怎么消遣你,要是你身上还有一块整肉上焦二太爷那儿去,我就是你养的。”

杜英豪忙道:“你可别折了我,咱们在镇外的高粱地里干过那事儿了,你若是我的女儿,,我岂不成了乱伦的畜生了。再说你的脸上看起来还不见老,脱了衣服可就原形毕露,少说也是三十出头了,我才二十九,比你还小看几岁呢?我怎么养得出这么大的女儿。”

王月华气的抽了桌旁的长剑。那原是杜英豪的,虽不是什么名剑,但是纯钢所铸,十分锋利;而且杜英豪没事就擦拭它,剑身雪亮。

她把剑尖对准了杜英豪的嘴,厉声道:“小畜生,老娘先撬掉你这满口利牙。”

杜英豪忙叫道:“喂,拿开点,这可是开了锋的,利得很,扎上了能要命的,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

王月华倒是又怔住了,她再度瞪了杜英豪一眼道:“小子,你还以为老娘在跟你开玩笑?”

“难道不是吗?难道你还真要杀我。”

“为什么你以为老娘不会杀你。”

“别开玩笑了。第一、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好好的你没理由杀我;第二、我还救过你,你绝不会恩将仇报;第三,我们交情虽然不深,但也好过一次了;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虽不是夫妻,但也不是冤家,你干吗要杀我呢?”

王月华的脸上推下了一片奚落之色,得意地道:“姓杜的,老娘到现在为止,杀了十七、八个人,都跟我无怨无仇,大部份都跟你一样,先跟老娘有上一腿,但是最后仍是死在老娘手下;再者在高粱地里,老娘摆的是苦肉计,引你上当的,绑住我的两名汉子是我的兄弟,因此你也不能算是救了我。小子这总算回答了你的话了,你该可以安心上路了。”

杜英豪痛苦地道:“原来你是存心在那儿等看我的,但是你总该是为了什么吧,”王月华道:“当然是有道理的。焦二太爷回到霸王庄后,已经出具赏格,谁若是能生擒你的,赏黄金一千两,杀死你的,赏黄金七百两。”

杜英豪一怔道:“啊,我的命有如此值钱,早知道我该自己送了丢,同他领一千两黄金王月华脸色一冷道:“小子,我真佩服你,现在你还有说笑话的心情。”

杜英豪一笑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若愁眉苦脸求你放了我,你会答应吗?”

王月华笑道:“那倒不一定,我这人心肠最软,你若是出声哀求,我说不定就会放了你。”

杜英豪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有句话我却记的很清楚,叫什么财大气粗;我既然值一千两黄金,怎么还能随便开口求人呢?”

王月华格格一笑道:“对极,对极:你越变越聪明可爱了,你只要一直这么听话,老娘在送你到霸王庄的路上,一定会用好酒好肉把你得胖胖的。”

杜英豪道:“还有,我。一个人睡觉会做恶梦的,你每天还得陪我睡在一块儿。”

王月华哼了一声道:“你到现在居然还色心不死。”

杜英豪叹砉气道:“我实在安份不下来,你这样妙相毕露,坐在我面前,就是个铁人也会动心的。”

王月华一笑道:“这好办,我把你的眼睛刺瞎了,不就瞧不见了吗?”

她的剑尖又移了上去。杜英豪大叫道:“慢看,我活看值一千两金子,死了值七百两,你这一剑刺下来,。就是二百两金子,你不嫌贵吗?”

“刺瞎了眼睛花不了的。”

“我这枝剑是淬过毒的,见血封喉,破点皮就致命。”

王月华看了看剑锋道:“我不信,剑刀淬毒后应该是蓝色的,这枝剑没有变色。”

“你懂什么。像我这样大英雄人物,要是用给人看得出的毒剑,那有多丢人的,所以我这枝剑上淬的是一种无色的剧毒,你如不信,不妨用它划破一点皮试试。”

王月华笑道:“我活得不耐烦了,没事拿剑来自己试毒,要试,老娘也只会在你身上试。”

“那可不能,我若是被毒死了,岂不少了二百两金子。我说狐狸精,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小子,你叫我什么”“狐狸精,你外号叫九尾仙狐,可不是头狐狸精。”

王月华咬牙道:“小子,你只要敢再对老娘有半点不敬,老娘拼看少领二百两黄金,也先宰了你。”

杜英豪道:“我被你整成这个样子都不恨你,不过开两句玩笑,你就生气,真没风度王月华冷笑道:“好,老娘瞧瞧你多有风度。”

她拧腕慾刺,杜英豪大叫道:“二百两金子。”

王月华不禁犹豫了一下,终于放下了剑道:“不错,宰了你不但少了二百两金子,而且也太便宜了你,把你送到霸王庄,焦二太爷会折磨你的。”

她把包袱抖开,里面是一条粗棉绳。

杜英豪道:“我全身软得像棉花似的,还用得看上绑吗?”

王月华道:“丢霸王庄还有两三天的路,我的软骨散只有十二个时辰,所以得把你绑上杜英豪笑道:“原来十二个时辰后,我就能行动,这根手指粗细的绳子就能困得住我吗”“小子|你别瞧它细,那可是马尾夹了苎麻线编成的,而且还在葯汁里浸过了,两条牛合起来了都拉不断呢?”

杜英豪道:“三条牛呢?行不行。”

“小子,你再要给我要嘴皮子,老娘就给你一顿大嘴巴,打掉你约满口大牙。”

杜英豪道:“我可不是跟你要贫嘴。。有一回我跟人打赌,跟三条牛比力气、用一条粗麻绳绑在三条牛的身上,我在另一头对拉,结果双方不分上下,因此我有三条牛的劲儿。”

王月华冷笑道:“回头你可以试试看?要是你能挣断了,算你小子命长。

”她把绳子打了个结,正想往杜英豪身上套,可是杜英豪却爬了起来,退了两步。

王月华怔住了,望看他道:“你……怎么能动了。”

杜英豪道:“我躺看怪舒服的可是用绳子绑上就不舒服了。我是吹牛的,我也没有三条牛的劲儿大,绑上了挣不开,那不是自找麻烦。”

王月华脸色一变道:“我的葯性怎么会解了?”

杜英豪笑道:“大姑奶奶,你那软骨散只是下五门拍花帮里的迷神散,没什么了不起;我杜大爷手底下就有几个兄弟干过那一行的,所以我对这玩意不陌生,你把葯藏在包包里,我已经换过了。”

“什么?换过了,你什么时候换的?”

“我进镇的时候不是买了宁神散吗?那玩意差不多,趁你不注意,我把葯换了。”

“可是我…”“我知道,软骨散下在酒壶里,你怕葯性散的太慢,在第一杯酒里又下了蒙汗葯,那是由你的耳环珠子里倒出来的,份量很少,想必一定是葯力很强,所以我没敢喝。”

“胡说,我看看你喝下去的。”

“我喝的是你的那一杯,趁你一个没留神,我把杯子换了过来,你自己喝了。”

他摇摇头遭:“这么半天了,你还是好好的没事,可见那葯没什么效,也许是你没收藏好,走了气散了葯性。”

王月华、一声厉吼:“你是鬼,你是畜生。”

她像疯了似的扑了过来。杜英豪忙躲看逃,边逃边道:“别追……追人要倒下,不能动的,刚才我就是那样的。”

他的话才说完,王月华一个踉跄果然倒了下来,仰天躺在地下,口中吐看白沫。杜英豪道:“糟!这婆娘还有羊颠疯,这下子病发了可麻烦,不赶紧找个大夫瞧瞧,可能会死在这儿。”

王月华的眼睛直翻,白沫越吐越多,手足也开始抽搐起来。杜英豪摇摇头道:“看样子是真不行了,我还得送她去瞧大夫,可是先得给他穿上衣服才行,镇上葯房里的那个大夫年纪轻轻的,看了她这付样子,恐怕连脉都没法子把了,还能治病吗?”

他找到了王月华的衣服,正想给他穿上,窗子口轻响起一个尖利的音嗓:“不许碰那騒狐狸,交给我。”

杜英豪笑了笑:“菊芳,我算看你也该现身了,可是你实在不够义气,早先我受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救我,这会儿却来吃飞醋了。”

菊芳一身黑衣,由窗口进来,首先在王月华肥肥的臀部上踢了一脚。

“不要脸的騒狐狸精。”

杜英豪笑笑道:“别踢的太重,这个女的值五百两银子的花红呢i那是官府恋赏捉拿的菊芳一征道:“你早就认识她了。”

杜英豪遣:“不认得,官府中画图的人太差劲,图上的人又老又丑,没有她这么好看。

“她好看个屁,丑八怪、贱货、老妖精。”

杜英豪笑了起来,莉芳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一瞪眼道:“你还笑,还好意思笑。我问你,你跟她在镇外的高梁地里干了些什么?”杜英豪双手一摊道:“没什么,她说走累了,要进去歇一下,我只好陪她进去。”

菊芳看看他,眼中几乎喷出了火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